读远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35章 是否有很多问号?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司陶特声音压得很低,“大概五分钟前,A区域的街道上发生了动乱,人群开始乱跑,我还听到了枪声,现在警察已经朝这边来了……”

    “你方不方便撤离?”

    司陶特沉默了一下,“没问题,我可以安撤离!”

    他明白拉克为什么这么问。

    他在这一区域的大楼,如果附近发生了什么事,有警察开始搜查,他带着狙击枪撤离时被查到,绝对会被抓住。

    不过,他有自信避开警察的排查。

    作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在登上高处之后,就要观察好撤退路线。

    “那就尽快撤离。”

    “滴。”

    耳机的通讯切断。

    远处路边的黑色车子里,池非迟给朗姆发了邮件,说了出意外的事。

    另外,司陶特在那边的事也要说一声,不仅是跟朗姆,还要跟那一位汇报。

    为了防止行动人员在某个行动中被抓捕、劝反,一旦有这种隐患,就得告知那一位。

    等了一会儿,乌鸦的消息先传了过来。

    池非迟定定看着手机上的邮件,有些无语地收起手机,放下车窗,点烟。

    大概十多分钟后,鹰取严男也收到了邮件,点开后看了一下,脸色有些古怪,“老板,新消息,署名库拉索,内容是……那边街上突然出现一群人,持枪对人群进行扫射,造成了一些人死亡还有踩踏事故,警察和救护人员都已经赶到那边了,还有疑似FBI探员的人,伤亡情况还没确定,不过我们的人中,有两个外围成员已经死了,具体情况会再确认。”

    “嗯。”

    池非迟轻应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库拉索……没想到朗姆连这个得力干将都派出来了。

    应该是为了那个军方要员的事,这次只是顺便。

    鹰取严男沉默了一会儿,“这……正常吗?”

    所有人都安排好了,正准备行动呢,自己这边的人就被突然冲出来的人突突了几个,剩下的都在动乱中失联。

    这情况……

    让他觉得这不是组织该有的画风。

    “正常,还有核心成员行动中莫名其妙就被炸死的。”池非迟看着车窗外抽烟。

    对,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他不清楚鹰取是不是有很多问号,不过当初收到龙舌兰死讯的时候,琴酒肯定满头问号。

    本来确定好没什么危险的行动,龙舌兰乐呵呵跑过去,琴酒也准备好了接应,而之后,龙舌兰确实顺利拿到了箱子,不过那是被一个凶手调换过的箱子,龙舌兰莫名其妙当了替死鬼,被炸成了黑炭。

    那才叫迷幻呢。

    也可能,是因为龙舌兰在人群中,被死神小学生多看了两眼。

    “核心成员啊……”鹰取严男有些感慨。

    他觉得核心成员都挺厉害的,居然也会莫名其妙死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池非迟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看鹰取严男,“以后行动记得避开两个人,一个是贝尔摩德,一个是柯南,就是我认识那个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小男孩。”

    “为什么?”鹰取严男一头雾水。

    “贝尔摩德我行我素,你摸不准她的心思,行动时,她也不会管你的死活,没有一点团队精神,”池非迟批判完贝尔摩德,又补充道,“至于柯南……他是瘟神。”

    鹰取严男看着自己老板一本正经地迷信,无语之余,低头看了看振动了一下的手机,“克利夫兰的邮件,他说交易地点附近遇到了恐怖袭击,不过他那里不受影响,希望交易能够继续。”

    池非迟等了十多分钟,收到了乌鸦和朗姆的邮件,噼里啪啦发了几封邮件,才开车离开原地,“告诉他,交易继续,为了避免交易被发现,让他派保镖去看看那边动乱的情况。”

    这个时候过去是很冒险,不过克利夫兰确实没跟FBI之类的人接触,没有出卖他们的嫌疑,乌鸦也确认过,克利夫兰所在的位置没被波及。

    可以尝试交易。

    确认今天傍晚交易,是因为在克利夫兰把文件交给其他人之前,他得把那份文件收回来。

    克利夫兰的父亲和大哥今天在公司开会,会很晚才回去。

    克里兰夫拿到东西之后,无法及时交到别人手上,更没办法打电话过去,只能先去某个地方等。

    对于克利夫兰而言,最安的地方,应该就是到处有保镖的自己家里。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APTX4869已经交给了安德卜格,他还让安德卜格去了克里兰夫家附近待命,他和朗姆这边负责确认死亡的人也都安排好了。

    如果错过了今天,下次合适的时机不知要等多久,到时候还得折腾一次。

    而且,克利夫兰坚持要在交易时带保镖,也要看到东西后再转账,这次不是勒索,他们不占压倒性的优势,也就只有同意了。

    趁这个机会,可以把克利夫兰的保镖调开一些,也能避免克利夫兰拿了东西反悔、让保镖袭击他们。

    以美国这边枪支流通情况,被一群人袭击会很麻烦。

    ……

    到了交易地附近,池非迟将车停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邮件,将文件递给鹰取严男。

    当然,手上是涂了涂层的。

    “按之前说的去做,钱到账之后我会给你打电话,如果他反悔,就告诉他后果自负,不用跟他纠缠,出来之后直接离开这里,二十分钟之后你不出来,就视为行动出了意外。”

    “明白。”鹰取严男戴上手套,接过文件后,开车门下车,走进前面街口的一个酒吧。

    池非迟目送鹰取严男进去,开始联系人。

    “安德卜格,你的位置?”

    “我在汉弗莱家宅院附近,正在确认情报上的安保布置情况是否属实。”

    “Ok,确认完之后,准备潜入。”

    ……

    “绿川,汇报情况。”

    “斯利佛瓦已经到了,正在走近目标,目标身边的保镖十五分钟前离开了四个,现在还有两个,他们已经开始接触……”

    ……

    酒吧。

    一个昏暗的卡座间,两个保镖陪着克利夫兰-汉弗莱坐在沙发上。

    看到戴着墨镜、穿着黑衣的鹰取严男走近,两个保镖立刻打起了精神,警惕盯着鹰取严男。

    “东西我带来了。”鹰取严男走到桌前,在旁边沙发上坐下,戴手套将文件袋递过去。

    克利夫兰-汉弗莱急不可耐接过文件袋,打开翻看了一下,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鹰取严男一头黑线,沉声提醒道,“汉弗莱先生,你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如果让亚当斯家族的人知道你拿着这份文件,你恐怕没法安地回到家里去!还有,按之前说好的,你该转账了。”

    克利夫兰-汉弗莱连忙止住笑,想将文件递给保镖,迟疑了一下,还是自己收到怀里,“转账不急……”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过来,”鹰取严男打断,“10分钟,如果我的同伴没有收到钱到账的信息,也没有看见我安离开,你在这里并且拿着这份材料的消息,就会被保罗-亚当斯知道,当然,你也可以打电话让你家族的人来接你,不过在他们赶到前,我们的人就会进来解决掉你。”

    “别急,”克利夫兰-汉弗莱对鹰取严男这种态度有点不爽,不过考虑到东西也到手了,自己怎么都是赚,而对方明显有准备,他没必要冒险,拿出手机道,“我可没说要反悔,瑞士那边的银行账户对吗?我这就给你转过去……对了,你们有几个人?这一次能赚很多吧?”

    鹰取严男没吭声,静静等着。

    没想反悔?以为他傻吗?

    套话水平这么拙劣,居然还想套他话。

    跟这种人周旋,让人烦躁。

    大概5分钟后,鹰取严男接起电话,听那边池非迟说到账了,挂断电话。

    “合作愉快,汉弗莱先生。”

    克利夫兰-汉弗莱看着鹰取严男到酒吧门口,转头对一个保镖道,“跟上去,小心点。”

    一亿美金,如果能追回来,那肯定还是追回来比较好吧。

    那个保镖点点头,等鹰取严男出门后,跟了过去。

    鹰取严男没有上车,径直朝街口走去,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离开。

    那个保镖路过池非迟车旁,没有注意路边的车上有人,走到一辆车子前,打开车门上车。

    池非迟放下车窗,在那个保镖倒车时,将一个发信器弹了出去,粘在车尾,等那辆车离开后,才打电话给鹰取严男,“斯利佛瓦,有人跟着你,车子上粘了G07号发信器,自己用手机查看对方的定位,想办法甩掉。”

    “我知道了。”鹰取严男应声。

    池非迟挂断电话,下了车,在一辆车的车底粘了发信器和窃听器,又打电话给绿川纱希。

    “绿川,目标有没有打电话给别人?”

    “没有,似乎准备离开了。”

    “嗯,你可以在里面多待会儿,不用跟出来。”

    克利夫兰-汉弗莱没有等其他人,带着仅剩那个保镖上了车,急匆匆离开。

    回家!

    池非迟开车跟上去,留意着发信器追踪的位置和窃听器里的情况,顺便给安德卜格打电话。

    潜入开始!

    在路上枪杀克利夫兰很容易,不过克利夫兰这种人被枪击,很容易引起轰动,最好让克利夫兰在自己家里自然死亡。

    有朗姆提供的监控、安布防情况,有安德卜格潜入行动,再加上有APTX-4869,想造成自然死亡不难。

    原本换作他来潜入应该更合适一点,他有非赤在,潜入要轻松一些,但他作为行动指挥,任务是接应、确保安德卜格行动顺利、随时将行动情况传递出去、在安德卜格出意外被抓住后安排救援或灭口……

    想冲在前线?不可能,乖乖待在后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