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36章 行动结束
    晚,9:47。

    汉弗莱家,一辆车开进庄园。

    巡逻的保镖让克利夫兰-汉弗莱心里踏实不少,心情也愉快起来,下车后进了门,直接上楼。

    之前没得及细看,他得再欣赏一下文件内容。

    当然,保镖也被他赶出去了。

    自己家到处有保镖,没有比家里更安的地方了。

    到了房间,克利夫兰-汉弗莱锁上房门,将文件丢到桌上,倒了一杯酒,坐到沙发上,给池非迟易容的那个酒肉朋友打了电话。

    “嗨,朋友,真是太感谢你了!”

    “什么?”

    “虽然花了一大笔钱,但能拿到这东西也值了!”

    “克利夫兰?你怎么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装没这回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等事情结束后我再联系你!”

    后方衣柜,穿着简便黑衣、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安德卜格将柜门打开一道缝隙,观察了屋里的情况,悄悄戴上一个防毒面具。

    直接喂药,会留下挣扎的痕迹,尸体脸颊也可能留下指印。

    拿枪逼着克利夫兰吃药,容易出意外,一旦克利夫兰反抗,发出什么动静守在外面的保镖就会冲进来。

    打晕人再喂药,尸体也会留下痕迹。

    就算用安眠药先让克利夫兰睡着,尸检也能检测出残留的安眠药成份。

    那就只剩用吸入麻醉让克利夫兰睡着这个办法了,只要控制好量,等会儿让催眠气体散出窗外,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

    沙发上,克里兰夫没有注意到背后衣柜里有人在盯着他,挂断电话后,就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包粉末。

    衣柜里,安德卜格一愣,也没再动,就那么戴着防毒面具站在衣柜里等。

    过了十多分钟,克利夫兰的精神状态开始恍惚。

    安德卜格右手握紧枪,悄悄打开衣柜门走出去,一直走到克利夫兰身前,对方也没有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你?你怎么来了?”克利夫兰不知把安德卜格认成了谁,拍了拍身旁,“坐。”

    “我给你带了点东西,”安德卜格用戴着手套的右手,将怀里的文件递给克利夫兰,“你看看。”

    “什么?”克利夫兰接过文件,随意翻看着。

    安德卜格有些无语,将桌上的文件悄悄拿起来,收好。

    本来他带来那份文件,要在克利夫兰死后沾上克利夫兰的指纹,把原本那份文件替换掉的。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配合……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克利夫兰将文件随手往桌上一丢。

    安德卜格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拿出里面的APTX-4869,放到克利夫兰手上,“那你尝尝这个,好东西。”

    “是吗?”克利夫兰乐呵呵接过药,直接吞下。

    不到一分钟,克利夫兰-汉弗莱倒在厚厚的地毯上,几乎没发出什么动静。

    安德卜格蹲下身,探着克利夫兰的鼻息,拿出手机打电话。

    “拉克,任务顺利完成。”

    “人死了?”

    “已经没有呼吸了。”

    “把痕迹清理干净后,再确认一下是否死亡,然后撤出来,车子在街口,钥匙在车上,如果发生了意外,就尽量将人引到街道上,我会协助你撤离。”

    “Ok。”

    安德卜格将自己待过的衣柜检查了一下,将奇怪的痕迹清理掉,又检查了一下克利夫兰的鼻息,走到窗前,用小喷瓶往身上喷了一些雾体,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一边计算、通过外面传来的声音验证情况,一边耐心等着。

    会带狗的巡逻人员路过……

    另一队巡逻人员路过……

    20秒!

    黑影一跃出窗,三两下跳跃到一楼,又一刻不停歇地跑到一个阴影处。

    牵着狗的一堆保镖路过,前面的狗低头嗅了嗅,察觉有异常气味,不过那气味让它一点不感冒,像是某种弱小生物。

    很快,狗毫无反应地路过。

    黑影快速冲了出去,以最小响动翻过围墙,跳下围墙后,跑到街口,上车,离开,一气呵成。

    附近一栋大楼上,甩开跟踪者的鹰取严男站在天台边,用望远镜观察着街道。

    一旁,池非迟放下狙击枪,没急着离开,从口袋翻出火柴点了支烟,将甩熄的火柴梗收回火柴盒,拿出手机发邮件,“你能不能做到?”

    汉弗莱家的选址很讲究,附近没有合适的狙击地点,这是很适合观察附近街道的一个高处,却也看不到庭院和正面窗户,正对着房屋的一个斜角。

    所以他才让安德卜格要是出了意外,尽量将人引到街上,他会远程狙击,配合安德卜格撤离。

    他不清楚安德卜格在里面怎么行动,不过刚才跳下围墙跑上车的速度,参加国际短跑比赛,都能拿个冠军回来。

    而且开车离开的速度也很溜。

    鹰取严男回想了一下看到的那个黑影的表现,重重点了点头,“没问题!”

    “走了。”池非迟用手机发完邮件,蹲下身,收拾狙击枪,“后续你跟一下。”

    接下来,会有几波人陆陆续续去确认克利夫兰-汉弗莱是否死亡。

    同时,也会有人确认警方的调查情况,验证安德卜格的行动有没有出茬子,警方是判断正常死亡、自杀还是他杀。

    他们有没有后续行动,也要根据这些来决定。

    ……

    当晚,池非迟待在房间里,敲电脑。

    APTX-4869的名单又添一人,药是他带来的,他得留个代号签字。

    至于‘状态’这一栏,还是待确认。

    等有核心成员确认了克利夫兰的死亡,会将状态改为死亡,然后签字。

    如果一直没人看到尸体,那么,过上几天,状态就会变成不明,一直到能够有核心成员确认死亡,并为死亡状态签字为止。

    池非迟没有多看,确认了克利夫兰-汉弗莱的名字被添加进去之后,就退出了名单,给非墨发了一封邮件,上了波士顿当地的一些论坛。

    找贴,找有关吸血鬼的贴子。

    近期有很多吸血鬼谣言,不过他是在找这个城市老旧的一些传说。

    在池非迟翻看论坛时,非墨从窗外飞进屋,“呼……雪开始融化了,还是好冷啊,主人,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过来看看这个……”

    池非迟将电脑往左移了一点,让非墨能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和介绍。

    就是为泽田弘树洗礼那个神父,约书亚。

    最近一些有神鬼论的论坛里,除了万圣节吸血鬼的事,就是神父被闹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真的出现了吸血鬼,那是恶魔的使者,来诱使他们的神父堕落。

    是的,发帖人大多称约书亚为‘我们的神父’,可见约书亚之前有多得基督教徒的崇敬。

    从一些发帖人透漏的消息来看,约书亚从小就接受洗礼成了一个基督教徒,从某大学哲学专业毕业,就成了一名教父,至今已经30多年了。

    今天刚满60岁的约书亚,是狂热的基督教徒,相信真主的存在,坚守着教徒该遵守的信条,为无数人进行过洗礼仪式,也是很多基督教徒忏悔时的倾听者、安慰者。

    在他离开教堂、不知所踪之后,很多人都在怀念他的好,虽然之前也是这些人在愤怒,觉得约书亚的高烧是因为他不够虔诚、是因为他违背了主的意愿……

    往前翻,前两天的帖子里,还有人在炫耀他跑到医院将约书亚大骂一顿,还丢了约书亚桌上的书。

    非墨蹲在电脑前看着。

    非赤也颇感兴趣地凑过去,看着这几天约书亚身上发生的事,忍不住道,“主人,人类真的好奇怪,前几天责怪、驱逐约书亚的是他们,现在怀念约书亚的也是他们……”

    “人类本来就很复杂。”非墨歪头看着屏幕,“主人的意思是,这个人可以利用?让他做我们据点房屋法律上的持有人?”

    “他这一生已经离不开信仰了,对于这样的人,你只要过去装神弄鬼一下,可以获得超乎你想象的忠诚。”池非迟道,“当然,这里他已经待不下去了,可以让他去别的地方做别的事,代替你我出面,去买下一些地产,为你们据点提前做准备,有需要也可以再找他。”

    他在看到约书亚的这些经历之前,也想不到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

    猿渡一郎背后那个军方要员已经够执着了,每周礼拜不断,但行为上可不怎么讲究,而约书亚接受着民众的监督,到了如今这种原教徒唾弃的地步,也没人爆出做了什么错事。

    唯一的错事,就是他不知原因的高烧。

    天天听着信仰、说着信仰、遵守着信仰的规则,就算原本心里还有别的想法,30多年下来,也会习惯了信仰,成为信仰的狂热行动者。

    “我们该去哪儿找他?”非墨有些遗憾,“早就知道我就让乌鸦盯着他了,可惜我之前也没有在意这么一个人,现在他已经躲起来了,连其他人找不到他……”

    池非迟调出另一个网页,“这里。”

    网页上是一篇六年前的论坛贴,有着一些特意拍得阴森恐怖的照片,还有文字描述。

    这是一栋老宅,没有古老的吸血鬼传说,但那里曾经发生过命案,屋主疯了,用‘穿刺’的方法杀死了两个人。

    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原型,是中世纪瓦拉几亚大公——弗拉德三世。

    弗拉德三世曾将两万多土耳其士兵穿在长矛上,又将长矛插进地里,让长矛上的尸体流尽鲜血、慢慢腐烂,也正因为这样,‘穿刺’在传说中演变中,也成了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一种杀人方式。

    那栋老宅的屋主之所以这么杀人,本身就是一个崇拜吸血鬼的极端份子。

    “约书亚出事前后,吸血鬼谣言传得正盛,原本信仰崩塌后,他很可能也相信了吸血鬼谣言,去到了那里,”池非迟又调出其他网页,都是不同的论坛贴,“虽然教会派了很多人去找他,也着重找过有吸血鬼传说的地方,这里也不例外,但他还是最有可能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