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第1/2页)
    “月一姐姐……她好坏的哦,他们欺负安儿,不给安儿糖吃。”

    叶安安小心翼翼的从月末的怀中探出一个头来,扯着月一的衣袖,指着近处站着的福嬷嬷附在月一耳旁小声的告状。

    月一望了望面无表情的福嬷嬷,锁着眉头,应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喃喃细语安慰道

    “小姐,她是福嬷嬷,不是坏人,其中应该是有什么缘故,小姐,没事的。”

    “嗯嗯。”

    叶安安扭头瞪了福嬷嬷一眼,吐吐舌头,临后还要用大拇指按住鼻头往后一推,做一个鼻孔朝天的模样。刚一做完,不敢看向福嬷嬷,第一时间躲在月末的身后去。

    “福嬷嬷,不知今日有何贵干?要将胧月阁一干人等抓起来?”

    “月大丫鬟是个明白人,今日如此大的阵势,其中原委难道月大丫鬟不知?”

    福嬷嬷冷冷的瞧着几人,先前还觉得他们挺可怜的,如今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竟然敢……

    月一愣了愣,左思右想,思前想后,看了看月末,满眼的询问,却见月末直摇头,遂更为疑惑。

    “还请福嬷嬷明示,到底有何原委?胧月阁确实不知。”

    “知与不知,到了老夫人面前自会明了!带走!”

    说完丝毫不停留片刻,甩袖怒气冲冲的离去,几个钳制的小厮领命,押着月一和月末往前走,至于叶安安,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谁也不知,这四小姐到底痴傻到什么地步。

    不过也不必操心,只要押着月一月末离开,叶安安自会拽着月末的衣裳一同前往。

    入了南宛,气压一下子低沉了很多,压抑在众人的心口上,本来有些吵闹在叶安安等人一入内之后便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各自的呼吸声。

    叶老夫人躺在床榻上,后背还枕着一块枕头,依靠在床板勉强坐起来。坐在床沿的是叶安歆,手里面还端着汤药。

    床榻两侧的椅子上分别坐着叶庆年,二夫人以及对面的三夫人,叶安宁和五夫人。五夫人身旁尚矮一些的椅子上坐着五小姐叶安静。

    “老夫人,四小姐和丫鬟都带来了。”

    福嬷嬷上前福福身,叶老夫人点头之后,便退到一旁,抬手虚扶示意小厮。

    叶安安三人被押到房堂中央,跪倒在叶老夫人的床榻之前。接受所有在场的人各异的目光。

    叶安安担惊受怕的躲闪着众人的目光,浑身哆嗦个不停。在月一和月末身后不敢抬起头来。抓住月一衣角的手不断的颤抖。

    “奴婢月一(月末)参加老夫人、老爷、二夫人、三夫人、五夫人、二小姐、三小姐和五小姐。”

    话音落了半晌,始终没有回话的,月一有些着急,偏偏头,拽拽叶安安的攥着衣角不放的手低声嘱咐道

    “小姐,快点问老夫人、老爷、二夫人、三夫人和五夫人安好。”

    叶安安小心的抬头看向他们,没有一个不板着一张脸,只不过眼底的神色各异罢了。只是短短的一眼,又赶忙低下头去,搅这拖起来的裙摆,害怕的摇摇头。

    “不要……安儿不要,他们看起来好凶啊,安儿害怕。”

    “呦,四小姐这是在怕什么?莫不是真的痴傻了?!”

    未等月一开口,三夫人先一步调侃道,要知当初三小姐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叶安安折磨了一番。恰巧遇到叶安安落魄又变得痴傻,自然少不了一顿奚落。

    相反坐在三夫人身旁的叶安宁反倒有些不安,多了许多怀疑,不住的打量叶安安。

    “月一姐姐,她说安儿痴傻?痴傻是什么东西?好吃吗?安儿想吃,你给安儿吃好不好?”

    拉着月一的手撒娇的说,满眼的期待之情。

    三夫人笑的更是大快人心,得意洋洋。忍不住再次挖苦道

    “四小姐这可是骂人的话,可不是什么好吃的。看来是真的傻了,连好话坏话都分不清楚,哪里还有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叶家四小姐的模样?!”

    在座叶家人的神色变了又变,各有自己的算盘。

    “四妹妹痴傻本已经很是可怜。三小娘便莫要再伤口上撒盐,得寸进尺。”

    三夫人的眼神骤然一变,余光瞟向所谓的大家闺秀叶安歆,轻蔑的反驳道

    “二小姐好一句伤口撒盐,是在责怪小娘的不是吗?再怎么说,小娘都是一长辈,你不过是一晚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训斥,莫不是给小娘难看?自幼学习礼法,晚辈对长辈不敬是大过错,不知二小姐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哪了?再说都是一个池子里,你能有多么清清白白?”

    三言两语,硬是要将叶安歆从里到外讽刺个透,都不是什么好人,四小姐风光时,便宜了大房,她的宁儿处处跟着倒霉,现在,二小姐风光了,她三房还是出不了头,快到手的后院掌权,就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