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夏幕晚空 > 第二十一章 百川归海(3)
    .

    “哇哦!”夏幕不禁发出一声感叹,这么厉害的武器啊!这要集齐四宝,要不要什么魔种,也没啥关系了吧。

    “目前,我只有通心镜,其他的圣器……”唐燚看着司徒晚空,在等她的反应,果然,她已然是一脸肃然,仿佛那些前尘往事都已经过去。至少在当下,她是然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的。

    “其他的圣器,我亦知道在何处。”

    “你知道在哪?”司徒晚空出声确认。

    见她一开口,唐燚更是竹筒倒豆子,说了:“是,我知道!遁地圈在白安南手中,十五年前,我正是为了与他抢夺遁地圈,才受了重伤,错过了我们的婚期。”

    “你说这个做什么?”司徒晚空喝道。

    唐燚讪讪地坐下,继续说道:“斩天剑在月芽云间,但我不知它被埋于何处,还需要探查,或许你们应该会更清楚。而折空弩,则在乌易体内,还未将其取出。至于通心镜,我已将其炼化,如今在我这儿。”

    夏幕一拍巴掌,齐了!!

    “那还等什么,先把斩天剑、通心镜和折空弩拿到吧!白安南手上只有一个遁地圈,还怕他吗?再说了,搞不好我们还能用这三样东西,对了,还有我!”女人拍拍胸脯,“再加上我,我就不信了,这些东西都是他想要的,还不能把他引不出来?”

    其余三人俱是面面相觑,未发一言。

    “唐燚,你说白安南喜欢你老娘对吗?那对你肯定也不错吧,毕竟是心爱之人的儿子,要不你把他约出来谈谈,咱们喝杯茶,有事好商量,有话好说嘛。大不了你叫声‘叔’!是不是就都解决了?”

    唐燚顿觉七窍生烟,要不是考虑到司徒晚空,恨不得当场一掌将夏幕了结。“我不认识他!只是幼时听我娘亲提起过罢了!我也才知道当年的白安南,便是如今的神秘人!再说了,他倾慕的是我娘亲,又不是我!!!”

    “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误会了。”夏幕尴尬地理了理衣袖,不自觉往司徒澜身边缩了缩,而司徒澜也本能伸出一只手臂将其挡在身后。

    这时,司徒晚空忽然掩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本来还火冒三丈,拍桌子的唐燚见到司徒晚空居然笑了,一刹那间芳华四溢,看得他已不知今夕是何夕了,把对夏幕的愤怒,也统统部抛到脑后。“晚空……”

    听到唐燚唤自己的名字,司徒晚空立即收了笑容,又恢复到一本正经、淡然如水的模样。

    “唯今之计,只能是通过其他魔族圣器将白安南引出来。最好的,便是能将其降伏,如若不能。那便将其诛杀!”在短暂的安静后,司徒澜道。

    “你也赞成我的主意?”夏幕惊喜了。

    “嗯。”司徒澜点点头。

    “靠你们降伏他、诛杀他?谈何容易。小阿澜,可真不是我瞧不起你啊,轻尘真人可有告知过你,在他飞升之前,是何人?”唐燚讪讪道。

    “我知。”

    “你即知道他是何许人也,就应该知道,凭你与晚空,即便联合起来,也断然不是他的对手。”

    “他是谁啊?这么厉害?”至少在夏幕心中,司徒澜是无敌的。

    “哼!他在飞升之前,可是司徒辕的同门师兄,还与那轻尘真人,三人皆出自同门,师承一派。”

    “WHAT?!”

    司徒晚空闻言也轻叹一声道:“正是,只是我师尊与白安南历了天雷劫后相继飞升了,而他们的大师兄却选择了留守人间,守卫人魔之间的平衡,且自创了一派,便是我们月芽云间。而他,便是我们与阿澜的先祖,月芽云间的开山创派之人——司徒辕!”

    呵呵!这么算起来,那个白南安不是也要算司徒澜的祖宗了?为什么有种吃了大亏的感觉呢?嗯,相当令人不舒服……

    “不一试,如何知道不能?”司徒澜声音不大,却笃定道。

    夏幕正要表示赞同,唐燚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小阿澜,我都不知道你是自信还是自负了。他的灵力,还在我之上许多呀。”

    四人正在讨论之时,忽然客栈外传来一阵喧嚣,且杂乱的脚步声、呐喊声和东西摔在地上以及尖叫声,冲着这间房越来越近。

    除了夏幕之外,司徒晚空与司徒澜皆是立刻进入备战状态,唐燚也收敛起了嬉笑的脸,严肃地站起身来。

    怎么了?!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忽然,夏幕明显感觉到之前司徒晚空布下的结界,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上了,引发了剧烈的灵力流。

    唐燚首当其冲地施展法术出去了,司徒晚空紧随其后。而夏幕自然也一脸兴奋地跟着往外跑,最后剩司徒澜无奈,也跟在夏幕身后而出。

    四人一出来,便见到在这滨海小镇上的主街上,竟站满了长长一排的——鲛人!

    夏幕瞪大了眼睛,听司徒澜介绍这个物种,才知道原来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但和自己想象中的未免也差得太远了。

    没有乌易好看就不说了,皆是顶着一张张鱼头鱼脸,身上却又穿着人族士兵的铠甲,也看不清楚内里构造。下半身与人类一样,有着一双直行站立的脚,但却又比人类多出一条长长的鱼尾甩在身后。早晨的阳光下,还有鱼鳞在闪闪发亮。

    或许是这滨海小镇处于妖族与人族的交界地,对于这样的鲛人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整条长街上到没有因为出现了妖而混乱不堪,更没有大规模的人员踩踏。只是人族估计也极其难得见到如此众多的鲛人,都一个个躲进了屋内,紧闭门窗。因此,大街上居然生出一种万人空巷的感觉。

    “连环,你这是何意?!”

    只听唐燚低声质问,不怒自威的气场。令那个拿着一柄鱼叉、站在他对面的鲛人,不自觉往后退出两步。

    夏幕托腮陷入深思:确实不太能理解,一条鱼拿着一柄鱼叉,是想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