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 八零重生小幸福 > 第471章 脸皮厚
    池君生说得情真意切的再坚定不过,但池劲听了不仅没有任何的感动,正相反,他看向池君生的目光里开始多了些不屑。

    这让池君生话都没能说完。

    在他的感觉里,池劲这根本就不是在看亲生父亲的眼神,反倒是像在看什么再肮脏不过的东西一般,让池君生觉得又是愤怒又是羞愧。

    池劲冷笑一声,“当初吴家出事,你二话不说就跟我妈离婚,现在刘雪不过就是被人非议几句,你也能毫不犹豫的跟她离婚,池君生,你这个人,大概根本就没有心吧?”

    池君生闻言狼狈不已。

    这是池家众人一致商量出来的决定。

    昨天顾青替池劲出头,当时那些话是说得池君生等人哑口无言,但在回过神之后,池家众人却是觉得,这一切的错都是刘雪的,要不是刘雪这个毒妇做出那些事来,他们可是池劲的血脉亲人,又哪里会与池劲生出这么大的嫌隙出来?

    既然这样,反正刘雪现在也已经坏了名声,池家也不能容忍这样一个人做池家的媳妇,那干脆就让池君生跟刘雪离婚得了。

    如此一来,既可以避免刘雪继续让池家蒙羞,最重要的也是能将池劲安抚下来,借此修复与池劲之间的关系。

    当初要是早知道呈家还能再起来,池劲会这么有出息,他们又怎么会让池君生和吴月如离婚呢?

    只不过,千金难买早知道不是?

    好在,他们现在还能想办法修复关系,而刘雪,在池家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也该让她替池家做点事了。

    有池家人这样提议之后,其他的人无一不支持。

    至于刘雪,她乐不乐意与池君生离婚,那就不是他们考虑的事了。

    而池君生,当初吴家出事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就与吴月如离婚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当然也能再次与刘雪离婚。

    反正……

    也没什么损失不是?

    不得不说,这些池家人,也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

    只是,池家众人没有想到,他们都已经让池君生与刘雪离婚了,为什么池劲的态度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更差了呢?

    “阿劲,你怎么能这么跟你爸说话呢?”池月再次忍不住跳了出来,“当初你是在家里受了委屈,但那也是因为刘雪那个毒妇,家里其他人可从来都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你看看,你爸爸为了你都已经跟那个毒妇离婚了,他也是想要弥补你的。”

    话说完,池月还不停地朝着池君生使眼色。

    池君生虽然觉得有些难堪,但他也分得清什么是轻重缓急,所以顶着池劲的冷眼,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还冲着池劲点了点头,道:“阿劲,以前是爸爸错了,竟然没发现刘雪那毒妇的真面目,不过现在好了,爸爸已经跟她离婚了,她再也不能离间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了……”

    说这话的时候,池君生其实是有些心虚的。

    因为,他们虽然决定了要让池君生和刘雪离婚,但刘雪又不是当初的吴月如,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嫁到了池家来的,如今又怎么可能松口同意与池君生离婚?

    所以,事情一直到现在都还拖着呢。

    明明这婚还没离,他倒也能在池劲的面前说这些瞎话,不得不说,这人也真是嘴里没一句真话。

    池劲突然笑了起来,他将池君生仔细打量了一遍,直到池君生都快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长了朵花儿,他才道:“池君生,你以前顶多也就是心肝儿是冷的罢了,怎么我现在才突然发觉,你的脸皮也这么厚呢?”

    池君生先是一怔,然后一张脸又慢慢地被涨红。

    来到池劲的面前,与池劲说这些话,这对于池君生来说,本来就意味着一种妥协了,要知道,池劲可是他的亲生儿子,自己这个做爹都已经这样低三下四的跟他说话了,他不说感动,竟然还敢这样说他?

    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池君生都想往池劲的脸上甩一巴掌了。

    “你,你……”他指着池劲的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顾青也在后面帮腔:“我看也是,要不是脸皮厚,他是怎么能说出这些话来的?”

    顾青也是真的不理解了。

    池君生,他这是在说真的吗?

    当初的事确实是刘雪做出来的,但池家上下那么多人,有一个人能拍着胸脯说自己然不知情吗?

    明明知情,却放任当时只有十岁出头的池劲遭受刘雪的冷暴力,现在倒是一个个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来,说什么一切都是刘雪做的,池君生都已经为了池劲与刘雪离婚了,所以池劲不能再与他们计较,他们真的不觉得亏心么?

    还是,他们觉得池劲是傻子,随便他们怎么糊弄都行?

    离婚,要是当初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池君生选择与刘雪离婚,那倒还能说得过去,隔了十几年了再来说什么离婚,还说的是因为池劲而离的婚,他们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

    池劲想了想,对顾青道:“这些人的脸皮都这么厚,该不会是遗传的吧?这也幸亏我没有遗传到,要不然青青你肯定该看不上我了。”

    顾青也煞有介事地点头。

    他们这样的表现,无疑像是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池君生等人的脸上,让他们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一群人于是都看向了池君生。

    而池君生则是突然之间就爆发了。

    顶着这么多人的目光,池君生只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眼里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再也不假装什么慈爱了,而是恶狠狠地瞪着池劲与顾青:“池劲,你别忘了你是我池君生的儿子!你这么不孝顺,你信不信我去你部队找你的领导,我倒要好好问问他们,部队是怎么教导战士的,竟然教出这种不孝之人!”

    池劲的目光更冷了。

    身为军人,自然该是国家最忠诚的战士。

    而军人想要走得更高,有一个安稳的家庭无疑也是再重要不过的,要是池君生这个做爹的真的找去部队,还控诉池劲不孝,池劲无论如何也是要受到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