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吾家上仙是只鸟 > 第429章 摊牌三
    听到精致匣子乃是先皇后的遗物,柳轻烟立刻起了戒心,但不动声色的问十九亲王,为何要将先皇后的遗物送与她?

    “先皇后的遗物,自是不能随便送人。本王是想要让你看看里面的东西,想必你应该会十分感兴趣儿!”

    卖了一个关子的十九亲王,笑看着柳轻烟,用了一个激将法,问其是不是害怕,不敢碰先皇后的东西?

    害怕倒是不至于,柳轻烟只是不喜欢,自己被人算计的感觉。

    十九亲王设计她嫁给大皇子的这件事情,她还没有把账算清,不想再被其算计一回。

    嘴角扯出一个好看弧度的柳轻烟端起茶,慢条斯理的轻抿一口,唇上鲜红的唇脂上,挂上了几粒细小的茶水水珠儿,像是挂着露水的娇艳刺玫花。

    “先皇后乃是燕周所有女子之榜样,但妾身并没有追寻先皇后脚步的想法。”

    不管十九亲王想要借已经逝去的先皇后搞什么名堂,柳轻烟都不想参合到其中,便直言拒绝,让十九亲王打消拖他下水的想法。

    一直保持笑容的十九亲王,忽然话锋一转,将话题引到了大皇子身上。

    他道大皇子清廉节俭,一心为民为公。整日里在外奔波,尽善举、做实事,不顾自己的精神身体。柳轻烟身为皇子妃,应该在旁多加关心大皇子的身体健康,莫要总是在外辛苦奔波,小心谨慎自己的身体。

    听到十九亲王这话的柳轻烟,莫名觉得十九亲王乃是话中有话,但是她又并未听出什么弦外之音,不禁疑惑的皱起眉头。

    “你们夫妇二人,注定要行至高位之上。如今,该适时的做好各种准备了。该断则断,该舍则舍,方能成就大业。”

    听得一头雾水的柳轻烟,只想对十九亲王道,像他这样算命摆摊忽悠人的神棍,早晚会被人打断腿。

    而一直紧紧站在柳轻烟身后的小翠儿,听到十九亲王这番话,双眼内闪现出的光芒藏都藏不住,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若是她家小姐能够成为皇后,那么她自然也是会跟着鸡犬升天。

    皇后身边的掌事大宫女,光是想一想,就顿感八面威风!

    说了一通莫名其妙言语的十九亲王,在瞄了一眼柳轻烟身边的小翠儿之后,眉梢轻扬。

    他相信,柳轻烟也似小翠儿一般动心了,只是,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没有表现出来。

    将眸光再次投向那个精致匣子,十九亲王缓缓再次,对柳轻烟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这个匣子里面的好东西,能解你思乡之愁。”

    闻听此言的柳轻烟,脸色一下子就绿了,像是有人将花椰菜汁液泼到了她的脸上一般。

    再也无法隐藏自己情绪的柳轻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匣子。

    站在柳轻烟身侧伺候着小翠儿,则是一脸茫然,一头雾水。

    她家小姐乃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长这么大,除了之前随同其父柳师承一同去了一趟蓝田县,便从来离开过上京城去外地长期居住,何来思乡之说?

    “那个欢香楼的财大娘,对你说了什么?”

    柳轻烟相信,十九亲王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他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且十九亲王看她的表情,明显是一副我知晓你秘密的样子,那双明亮眼睛,仿若探进了她的内心深处。

    情绪激动的柳轻烟,把对十九亲王的尊称都丢了,直接以你相称,可见她此时心中有多么的震惊激荡。

    “你猜错了。”

    似有意吊柳轻烟的胃口,十九亲王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便端起茶,以极其优雅的姿态慢慢的喝起来,不再说话。

    握紧双拳的柳轻烟,像是猛然间发现了隐藏在身边多年的好友,乃是杀父仇人一般,目光凶恶的盯着十九亲王。

    但是随即,她忽然一下子笑了,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将脊背靠在椅背上面。

    财大娘不可能直接对外人说她是一缕魂魄附在柳小姐身上,且还是来自遥远的未来,这话说出去,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十九亲王虽然可能在欢香楼那些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些有关她的风言风语,但是绝对不可能知道具体的详细内容。

    他这是在诈她,她才不会上当!

    “十九皇叔还是那般爱开玩笑。本皇妃的故乡就是上京城,哪里来的什么思乡之愁。”

    没有多说什么的十九亲王,只是朝身旁的小内侍使了一个眼色,小内侍立刻再次走到柳轻烟面前,伸出双手。

    小内侍朝上的白皙掌心上,躺着一枚小巧的钥匙,看来是用来开那精致华丽匣子上面的锁。

    “你自己选择开或不开。而你开了之后,也可选择要不要再来寻本王。”

    说完这些,十九亲王站起身,让小内侍给柳轻烟主仆二人准备马车,送二人回府。

    柳轻烟看着桌上的小匣子,表情复杂的没有动,眼中犹豫之色溢于言表。

    常年觑视柳轻烟眼色行事的小翠儿,立刻从小内侍手中接过钥匙,并小心翼翼的捧起那个精致匣子,朝十九亲王施礼告辞。

    脚步和心思同样沉重的柳轻烟,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走在小翠儿身后侧,双眼不时的瞄向小翠儿手中捧着的那个匣子。

    不知为何,柳轻烟心头冒出一种感觉,一种她的命运,即将再次迎来改变的预感。

    当初她忽然魂穿至此之前,生活过得无波无澜,丝毫没有任何的征兆。

    但是这一次,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什么。似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扭曲左右着她的命运,她想要抓住,但又不敢伸手。

    感觉今日的十九亲王,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翠儿,忍不住嘟囔:“十九王爷干嘛装神弄鬼的戏弄小姐,是不是大皇子最近惹他生气,想要借小姐的口进行警告?”

    想不通十九亲王因何变得怪怪的小翠儿,见柳轻烟一副怔愣放空的模样,不免有些担心的举高自己手中的匣子:“小姐,这乃是先皇后的遗物,您可要想清楚,不要随随便便就打开。而且奴婢觉得,今天的十九亲王,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算计人的味道儿,你可不要再上他的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