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至尊曲 > 第九百二十二回 沟通妙
    伊不凡离《乾元功》更近了,他想看得更清楚些,尽管失去的东西可能无法挽回,但为了安慰自己,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块白玉碑。

    “我们有缘,但却无份,有缘无份的人三界很多,但我并不足他们,你选择了我,但都是我不好!”伊不凡说着,几乎倚在白玉碑上。

    “咦,这人怎么如此奇怪,竟然神神叨叨的对着玉碑说话?”有一位旁边不远的道。

    “这叫沟通,估计是想要得到那功法都快想疯了,真以为与玉碑沟通有用吗?”

    “神经病!”

    “经神病”

    有人笑伊不凡傻,有人讥他痴,甚至认为他这是病得不轻。

    伊不凡还在自言自语的说着,喃喃之声很小声,近距离看着图,抚摸着凹纹,光滑如玉脂,就似抚摸着爱人的脸。

    一个人头逐渐靠得很近,估计是想听听伊人凡到底想说什么,结果“啊”的吓了伊不凡一大跳,因为太过于专注,所以竟忘了这卦洞里还有其他人。

    “你……你想干什么?”伊不凡语噎的问?

    “我呀,看你说话,听你沟通啊,你可能不知道,我都听了一会儿了,发现你的方式很特别,所以想知道其中的秘诀和沟通技巧。”

    “自我介绍一下,巳初月,你可以叫我初月。”那人道。

    “你……你走开,别打扰我自顾的说话。”伊不凡道。

    “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我都向你诚心求教了。”巳初月道。

    伊不凡仔细的打量着巳初月,然后认认真真的想说什么。

    “放心,沟通的秘密只让我一个人知道就行,我发誓,绝对不会私下里说出去。”巳初月一副认真的表情道。

    “你……你有妄想症。”

    “怎么说?”

    “你以为看碑悟功法就像和情人谈恋爱那样,然后彼此坦诚相见,彼此相互诉衷肠,从而做到爱乌及乌,爱她所爱,想她所想吗?”伊不凡道。

    “原来如此,你这是故意要用反问句提点我吗?我全都记下了,放心吧。原来功法也有思想,也有脾气,所以我们应该去与它沟通,从而做到彼此相知相惜,这样才能获得它的认可,难怪我始终觉得和白玉碑上的功法就缺少一点儿契机,以致功败垂成,你这个法子真妙啊!”巳初月由衷的佩服道。

    “你想歪了,什么诉衷肠,我看还悄悄话呢,那需不需再吻上一吻呢?”伊不凡看着无可救药的巳初月道。

    “不错,我怎么没想到呢,抚摸它,与它说悄悄话,若是再吻上一吻,就更妙更妥了。”巳初月自顾自的道。

    伊不凡听到此处,头都疼了,用头轻轻一磕白玉碑,真想一头撞死在玉碑上。

    “我……我怎么……怎么会有这……”

    巳初月将耳朵贴得更近了,看着伊不凡,想听清他在嘀咕什么,可是依旧没听清含糊不清的话语。

    “你……你刚才对它说了什么?”

    “没……没有,你离得我太近,我不好意思说,我害羞。”伊不凡道。

    “哦,你害羞了?难道……难道它回应你了吗?”巳初月惊讶的问。

    “我……我吻它,你看到了就走!”伊不凡总算觉得自己无法和这货正常交流,于是直接在白玉碑上吻了一口。

    只是这个举动令巳初月惊骇不已,他看着伊不凡,有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我怎么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伊不凡恼火道。

    “你的身上……身上发光了。”巳初月噎语道,手指指着伊不凡,像见到了鬼一般。

    伊不凡大惊失色,一看自己,竟浑身笼罩在光芒中,而且越来越盛。

    “嗖!”

    白玉碑散发出一道光,就将伊不凡拉刷了进去,吓得巳初月魂飞魄散。

    众多被吸引而来的修道者见了,也是面面相觑,像发现了异宝似的。

    “怎么回事,他消失了?”

    “我也看见了,他浑身散发着光芒,然后白玉碑发出一道光,就把他给刷走了。”

    “看样子他是获得了传承,而且比悟碑所得之光更盛,难道是更正宗的传承?”

    “那人与白玉碑说悄悄话,还抚摸,还吻了一口,像对待一个小姑娘似的。”

    巳初月不同意了:“你们懂什么,那是在与白玉碑沟通!功法也是像人那般有秉性的,你不了解它,它也不认可你,彼此都不认可,怎么可能得到白玉碑上功法的认可?”

    “荒唐,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大家都知道,大伙都看见了,还用得着我说吗?”巳初月道。

    “悟碑有别法,沟通是法,静坐是法,法内有法,法外有法,一切有为皆为法,一切无为尽**。”一位老道语重心长的道。

    “不错,还听人说过叫入梦法,连睡觉都能得道,与白玉碑门沟通又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大多数人认为白玉碑的功法是死的,所以不存认它有意识。但有一件事,那就是众人都认为剑有灵性,故号剑灵,连剑都有意识,功法有意识就是天方夜谭了吗?”另一位老觋道。

    在众人争议的同时,伊不凡来到了一处虚空,在空中有亭,更有楼阁相依,故为空中楼阁。

    “有人吗?人在吗?”伊不凡不停的呼叫道。

    “你的声音我听见了,什么叫有缘无份呢?那么肉麻的对话,你怎么那般无耻呢?”一道声音传来,听着像是男声。

    “你是谁?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你,这里是什么地方?”伊不凡迫不得已的问。

    “你的心在乱,你的焦急不安,证明了你无法掌握《乾元功》。”

    “《乾元功》?难道你是《乾元功》的意识存在?”

    “《乾元功》没有意识,只有意志。意志,那是创造功法者的理念所在,就像一门功法的性格,或粗大,或绵长,或悠然,或宛转。”

    伊不凡闻后,大惊失色,但有些明白了,“我想帮助我的族人,我不想他们死,每个人存在的权利,是不该被他人轻易剥夺的。”

    “功法的存在,是因为修道者意志的存在,它可以改变修炼者的命运,也可以毁掉他。”

    看着空中楼阁,伊不凡走到亭子中坐下,然后愁容满面:“不见其人,只闻其声,镜花水月,空中楼阁,都是虚无缥缈的幻觉,《乾元功》,不知我是该得到它呢,还是该舍去它?”

    “这要问你自己了,你直面初心,觉得自己该得到它吗?”

    “不知道。”

    “不知道?”虚无缥缈的声音问。

    “我自幼修道,不是因为我喜欢修道,而是为了活着,这选择只有一条,也是唯一。待到稍长,才发现自己存在的妖族一直面临着被灭的危局,为了改变他们,我选择来到了这里。我不知道这种选择是否正确,但我问心无愧。”

    “那现在给你一个选择,一个是你带着《乾元功》去拯救妖族,另一个是去过属于你自己的生活。”

    伊不凡站了起来,朗声道:“如果为自己而活,这固然可以不违初衷,但只是我自己活得好,于妖人并无益。人类总是说责任,我其实不懂这些,我只知道,如果我有能力使他人得到快乐,去改变局面,去帮助别人,我会心甘情愿的。”

    “在自私的面前你选择了奉公作献,其实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乾元功》的拥有者必须有担当,既然你不后悔,那么你就可以得到它。”

    这时,伊不凡的身子一震,就好像在时空中穿梭,空中的亭子化为光芒,射进了他的眉心,而空中的楼阁也如阳光幻化,全部降临在他的身上。

    这一刻,伊不凡感觉自己就笼罩在阳光下,暖暖的,如沐春风,浑身舒服无比。

    “哇,他又出现了,看,浑身笼罩在光芒中,看来又得到了高阶功法。”

    “高阶功法?我记得他是妖族之人吧,继巫族的巫婆之后,他又重新获得了认可,成为了这妖巫祖庭内的第二位人,前景可观啊。”

    在众人的纷纷羡慕目光中,伊不凡已经与众不同了。

    伏虎出现了,被惊得不轻,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妖族骄傲会失而复得,看来上苍还是公平的。他激动不已,高阶功法,伊不凡得到了,妖巫平衡得以保持,又一名候选圣人将崛起。

    妖帝也出现了,他看着伊不凡,很是欣慰。

    “大帝!”伏虎拱手道。

    “我就知道上天不会厚此薄彼,如今失而复得,天不亡我妖族啊。伏虎,由你保护他吧,别再让巫族得逞了。”

    “是,大帝!”伏虎道。

    妖族伊不凡得到高阶功法的消息一下子闹得沸沸扬扬,不仅是整个妖巫祖庭的人知道了,就连神庙之外的人也很快听说了。这消息扩散得很快,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闹得人尽皆知,因为伊不凡在妖巫祖庭获得了两门功法,那些曾经因获得了一门功法离去的修道者们也会纷纷沓至而来。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