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亚索不快乐 > 8.没想到吧
    亚索突然惊醒就看到灰原正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你还在那里笑!”

    亚索不开心了,他本可以一走了之(are  you  sure),但是一想起今天山上来了那么多人他就有点害怕了,那些人是没有实力杀掉这小妖精的,但是万一动了歪主意了那可如何是好。

    这么好看的一个小妖精,结果被那群二五眼的龙套给侮辱了,那可不行!

    这人也是没谁了,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吃飞醋。

    然后自己默默的守在这个小妖精的面前……

    虽然说灯下看美人,是越看越精神,但是那也架不住天长日久啊,这小妖精一醉醉了七天!

    “嘿嘿嘿,我差点没忍住,笑笑不行吗?”

    “呸,现在不能吃我,我还没洗澡呢。”

    “那你还不赶快去给本尊去做饭!”

    亚索白了这个白眼狼一眼,心想早知道你罪那么久就把你嘿嘿嘿哈哈哈吼吼吼然后一走了之!

    做好饭多端过来往桌子上一放,那白眼狼就变成了白眼猪,这通拱……

    灰原摸了摸肚子“嗯,吃个三分饱,起码是不饿了。”然后她坏笑的看着亚索,“好啦好啦,你这几天所做的一切我是知道哒。”

    “你知道个锤子小米华为诺基亚你……”亚索小声嘀咕着。

    灰原拍了拍亚索的肩膀“你小子表现不错,本尊也不是那种不见道理的人,说个愿望吧。”

    “别吃我。”

    “除了这个。”

    “那……”亚索想说那没有了的,还好他脑子转得快,“那你让我睡一次。”

    “嗯?”灰原的爪子当时就勾住了亚索的下巴,“老娘把你当食物你却要睡老娘!我劝你善良。”

    “那……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亚索突然有点佩服自己能想出这句话。

    “好!”

    灰原当时提起亚索飞到太空之中,然后转了一圈。

    “好了,本尊说话算话。”

    “不是这么看啊……”亚索欲哭无泪。

    “那你想怎么看?”

    亚索叹了口气“你这个没有情调的吃妖,当然是这一路上走走停停,看着少年漂流的痕迹,咳咳,怎么还唱上了,就是说,随心所欲的走一站歇一站,美景观不透,举杯邀明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文化真可怕,要是能穿越回去我一定好好读书。”

    “所以说其实你是想借着把世界都走一遍来拖延你被我吃掉的时间,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万一能遇到一个能收了我的老神仙救你于水火之中是不是。”灰原慵懒的往貂皮沙发上一躺。

    “没有没有没有,我就是想看一看这个世界的美景,然后死也值了。”亚索眼神空旷。

    “是也没关系,走吧。说走就走。”

    亚索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一口答应了。

    于是一人一狼……妖,什么都没带的就出发了……

    山间风景第一次变得这么美好,亚索甚至还有些眷恋。

    太阳西斜,两人正准备休息的时候就看到了袅袅炊烟……

    二人复行不远,就看到了一间茅舍,没想到的是这深山老林里竟然还有人家。

    老夫枯槁,正在用油锅炸着丸子。

    亚索上前问好“老人家。”

    “哦,小伙子,来来来吃丸子。哎呦,还有个小丫头,你媳妇?”老妇人也是爱八卦。

    亚索很尴尬,他俩这关系也不好介绍啊,我是他的食物,她把我养肥了就要吃我?

    “哼,他是我的食物,不知道哪天就要被我吃掉。”灰原一脸蔑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妪。

    “哦——明白!你们年轻人真会玩,没事还要吃,老妈妈我都觉得臊得慌,来来来,快吃丸子。”老婆子抓了把丸子就交给了灰原。

    灰原看到这种丸子不屑一顾“这么丑,能好吃吗?”

    亚索看了看这丸子确实有些老了,火太大了,油温太热,显然是老妪怕火灭了又要炸丸子所以放了很对木头在里面。

    “这火太大了。”亚索说完就拿出来一根木头,“咱们今晚就帮老人家炸丸子吧。”

    “我觉得可以。”灰原已经将信将疑的吃了一颗,所以这个家伙现在两眼冒光,她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那可真好,晚上老妈妈我做几样菜。”老太婆非常开心。

    亚索也拿了一个丸子吃了起来,这丸子简直是人间极品,金黄的面团香脆可口里面的肉馅q弹爽口,油汁会在咀嚼的时候和里面的肉馅再反应,再加上你的口水就这么咽进肚子里,回味悠长,惹人迷醉。

    亚索情不自禁的又拿了一个一边吃一边问“老人家独自一人?”

    “可不是嘛,老头子走了二十多年了。”

    “那您家中没有子嗣吗?”

    “有一独子,老头走后就把我撵出来了,这小屋还是好心人帮我搭的,现在都有些漏了。”

    “那你干脆搬我那去住,每天给我炸丸子吃就行。”灰原笑的那叫一个甜美,“话说回来这里面的弹弹的东西是什么?”

    “是肉芽。”

    “肉、芽!”亚索嘴里嚼了一半的丸子当时就嚼不动了,“我还有事,告呕……”他本来不想这样做的,但是他的身体很诚实。

    “肉芽是什么?”

    “好了,可以了,停!”亚索一伸手,“你想问的话等我走远了你再问。”

    “怕什么的,这肉芽又不是茅坑里的,这是我们专门用蜂蜜养的,每年繁殖的季节我们都会用自家的纱网与那外面的苍蝇隔绝开,然后用蜂蜜饲养,一年也就只能产出一罐肉芽,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你反倒都吐了出来。我的好东西算是喂了狗了。”

    “什么!你说谁是狗?”灰原当时就急了!

    “嗨,你瞧我这嘴,我打嘴。”老太婆也不知道其中原由。

    “看在肉芽的份上原谅你一次,话说这肉芽到底是什么?怎么还有苍蝇的事?”

    “肉芽,就是苍蝇的蛹。懂了吧。”

    “苍蝇还有蛹?”

    “就是蛆!这丫头非要我说那么清楚。”

    灰原一翻白眼“用蜂蜜去喂那玩意,浪费蜂蜜啊,不过倒是很好吃,明年我来专门过来请教你,在那之前你可不许死哈。”

    亚索心里在想希望我活不过明年……

    “放心吧,老婆子的命硬着呢,火小了,加柴。”

    “哦……”亚索看着丸子就觉得恶心,嘴里不停的流酸水……

    灰原倒是不介意,这通吃,老太太炸的差点没够。

    即便这样老太太也开心,她已经孤寂了二十年了,现在看到这一对“燕尔”她压抑很久甚至忘却了的记忆也好,心情也罢都爆发了出来,她感觉自己整个都年轻了好几十岁!

    日落西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