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文章简介
    (++)

    ☆☆☆☆☆★★★★★☆☆☆☆☆★★★★★☆☆☆☆☆★★★★★☆☆☆☆☆★★★★★

    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新时尚

    :et

    :et

    会员(元年空。)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一伪装

    one 总监大人

    辰海集团设计部的总监一直以来就是所有人心里的谜。

    而陆夕夕是离设计部总监最近的人作为一个小助理令她困惑的是她从没见过自己的正主也就是总监大人她的座位安排在总监办公室门外和设计部成员一起完成种种规划偶尔会抬头看着对面紧闭的玻璃门这一看就是六年。

    但就在今天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陆夕夕将话座放在耳边接听礼貌的问:“您好?”

    对面传来女人微冷的嗓音犹如铁块般毫无温度对陆夕夕一字一句命令:“穆总监在第三医院住院部二楼503号病房他需要这一月来有关于公司产品的设计图现在立刻带着东西过来。”

    陆夕夕打了个愣神脱口道:“总监?”而对面早就挂断了电话。

    她莫名其妙的盯着手里的话座但不管如何照着做还是保险些她脑子里的小飓风呼啦啦的转着将设计图打包好穿上外套连坐在计程车上她都想着一个问题。

    总监?不会是他们部门的那个迷之总监吧!

    陆夕夕赶到医院里这才坐着电梯来到五楼走廊静悄悄的她来503号病房门前小心翼翼的推门走进去发现这是一间VIP病房装潢精致电视茶几一应俱。

    陆夕夕将目光放在病床上昏睡的男子第一次见到了她的主子。

    一个极其漂亮的男人。

    俊美深邃的面部轮廓修长的眉棱白皙的肤色就连那薄唇也是极漂亮的浅淡的透出魅惑的色泽她看着他微阖的眼睛眼角逶迤的弧度睁开时定是绮丽妖冶的凤眸他穿着黑色整洁的衬衫领扣一颗不落干净笔挺风姿绰约宛如月华中盛开的墨莲诡谲而清冷寂静却又张狂。

    如果不去看他额头上层层的绷带他漂亮的简直是艺术品。

    床头前陆夕夕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的容貌突然她听到一丝愉悦低沉的笑声轻轻震动着空气也震颤着她的心神一阵恍惚。

    那一双凤眸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犹如焕然新生的墨玉流转着倾世动魄的微光他朝她露出蛊惑的笑目光灼烫:“你来了。”潺潺的宛如大提琴的音色美妙而低迷仿佛还带着一缕宠溺的意味。

    陆夕夕心慌意乱没有察觉到他语气里的熟稔和思念她将资料放到床头柜上有些心虚的对主子说:“总监这是这个月产品的设计图我带到了。”

    他嗯了一声手肘撑着床像是要坐起来她心里一跳俯下身子扶握住他的手臂那一刹那她能感觉到他的僵硬但她没有在意。穆绍辰靠着床头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她说:“坐着陪我。”说完他拿起桌上的资料低着头认真看起来。

    陆夕夕不好打扰他只能乖乖的坐在他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陆夕夕的眼皮沉得快抬不起来无意瞥到他正歪着脑袋凝视着她眼眸黑的如深井里面的思绪犹如憧憧幽魅的影子倾在她的心头灼烫的让人心惊。

    睡意顿时散去她尴尬的端正了坐姿他忽然收起资料掀开身上的被子说:“去吃晚饭。”

    陆夕夕有些迟疑看着他额头的绷带:“可是你的头……”

    穆绍辰只是一笑说:“被车撞了只是额头擦伤腿又没事。”他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将绷带取下来神清气爽的站在门外对她说:“走吧。”

    二 算计

    陆夕夕没有想到他会带她来南街的川菜馆因为她高中时总会光顾这一家。

    此时在二楼包厢里看着温润如玉又一身冷淡禁欲气质的男子那好看的薄唇始终微微上扬陆夕夕怎么看怎么亲切不由得小小兴奋笑道:“总监你怎么知道这一家川菜馆的?”

    穆绍辰的黑眸里转瞬即逝一道光抬头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娇小的鼻头樱色温软的细唇那双大眼睛此时亮的如水般他的心剧烈一窒继而软的一塌糊涂温柔的说:“朋友介绍的说这里味道不错。”

    陆夕夕狠狠点了点头表示强烈的赞同笑眯眯的说:“那是我高中经常来这里吃好吃又不贵而且啊够辣!”

    穆绍辰只是笑着眼里的最深处是四溢宠溺。

    这一顿晚饭陆夕夕吃得大快朵颐兴致来了还会自来熟的跟穆绍辰聊天说着高中的一些趣事他的话不多静静地听着神色温柔。

    天色渐渐深下来穆绍辰问了她家住址开车送她回到小区的楼下小区里开着一盏盏夜灯圆润的宛如宝玉陆夕夕下车身后忽然响起他的嗓音美好的如微凉的夜风在她世界里倏地掀起一道紊乱的涟漪。

    “夕夕。”

    陆夕夕转身看着他他玉身长立俊朗非凡冷灰色西服干净笔挺乌黑的碎发在风里轻曳着眸若朗星一般她能闻到他身上透着沁人心脾的清香丝丝缕缕。

    他对她说:“我这一次从美国回来还不习惯在公司里工作所以你来我家里办公明天早上七点我来这接你。”然后又说:“早点休息。”

    毫无回寰的语气他说完就上了车幽邃的目光凝望着发愣的她衬着皎洁温婉的脸蛋有着说不出的可爱眸光纠缠着复杂深沉的思绪他踩下油门飞速离开。

    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两边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光倒映在玻璃窗上一瞬瞬的恍过后视镜中他唇边的那一丝笑渐渐扩大变为毫无掩饰的癫狂。

    回到家里穆绍辰来到他的卧室只开了一盏昏暖的台灯映着大半面的墙壁上那里贴着满满的照片或哭或笑或是稚嫩的脸颊或是柔和成熟的曲线女孩每一个变化都能细致的体现出来。

    修长有棱的手指颤颤伸过去抚摸勾画着女孩的笑脸她恍若是烟雨里温暖的桃花他脸颊贴过去细细密密的吻着虔诚而痴迷精致的喉结微微一动溢出满足的叹息亲吻着她脸上是近乎扭曲的狂热他不断轻声低喃:“夕夕我的夕夕……”

    那样的幽魅的嗓音漂浮在寂冷空旷的房子里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三 灵感

    第二天一早穆绍辰准时出现在陆夕夕楼下。

    她哼哧哼哧的从楼道跑下来一身宽大的白色毛绒衫纤细的铅字裤映着明媚可爱的面孔绵软清秀的像是即将入狼口的小羊羔想到这个比喻穆绍辰眼里的笑意粲然若星。

    陆夕夕脸颊微红走到他面前小声说:“让你久等了。”

    穆绍辰笑着说:“没有。”望向她耳边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修长的手微微一动仿佛是受了蛊惑又猛地握紧幽黑的睫翼遮掩住眸底黯然的光芒不自然的对她说:“上车。”

    陆夕夕坐在副驾驶车座里身边的男子突然低下身子安静的给她系上安带又打开了暖气抬起头看着她问:“冷不冷?”

    他嗓音低低柔柔手心在她面前探着空调的温度这般细致体贴就好像她是他最珍视的人……陆夕夕立刻甩了甩脑袋暗暗自嘲她怎么会产生这种错觉?

    她摇摇头说:“不冷。”

    穆绍辰启动了车子说:“我们先去游乐园。”唇边至始至终含着高兴满足的笑方才的黯然早已云开雾散车厢比较小静的的没有一丝声音就像是他封闭的世界只有他和她。

    陆夕夕吃了一惊脱口道:“不工作吗?”

    穆绍辰坚定的说:“不工作。”

    陆夕夕还想说什么转念一想他是她的主子还是不要违背他好了于是乖乖的闭了嘴。

    “吃了饭吗?”

    “没。”

    穆绍辰打开一旁的暗柜拿出深蓝色的饭盒递给她耳尖染着可疑的红晕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忐忑盯着前面目不斜视一边对她说:“不小心做多了不能浪费。”

    陆夕夕看着他冷漠的侧脸没有一丝温度心里瞬起的惊疑才放下打开饭盒一看眼珠子顿时要瞪出来饭盒格子里有裹着番茄粒鸡蛋卷金灿诱人还有夹着各种水果芝士的寿司那香味扑鼻而来勾得她的肠胃频频闹起了意见。

    陆夕夕看着正专注欣赏风景的穆绍辰舔了舔唇实在是饿了便脸红的拿起筷子一块块吃起来。

    等她快速消灭完穆绍辰望着空无一物的饭盒满意的笑了装作漫不经心的问:“好吃吗?”

    陆夕夕愉悦的大大嗯了一声:“好吃谢谢总监。”

    她宛如饱食的猫儿满足的对他笑着那样温暖好看的笑他嘴角的弧度跟着漫开心口霎时盈满了灼热的温流每一寸都仿佛浸满了蜂蜜甜蜜而欣喜的令他发狂。他手背愈发收紧脸上仿佛波澜不惊淡淡应了一声开动了车子。

    来到游乐园门外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半。

    穆绍辰带着她直接走进去偌大的游乐园就像是遗失在角落的水晶城静谧的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只有偶尔的风呼呼的灌进她的耳朵里阵阵发寒。

    唯独穆绍辰兴致很高他修长的腿在前面走着眼中烁出的光彩比日光更加耀眼浅色的薄唇始终飞扬那样的表情兴高采烈的像是孩子映着精致妖冶的五官却又带着恶魔般的蛊惑瑰丽而纯净矛盾的更加吸噬人心。

    看出她眼里的困惑他解释说:“我不喜欢接触人群也讨厌嘈杂声所以就包场了。”

    难怪要她去他家里办公陆夕夕恍然大悟继而又陷入深深地疑惑他们公司的总监工资这么高?都能包游乐园了?

    “到了。”

    陆夕夕看着眼前的小黑屋又看了看门框两边的海报图片殷红似血的字体阴暗幽绿的主题色调透出诡异的阴森上面印着几个大字:惊魂鬼屋。

    她脑袋嗡的一声A市最有名的鬼屋她曾经在网络上看见过这是很久之前就存在的鬼屋经过不停地装潢直到现在比起最初的配置来说提高了不止几个档次所以吓人的程度也就跟着噌噌升级。

    她无声吞了吞口水脸色已经白的跟幽灵有一比了战战兢兢的问穆绍辰:“你带我来鬼屋做什么?”

    他露出纯然的笑就像回答着一加一这么简单逻辑的问题说:“玩。”

    陆夕夕便僵硬的抿唇不说话大眼睛瞪着直勾勾望向那海报。

    可她隐忍逞强的样子对穆绍辰来说是一种可人的诱惑眼中的笑意愈甚他说:“人在恐惧时更容易激发出灵感何况我们还是设计部的所以我带你来试一试。”

    四 惊吓

    陆夕夕被这神逻辑雷的差点翻白眼按照他那么说干脆设计部每年秋游改成鬼屋一日游算了她不高兴的扁着嘴见他已经走进去无奈的只能深吸一口气然后小跑着跟在他身后。

    谁叫他是她主子呢。

    听着身后的叹气声穆绍辰微微一笑深邃的眼底有着转瞬即逝的狡黠。

    陆夕夕在踏进小黑屋之前一直暗暗安慰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恐怖反正都是机器和人为造出来的气氛可惟独气氛才是最恐怖的。

    里面阴暗森冷不见尽头偶尔投过来淡淡猩红的灯光在幽幽的声响中更触目惊心。

    穆绍辰跟在她身后稳稳地脚步声不知不觉就像消失了一样她的心猛地一颤密密麻麻的骇意顿时从脚心侵袭上来毛骨悚然可她倔强的性子即使是再害怕也绝对不会喊出声。

    越走越深陆夕夕的心就越绷越紧黑暗像是沉沉的梦魇又像是阴冷的海水紧密包裹着她心口好似被人用力的捂住呼吸渐渐变得异常难受。

    她喘息着意识混混沌沌身体也不知怎的变得沉沉软软突然眼前本躺在“病床”上满身是血的人骤然坐起凄厉的一声惨叫她眼中瞳孔一缩意识深处的哭声也刹那间仿佛破碎的玻璃猛地扎进耳膜。

    “啊!!——”陆夕夕跌坐在地上捂着耳朵失声尖叫。

    “不要……不要过来……”

    “夕夕?夕夕!”身体突然被人用力抱住她颤抖着推拒着胡乱而无助的哭喊:“不要过来!”可他力气很大隔着薄薄的衬衫他的怀抱温暖而宽阔就像是避风的港湾。

    陆夕夕挣扎了好久失魂落魄的抬头看向他他温热的呼吸抚在耳边她呆呆的坐着听着他不停地低声安慰幽魅的嗓音宛如潺潺的大提琴有着奇异的魔力。

    “没事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纷杂的记忆刹那间像是紊乱的电流她听见其中有模糊不清的声音熟稔而疼痛犹如万蚁噬心:“没事都是假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夕夕眼中涣散的光芒渐渐凝聚她哽咽了一下对视上他惊痛而懊恼的眼神她身子一僵心慌气促的用力推开他想要站起来结果腿一软整个人又往下跌去她低呼一声。

    腰身突然一紧穆绍辰扶抱住她自己蹲下身子说:“我背你。”

    她摇摇头没想到自己这么没出息脸蛋爆红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自己走。”

    他却淡淡的不依不饶道:“我带你来的我应该负责你既然不让我背那我就直接抱了。”他佯站起来陆夕夕看他认真的表情心神一凛不情不愿扑在他背上吸了吸鼻子毕竟背着逛鬼屋比公主抱要好看得多。

    泛白的唇嗫嚅着她直着身体和他的背保持一段距离硬生生对他说:“谢谢总监。”

    穆绍辰没有说话但他走得极其慢陆夕夕好几次被“妖魔鬼怪”吓得将脸埋在他颈窝里紧绷绷的不敢动这时候她听见了他唇边隐忍的笑声极其开心的忍俊不禁。

    她恼羞成怒也忘了他们之间的身份用拳头砸了一下他肩膀咬牙道:“你别笑!”

    他咳了咳:“恩不笑了。”

    等她终于走出了鬼屋陆夕夕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

    五 小心思

    陆夕夕脸色苍白惊惧之后什么情绪都没了怏怏的对他说:“总监我想回去了。”

    穆绍辰看着她委屈的模样一颗心揪得很紧呼吸难过懊恼和怜惜铺天盖地的鞭笞着他掀起了深切入骨的疼痛但他只能竭力忍耐也丝毫不后悔指骨攥的发白他叹了一声气平静淡然的对她说:“走吧。”

    于是陆夕夕站在了一幢精致的别墅门前。

    穆绍辰停好了车看见她一脸愤慨就差把他千刀万剐的表情实在是没忍不住低低笑起来嗓音愉悦动人她气的脸色更白质问他:“总监不是送我回家吗?”

    穆绍辰修眉轻扬从容不迫将门打开平静的看着她说:“下个星期就是新产品的发布会了设计图我昨天看了一下要修改的东西还有很多你作为我的助理应该把这件事做好才能回去。”

    陆夕夕不动哀怨的瞪着穆绍辰空气隐隐炸着幽若的火花良久她才沉郁郁的垂下脑袋认命的走进客厅暗自咬牙切齿。

    穆绍辰的房子里很空旷没有电视机电器只有冰箱空调客厅里的一侧墙壁是巨大的落地窗地板上铺着白绒绒的羊绒地毯上面放着玻璃茶几一侧是笔记本剩下的便是一堆图纸。

    陆夕夕在玄关处好奇的打量着突然听见穆绍辰喊她的名字:“夕夕。”她对他这样亲切的昵称有些不适仍是转过身子去他拎着小巧的粉色拖鞋崭新的一双放在她面前神色温和只是一双黑眸里含着波涛般汹涌的暗流。

    陆夕夕没想到他还备着女性的拖鞋当即有些吃惊穆绍辰看着她促狭的目光微张着唇状似惊讶心口突然有些闷不过气脸色阴沉:“昨天新买的你是第一个穿。”自己换了鞋子往厨房的方向走。

    厨房里倒不空他将蓝色饭盒放在一边打开柜门第一层柜子里只有两个杯子一蓝一粉蓝杯子上画着男孩弯下腰粉杯子上是女孩抬着脸两个杯子紧紧挨在一块便拼成亲吻的图画。

    浅色好看的薄唇再一次扬起流光在墨玉般眼眸里浮动绮丽璀璨洋溢着窃窃的欢欣喜悦他拿出粉色杯子仔细擦拭好沿着杯沿每一处都吻着然后才倒了一杯温开水恢复成淡然而温和的样子。

    他走出来时陆夕夕正坐在鹅绒地毯上抬头看向他。

    颀长玉立的身躯犹如参天水杉白色衬衫被熨得平平整整即使穿在身上也只陷着微微痕迹扣子部扣好发丝乌黑晕着朦胧温暖的光线亦如最初他生得清隽俊美修眉凤眼下颚的弧度干净而温和面容冷淡。

    陆夕夕想着一般看起来是禁欲系的男子必定腹黑。

    穆绍辰将水杯放在茶几上自己坐到她身边自顾自打开笔记本然后给她厚厚的一叠设计稿陆夕夕翻开看每一个细节都由他亲自修改点评过他说:“再好好的想一想创意。”

    陆夕夕点头喝了一口水接过他递来的铅笔两个人寂静无声的开始忙碌。

    六 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忙就到了中午。

    陆夕夕动了动酸涩的脖子盯着逐渐圆满的设计图舒了一口气一旁的穆绍辰突然站起身说:“我去做饭。”

    陆夕夕不好意思可穆安辰径直往厨房走留下一句不容反抗的命令:“等我。”她怔怔的坐着突然觉得头疼不已主子的性格真是拿捏不定。

    穆绍辰的厨艺是相当不错的早上陆夕夕就领教过了这一次他只做了寻常的三菜一汤却好吃的让她差点咬了舌头餐桌的天花板悬着流苏般温暖的灯盏他看着她吃的香喷喷的样子娇憨可爱他的神色愈发柔软眸中映着深沉绵长的缱绻悄无声息丝丝缕缕紧密缠绕着她。

    一顿饭吃完穆绍辰起身收拾碗筷对她说:“去继续画图。”

    陆夕夕扁着嘴把她喂饱了立刻就进行劳力宰割她不情不愿又坐回到图纸前叼着铅笔继续工作。

    穆绍辰洗完碗走出来就看见她埋头刻苦的模样低着幽长的眼睫流年静谧宛如世上最美好的图画。他目光一阵恍惚空洞冷寂的心口久久盈着令他心安的温暖他无意识的抚上胸口想要永远永远这样温暖下去。

    他站了良久墨玉般的眸底烁着坚定的光芒硬如磐石他挪步在她身边坐下修长白皙的指尖在键盘上飞速舞动噼里啪啦作响。

    日光渐渐西下光线昏暖陆夕夕趴在桌上睡着了枕着自己的手臂皎洁安静的睡颜偏向穆绍辰客厅里开了暖气将她的脸烘的红扑扑的他没有再去用而是沉默的凝视着她然后渐渐俯身。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