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2 页
    (++)

    夕阳透过白色的窗纱映进来淡淡的金色绚丽而阒静披在她的身上薄薄的一层光彩温暖的动魄人心而他心里最深处的那个地方宛如枯燥的海绵突然吸饱水分柔软的不可思议。

    穆绍辰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他离她咫尺之近她的气息逡巡在鼻端干净的牛奶沐浴乳的香气却幽然蚀骨纠缠着他所有思绪他的心弥漫过泪水般的涩痛继而掀起了剧烈犹如骇浪般凶猛的渴望。

    穆绍辰难受的揪扯着心口这种对她的渴望激狂的几近触碰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个时候陆夕夕帆布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一首钢琴曲她倏地睁开眼睛如梦惊醒慌手慌脚翻出手机放在耳边声音里还带着一丝迷蒙闷闷的说:“妈。”

    陆母却是一声破空怒吼声贝大的即使是穆绍辰也听见了她怒气冲冲的说:“臭丫头你死去哪了!家里都没有人!”

    陆夕夕一惊然后虚虚的笑着:“我还在公司里画图呢。”害怕被骂的狗血淋头连忙将话锋转开:“妈有什么事吗?我怕手机等会没电了。”

    陆母强压住怒气声音冰冷至极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本来想做饭给你吃的算了算了我等会就回去给你带了一些菜还有我跟你薛阿姨约好了她侄子明天早上从B市出差回来你过来吃个饭记得打扮漂亮点。”

    陆夕夕一听顿时不乐意了皱眉哀嚎:“妈你又要我去相亲啊?”

    陆母还在说着什么她皱眉听着突然手里一空她扭头望向穆绍辰见他将电话放在耳边嗓音幽魅而森冷含着凛冽如刃的怒意低沉无比的说:“阿姨我不会让夕夕去相亲的。”

    “总监!——”陆夕夕惊恐的叫了一声冲着那亲昵的称呼以后在陆母面前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她吓得慌忙去抢手机穆绍辰任她夺过去目光幽邃深冷笔直的刮在她脸上:“明天还是早上七点我去接你。”

    陆夕夕不理他竭力跟陆母解释着谁知陆母却是意外的高兴:“傻孩子我还以为你这辈子要这样剩着了我听你叫他总监?职位挺高吧你也别太挑剔下次领回来瞧瞧薛阿姨那边我会推托掉的。”

    她又叮嘱了几句陆夕夕一一应下挂了电话想到不用再相亲了眉间总算恢复了神采可是看向穆绍辰冷硬的脸色心头只余下一阵无力真不知道该气恼他还是该感谢他。

    静默里他忽然开口:“以后叫我穆绍辰总监太难听了。”

    她撅起嘴巴反抗道:“那你叫我陆夕夕。”

    结果却换来他凌厉的眼刀怒气森然原本墨莲般的面孔此时像是裂了一道缝隙露出漆黑的煞气诡谲阴冷周身温度急剧下降一字一句咬牙说道:“你是我的助理怎么叫你的名字是我的自由。”

    陆夕夕无言以对好吧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七 还好有你在

    很快就到了辰海新产品发布会的日子。

    发布会上不光是辰海集团的上层董事还有西欧亚集团的几位负责人以及纷纷应邀而来的记者作为A市智能市场的龙头企业辰海集团虽然挂在穆氏集团旗下但实力在这七年里与日俱增备受关注。

    辰海董事会的代表先开了一个头客气的说了几句再正式邀请陆夕夕上台阐释产品的设计灵感她心里咯噔一声浑身紧绷的微微抽搐心脏剧烈的像是要飞出胸腔她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的往台上走可脸色相当苍白。

    面对眼前无数的镜头陆夕夕脑子里却是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她目光恍惚游离着在记者位子旁边她锁定住那墨莲般清冷漂亮的男子他戴着半张脸大的墨镜一身笔挺干净的黑色衬衫修长玉立纯净又弥漫着一缕幽然蛊惑。

    他也正认真注视着她无声无息仿佛一尊玉石雕塑。

    陆夕夕激烈跳动的心缓缓放平灵光一闪她含着淡淡的笑目光凝在他的身上将自己原本写好的演讲稿倒背如流那目光却好似看着观众席。

    等发布会终于结束她狗腿似的跑到他身边脸蛋红扑扑的穆绍辰唇角噙着温柔的浅笑挑起眉尾低声愉悦的夸赞道:“表现不错。”

    陆夕夕也露出狡黠灿烂的笑娇憨的说:“还好有你在不然就真完了。”

    听到这句话墨镜里面的那双凤眸一刹那绽放出比平日更动魄人心的光彩其中的喜悦犹如耀眼日光纯粹而强烈浅色的唇线扬起更大的弧度他对她笑道:“既然这样那晚餐的地点就由我来定。”

    陆夕夕想这些日子总是吃主子做的饭菜可自己又做的不好吃便索性说道:“好啊我请你。”

    穆绍辰只是微扬着眉颇有种狡黠的意味。

    天色渐渐黑下来轿车却始终没有停下从市区驶到了海边陆夕夕惊讶的看着窗外的海晚霞在云端泼染着层层绚丽的色彩深处的云头却是淡冷的蓝交相辉映美得让她惊叹不已。

    车子最终停在一处豪华的玻璃塔楼下陆夕夕看着酒店里金碧辉煌的装潢璀璨的仿佛琉璃城堡她开始忐忑起来这里的饭菜很贵吧。

    跟在穆绍辰的身后有服务员迎过来带他们乘电梯直到四十九楼。

    陆夕夕更无力了第一次主动牵起穆绍辰的衣袖换来的是他震然的目光他看着袖口那粉粉软软的手指像是雪捏的白皙柔软小巧的可爱忍住突然涌上的激烈狂喜他声音有些僵硬微俯下身子问她:“怎么了?”

    陆夕夕嘴角打着颤露出为难纠结的表情:“这里这里很贵吧……”

    穆绍辰愣了愣然后笑出了声忍俊不禁:“我请客别担心了这次发布会原本是要我上台的但是有原因不允许我这么做所以这一次辛苦的是你我应该谢谢你。”

    陆夕夕这才松了一口气之后更加不好意思了脸颊红红的:“这样啊……”

    在这个塔里除了能俯瞰半个A市还能看见美丽的大海餐厅里悬着镂空蕾丝的欧式灯盏玫红的餐桌上燃着香薰蜡烛装盘精致每一道上来的菜都像是艺术品般气氛浪漫的不可思议。

    两人吃饭都没有说话陆夕夕所有的思绪都放在自己的酒杯里澄亮的浅蓝酒水透着沁人心脾的香味穆绍辰见她这么喜欢喝便点了好几杯。

    结账的时候陆夕夕坐在位子上捂着发热的脸蛋晕乎乎的厉害等穆绍辰走回来一看小家伙已经睡得不省人事。

    像是意料之中穆绍辰将她小心翼翼抱在怀里细密吻着她的额头幽邃的黑瞳里印着深刻入骨的爱恋炽烫的溃涌而出再也无法抑住。

    八 表白

    穆绍辰的别墅。

    他将卧室里她的照片小心收好这才轻轻坐在床边被子里的女孩深深熟睡着幽长的睫翼在昏暖的灯光里濡着晶亮微微颤动樱色饱满的细唇扬着一丝笑甜甜的像是化不开的糖霜。

    穆绍辰伸出修长洁白的手指小心抚摸着她柔软的脸庞额头眼睛再到娇小的唇瓣久久停留一遍又一遍摩挲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台灯散着昏黄的光芒他俊美的五官在阴影中幽魅而妖冶微歪着头唇角颤抖着缓慢勾勒出一丝诡谲癫狂的笑凤眸睁着一动不动看着她。

    阒静的夜色里只有他时而的低笑声时而的喃喃自语:夕夕……

    指尖在她的唇瓣蓦地停顿他挪开手解掉自己衬衫的衣扣目光却始终凝滞在她恬静的睡颜上他微眯着凤眸褪去了所有束缚掀开薄被钻进去双手撑在她脑袋的两侧俯下身一点点接近。

    抚摸亲吻仿佛是面对渴望已久的甘霖他小心翼翼剥去她的衣衫露出那剔透雪敷般的肌肤在月华里散着淡淡莹光他眼中是深如骨髓的痴迷伸出舌尖一点点舔舐着。

    身子的每一寸都泛着焦灼的痛意野兽已经膨胀成不可言喻的体积不安叫嚣着他伸手上下套弄将脸颊深深埋在她颈窝里磨蹭难受的喘息逶迤的眼角落下泪水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心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细细感受着她的温度。

    他的嗓音充满痛苦却又是如此狂喜。

    “夕夕我好想你每一秒每一分钟这十年里我一直都在想你可是你却忘了我好不公平……没关系夕夕我们永远都在一起现在没有人会分开我们你是我一个人的就是死了也是我一个人的……”

    后面的话语咕哝不清他吸允着她每一根手指如此虔诚而真挚仿若无声的诺言她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微光唯一的温暖也是他生命的部意义他这狭小而自闭的心房别人无法闯入唯有她能轻而易举左右着他的世界。

    第二天一早陆夕夕辗转醒来渐渐发现身上泛着微妙的酸痛她逐渐睁大眼睛却狠狠撞入到穆绍辰的黑眸里两人咫尺之近鼻尖微微磨蹭。

    他干净的气息紧密包裹着她陆夕夕怔然和他对视下颚柔和的线条那俊美深邃的五官修眉凤眼弥漫着纯净又绮丽的气质他低垂着幽黑睫翼恍若小扇子似得凝着透明斑斓的微光。

    陆夕夕第一个想法这是梦吧主子怎么爬到她床上来了?

    他的手牢牢箍住她的腰她木楞的没有回神只听他静静说道:“夕夕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嗡的一下世界里突然寂静无声原本傻乎乎的陆夕夕此时更是震惊的七魂飞走了六魄而他突如其来的告白久久回荡在耳边她不说话他便忐忑不安箍住她的力道愈发的紧终于她吃痛的低呼一声皱眉对他说:“穆绍辰你先松手。”

    他像是突然受了刺激紧紧抿着薄唇脸色霎时阴沉难看冷冷的鼓着气:“不松!”

    她一时语塞大眼瞪小眼两人就这样彼此僵持着不到一会陆夕夕在疼痛里败下阵来温言细语的对他劝道:“但是这也太突然了穆绍辰我不否认我对你有好感但是这爱情……”

    陆夕夕突然哽住因为他眼中的光芒此时亮的惊人幽蓝濡着惊喜的光彩像是飞溅而出的星光顾盼生辉般动人心魄他将她猛地搂近了弯着好看的一双凤眸笑道:“你喜欢我那我们就在一起我会做饭会赚钱我相信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在乎你。”

    换做以前陆夕夕是绝对想不到会有今天只觉得现在的穆绍辰变得很奇怪当初那个高冷沉默寡言的主子现在却笑得一脸孩子气心里微微觉得别扭又忍不住害羞她心口的思绪乱如缫丝埋着脑袋久久没有松口。

    不知过了多久陆夕夕才突然低低说了一句:“好。”

    话音一落她揪着他的衬衫耳尖透着粉嫩的红主要是觉得自己二十六岁了还没有喜欢的男生而且他对她又这么好做饭也好吃那就试一试吧反正就是先试试。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呆呆的看着身上的穆绍辰他笑的那般好看潺潺的欢喜从逶迤的纹路里满溢而出他俯下身子辗转舔舐着她的唇瓣温柔绵长她觉得胸口闷闷的麻麻的直到喘不过气他才放开她又深深吻住她的额头神色是从未有过的缱绻。

    “夕夕你是我的夕夕。”

    这一句话像是宣誓自己的占有又像是延续着十年前的回忆。

    今天是他们相遇后的第十一天。

    九 他的爱她不懂

    陆夕夕发现自己在穆绍辰卧室睡了一晚又羞又气瞪着他:“为什么不把我送回家?”

    穆绍辰挑着眉尾理所应然:“我没有你家钥匙。”然后起身摸了摸她的脑袋眸子里的温柔深邃如海仿佛要将她溺毙他对她笑:“快去洗漱这卧室里就有卫生间我去给你做早饭。”

    陆夕夕脸颊发热看着自己身上完好的衣服这才不去跟他计较点点头等他走出去了才掀开被子穿着拖鞋跑到卫生间里她站在洗漱台前哇的一声惊叫彻底懵了。

    黑色大理石的镜台摆着一蓝一粉的洗漱用具连毛巾浴巾也都摆的整齐细致她喜欢的洗面奶牌子还有常用的化妆品每一样都是她熟悉至极的她瞠目结舌的张着嘴不可思议可是心底里除了困惑还有一丝她未察觉的骇冷。

    洗漱完毕她从扶梯走下来晨光四溢将客厅里照的愈加空旷。

    空气里充盈着饭菜的香味她悄悄站在厨房外看见穆绍辰细心烹饪着偶尔露出俊美如画的侧颜万千金光勾画出他修长宛似玉竹的身姿翩翩如趾不知不觉让她陷入一阵恍惚真是不可思议一个认真又漂亮的男人比起世上的一切都更让人动心。

    穆邵辰做了两碗番茄鸡蛋面清淡鲜艳的汤底蛋花的香味扑鼻而来看起来非常有食欲。

    两人面对面坐着他将面放在她面前又细致的摆好开水和筷子。

    陆夕夕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始终没有动作穆绍辰便放下筷子轻声问她:“怎么了?”

    她也不打算隐藏立刻就问道:“厕所里那个洗面奶还有化妆品都是我喜欢和经常用的牌子你怎么知道的?”

    穆绍辰眼底一丝光芒转瞬即逝平静的坐下来从容的回答着她:“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我之前查了网页他们说这几个牌子不错我就买来了。”他又是一笑:“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想要追你我们一定会在一起你搬进来也是迟早的问题。”

    陆夕夕惊愕的看着他见他极其认真脸颊噌的爆红眉眼间泛着柔软的羞赧硬着头皮打趣道:“总监大人还真是有信心那这是一见钟情么?”

    穆绍辰幽深凝视着她目光炽烈灼热绵绵细细像是蚕丝悄无声息的将她缠的一道又一道他微微失神的笑着那声音远的不似自己。

    “恩我对夕夕一见钟情。”

    落英缤纷的那年槐花树绽着咕噜噜洁白的花骨像是串串风铃女孩躺在树下白裙脏兮兮的睡颜却意外的安宁恬静她粉色的唇线弯起细密的弧度像是甜甜的糖霜他站在她面前缓慢蹲下就这样一直等她醒来到最后他的膝盖已经无法站起。

    但他就像是失去感知的空壳唯一的思绪和目光满满都在她身上他看见了她就像是捕捉到唯一温暖纯净的微光深深藏在黑暗自闭的世界里从那时候起她就是他生命中部的渴望和爱。

    可是他的爱没有人能懂他看着吃面条的陆夕夕眼底深处翻涌着扭曲的阴戾狂热充斥着矛盾的癫狂没有人能懂……为什么连你也不懂呢?

    两人安静的吃完早饭陆夕夕见他准备清理面前的空碗连忙站起来伸手拦在他视线里匆匆的说:“我去洗碗。”抱着碗筷就冲到厨房里。

    陆夕夕想毕竟吃的用的都是他的自己怎么能什么都不做呢?

    水声哗啦作响她心情不错哼着曲子。

    穆安辰在餐桌前坐了会又朝厨房走去陆夕夕洗碗很慢有些笨拙浑然不知他已经来到她身后直到穆绍辰低沉的唤了一句:“夕夕……”修长的双臂紧紧环着她的腰脸颊贴蹭着她的耳朵满足的轻叹着。

    被突如其来的触感吓了一跳陆夕夕抬头唇瓣便撞上一片温软他清香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湿润的舌尖轻轻刷着她的贝齿温柔探进他望着她眼眸纯净而清澈像是偷吃到甜食孩子泛着雀跃的光芒。

    他说:“陪我去一个地方。”

    十 你疯了

    轿车犹如离弦的箭飞快的驶过二环。

    车厢里阒静无声明明和往日一样可这种静却让她心里生起惶惶不安陆夕夕看向身边的穆绍辰依然是修眉凤眼温润如玉就好似所有思绪都在开车上。

    大概是她想多了陆夕夕扁了扁嘴不再去看他。

    从三环下来车子停在一处荒凉的别墅前虽说是荒凉但四周都是碧绿的草风景比城区的要好看不知道多少倍穆绍辰停好车子拿出一把钥匙把门打开然后牵起她的手走进去。

    陆夕夕脸红的看着他们手指相缠转念一想他们已经在交往中牵手正常不过了便乖乖的跟在他身后尽管他的力道有些大灼烫的温度好似烙铁般。

    别墅里异常空旷没有一个家具但是每一处都干净整洁尤其是地板显然是有人精心打扫过他牵着她来到二楼的唯一房间里不同的是屋子里有一个椅子铺着白色被子的大床还有卫生间窗户紧闭窗帘重重垂在一旁。

    清冷的光线里隐隐有一丝灰尘陨落空气森冷从她的脚心漫无边际的往脊背升窜她头皮酥的一麻不知怎的她毫无思绪但这一种充斥四肢百骸的惊骇和恐慌像是巨大的掌心捂住胸口喘不过气一点一点夺走着她身子里所有热意。

    即使是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她却丝毫没有觉得安心。

    穆绍辰自顾自低喃着在空旷的房间里幽魅低沉像是大提琴最沉的音色:“这是我以前买的别墅很多年了没有人住在这但我请的人会每天过来打扫。”

    他转过身子依然是温柔至极的笑深切似海那凤眸里缓慢涌动着漆黑的涡流其中的爱恋灼热如岩浆惊心动魄他将她按在椅子里铁质的椅子两边是扶栏陆夕夕才坐下去就惊得弹跳起来像是触电般失声喊道:“穆绍辰!”

    那一刹那像是有一道白光刺痛的从太阳穴中穿贯而过。

    肩膀上的力道犹如巨石穆绍辰蛊惑般在她耳边哄着:“不怕我在这里……”他将她重新按下去左手保持着按她的姿势右手腾出来覆住她的眼睛他的手宽阔微凉细密感触着她眼皮每一次的颤动。

    陆夕夕脸色微白伸手抓着他覆过来的手心疑惑的问他:“穆绍辰……?”

    她看不见此时的穆绍辰那模样癫狂如魔一般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着唇边是抑制不住的狰狞的笑深褐的瞳孔微缩溢出漆深的感情是凶猛的占有欲望如痴如狂的迷恋是甘于沦落的沉溺也是无边无际的落寂。

    这心惊的温度仿佛只要是她轻轻的触碰便会被焚烧的化为灰烬。

    他无声呢喃着:“夕夕我爱你……”

    陆夕夕惊怔唇瓣突然一痛是他急促的啃咬细细密密撬开她的贝齿舌尖直驱而入汲取着她的气息和香甜迫使她跟他一起陷入这疯狂的缠绵里她不适的低喊着他的名字他置若罔闻她的呼吸和思绪被他一并掠夺猛烈地像是飓风!

    潜藏了十年的思念此时犹如火山爆发他渴望的远远不止于此大手猛地的扯开她的衣服急不可耐的舔舐着她娇好的肌肤指腹灼热一路向下蜿蜒留下丝丝颤栗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热的厉害像是陷进火海未知的渴望在深处涌窜。

    这陌生的感觉让陆夕夕害怕极了忍不住哭出声听到了她脆弱的啜泣在她腹部的那只手猛地停顿然后渐渐松开。

    穆绍辰看着她衣衫凌乱雪白的肌肤上烙着他青紫的痕迹触目惊心他颤抖着伸出手将她紧紧抱在怀中然后坐在床上爱怜的将她衣服整理好他痴痴的笑起来温柔捋着她海藻般微弯的发丝放在唇边亲吻又抚摸着她的脊背。

    “不哭不哭……夕夕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夕夕咬牙狠狠的抹了抹眼泪哭的喘不过气:“穆绍辰你是个疯子!”

    他嗯了一声:“我是个疯子。”眼中依然是宠溺至极。

    过了许久她才红着眼睛依然心有余悸委屈的对他说:“送我回家。”

    话一说完她能感到他身子一震陆夕夕心里立刻弥漫开不好的预感虚虚的说道:“我昨天一天没回家了资料和都在家里呢我总是要回去一趟的。”

    窒息的沉默片刻后他说:“好我送你回去。”

    十一 不要不理我

    陆夕夕下了车穆绍辰也关好车门她不安的搓着手等他走近了一鼓作气的看着他说:“你回去吧我走了。”像是害怕他做出什么来转身就跑回到家将门锁住她站在阳台里往楼下看他依然站在那眼中的颜色是沉郁漆浓的薄唇紧紧抿着蹙眉盯着她。

    陆夕夕虚虚的朝他摆了摆手拉上窗帘便什么也不管了。

    穆绍辰好可怕陆夕夕想着方才的事情忍不住打了一个颤直到现在满身的冷意还未散去那样疯狂的男子就像是夜色里烙印着狼瞳的猎豹强烈的原始渴望卷裹着心惊的温度将她缠入狂烈的追逐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和平时安静沉默的他完不一样?

    陆夕夕不知道穆绍辰走了没有她也不想去看一直到晚上她自己吃了晚饭又洗了一个热水澡上上网白天里受到的惊吓才消散许多。

    陆夕夕坐在床上玩版的斗地主喝了一口咖啡手机屏幕突然亮了她打开看是穆绍辰发来的短信心里突的一跳他对她说:对不起不要不理我。

    思绪乱的如缫丝她分辨不清其中的滋味思考了许久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点着她回了一封短信写着:恩早点休息明天西欧亚要派人去公司我就不能去你那里了你不用来接我。然后将手机扔到一边。

    夜色浓厚万籁俱静居民楼里只亮着零星昏黄的光线他抬头看向她亮着的卧室又低头看向手机幽蓝的光芒映着他俊美的面容他望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文字指尖不可自抑的微微颤抖着心里的骇怕和恐慌铺天盖地淹没了他。

    穆绍辰无措的将手机放在脸庞边这是他和她最近的距离他痛苦的阖着眼眸嗓音幽魅哀伤的低低祈求:“不要不理我……夕夕……”

    夜色更深了这一晚陆夕夕始终没有睡好。

    她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秀美的面孔此时笼罩着一层苍白的雾气细细的眉头蹙拢着一颗颗冷汗从额上涔涔渗出来她的唇瓣微微张合宛如梦呓般痛苦的啜泣拼命摇着头。

    “放开我……你放开我……”

    梦的深处只有空旷的房间宛似巨大的铁笼她被绳子捆住的不能动弹那些冰冷刺骨的记忆就像是蔓延至胸口的海水朝她凶猛无情的袭来。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