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3 页
    (++)

    眼前的画面混沌不清紊乱的如同电流她听见那人的声音细细传来一字一句残忍的好似魔咒遥远而模糊咕哝不清但她害怕到了极点连理智也刹那间溃散:“不!!!”

    陆夕夕猛地尖叫了一声霍然瞪开眼睛气喘吁吁。

    她心惊胆战的坐了良久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简直要蹦出胸腔她拍了拍胸口伸出手抹去额头的汗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手心里也都是泪水。

    到了第二天早晨陆夕夕精神依旧不怎么好在家里随意啃了几口面包匆匆的拿着提包去上班她走到楼下一眼看到对面停着的玛莎拉蒂还有车旁站着的人。

    那人倚在车门边安静的望着她幽长的睫翼在眼睑落下青色的阴影五官却依旧如墨莲一般绮丽漂亮浅色的薄唇勾勒着温柔的笑意脸色透着苍白微风吹着他乌黑微乱的发丝流转着金色光晕。

    他的身子很修长上身穿着干净笔挺的白色衬衫下身是米色长裤依然是昨天的打扮。

    陆夕夕怔了一下飞快的垂下眸子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才迈了一步手臂就被人猛地拉扯住。

    她下意识的扇开他的手他却趁机用另一只手将她抱在怀里只不过几秒钟两个人就以最亲密的姿势僵持着。陆夕夕被他勒的不能动弹即使抬头也只能看见他的下颚他微低着头原本空空的眼底因为她的出现而有了饱满的感情。

    她压抑住内心的慌乱强自镇定的说:“你先放开我。”

    穆绍辰紧紧抱着她不吭一声将下巴埋在她柔软芬芳的颈窝里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含着细碎的哀求像是泪水般无助的在她耳边反复说:“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夕夕我再也不那样做了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不理我。”

    陆夕夕的心头猛地划过一抹涩痛鼻头也酸了他是这样的害怕失去她吗?每一次呼吸都像牵扯着心口很是难受她问他:“你昨天一晚上都在这?”

    穆绍辰嗯了一声手上的力道更紧了。

    十二 穆绍辰你真好

    陆夕夕的心终究软了下来气呼呼的对他说:“以后不要突然就做那种事情要我同意才行知道吗?”

    穆绍辰点点头只要她不生气除了离开他他什么都答应。

    陆夕夕见他片刻都没有放松一直紧张抱着她心里突然泛着丝丝的甜又不得不催促他道:“还走不走?我都要迟到了。”

    穆绍辰这才不情不愿的恩了一声松开了手那无奈的模样颇有些孩子气惹得陆夕夕笑出声来。

    他开车将她送到公司门外给她解开安带抬头看着她的眼睛说:“中午我接你吃饭不要乱跑。”

    陆夕夕红着脸点头打开车门匆匆跳下来直到看不见她了穆绍辰才启动车子往自己别墅的方向驶去。

    新一型智能机正式发售而西欧亚集团这次是正式商榷合作的提案由他们来拓展海外市场陆夕夕是总监助理兼设计师地位在设计部里举足轻重这次由她带着其他同事去会议室面见西欧亚集团的总裁。

    只是她没有想到隔了五年她会再一次见到那个人。

    陆夕夕站在门的一侧当她瞥见那人的脸时脚步猛地僵硬住挪不开半分而那个男子显然注意到她的视线缓缓侧过头看向她。

    浅褐色的眼瞳清亮的如琥珀衬着秀气俊雅的五官白皙的肤色仿佛是来自异国的混血王子由骨子里散发出王者的倨傲却又带着令人心安的温和。

    陆夕夕的脸色倏地就变了。

    裴文泽也是惊怔住久久才会过来眼眸里烁着惊喜的光彩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对她点点头算是无声的打了个招呼。

    陆夕夕撇过头去会议开始她上台讲述PPT从容不迫至始至终不再和他有眼神的交流但裴文泽的目光却坚定的凝在她的身上视线里含着一丝探索和意外唇边挂着淡淡的笑。

    开完会后已经是中午下班的时间裴文泽拦在陆夕夕面前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似是顺理成章的笑着说:“为了庆贺我们首次合作我请大家吃饭陆小姐不会推辞吧。”

    陆夕夕静默的看着他神色淡然突然露出微笑:“不好意思我还真的要推辞裴总你们去吧我有事。”她不着痕迹的撞了他一下轻松的走了出去。

    裴文泽看着她眼中的光却是越来越沉。

    陆夕夕回到办公室清理文案同事们都吃饭去了她收拾好东西才一走出门就撞见了守在门外的裴文泽她像是没有看见他径直离开手腕突然一紧迫使她生生刹住了步子她眼中闪过惊电般的恼怒猛地一抽手忍不住冷冷叱道:“裴文泽你这是做什么?”

    裴文泽无赖的笑了一笑扬着眉尾理所应然的答道:“叙旧。”他又说:“夕夕五年前我不告而别去了意大利念书是有原因的有人资助我一大笔钱你知道我一直想去那里念商学但前提是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出国的事情。”

    陆夕夕不说话甚至可笑唇边扬着一丝嘲讽至极的弧度。

    裴文泽却想牢牢抓住这个机会眼中迸射出独孤一掷的光芒急急说道:“真的在意大利我想过联系你但不管是电话还是生活里都有人监视着我夕夕我没办法联系你但我现在回来了我们……”

    陆夕夕倏地看向他只是淡冷的留下一句:“过去就过去了你要是再过来一步这辈子都别想让我跟你说一句话。”这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响起门渐渐打开她走进去直到两边的门渐渐合上她也不曾再抬头。

    裴文泽看着她眉眼间笼罩着蒙蒙的黯然一字一句清楚无比的说:“夕夕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也是我唯一一个忘不掉的人我不会放弃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好不容易……”

    公司门外的街道穆绍辰的车早早就停在那他一如往常的站在车门旁安静的等候着她目光对着公司的玻璃门一动未动看见她小跑出来眼中才有了焕然光芒熠熠如明亮的墨玉般。

    陆夕夕走到他面前眉欢眼笑:“刚刚在收拾东西让你久等了。”

    他摇摇头亲昵的捋着她耳鬓边微乱的发丝低柔浅笑:“走吧我买了菜今天中午吃你最喜欢吃的海鲜。”

    她更加高兴了心底里的那一丝关于裴文泽的酸楚云消雾散望着眼前漂亮的男人他眼中所有的焦点都只有她温柔如初胸口涌上暖暖的温流心思一动朝穆绍辰主动扑了过去第一次抱住他小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笑着说:“穆绍辰你真好。”

    他像是受到了极大触动眸子里濡着欣喜若狂的光彩好似日光化作万丈缱绻他猛地将她抱起来陆夕夕低呼脚尖悬挂着她又羞又恼耳边传来他低沉愉悦的笑声满足不已轻声反复呼唤着她的名字:“夕夕……夕夕……!”

    她不知道只有属于陆夕夕的那个穆绍辰才会这般好。

    十四 商战

    “查到了么?”

    别墅卧室穆邵辰站在窗前一身白色衬衫牛仔裤依然是如初的利落整洁墨莲般俊美无暇的面孔令人惊叹他微眯着凤眸瞳色泛着冷漠和鹰戾淡然俯瞰着外面风景耳边配戴着蓝牙耳机灯光亮着一闪一闪。

    里面嗡嗡的传来话语:“总裁西欧亚集团的董事长正是五年前老爷子资助的那个学生裴文泽。”

    穆邵辰脸色倏地阴郁至极咬牙切齿森然冷漠的说道:“他竟然敢回来。”

    中午他精确捕捉到陆夕夕脸上一抹微不可察的恍惚敏感如他他的女孩怎有他擅长隐藏情绪?而上午她见过的人便只有西欧亚集团的上层代表派人一查果然是那个人回国了。

    如果不是祖父的干涉那个人早就死在了五年前!

    放在身边的手指猛地攥成拳骨节泛着苍白咯咯作响他想到陆夕夕的表情胸口突如其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气血翻涌着心脏紧窒疼痛的难以呼吸他无声呢喃夕夕你还是没有彻底忘记他吗?

    他静默了片刻手指缓缓放松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寒:“撤销辰海和西欧亚的合作提案违约金照付拟好合作方案选择和菱士电子公司合作。”

    蓝牙那边的男子显然一怔笑出了声经商谋略是他的强项只是稍微一想便知道穆邵辰的目的。

    他要让裴文泽生不如死身败名裂就必须从西欧亚下手目前拥有能力开拓海外电子市场的只有两个公司选择菱士便代表与西欧亚正式对峙他要扶持菱士让西欧亚在A市里再无立足之地。

    舒逸恭敬的应道:“是穆总。”

    挂掉电话穆邵辰摘下蓝牙耳机修长的手指滑过手机屏幕拨打了另一个电话。

    啪地一声!

    一叠白色合约资料重重被摔在脚边助理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又小心抬头却撞上裴文泽怒火冲天的凌厉眼神吓得猛一哆嗦窒息的气氛里只听裴文泽似笑非笑的质问:“解除了合约赔偿金也部都付了?”

    助理忙不迭的点头:“是的一共是六百万分文不少。”

    裴文泽怒不可遏脸色阴沉的吓人:“辰海的董事长是谁?”

    助理脱口说道:“是舒总名字叫舒逸。”

    裴文泽说:“去约时间我需要和他好好谈一谈越快越好。”

    “是。”助理连忙应了一声见他挥了挥手便抱起地上的合约书颤颤巍巍的跑出办公室。

    裴文泽还站在桌前神色里游离着焦灼和暴躁眉头紧皱他扯了扯领带沉默的看了一眼窗外车水马龙在他眼中却是一片空白他只看见陆夕夕那高中时期留着短发温顺娇憨的像是绵羊的女孩嘴里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一遍遍柔软轻唤着他。

    阿泽……

    五年后她站在辰海的电梯走廊里眉眼笼着一层如雨似雾的黯然幽黑长长的睫翼低垂着细唇微抿神色淡冷平静连半分目光也不愿意施舍了。

    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他身体里有声音在疯狂叫嚣着这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绝对不能放弃他呼吸骤然急促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冲了出去。

    十五 唯一的爱

    裴文泽急喘着跑到辰海集团但奇怪的是大厅前台的人并没有人拦着他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望着身边同事淡然的表情不由得好奇凑过去问:“那个人是西欧亚的董事长吧没有登记就让他进去?”

    同事耸了耸肩:“舒总前一分钟打电话过来说如果是裴总来了就不要拦着他。”

    几个人露出豁然的表情也不想再去猜就又各自忙各自的。

    裴文泽来到设计部办公室里但放眼过去根本没看到陆夕夕这时候有一个男子捧着资料夹过来恭敬的对他说道:“裴总请跟我来。”裴文泽却是转身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急切的问道:“陆夕夕呢?陆夕夕呢!”

    男子被他吓了一跳但很快恢复平静如实回答道:“她中午回家之后就没来了。”

    裴文泽愣然的轻声重复道:“没来了……”

    男子将他的手甩开整了整衣领神色严峻淡漠再一次清了清嗓子说:“裴总请跟我去见董事长。”

    裴文泽沉默了一会才说:“好我正需要和他好好谈一谈。”

    日光西斜透过镂空的窗纱映下淡淡的花纹陆夕夕抱着双膝懒懒的坐在沙发里眯着眼睛娇懒的像是一只猫。

    穆邵辰洗完碗走过来坐在她身边伸出手臂将她圈抱在怀里浅色的薄唇上扬着满足的弧度下巴凑过去蹭了蹭她的发丝香香的是干净的牛奶香味让他爱不释手。她软软的顺势倚在他怀里额头蹭了蹭他的颈间引来他阵阵开心的笑声。

    “夕夕……”他捧住她的脸温柔的唤着她落下缠绵缱绻的深吻。

    她如出岫的轻云脸庞染着朝霞般绚丽的浅晕眨着亮盈盈的大眼睛问他:“真的要去布拉格么为什么通知来得这么突然?”

    他抚摸着她垂落在手心里的发丝低垂着眸光:“辰海取消了和西欧亚合作的提案改为和菱士合作我们要去布拉格会见菱士的设计师产品经销国外很多东西要改。”

    陆夕夕惊讶:“取消了和西欧亚的合作?”

    穆邵辰手臂的力道逐渐收紧他的嗓音淡然有着不易察觉的僵硬:“菱士虽然没有西欧亚在欧洲市场的影响力但他的品牌和口碑远远超于它公司力求稳定。”

    陆夕夕的脑海里刹那间闪过裴文泽的脸继而又释然他们之间早就过去了她想起那一张张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床照那时候在寝室里哭的撕心裂肺现在只余下淡然如冰。

    她这样一想禁不住往穆邵辰怀里蜷了蜷呼吸里满是他沁人心脾的清香还有一缕饭菜的气息她满足的笑起来没有看到他原本阴戾沉黯的脸色在她主动寻求依赖之后渐渐缓和。

    心里的石头骤然落下穆邵辰没有落下她失神的刹那眼睛里转瞬即逝的冷漠他露出一抹放松的笑宠溺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幸好在他的夕夕心里裴文泽已经无关紧要而他成为了她的依赖。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绝对不会让裴文泽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穆邵辰的目光幽邃清冷绮丽的凤眸里转瞬弥漫过猩红的杀意而手心的动作却温柔的不可思议轻轻抚摸着女孩均匀起伏的脊背。

    陆夕夕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原本娇懒的神色已经褪去她认真诚挚的看着他眸子里的光芒亮的惊人她一字一句对他问:“穆邵辰你之前有女朋友吗?”

    穆邵辰摇了摇头凤眸里沉静如海满满都是她的身影那露骨的缱绻爱意和浓烈渴望让陆夕夕突然羞赧脸颊热的厉害她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既然我们在一起了你就不能背叛我你的心和身体都是我一个人的。”

    听到这句话他突然笑起来墨玉般妖冶的凤眸微微弯起映着夕阳温暖的微芒潋滟着动魄人心的光华那满溢而出的细碎琉璃亮的如同繁星是纯然的惊喜亦是连她都无法探测的深度迷恋太深太浓陆夕夕震撼于他眼中的温度灼烫的让她心惊。

    穆邵辰牵起她的手在她怔然的目光里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他的话语明明幽魅低柔的亦如最初可却字字如同雷霆万钧如同许在神明面前的誓言。

    他说:“穆邵辰的心和身体还有性命部只属于陆夕夕一个人对我来说陆夕夕就是我部的生命和唯一的爱。”

    十六 不会放弃

    听到穆邵辰说出的话陆夕夕的心怦然一动思绪继而纠缠成一团乱麻。

    因为于她而言对穆邵辰还只停留在喜欢的程度他的外貌气质做事干净利落一个完美的职场精英又是一个理想的居家男人这便是让她最初有好感的地方。

    但这些日子他对她的爱和呵护是她这二十余年从未体会过的她不知不觉渐渐依赖于他的照顾依赖于他的纵容但这份喜欢远远比不上他对她的情深。

    陆夕夕的手指轻轻抚摸过他的眉眼抿着细唇眼里投射出坚定的光暗暗说道穆邵辰我一定会很爱很爱你的一定会。

    看着她一脸严肃睁圆了大大的眼睛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这可爱的模样令他心口一紧扑哧一声笑出来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脸幽柔低迷的嗓音好似大提琴潺潺的音色:“在想什么?”

    陆夕夕会过神来脸颊的温度噌的升高她害羞的微垂着脑袋:“明天几点的飞机?我行李还没清呢。”

    穆邵辰说:“等一下我送你回家拿行李。”又捧着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黑眸里蕴着动人的企盼低声对她说:“今晚住在这里我睡在客房夕夕。”

    他没有用疑问的语气这一句话更像是她最初认识的他他所希望的事情他就必须要去做到。

    陆夕夕想了想两人住在一起直接出发能节约不少的时间便答应他:“恩。”

    穆邵辰的眼睛倏地明亮濡着满满喜悦的光彩她看见他笑的开心立刻板着脸又加了一句:“但是我要去买零食我要买好多好多。”

    他扬着眉尾不以为意凑过去直接吻住她扶住她的后脑低沉愉悦的轻喃:“我比它们好吃。”

    陆夕夕咯咯清脆的笑出声。

    夕阳的暖光弥漫在屋子里每一个角落印着他们相依的身影逶迤在雪白的墙壁上温馨的不可思议。

    裴文泽失魂落魄的坐在办公室里。

    偌大的办公室屹立于大厦的顶楼窗外车水马龙霓虹灯逐渐亮起他逆着光线此时此刻那修长的身影颇有些寂清冷然。

    耳边一遍遍回响着舒逸的话语:“裴总违约金我们已经付清了至于西欧亚我只能说声抱歉辰海只会选择最适合的合作对象还有既然辰海和西欧亚再无合作关系以后裴总就不能想来就来了。”

    心脏空旷的难受他想到陆夕夕眼中的光笔直的陨落下去辰海并不重要对他而言重要的是陆夕夕。

    两人之间好不容易有了辰海的牵绊可如今这牵绊也轻而易举的破碎他沉默的坐了片刻抬眼望向桌上的手机目光渐渐恢复焦距唇边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不会的他裴文泽绝不会就此放弃!

    十七 分裂

    夜色漆黑浓郁没有半点星辰空旷的别墅里此时更是寂静的可怖一丝幽冷的微光从落地窗折射进来落下斑驳稀疏的树影此刻犹如鬼魅般不安的曳动着簌簌低语。

    二楼客房黑的不见五指他身子剧烈抽搐着胡乱的翻腾着书架呼吸急促终于费力摸到暗格将它猛地抽出来摸索着拿出一瓶药物扭开盖子迫不及待吞下几颗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气力顺着墙壁跌坐在地板上心悸不已。

    抬起那张清隽俊美的面容他宛如黑夜中化身的野兽狼瞳里烁着幽邃的绿光他紧紧抱着双膝浑身瑟瑟发抖蜷缩在角落。

    穆邵辰似哭似笑唇角颤动着魔咒似得自言自语:“不行不行不能急她迟早是你的……”

    “可是我好想要想要她我想要夕夕……”

    他说到最后隐隐有些泣音竟像是手足无措的孩子。

    脑子里嗡嗡的响动画面一闪一闪停留在十年前女孩的面容她哭得狼狈极了脸色苍白乌黑的眼睛斥满了恨意毫无掩饰的怒视着他一字一句龇牙裂齿:“穆邵辰我不需要你的爱我这辈子就是死了也不会爱上你!”

    “啊!!——”

    他猛地捂着头疼痛的撕心裂肺又害怕吵到另一个房间里熟睡的她便用牙齿咬住自己的手狠狠地发泄的咬着。

    这一种失去的痛深入骨髓像是淬毒的匕首剧烈剐磨着他的五脏六腑犹如生不如死的煎熬他眼中迸射出狠戾的光他不会失去她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失去她!

    穆邵辰喘着气等疼痛逐渐散去他缓慢站起来一路来到隔壁的卧室悄无声息的扭开门柄好似一抹幽灵站在床前。

    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空杯露出满意的微笑。

    修长苍白的手指布满骨节的棱度小心翼翼触碰着熟睡的女孩她柔软如海藻般委婉的头发铺陈在枕边那白皙甜美的睡颜犹如落在猎人眼中的小人鱼。

    穆邵辰俯身下去凤眸里溢满了痴迷爱慕他低低笑起来笑声轻震着胸腔充满异样的磁性:“我的夕夕……他刚刚跟我说让我不要急你迟早是我的但是夕夕我快忍耐不住了原谅我用了安眠药……原谅我……”

    他解开自己的衣扣钻到她身边用薄被盖住他们相缠的身躯触碰她亲吻她头皮每一处都传来满足的轻叹手指流连着她每一寸肌肤空洞的心口盈满了甜蜜的温软寂静的房间里只有男子急促的低吟连绵入骨般。

    陆夕夕一觉好眠难得没有做噩梦身心欢畅的不行。

    吃了穆邵辰做好的营养早餐他们又将行李放在后车厢里两个人神采奕奕对于这未知的旅行最兴奋的莫过于陆夕夕这可是第一次出国玩呢!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半身裙下身是七分牛仔裤露出纤细洁白的脚踝脚丫上踩着旧旧的坡跟凉鞋那长长的海藻般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映着唇边洋溢的幸福的笑灿烂的像是太阳花。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