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4 页
    (++)

    穆邵辰也是白色的衬衫长身玉立那凤眸里的光芒比起平时更加明耀等她上车他递给她一瓶牛奶又亲自给她系好安带陆夕夕泰然若之的享受着哼哼着小曲将吸管戳进锡纸里。

    他突然凑过来笑道:“早安吻。”

    陆夕夕脸刷的就红了望着逐渐放大的俊脸喉咙动了动飞快的冲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唇瓣微凉的触感还有薄荷洗须水的香气等她要撤出来时他一手扣住她的脑袋直吻的她喘不过气。

    满足的收回了手穆邵辰唇边得逞的笑意怎么藏也藏不住陆夕夕忿忿的咬着吸管喝了一大口牛奶哼她今天心情好不跟狐狸计较。

    十八 不会离开你

    到了机场因为是七点半来往的人很少机场内厅是巨大的圆形落地窗外面的天色略有些阴沉大理石冰冷的地面清晰倒映着他们的身姿每走一步行李箱的轮子泛出咯吱的响动。

    两个人说说笑笑浑然没看见身边僵硬的犹如石雕的男人。

    “夕夕……”他苦涩的声音落在耳畔抛在心湖里掀起窒息的涟漪。

    一刹那陆夕夕的心情就像覆住了阴翳闷得透不过气她脚步刹住淡淡的侧过身子看向裴文泽他温和秀美面容笼罩着脆弱的黯然隐隐透出憔悴他沉默的盯着她身后的男子目光锐利。

    他疾步走到陆夕夕面前下一刻穆邵辰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俊美的五官像是裂着一道缝隙源源不断弥漫开漆黑煞气他居高临下俯瞰着他神色清冷下巴紧绷宛如墨莲绽放无声无息涌动着森冷而绮丽的阴郁冰冷至极。

    裴文泽的手猛地攥成拳紧紧地勒出发白的骨节他转而对视上陆夕夕的眼睛却也是毫无温度心里一阵阵抽着疼痛他隐忍着遍布四肢百骸的无力感质问着她。

    “他是谁?”

    陆夕夕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穆邵辰坦然说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意料之中裴文泽咧出惨淡的苦笑狼狈苍白一动未动盯着陆夕夕:“辰海选择和西欧亚解约就一定会跟菱士合作所以昨天我打电话给菱士公司知道你们约在今天下午五点我算出来是这个时间段的飞机早上就守在了这里。”

    他声音越来越低:“可我没想到……我会看到这一幕……”

    穆邵辰抓着陆夕夕的手力道勒的她生疼但她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一眼裴文泽淡然的说:“不要再想闯入我的生活了我现在很好。”她说完微微晃了晃穆邵辰的手抬头对他说:“我们走吧邵辰。”

    穆邵辰渐渐收敛了怒气可身子依然紧绷他拉着她径直离开陆夕夕也没有再回头。

    大厅里人来人往唯独裴文泽像是被世界遗弃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萧寒落寞的让人心碎他看着远去的陆夕夕的背影唇瓣动了动:“邵辰?穆邵辰……”

    好似想到了什么他眼中一道锐光转瞬即逝。

    飞机上穆邵辰始终抿着薄唇保持沉默陆夕夕知道他心情不好手足无措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之前他只生过一次气而且是他自己缓和过来的可现在他们在一起了她就不能不管。

    她软软的像猫儿试探的叫了一声:“邵辰……”

    那柔软的叫唤酥酥的像是电流轻飘飘的滑过心头穆邵辰呼吸一紧阴郁的转头看着她突然牵住她的手说:“夕夕我在等等你很爱很爱我舍不得离开我的那天在此之前我绝对不会放手你也绝对不能离开我。”

    陆夕夕惊怔的看着他他说他在等她一直在等这一瞬间她心底里的愧疚和无措变为了心疼和感激。

    她认真的点了点头甜甜的对他一笑宛如化不开的甜霜牵紧他的手仿佛在告诉他自己的决心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穆邵辰这才吐出了一口气牢牢地抓住她的手心不肯放开他看了一眼机窗外凤眸里闪过锋利冰冷的肃杀之气。

    裴文泽祖父给你一条生路你不要那就怨不得我了只能怪你咎由自取。

    他露出一丝阴寒的冷笑仿若蘸染着血腥气息他必须要加快进程尽快让裴文泽和西欧亚彻底消失他想着闭了闭眼漂亮的凤眸里恢复成淡然平静微歪着头靠在陆夕夕的颈窝里高兴的蹭了蹭喃喃着反复说:“夕夕说不会离开我一定不会离开我的。”

    陆夕夕忍俊不禁用手指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脑袋嗔道:“系好安带飞机要起飞了……”

    十九 神秘短信

    当陆夕夕念出邵辰两个字后裴文泽脑子里有白光猛然炸开他想起来在一年前他正式从意大利商学院毕业准备回国的那天下午有人发了一封信传送到他的手机里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提防穆家尤其小心穆邵辰。”

    他当时不以为意穆家能和自己有什么牵扯?如今他却是觉得匪夷所思刚刚那男人眼中毫无掩饰的杀气愤怒阴戾明确是对着他来的那么他们之间的过节也只能是陆夕夕了。

    裴文泽坐在轿车里拿起一旁的手机飞快的翻到短信最下页果然短信依然完好的保留着当时他觉得奇怪并没有心急的去删掉渐渐地也就遗忘了。

    指尖摩挲着按键他目光沉沉眼前浮现出陆夕夕冰冷的神色好似化作无数根针狠狠扎进心脏里痛不可抑她淡漠平静的看着他就好似他们从未爱过也没有交集她已经放下了他不甘的想着这五年里只有他像一个傻子还对过去眷念不忘。

    就此放手吗?但他做不到!

    眼中迸射出决然坚定的光芒手指在按键上来回动着他打出一行字也是为了心中最大的困惑:你是谁一年前为什么你要对我说出这句话。然后发送过去。

    不出一分钟手机再次震动当他看到有回复的短信时裴文泽心里是惊愕的不可思议一年前他收到的这封匿名信号码始终是空白毫无踪迹可寻没想到竟然还能用他连忙打开看对方就回了一句话。

    “因为不管是在五年前还是在五年之后我都不希望你死在穆家人的手里穆邵辰他要杀了你他就是一个疯子。”

    裴文泽确信了这个人很了解穆家也很了解穆邵辰只是心头的迷雾却越来越深这种莫名的迷惘和不安油然在四肢百骸里悄然弥漫让他不由得焦躁。

    为什么五年前穆家就和自己有过交集?他去意大利读书接受的那一笔不菲款项和奇怪的条约难道是穆家出的?那穆邵辰又为什么一心要让他死?

    手机嗡嗡的又响起来他立刻翻开看短信页面上写着:“你想要的我可以帮你得到哦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到了那一天我会主动联络你——”

    “裴先生好戏就要正式上演了。”

    突兀的短信却让他后脊猛地生窜起惊骇的冷意迅速凝冻住每一寸血液掌心里的手机像是一枚充满危险的炸弹裴文泽惊惧的将它甩开可那封短信带来的不止于心里漫无边际的恐慌更预示着一场未知的游戏因为他的短信而开始启动。

    天空蔚蓝银白色飞机缓缓降落在布拉格国际机场大厅里的电子屏幕此时显示的是正午十一点而国内已经下午五点了。

    穆邵辰牵着两个行李箱身边跟着雀跃欢脱的陆夕夕才走出大厅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便跑过来恭敬地对穆邵辰说:“穆先生楼总让我接您去酒店休息。”待穆邵辰颔首他立即迎着他们上了一辆黑色高级车。

    车里男子娓娓阐述着今天的计划:“穆先生楼总的安排是先送您去凯瑞拉星级酒店休息中午一起吃饭晚上是楼总安排的餐会来自西班牙的设计师也会到场第二天再细谈业务如何?”

    穆邵辰不说话看向身边的陆夕夕意料之中小家伙耷拉着脑袋周围隐隐弥漫开黯然的失落凤眸里的笑意飞溅而出璀璨似星芒他轻轻笑了一声看向男子时脸上又变为殊无温度瞳色犹如死海沉沉抑抑淡然说道:“跟楼总说声抱歉今天我们另有安排。”

    陆夕夕惊讶的抬头看向他随即又了然她在飞机上一直翻看攻略书难怪会被他看出自己的心思便连忙对穆邵辰说:“晚上我们去餐会吧?午饭已经推了晚上的餐会去见一见菱士的设计师不然不太好。”

    穆邵辰虽然不喜欢热闹也讨厌别人看到他的夕夕但她的决定胜于一切点点头对那名男子说:“晚餐我们一定会准时到。”

    二十 只有一张床

    男子好奇的看了一眼陆夕夕大概以为她只是单纯的助理心下恍然大悟面向穆邵辰说:“地址和邀请函已经发到您邮箱里了至于午餐我会和楼总说。”

    汽车来到凯瑞拉星级酒店的门口。

    这瑰丽豪华的巴洛克大型建筑让陆夕夕在二十余年人生中第一次明白“金碧辉煌”的含义大厅里满是异域风格的精致装饰大理石地干净犹如镜面绵软的深蓝色地毯也是不落一丝灰尘花纹细腻每一处都透着金钱的气息。

    陆夕夕惊愕的表情一直持续到进了房间里男子将房卡放到电座里跟穆邵辰道了别后就将门关上。

    咔哒一声世界顿时阒静无声只剩下微微的风呼呼拂过耳畔。

    这是一个位于五楼的总统套房比陆夕夕租的房子还要大拥有客厅厨房卧室浴室以及巴洛克铁质栏杆的大阳台能远观热闹繁华的街道半透明的雪白窗纱轻曳着在地板上游着柔和的弧度茶几上还放着一篮新鲜水果。

    陆夕夕兴高采烈的惊呼着最后坐在床上弹跳了几下摸了摸绵软的被子突然意识到什么扭头去看一旁清捡行李的穆邵辰她嘟了嘟嘴跳到地上从他身后紧紧贴过去脑袋抵在他的背上手臂环着他结实精瘦的腰。

    穆邵辰的身上有着清冷的淡香沁人心脾般的好闻她埋着脸在他衬衫上蹭了蹭小声说:“邵辰我是不是任性了……这样不好对不对?”

    穆邵辰一怔转过身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尖低眉浅笑:“怎么会菱士一直想和辰海合作就辰海的价值而言我们提出的要求菱士是不会说什么的。”

    凤眸里泛着温柔缱绻的颜色微微弯起他笑道:“而且我和夕夕想的一样。”

    陆夕夕眼中的光越来越亮心里的阴翳也云开雾散她对他露出灿烂的笑脸垫着脚出其不意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咯咯动听的笑着:“邵辰你真好!”

    穆邵辰一震墨玉般的瞳色愈来愈深浓他直勾勾盯着她柔软樱红的细唇在阳光里泛着点点晶亮像极了陶瓷上晕开的一笔浅釉陆夕夕被他看的脸颊发热心中警铃大作放开他就跑但仍然没能逃得过狐狸的爪子。

    他长臂一捞搂着她的腰往怀里扯拇指摩挲着她小巧的下巴胸腔震着低迷幽魅的笑起来犹如墨莲般绮丽蛊惑:“夕夕这是你主动引诱我的……”

    陆夕夕坚决抗议他歪曲事实但话语到了唇边只细碎的转为“唔”声……

    许久他才不舍的放开她温柔的含咬着她洁白的耳垂陆夕夕难受的喘息着脸颊好似洇着绯红的云彩逶迤的眼眸宛如浸在秋湖中氤氲着迷蒙的雾气穆邵辰的血液在她动情而无助得目光里渐渐沸热他呼吸急促指腹灼烫的滑过她的颈窝。

    穆邵辰的嗓音幽魅迷人在她心湖抛开潺潺温软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他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充满狡黠的说着:“夕夕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床。”

    那瞬间陆夕夕的脑袋轰的一声爆炸宛如皑皑的烟雾从耳朵里冒出来。

    她下意识推拒他可身子绵软的失去气力而他还在细细密密啃咬着从她的耳垂蔓延到颈间温热的呼吸熨的她每一寸肌肤都发着烫她软软的被他抱着仰倒在床上他手臂撑在她两边认真俯视着她凤眸里流转着令她揪心的失落却是认真无比。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睡在地上夕夕我听你的。”

    陆夕夕吃惊的凝视着他静默无声他的眼中有着她熟悉的感情那是与日俱增的漆浓爱恋深刻的入骨一般却显得愈发落寞。

    像是有一只手狠狠揪住她的心脏闷闷的疼痛着一直以来这个男子对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包容着她的任性毫无怨言而他还在固执的等等她很爱很爱他的那一天。

    放在脑袋旁边的手猛地攥紧她吸了一口气她对他许下过诺言自己也已经下定过决心想到这她暗暗说道陆夕夕这次就轮到你主动地往前走一步吧。

    她伸出雪敷般的手臂轻轻勾住他的脖子弓着身吻住他的唇角像小兽似得用舌尖舔舐着她眸光流转映着娇美如猫的笑靥令他的心蓬松柔软的不可思议他震惊呆滞的看着她胸口继而汹涌着激荡的狂喜身子不可自抑的发颤凤眸的光芒亦是亮的惊人。

    他听见她俏皮的说:“我晚上可能会蹬被子哦。

    二十一 穆绍辰的身份

    布拉格的天色渐渐暗下来霓虹灯如星海般亮起。

    黑色车窗倒映着流光溢彩一瞬又一瞬飞快的从眼前褪去犹如繁华而短暂的梦。楼思林闭眼休憩着对一边的助理问道:“餐会安排的怎么样了?”

    他的嗓音沉沉而低哑含着沧桑清冷的气息。

    助理答道:“都安排好了楼总放心。”

    楼思林长长嗯了一声缓慢睁开眼睛温和却平庸的五官每一条细密的纹路里都氤氲着苍凉和风霜他看向身边坐着的助理正是中午迎接穆绍辰他们的那名男子。

    楼思林唇边挂着一丝浅浅的笑移开目光静默中出声问他:“是不是觉得好奇?为什么我要办这么隆盛的餐会只为了辰海的一个设计总监?”

    男子坦诚的说:“是我的确很不明白。”

    楼思林笑了笑瞳色幽深如井温和的说:“穆氏本家这四个字象征着一种能翻云覆雨的绝对力量也是不可冒犯的权利威严。”

    阿豪半懂未懂怔怔的看着他。

    楼思林只是继续自言自语:“穆氏集团屹立于商界顶端不光如此你知道‘墨堂’这个黑道组织吗?那是穆老爷子大半辈子拼下来的心血。”

    当听到墨堂两个字阿豪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脸色微变:“墨堂是那个在日本三天三夜血屠了两大黑道本家的墨堂?”

    楼思林说:“是啊穆家很可怕对吧。”

    阿豪点点头:“那辰海的那个设计总监是……”

    楼思林看了一眼窗外斑斓的流光在眼前一晃而过映着五官的阴影愈发深刻唇边掀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眼睛里流转着忽暗忽明的光彩他轻声说道:“之前告诉过你他叫穆绍辰可你就是没有反应过来。”

    “是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也是墨堂新任的少主。”

    阿豪倒吸了一口气震惊的说不出话呆怔的听着楼思林说:“原本我是以为穆绍辰会推掉餐会的因为以他的身份堂而皇之出现在大众之下不是穆家人的作风。”

    他话语说完似乎在思索着阿豪眼睛一亮忽然说道:“他一开始是拒绝了但他身边带着的那个女孩我原以为是助理没想到她说要去餐会穆先生就同意了。”

    喀拉一声车门这时被司机打开。

    楼思林看了阿豪一眼弯着身子迈出车厢面前便是布拉格最为沉老而辉煌的古堡经过这些年新修之后古堡便完好的呈现出百年前雄伟的姿容灰色的墙身往上镶嵌着欧式拱形玻璃窗明亮璀璨的光线折射而出就像是历史重又苏醒过来。

    这种时空的差异感令楼思林觉得奇妙极了被侍者迎着来到正厅里耳边是萨克斯震耳的音乐他脸色一沉转头对助理说:“换掉音乐穆家的口味可不是这么闹腾的我不希望有任何差池。”他顿了顿:“还有化妆面具摆在门口每一个人都要戴上。”

    助理忙说:“是我这就去办。”

    二十二 奇怪的邀请函

    古堡外停着的车辆越来越多楼思林派了侍者在门外迎接他站在一侧的走廊中远离了喧嚣欣赏着墙面挂着的百年油画一幅又一幅的看着月色凄清将他的身影拉长映在砖石地上。

    耳边由远及近传来高跟皮鞋踏来的清脆声响步伐很沉稳不急不躁。

    楼思林没有侧过身子倒是那人走过来唉声叹气不无抱怨的娇嗔说:“总算是找到你了楼总我们多少年没叙过了还是大学的同学呢现在都不愿意看我一眼了?”

    楼思林淡淡一笑看着娇美绝艳的女子说:“我记得我没有邀请你。”

    习丽却是惊讶:“咦?可是我邮箱里有你的邀请函呀。”她见楼思林的眉头皱起来显而易见的不信连忙打开手机翻出了邮箱在他眼前一摆:“你看的的确确是邀请函。”

    楼思林眼中刹那间闪过惊疑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没有邀请这个女人助理更不会违背他的意愿去冒险他看着邀请函上的一串编码像是发现什么目光犹如惊电般闪过!

    他伸手要拿走她的手机习丽却是极快一躲将手机放回包里。

    习丽巧笑道:“楼总还是说这是您欲擒故纵故意演给我看的?其实不必只要楼总的一句话我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的。”她拖着柔媚的音节秋波流转。

    楼思林的神色里带着微不可察的厌恶助理这时候跑过来气喘吁吁正要说什么撞见楼思林投过来警惕的眼神他心神一凛了然的说道:“辰海公司的设计总监来了。”

    楼思林表情这才缓和:“知道了。”

    习丽听不出什么但她也十分聪明笑道:“辰海就是你新的合作方吧?”楼思林面无表情径直擦身而过她也不气恼笑了笑跟着他一起离开。

    原本热闹的大厅里此时只剩下簌簌低语配衬着悠扬音乐那充满玩味以及惊叹的目光整齐的落向从门外进来的一对璧人身上。

    男子玉身长立雪白西装乌黑的发丝蕴着璀璨琉光女孩只及他的肩膀一身白色保守礼服微微掩住膝盖裙子缝着蕾丝镂空的细腻花纹腰身缀了斑斓明亮的粉钻衬托着她娇小纤瘦的身形散发出纯然似雪的气质。

    唯一可惜的是两人都戴着化妆面具将令他们好奇的容貌遮的不露一丝痕迹。

    陆夕夕侧头去看穆绍辰只是侧颜的弧度便完美的让她诧异感受到她的注视他微微低下头看着她修长的身姿站在水晶灯下那双凤眸里犹如星辰洒在海面粼粼的夜风吹过掀起斑斓明亮的柔软涟漪漂亮的不可思议。

    他如月华之中盛开的墨莲风姿绰约不染红尘妖冶却又绮丽的令人惊艳。

    穆绍辰见夕夕看得入迷不由得低低笑起来压着声音在她耳边说:“夕夕不然我们回去吧……”

    陆夕夕却是瞪了他一眼:“说好的就算你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今天是为了公事为了辰海你就忍忍。”

    穆绍辰抿了抿好看的唇瓣略微失落的嗯了一声。

    “穆先生。”

    穆绍辰眉棱一动脸上的神色恢复淡然沉静侧过身子看向走来的楼思林礼貌的颔首:“楼总。”

    二十三 真没出息高潮前奏

    楼思林唇边挂着淡淡温和的笑语词清晰的向穆绍辰介绍身边的外国男子:“这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雷欧这位是辰海的设计总监。”

    雷欧友好的笑起来眼窝深邃鹰钩鼻肤色较黑身形比一般人健硕矫健他露出一口亮亮的白牙伸出右手心流利的说道:“幸会。”穆绍辰怔了怔略微僵硬的和他握了握手又极快收回凤眸微敛。

    雷欧转而看向他身边的女孩娇小可爱面具中的大眼睛曜石般明亮犹如珍宝他心里忽的一动穆绍辰眼疾手快的将陆夕夕挡在身后脸色已经沉冷下来盯着雷欧的凤眸里暗涌着森森戾气他用西班牙语淡漠说道:“我们去那边谈谈合作的事情吧雷欧先生。”

    雷欧一惊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没想到这里有人会说他们国家的语言便用西班牙语回复道:“好的。”

    楼思林将穆绍辰的变化静默的看在眼里露出深意了然的微笑温润如玉的说:“那边堆了香槟塔我们喝一杯再谈正事。”

    穆绍辰点头牵紧陆夕夕的手往楼思林指的方向走去他力道大的如烙铁下颚紧绷陆夕夕见他这样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她看出来雷欧刚才是想和她握手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的醋劲这么大又生气了。

    走到香槟塔的位置穆邵辰却是径直绕开在另一张桌上拿起两杯鲜榨果汁递给陆夕夕一个:“喝这个。”

    陆夕夕乖乖的拿在手里抿了一口这时楼思林已经带着雷欧跟来识趣的没有去看陆夕夕而是对穆邵辰笑着:“穆先生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可以尽管提出来。”

    穆邵辰面色冷淡开门见山的说:“楼总这一次关于onli智能机你们设计的方案是什么?”

    陆夕夕见他们开始谈论公事扁着嘴百无聊赖眼睛转了一圈看见不远处摆着精致餐盘的桌子眼睛倏地亮起来她偷偷瞄了一眼穆邵辰蹑手蹑脚往后退才动了半步穆邵辰就猛地抓住她的手眉间微蹙沉沉的看着她:“别乱跑。”

    陆夕夕鼓着腮帮子嗡嗡说道:“我……我要去上厕所!”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