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7 页
    (++)

    那一瞬间心口溢满的充盈和欢喜让他爱入了骨子里。

    三十四 嫁给我

    怀中熟睡的陆夕夕开始颤抖她呼吸急促秀眉紧紧皱着额上也涔涔渗出冷汗她摇晃着头像是在躲避什么双手奋力推拒犹如脱水的鱼发出细细哭喊。

    穆邵辰连忙抓住她的手温柔低喊着她:“夕夕夕夕……”

    陆夕夕猛地瞪大眼睛惊叫一声“不要!”便彻底苏醒她心有余悸的喘着怔仲的目光撞上穆邵辰焦灼而关切的神情凤眸蕴着幽蓝明亮的微芒她渐渐放松下来低低哭着抱紧他精实的腰脑袋深埋在他的胸口吸了吸鼻子委屈可怜的叫他:“邵辰我好怕。”

    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背他说:“不怕我一直都在。”

    穆邵辰低迷温柔的嗓音恍如夜色中的琴声舒缓美妙浅色的薄唇洋溢着满足笑意她是这样依赖着他他反反复复这样想着一颗心柔软甜蜜的一塌糊涂眼中更濡着欣喜璀璨的辉光灼亮的惊人。

    穆邵辰捧着她的脸舔舐掉她脸庞上的泪水低眉浅笑的说:“夕夕我们结婚。”

    陆夕夕还在哭着鼻子一哽一哽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小麋鹿被他温热的呼吸拂的痒痒的她抬起头鼻音嗡嗡的:“恩?”

    穆邵辰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吮舐着她的唇瓣舌尖温柔交缠轻轻刷过她的贝齿又突然深入追逐贪婪汲取她所有的清甜他的吻含着一点点酒的香气和他浅薄荷味的洗须水交融逡巡扑入她的呼吸中犹如甘霖坠在她的心湖抛开一层层柔软静谧的涟漪。

    这时他的手掌探进她的睡衣里带有恶作剧般抚摸着她的腰际然后开始轻挠陆夕夕身子颤动禁不住这羽毛似的酥痒折磨她娇柔喘息着发出猫咪般细细的咪叫一声又一声在穆邵辰的身体里燃着无边火热。

    他呼吸急喘肌肉紧绷而僵硬努力压抑住即将爆发的冲动仍是继续挠着她一边低哑惑人的在她耳边说:“嫁给我夕夕我要你嫁给我。”

    陆夕夕的心骤然一惊很快就沦陷在他咄咄的攻势下她痒的实在受不了几乎是用吼得对他说道:“停!”

    穆邵辰便猛地刹住动作她脸颊通红一下一下大口呼着气而他执拗的凝视着她深邃妖冶的凤眸里有着令她熟悉的狂热和迷恋毫无掩饰炽烈的仿佛隔着空气就能将她的每一寸肌肤烫伤。

    在他认真的视线里她感受到他从未有过的急迫结结巴巴的说:“可是我们在一起还没超过半年……”

    “我爱你我一直一直都爱着你每一秒每一分钟!夕夕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所以结婚是必然的!”

    穆邵辰紧紧盯着她紧张的连呼吸都失去了平稳那双凤眸漆浓幽邃竭力遏制住黑暗背后犹如滔天似海的疯狂他露出哀伤乞求的表情藏在一边的手紧绷的肌肤迸出一道道煞白的青筋。

    陆夕夕望着他阴郁蹙起的眉间还有眼中浓烈的哀求他是一个爱她能爱到自卑的男人也是爱她爱进了骨子里融血融肉他的宠爱历历在目心脏突然一阵阵抽痛涩楚温热的像盈满了泪水她眼眶红红的鼻子发酸伸手摩挲着他的眼睑:“不要露出这种表情……”

    穆邵辰握紧她的手心放在脸颊缓缓磨蹭他低垂着幽长的眼睫眸子里暗淡无光像是失去光彩的墨玉沉沉的下落一同堕下去的还有她的心。

    二十六岁的她已经不想再去另寻一段感情她十分清楚她爱穆邵辰而且他们彼此都许诺过那么结婚也只是时间问题。

    陆夕夕这样想着决定大胆的拿自己的感情当一次赌注掷地有声的对他说:“好我们结婚。”

    三十五 穆邵辰的父母

    穆邵辰倏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凤眸里此刻烁着动魄人心的绚丽光彩比日光更加耀眼夺目墨玉般的瞳色濡着湿亮的狂喜满满漾漾温热如泪似得渐渐化作潺潺入骨的深刻爱恋细腻无声灼烫而深绵。

    他的感情是如此纯粹而剧烈犹如飞溅而出的璀璨星辰霎时点亮了她的世界。

    穆邵辰的唇边弯起高高的弧度牵紧她的手再一次十指相缠他弯起眼眸似孩子般笑得开心不已隐隐透出一丝稚气低下头狠狠亲吻住她他炽烈深浓的爱犹如火海一般朝她扑涌她已经深陷其中心尖颤抖着溢出热泪般的甜蜜。

    因为这件事两人兴奋的都没有睡意陆夕夕依偎在他怀里突然问:“那是不是就要去见父母了?”

    穆邵辰搂着陆夕夕轻声说:“恩我会安排好的。”

    陆夕夕笑了一声说:“我爸爸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我妈妈虽然脾气不好但只针对我那你的爸爸妈妈呢如果不喜欢我该怎么办……邵辰我有点紧张。”她说到后面伸出柔软白皙的手指轻轻攥着他的衣服。

    穆邵辰眼睫微不可察的一颤最深处涌动着骇人的森光他紧紧握住她的手:“不用紧张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陆夕夕便抬起头苦巴巴的表情带着一丝怯胆略显鸵鸟的说:“那就先去见你的父母吧不然我心里老搁着这件事有点难受。”

    穆邵辰温柔的吻了吻她的指尖幽魅低迷的说:“好我听夕夕的明天就带你去我父母的家。”他说着垂下眸光眼底烁过一道冰寒的锐意的确是时候要跟他们彻底摊牌。

    翌日清晨君山别墅。

    这是一栋远离市区的三层高洋楼现在是早上七点楼下就异常吵闹穆父穿着薄毛衣从旋梯走下来看见自己的夫人杨氏站在客厅中间上身白色荷叶边衬衫下身是勾勒曲线的红色裹裙妆容精致正气急败坏的教训佣人:

    “要你做一点事都做不好我要你去买的是嫩豆腐不是老豆腐少爷他从来不吃老豆腐的还有你买的牛肉一看就不是今天宰割的如果不是时间太赶我就打电话让飞机从荷兰直接把最鲜的牛肉空运过来了你立刻把这肉退掉!”

    佣人战战兢兢捣蒜似的连连点头忙不迭就跑了出去。

    穆父满脸困惑的走到她身边皱眉不悦的说:“怎么了一大早火气这么大。”

    杨氏缓了缓气听他这样说唇边的笑意变的分外灿烂眼中濡着欣喜的神采对他兴高采烈的说道:“邵辰刚刚打电话来了说等会回家吃午饭他一直不肯回来我们也不敢去逼他但这一次太阳还真是从西边出来了。”

    穆父十分震惊的瞪着她不敢置信:“他怎么会突然想回来?”

    杨氏眉眼间便又多了一丝郁色说:“他说是带女朋友过来见见我们十有八九是那个女孩子。”

    穆父的脸倏地就白几分方才的惊喜已经被压抑下去气道说:“这孩子!如果让爸身后的人知道他不是又要回到美国了吗?!”

    提到穆怀远杨氏的脸上的笑意渐渐冷下去透出为难的深意:“还记得爸临走前让我们签的那一个协议吗?虽然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穆父深深叹了一声气说:“将穆氏集团交给邵辰管理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能让他结婚更不能让他接近那个女孩子十年前邵辰做的那一件糊涂事让爸太心寒了。”他像是想到什么倏地抬头看向她蹙眉沉声道:“如果他带来的真的是那个女孩我们该怎么办?”

    杨氏的眼中霎时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说道:“那就按爸的方法去做因为我没办法忍受邵辰再一次被遣回到美国。”

    穆父的神色也是微变默认的点了点头。

    三十六 硝烟

    正午十点别墅外驶来一辆劳斯莱斯的轿车杨氏和穆父都站在门口候着尤其是杨氏的脖子都伸的许长当她看到从车里走出来的穆邵辰时眼眶不由得一热。

    他站在车旁玉身长立乌黑的发丝晕染着淡淡暖光修眉凤眼浅色漂亮的薄唇透出蛊惑晶莹的色泽他穿着笔挺干净的黑色衬衫扣子一颗不落系的整整齐齐宛如月色中寂静盛开的墨莲风姿绰约弥漫开绮丽而阴郁的光彩噬人心魄一般。

    穆邵辰牵着女孩走过来两人十指交缠只见她穿着牛仔小背心里面是白色长裙梳着长长的马尾辫发梢如海藻似微弯卷曲一双小鹿般湿漉漉的大眼睛逶迤的弧度恍若明媚的猫透出纯净甜美的气质她看着眼前的洋楼精致的装潢茉莉花的细唇因为太过震惊而微微张开。

    这房子也太豪华了!

    等穆邵辰牵着她走到杨氏和穆父的面前陆夕夕才如梦初醒她将带来的礼品双手递上去露出略微紧张的笑容礼貌的叫道:“叔叔阿姨好。”

    穆邵辰的五官上游离着淡淡阴翳凤眸目不转睛盯着杨氏看那目光充斥着戒备和沉冷的警惕杨氏的心口突然闷得难受就像吞下了一颗黄连留下的尽是苦涩的味道。她连忙笑道:“你好。”便收下了礼品再看一眼自己的儿子他唇边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杨氏震惊的说不出话这是儿子第一次对她露出笑容她有些感叹的打量起陆夕夕干干净净的一个小姑娘心里便对她油生出好感可一想到后面的事又骤然掀起五味杂陈的复杂看向她的眼神里不自觉多了一丝愧意。

    收敛起胡乱的思绪她笑着说:“快进来午饭都做好了。”

    回到饭桌上谁都没有动筷子面前是琳琅满目热气腾腾的饭菜穆邵辰等他们都坐下来便直截了当的对父母说道:“爸妈我要和夕夕结婚。”

    穆父身子陡然一震诧异的脱口而出:“这么快?”

    穆邵辰便说:“结婚无关于时间只要我们相爱就足够而且是我想早一点拥有夕夕。”

    陆夕夕听到他露骨的告白脸颊骤然涨红洇着发热的红云羞得抬不起眼睛。

    坐在对面的杨氏僵硬的笑了一笑嗓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异样:“我知道年轻人现在都流行闪婚但你从美国回来还不到一个月这也太心急了况且你姐姐那的工作还没忙完。”

    穆邵辰的脸上仿佛凝结着薄薄霜层凤眸中亦是阴郁的空洞毫无回寰的狂妄语气一字一句看着他们说道:“我带她来见你们不是为了征得你们的同意因为夕夕说见父母是结婚的必要程序。”

    穆父的脸皮霎时变得极不好看怒不可遏的斥道:“我们整整十年都没有坐在桌前吃过一顿团圆饭你一回来就是这种态度对待父母的吗?!”

    气氛突然变得紧绷隐隐弥漫着硝烟的气味陆夕夕的心开始慌乱身边的穆邵辰却毫无畏惧杨氏眼疾手快的连忙出来打圆场:“结婚!你要做什么我们都答应!”她拍了拍穆父的手臂温言细语的劝慰着他:“好了……你让着他一点吃完饭再说吧。”

    她又看向陆夕夕眼神示意着陆夕夕虽然迟钝但在这种情况下再笨她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抬起脸对穆邵辰露出可爱的笑低低撒娇道:“邵辰我们先吃饭吧。”

    如杨氏猜中的那样穆邵辰的脸色涣然冰释他低头看向陆夕夕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和宠溺部的爱和目光都深深凝在女孩的身上他轻声说:“好。”

    这一刻的他便好似跟这世上陷入爱河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杨氏和穆父面面相觑表情都是难以言喻的复杂。

    午饭吃的格外安静每个人却都是食不知味穆邵辰夹了许多牛肉放在陆夕夕的米饭上又舀了一汤勺的红烧豆腐用筷子推开上面的姜片和葱这才舀进她碗里陆夕夕在杨氏和穆父古怪惊异的注视下至始至终都埋着头吃饭羞愤的只想狠狠咬穆邵辰一口。

    陆夕夕蹙着眉头埋怨的看着他夹了一大块牛肉:“你也吃!”

    穆邵辰点点头笑得像是孩子似满足眸子里宛如初生的日光般耀眼明亮终于不再给她夹菜细致有味的吃起来陆夕夕见这个方法这么好用于是不断的给他夹菜他都一一吃了唇边的弧度越弯越大笑容里带着一丝稚气。

    三十七 穆寒的出现 再修改版

    午饭吃到末尾杨氏从厨房里端着两碗海带汤走过来分别给了陆夕夕和穆邵辰慈眉善目的笑道:“这汤是刚煲好的快趁热喝了吧。”

    陆夕夕也笑起来:“谢谢阿姨。”说着便舀了一勺汤放进嘴里笑的宛如一只馋食的猫咪。

    穆邵辰看着她眼中流转着绵缠的温柔自己也动起勺子等汤渐渐见底陆夕夕站起来怯怯的含笑说:“我来收拾碗筷。”她话语才刚落下耳边一阵闷响她诧异的扭头去看只见穆邵辰趴在桌上像是沉睡一般双眼紧闭。

    手中的碗倏地坠在桌上哗然作响!

    陆夕夕扑过去惊恐的骇意不过是一刹那便已经窜遍四肢百骸她脸色发白摇晃着他的手臂失声呼喊:“邵辰!!邵辰!”

    “别喊了陆小姐。”

    陆夕夕怔仲的抬头看向杨氏她唇边的笑意已经如露水般毫无踪迹清清冷冷不好的预感顿时犹如巨石坍塌沉沉的往下压又好似紧密的阴云铺天盖地的牢牢笼罩在她的心头上闷得连呼吸都变得艰难和涩痛。

    窒息般的沉默。

    杨氏望着陆夕夕发怔的脸色眼睛睁得许大她深吸一口气索性直接开口:“我不可能允许你们在一起邵辰是穆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靠着他在编程上的天赋只有他才能给穆氏带来无数利益而且他已经有未婚妻了是我们双方父母决定的。陆小姐你的身份跟他太不合适现在我就派人送你回家。”

    太阳穴嗡的一声就好像来了一阵晴天霹雳毫不留情的笔直劈中她。

    她听见脑海中有分崩离析的声响就像是突然陷入短路任惊骇的冷意从她身体的裂隙疯狂地往里灌着将一丝丝的热气都挤散心直直沉下去沉得再也没办法捞回她又去看穆邵辰此刻他安静的俊美睡颜就像是一把刀戳刺着她的心脏剐磨着五脏六腑直到血肉模糊。

    苍白的细唇上下嗫嚅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犹如受伤的小兽看着杨氏和穆父缄默的神情尤其是杨氏眼中的讽刺好似银针狠狠刺进眼底瞳色被漆浓的委屈所覆盖眼角通红她深吸一口气抹掉眼泪挺直背脊嗓音苍凉而决然。

    “我走我现在就走。”

    陆夕夕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她冲出别墅在空旷的路上疯狂的跑着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满脑子都是对穆邵辰的质问。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她!!

    渐渐的她跑不动了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条空旷的马路天色阴霾淅淅沥沥下着细雨青灰的苍穹舔舐着垂泪般的云翳而她犹如遗失了心脏的木偶孑然而渺小。

    她失神的缓慢走着毫无方向感不知什么时候耳边忽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黑色的奥迪稳稳停刹在她的面前她脚步一顿只见副驾驶座的车门骤然被人推开从里面跑下来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凶神恶煞。

    五十一

    渐渐的她跑不动了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条空旷的马路天色阴霾淅淅沥沥下着细雨青灰的苍穹舔舐着垂泪般的云翳而她犹如遗失了心脏的木偶孑然而渺小。

    她失神的缓慢走着毫无方向感不知什么时候耳边忽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黑色的奥迪稳稳停刹在她的面前她脚步一顿只见副驾驶座的车门骤然被人推开从里面跑下来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凶神恶煞。

    陆夕夕的血液刹那间猛地凝固惊恐还未在体内弥漫开后脑便被人打了一下猝不及防眼前立即陷入一片冰冷黑暗。

    凶恶的男子接住她瘫软的身体将女孩横抱起来塞进打开的后车座坐在最里面的男子一身冷灰色西服略微苍白的手指平放在膝盖一双温儒而妖冶的眼眸饶有兴味的透过金丝眼镜打量着陆夕夕沙哑的嗓音在细碎的雨声中响起:“阿华你自己回去。”

    立在一旁的黑衣人点头毕恭毕敬的关上车门那个凶恶的男子便重新回到副驾驶座。

    穆寒缓慢揉捋着女孩的长发放在鼻端下嗅了嗅眉头微蹙语气清冷:“回去要给你洗头洗澡了身上都是那人的腥臭味。”

    他丢下那一撮发丝微微笑着说道:“开车。”

    三十八 帮她恢复记忆 修改版

    穆寒的别墅是一个被巨大落地窗包围的温室一楼是花园游泳池裴文泽火急火燎的开车停刹在门口才跑出来守在门外一位黑西服的男子冲他点点头客气道:“裴先生穆先生一直在等你请跟我来。”

    裴文泽脸色焦灼就好似胸口燃着炭跟在他身后一路进了温室来到铁栅栏的老式电梯里直下地下一楼。阴沉的长长走廊天花板挂着白炽灯两边是偌大的治疗室在走廊另一端裴文泽看见了穆寒。

    他右手捧着脱下来的西装身上只余下马甲和衬衫听到裴文泽急躁的脚步声他转过头对他露出温和的微笑:“裴先生。”

    裴文泽却是看向治疗室里躺在病床上的陆夕夕她穿了一件病号服睡颜安静一旁有几个外国医师给她佩戴仪器裴文泽的脸色刹那间煞白眼底是滔天的怒火几欲喷出冰冷至极的扫向穆寒质问:“你把她怎么了!”

    穆寒笑了笑看向陆夕夕漫不经心的说:“穆邵辰今天带她去见他父母了。”

    裴文泽的身体一震眯了眯眼睛沉声问:“然后呢?”

    “一年前穆邵辰的父母跟穆老爷子签下了一份协议让穆邵辰继承穆氏集团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能结婚更不能接触到陆家的女孩子。”

    他沙哑的嗓音毫无温度自言自语:“我一直在监视穆家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穆绍辰的母亲放药迷昏了他又以门不当户不对的幌子把陆小姐狠心赶了出去还说他有未婚妻……啧啧就穆绍辰那种神经病谁敢和他接近。”

    裴文泽脸色阴沉龇牙裂齿指着治疗室:“那夕夕怎么会躺在那里!”

    穆寒的笑意逐渐收敛缓慢说道:“我让人把她打晕了然后给她洗澡洗头换了一身衣服现在做的是在帮她恢复记忆。”

    裴文泽显然怔住:“恢复记忆?”

    穆寒颇有深意的勾勒起唇角眼中黑色的涡流缓慢转动透出着不为人知的暗芒那一种运筹帷幄的狡诈就好似笑面狐狸根本令人看不透:“陆小姐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但只要恢复了你就有机会重新和她在一起。”他说完薄唇抿出一丝笑目不转睛看着治疗室里。

    裴文泽匪夷所思的盯着他见穆寒不想再说下去只能按耐住胸口的焦灼看向陆夕夕苍白的面容她睡得像是婴儿般纯美安宁这一刹那对她的担忧和疑问好似火炭焚的五脏六腑成为灰烬。

    陆夕夕躺在冰冷的床上双手和双脚都床架的皮带紧紧束缚雪敷般的皮肤在强烈的照射灯光下几乎透明幽黑的睫翼随着呼吸而拂动金发的医生在她太阳穴两边装好医疗的器械这才对同伴点点头坐在一边开始操纵机器。

    金发医生捧着一个册子上面写着女孩的姓名他以轻柔熟稔的语气低低的在她耳边唤道:“陆夕夕夕夕能听见我说话的声音吗?”

    “夕夕……”

    犹如梦境一般悠远彷徨的唤声好似从时空的角落传送到她的耳边渐渐的那声音突然转换为强烈而真切的呼喊充满不悦猛然炸开:“陆夕夕!!”

    陆夕夕霍然睁开眼睛!

    清亮的辉光在眼前褪去露出豪华的洋楼客厅四周是以欧式为风格的装潢古老的时钟在墙壁边响起滴答的脆音她恍过神来抬头撞见一双喷着怒火的眼睛陆父嘴角沉的厉害很是不满的对她说:“刚刚想什么呢穆爷爷问你多少岁了。”

    陆夕夕连忙看向穆怀远面前的老人一身褐色唐装发鬓尚黑清澈的眼眸含着一丝兴味落在她身上唇边泛着温和慈祥的笑她稚气的脸蛋微微一红甜甜地对他说:“我今年十岁了穆爷爷。”

    那样清脆的嗓音宛如晨曦的雨露中啼唱的幼小黄莺呤叮悦耳。

    穆怀远不由得朗声笑了几下洪亮如钟很是愉悦他看向陆子宁称赞道:“你还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孙女哪像我……”他说到后面眉宇间多了一层凄寒烦闷的郁气暗云惨雾一般深深叹了口气。

    陆子宁只能憨厚的一笑不动声色的将话锋转开问:“怎么想到请我们过来吃饭老战友?”

    穆怀远便乐呵呵的说:“我这病不是才好么刚出院想着已经两年没见着你了刚好赶上了你孙女十岁生日之前我还特意准备了礼物。”

    陆子宁把眼睛一瞪连忙说:“可别给她你孙子孙女这一次生日我也没给呐。”

    穆怀远也瞪起眼睛两个老人都吹起胡子:“这是我的心意我乐意咋地。”

    这时楼上传来咯噔咯噔的急促脚步声越来越近陆夕夕正百无聊赖抬头看见一个佣人跑下来手里提着一只血淋淋的兔子而杨氏正端着一盘水果走出厨房只听一声惨厉至极的尖叫声盘子和水果都砰摔落在地哗然作响!

    三十九 他和她的初遇

    穆怀远的脸色铁青登时就站起来目光冷肃如刀笔直刮向那佣人:“咋咋呼呼的这是怎么回事!”

    佣人战战兢兢的回答说:“太老爷这是少爷方才做得让我丢了……”

    穆怀远便立即狠狠咤道:“那你还不快去丢了!!”

    佣人忙不迭的点头陆夕夕看着她手里已经扭曲的兔子血水蘸染了雪白的毛发细唇抿了抿她突然站起来清脆的嗓音好似铜铃盘旋在客厅里:“兔子可以给我吗?”

    陆父一惊脱口就斥责道:“夕夕!”

    她心思玲珑知道穆爷爷是管家的便看着他认认真真的抬着小脸:“奶奶说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有埋了它它才能安息的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不然它的孤魂会一直漂泊。”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