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8 页
    (++)

    陆子宁怔怔的看着自己幼小的孙女明明眼中透出一丝害怕可脸上的神情是无畏的心口突然淌过酸涩的温流。

    穆怀远和陆子宁一样在沙场上走了一遭之后血液更容易因为一个触动而沸热心头刹那间划过震惊继而转变为对胆识的赞许走过去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慈蔼的低声说:“好去吧。”

    陆夕夕对他露出感激的笑走过捧着那一只兔子转过身对穆怀远说:“爷爷那我可以埋在后花园吗?那里风景好。”

    穆怀远被她逗乐了点点头:“可以。”

    陆夕夕便捧着兔子飞快的跑出客厅见她走了穆怀远不由感慨的看向陆子宁目光里竟含着一丝羡慕:“是个心善的娃儿。”

    陆子宁憨憨一笑可那刚毅的眉眼间流转着一股神气满满是骄傲:“那是我老伴教育的好。”

    穆怀远的笑便立时凝固住渐渐黑沉下来不满的吹了一下胡子:“哼蹬鼻子上脸瞧你嘚瑟的。”

    洋楼后面是偌大的花园细雨后的花瓣妩媚而娇艳莹莹水珠缀在其中宛如华软缎裙上的缤纷珍玉熠熠生辉透着清甜的馨香逡巡满怀陆夕夕站在花丛里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一棵槐花树结着骨碌碌的一串花骨雪白的迎风而动。

    陆夕夕跑到槐花树下寻了最好的视角可以看见整个花园泥地有些湿泞她却直接跪在地上将兔子放在一边双手刨开树根旁疏松的泥土不多会就挖出了小坑她将兔子小心翼翼的放进坑中兔子的脑袋是歪曲的从耳朵和嘴巴都溢出凝固的鲜血。

    她打了个寒颤心里顿时涌上悲愤的怒意怎么会有人这样虐待小动物!

    她鼻子一酸眼睛就红了一点点将它埋好然后双手合十等一切“礼毕”她才站起身微风沁着湿润的凉意掀起她额前乌黑的头发裙角在膝上曳动着她站在这微高的泥坡上能俯瞰到所有的花丛犹如彩蝶巨大的蝶翼在她眼中粼粼浮动那样的花香钻到呼吸里沁人心脾亦是从未有过的安宁。

    陆夕夕心头一动倚着槐花树坐下来她仰头看着一串串洁白的槐花落英缤纷微光透着树隙闪烁着斑斓圆晕迷蒙了她湿漉漉的大眼睛。

    深褐的枝桠托着一珠珠晶莹的花骨朵满目望去皆是宝玉一般璀璨生辉花落无声鞋子踩在上面只觉温软。

    白色衬衫的少年从花丛中一步一步走来乌黑的头发晕染着清冷的辉光凤眸里幽深如井空洞的仿佛死物他穿着干净的雪白衬衫领扣系得格外整齐肤色如雪瓷薄唇仿佛桃花泛着妖冶的浅色。

    少年漂亮的好似含苞待放的墨莲他看起来寂静清冷但那双凤眸里黑暗之下涌动着乖戾和诡谲的暗流无声无息弥散出摄人心魄的张狂一旦彻底绽放便是足以令世人惊艳的绮丽绝美。

    女孩安然的睡着她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色裙子膝头脏的厉害脸蛋也被自己的手背抹到一点泥泞就像是小花猫可她唇边含着宛如糖霜的温暖浅笑漾着清清甜甜的梨涡幽黑的睫翼尖沾了一滴露水剔透晶莹欲坠不坠。

    风声簌簌拂过少年乌黑的鬓发。

    他缓缓蹲下身去惊奇的凝视着女孩香甜的睡颜凤眸里的光芒渐渐耀眼而璀璨白色的花瓣盘旋陨落便仿佛是落在他的心湖轻轻地荡开柔软温暖的涟漪这一种怦然令他捂着心口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他忽的一笑凤眸弯起看着女孩漂亮的薄唇轻轻启开呢喃着充满深意的话:“可以救赎黑暗的光我找到了。”

    当穆怀远带着下人来到花园时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画面狠狠一震像是被雷劈了似得惊的说不出话少年安静的蹲在女孩的身边执着的盯着她如果不是眨眼睛那简直就是一尊雕像。

    穆怀远领着人急忙走过去看了一眼睡着的陆夕夕又蹙眉看向少年脸色凌厉:“起来。”

    四十 初遇 下

    穆绍辰却一动不动下人们素日最害怕穆老爷子哪怕是单单板着脸那刀刻般的微白薄唇便往下直沉好似泰山一样气势磅礴而斥满威严那眉须之间亦是血色沙场里闯出来的冰冷煞气令人看了无不心生胆颤。

    可少年偏偏好像没有听到漂亮的凤眸目不转睛盯着陆夕夕那超乎寻常的专注无声对别人宣示着他小小而封闭的黑暗世界里唯有她一个人的存在。

    穆怀远暗暗惊奇也转头看向陆夕夕女孩睡得香甜柔软粉红的细唇微扬圆圆的脸庞泛起可爱的小梨涡宛如桂花酒透出清甜温暖的香气。

    光是看着心里就渐渐安宁。

    穆怀远又瞥了一眼自己的孙子看着陆夕夕轻声唤道:“夕夕夕夕?”他伸手想要轻拍她的肩膀但他刚一有动作身边的少年突然如猎豹般苏醒猛地抓住他的手臂眸光烁着狼瞳似的暗绿戾光。

    只是他用力去扑抓穆怀远的胳膊膝盖因为蹲得太久而酸硬的直不起来整个身体笔直往前栽下去穆怀远心神一凛连忙稳稳的扶住他少年眉尖蹙起薄唇抿成冷硬的一条直线透出倔强紧绷的气息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不准你碰她!”

    穆怀远怔了一下眼中敛过转瞬即逝的锐光这时耳边传来细弱迷蒙的嗓音糯糯的像是甜糕:“穆爷爷?”

    陆夕夕揉了揉眼睛湿漉漉的眸子清澈澄亮看着眼前站着四五个人脸蛋吓得立刻白了几分她惊慌失措的爬起来怯怯的微低着头:“穆爷爷这是……”

    穆怀远见她被吓着了不禁和蔼的笑起来解释说:“夕夕别紧张这些人是来抓这个小子的。”他瞪了一眼少年又对陆夕夕介绍说:“他是爷爷的孙子叫穆绍辰你就叫他邵辰哥哥他比你大四岁哦。”

    陆夕夕这才松了一口气亮晶晶的大眼睛看向穆绍辰却被他漂亮的外表惊住半晌才会过神脸上洇着一朵红云说:“邵辰哥哥好我叫陆夕夕。”

    稚气清脆的嗓音犹如春雨中朝气蓬勃的娇小铃兰砰咚心口灼热的传来急促的心跳震得少年心旌神摇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潺潺落英的槐花树下穆绍辰凝视着她原本空洞死气的那双凤眸在她的注视下犹如焕然新生潋滟着动魄人心的明耀璀璨。

    他笑起来是孩子似单纯的兴高采烈轻柔唤着她的名字:“夕夕好。”

    回到别墅里时饭菜已经摆好杨氏和穆父以及陆夕夕的爷爷爸爸都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当陆夕夕走过来时看见父亲投过来严厉责备的眼神小肩膀哆嗦了一下郁郁的埋着脑袋穆绍辰见了眉头骤然一竖神色冰寒的对陆爸爸说:“不许瞪她!”

    陆夕夕一惊扭头去看穆绍辰。

    陆爸爸显然是愣住眼前的男孩有着一双妖冶的凤眸漆深的瞳色宛如墨池深不见底的暗流在缓慢涌动而最底处也许便是永无轮回的炼狱这一种阴郁的寒气和他略微稚嫩的脸庞极为不符。

    杨氏压抑住内心的极大震惊含着一丝笑连忙出来打圆场:“邵辰什么时候跟夕夕妹妹关系这么好了?”

    穆绍辰不说话凤眸明耀的只凝视着陆夕夕那一种偏执炽烈的目光在杨氏和穆父的心里掀起轩然骇浪两人面面相觑都露出惊疑和紧张。

    陆子宁突然出声:“夕夕你脸上怎么沾了泥巴?”

    陆夕夕怔了怔用手背在脸上胡乱一抹果然擦下来几块污迹顿时有些窘迫她看着穆怀远脸颊涨红:“穆爷爷请问厕所在哪我想去洗一下脸。”

    不等穆怀远回答潺潺好似清泉的嗓音响起:“我带你去。”穆绍辰抓住她的手二话不说就往旋梯走上去两个小孩脚步轻快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这时陆子宁奇道:“我记得一楼就有厕所的呀。”

    四十一 住在她家

    陆夕夕第一次见到如此空旷冷肃的房间。

    四周一片苍白只有衣柜和一张靠着墙壁的大床床上放着笔记本而仅有的一扇窗户还嵌着铁栏。

    穆绍辰直接拉着她来到门后的卫生间她打开水龙头用清水洗脸水声哗哗。他默然无声的将浴帘来开一点缝隙伸出手抓住浴缸头上挂着的毛巾目光便落在浴池里。

    鲜红的血水漫着微微涟漪殷红的如一汪血潭池底躺着三只扭曲的动物尸体伤痕累累眼睛瞪得几乎突脱出来可怖至极。少年宛如含苞的墨莲绮丽的凤眸弯起失神而空洞他像是在欣赏着它们微歪着脑袋唇边漏出狰狞而机械的笑意。

    刷的一声将浴帘拉好陆夕夕抬起脸见他拿了一个毛巾连忙伸过手去穆绍辰却是掰紧她的肩膀抿着漂亮的浅色薄唇用手里的毛巾细细擦拭着她的脸神色认真温柔。

    她呆呆的看着他只觉得被他擦拭过的地方逐渐变得发热。

    穆绍辰望着她湿漉漉的眸子眼角逶迤的弧度宛如一瓣桃花蕴着烟雨似的素美幽黑纤长的睫翼颤动着便是无辜闯入猎人眼中的小鹿。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缓慢往下捋着突然笑出声:“你比它们乖多了不会躲着我。”

    陆夕夕不解的看着他少年眼中的落寞深沉得如死海眸光微敛穆绍辰将毛巾放在洗漱台上牵起她的手笑着说:“去吃饭。”

    这一顿晚饭气氛很是怪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个孩子身上一半是震惊一半是不解。

    杨氏悄悄在穆父耳边说:“邵辰不是一直很孤僻吗今天怎么了?”

    穆父皱了皱眉一直盯着穆绍辰若有所思的说:“或许是心理辅导有用了?”

    杨氏叹了一声气重新拎起筷子:“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桌上的菜冒着腾腾热气一旁摆着单独的筷子和勺穆绍辰吃的很安静凤眸目不转睛凝在身边的陆夕夕脸上见她喜欢吃那一盘松鼠桂鱼等她吃完碗里的他便立即又夹了许多放在她面前的白米饭上。

    陆夕夕红着脸在餐厅的灯光下眸子里泛着剔透琉璃的碎泽:“谢谢邵辰哥哥。”

    穆绍辰依然是笑唇边的弧度越弯越大。

    吃完了晚饭陆子宁就带着儿子和孙女站在别墅门口跟穆家人告别陆夕夕被陆子宁牵着手一动不动看向玄关处漂亮的少年他凤眸微弯眼底泛着幽蓝如细碎的星辰乌黑的发丝在额前轻轻曳动浅色的薄唇流转着惑人的暖光。

    穆绍辰修长的腿迈过来陆夕夕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突然伸出手掌心摩挲着她柔软的头发低低笑着震动胸腔嗓音潺潺宛似清泉般幽绵。

    “等我。”

    陆夕夕睁着大眼睛含着不解和懵懂。

    直到第二天下午一栋平民居民小区陆夕夕放学回到家如往常一般对厨房里忙着做菜的陆子宁说:“我回来了爷爷。”

    屋子里浮动着炒菜的油香厨房里正忙得热火朝天陆夕夕也已经习惯她换好软绵绵的拖鞋抬眼就看见沙发上端坐着的穆绍辰他一身浅灰带帽开衫的休闲装眼眸如墨玉似清亮明耀盯着她一直没有挪开。

    陆夕夕惊奇的跑过去笑眼中泛着重逢的欢喜又充满疑惑:“邵辰哥哥怎么在这里?”

    这时陆子宁端着刚炒好的红烧排骨走出来将菜搁在餐桌上用围裙抹了抹手对陆夕夕解释说:“邵辰暂时就住在家里了他爷爷把他托付给咱们的。”

    陆夕夕恍然大悟点点头陆子宁便又催促说:“快去洗手要开饭了。”

    四十二 永远在一起

    夜色来临窗外是婆娑的树影月华皎洁陆夕夕从衣柜里搬出一叠垫被放在地上顺溜的铺好又拿出自己的毯子和枕头她笑着对穆绍辰说:“那你先去洗澡刚刚我教过你怎么调热水待会你睡我的床。”

    穆绍辰默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被子点了点头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清出一套睡衣又拿出一个迷你的毛绒娃娃陆夕夕已经坐在书桌前清理着作业本他走过来将小熊娃娃递给她说:“这是送给你的系在笔袋上。”

    棕色精致的小熊颈间系着一条花纹蝴蝶结陆夕夕眼睛里划过惊喜笑眯眯的捧着小熊娃娃脸庞边漾着清甜如霜的梨涡:“谢谢邵辰哥哥。”

    穆绍辰也笑起来似含苞的墨莲凤眸里泛着涟涟幽深。

    等穆绍辰洗完澡回来小熊娃娃已经拴好在她粉色的笔袋上她埋着脑袋写作业他一步步走过去略微低下头女孩发间干净的馨香便逡巡在呼吸里融入血液中无声无息的弥漫开柔暖温绵的情愫。

    她的手很小白的像是雪捏似得握住笔杆一字一句写着作文穆绍辰看见她写的作文标题又看着她写的内容不由自主笑出声。

    “夕夕的心愿……买一个四周都是花园的大房子?”

    娇小的肩膀突然一抖女孩显然被他吓到她回过头不满的鼓着腮帮双手已经捂住作业本:“不要偷看你快去睡觉我的思路都被你打断了。”

    穆绍辰挑着眉尾默不作声的走到床边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过柔软的床单穆绍辰打量着这个房间鼻端下是女孩带有牛奶般香甜的味道熨帖在胸口漾起紊乱细密的涟漪怦然而动。

    他掀开被子躺进去紧紧抱住她的枕头脸颊蹭了蹭唇边漏出的愉悦欢喜越来越深浓强烈目不转睛盯着女孩勤奋的背影凤眸里漾着贪恋的柔光。

    陆夕夕做完作业回头看见穆绍辰已经闭上眼睛呼吸均匀她伸了个懒腰桌上的时钟指向晚上九点她便小心翼翼的离开桌子从衣柜里拿出睡衣然后离开屋子去卫生间洗热水澡。

    穆绍辰微阖着眼睛不知道过去多久他才听到走廊上轻巧的脚步声像猫儿她经过他的床边身上还散着温热的沐浴乳香气像是在他心头缭绕着暖暖的薄雾。

    陆夕夕轻手轻脚的躺在垫被上她新奇的看着穆绍辰的睡颜精致的像是艺术品看了半会打了个哈欠她才缓缓闭上眼睛陷入梦乡。

    过了一会少年突然睁开妖冶的凤眸在月华中潋滟着动魄人心的绮丽辉光。

    他蹑手蹑脚的走下床轻的像是一缕幽魂缓慢躺在她身边钻进她的被子里呼吸咫尺之近少年俊美的面容这才露出着安然满足的神情。

    第二天醒来陆夕夕窘迫的发现自己睡相原来这么糟糕左手搂着穆邵辰的脖子右手和双腿缠在他腿上她脸一下子涨红触电似缩了手他眼疾手快将她拉得更近凤眸里潺潺流光凝望着她细绵无声。

    他说:“夕夕以后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她呆呆的看着他那凤眸里的光芒坚定而灼亮如初生的日光涌动着她看不明白的入骨偏执而她那时候只是相信他说的这一句话就一定会实现。

    四十三 年少轻狂的情愫

    六年后A市的某中学下课的铃声叮叮响起。

    晨光将教室铺陈的明亮纤细的手腕蓦然一动清理着桌面的书籍作业她低下头摸了摸笔袋上的那只小熊娃娃樱色的细唇抿出一丝甜笑女孩已经婷婷宛如出岫的轻云。

    身边喧嚣吵闹下一节是体育课穿着校服的学生笑哄哄的往教室门外跑。

    陆夕夕正要走身边突然传来男孩略显羞赧的声音:“陆夕夕可不可以把你的笔记本借我这次你英语考了满分我才三十九

    陆夕夕扭头过去男孩比她高半个头穿着宽大的短袖T恤露出矫健而结实的小麦色肌理面容的轮廓磊落分明脸上带着阳光似灿烂的笑容。

    她脸微微的发着热默不作声将自己笔记本递给他:“明天还我。”

    陈凯笑道:“谢谢。”

    体育课时体育老师安排班里的男女生进行接力赛正举行的如火如荼但轮到陆夕夕时她虽然奋力的往前跑可到了中间她却一脚踩到自己松散的鞋带猝不及防整个人栽倒在沥青的跑道。

    她疼的嘶了一声爬起来坐在地上抱着膝盖那一片已经磕翻了皮露出殷红吓人的血块她疼的眼眶通红鼻头酸涩。

    “陆夕夕!!”陈凯大步跑过来脖子上挂着哨子他蹙眉看向她的伤口然后双手拉过她的手臂一把将她背起来这举动令正在跑步的学生们一阵哗然起哄纷纷停下来看窃窃私语陈凯置若罔闻对体育老师说了声:“报告老师我送她去医务室。”

    体育老师也是怔住点了点头。

    陆夕夕的脸涨红的像一只虾她觉得自己耳朵都要冒烟了。陈凯背着她一路飞奔到医务室里将她放在床上火急火燎的对医务老师说:“老师她摔了一跤!”

    医务老师放下报纸看了看她的伤口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碘伏对她说:“破了皮伤的不是很深我给你先清创。”

    陆夕夕嗯了一声脸上染着粉红的云彩她抿着栀子花般细细的唇线。一双逶迤如猫儿似得眼眸低垂着幽黑的睫翼微微颤抖纤长浓密的像是小鹿凝着晶莹的光芒她白皙如雪敷的脸庞漾着小梨涡宛如盛了这世上最清甜的甘霖。

    陈凯的心突突跳动耳根渐渐通红这种异样的情愫在年少轻狂的血液中肆意滋生。

    陆夕夕有些不自在的低低说:“谢谢你。”

    陈凯一怔挠了挠头发:“这是体育委员该做的而且你还借了我笔记。”

    下午放学陆夕夕一瘸一拐的走到校门口那一抹如水杉似修长颀挺的身姿早早守候在那玉身长立他穿着干净的运动外套乌黑的发丝濡着微芒修眉凤眼如黑暗中初露光彩的墨莲从堕落深狱里绽放出阴郁的绮丽华光。

    看见她的一刹那眉头骤然紧蹙穆绍辰疾步跑过来沉沉的问她:“你的膝盖怎么回事?”

    陆夕夕鼓着腮帮子:“体育课摔了一跤。”

    穆邵辰便静默的审视着她的表情发现她没有说谎于是道:“我背你。”他已经握住她的胳膊不同于陈凯穆邵辰因为比陆夕夕年长四岁力气和身高都不是他能比过的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轻而易举将她背了起来。

    云端深处红的如火海暖光在他深邃俊美的面容镀下一层迷蒙的金辉他对她说:“夕夕我这一个星期有点事就派人接送你。”

    陆夕夕笑着说:“知道了你每个月都是这几天有事又不是头一回。”

    四十四 不要让我生气

    她又说:“我让爷爷接送我就行了你别派人学校离我家又不远。”

    穆绍辰就点头:“好。”

    来到小区楼下穆邵辰放下她等她站好了一抬头就对视上他骇人般迷恋的眼神痴痴的宛如失去了魂魄那炽烈漆浓的爱慕是要将她一切焚毁的高热岩浆。

    女孩下巴柔和的弧度细唇微翘在夕阳里濡着淡淡莹光安宁而温暖他心口压抑住的渴望骤然开始疯狂的激荡。

    陆夕夕的心头却渐渐生出一丝怯意头皮发麻。穆邵辰从不掩饰他的情感但她以前尚还年幼并不明白哪怕是现在十六岁了她也只知道那眼神让她害怕。

    他箍住她的腰力道很大她穿着薄薄的短袖能感受到他掌心熨帖的灼烫透过肌肤沸热着血液陆夕夕不禁挣扎起来但毫无用处。他修长的指尖滑过她的脸庞突然轻轻笑起来浅亮的薄唇扬起一丝宠溺的弧度。

    幽魅的嗓音潺潺而低迷恍如夜色里惑人的琴声:“夕夕我们在一起六年了……还有四年你二十岁我们就可以结婚在神的面前宣誓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

    陆夕夕猛地抬起头惊骇的冷意好似蚂蚁密密集集的爬遍身她微白的唇瓣上下动了动:“邵辰哥你在说什么……?”

    他摩挲着她的下巴眸光微微一敛只低声说了一句:“不要让我生气夕夕。”然后放下了手对她身后的陆子宁清冷说道:“陆爷爷我走了。”

    陆子宁点了点头穆邵辰便深深的看了一眼陆夕夕这才转身离开。

    陆子宁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叹了一声气意味深长的看向怔仲的陆夕夕女孩迷茫的睁着大眼睛纯然洁白的宛如正待绽放的栀子花眉须倏地拢紧说:“回家了。”

    夜色深沉黯淡的没有一丝星光穆家别墅二楼的一间卧室。

    修长的指尖在笔记本键盘上飞快按动幽蓝的光线映在他俊美沉静的面容上片刻屏幕里蹦出二十五个监控镜头他按着鼠标镜头画面不断放大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孩背着女孩飞奔在学校的走廊。

    另一个画面是男孩跟女孩借笔记本女孩脸上含着一丝羞赧的神色。

    身体渐渐颤抖穆绍辰宛如受到极大冲击眸子里骤然慑出困兽般的猩红骇光他睚呲欲裂的哀嚎咆哮:“啊!!!”将猛地摔在地上。

    接着又是几声巨响房间里狼藉粉碎!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