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9 页
    (++)

    门外响起杨氏焦急的敲门声:“邵辰!开门!!你在做什么!”又似对身边的佣人质问:“骆医生怎么还没过来!”

    佣人战战兢兢:“是太太我这就去催!”

    他置若罔闻浑身颤抖又僵硬的如玉石雕像毫无声息手指咯咯缓慢的响着空洞的瞳孔向上转动没有一丝活气只有从黑暗迸裂出炼狱般浓煞的阴戾一旦触碰便永不复轮回。

    他幽魅的嗓音温柔如情人的低喃:“我说过不要让我生气的夕夕。”

    他似笑唇角却渐渐沉下去肩膀瑟抖像是觉得极冷蜷抱着双膝坐在碎片里猩红的凤眸中蓄满了剔透泪水一颗又一颗往下坠他失神的放大哭音如同舔舐着伤口的脆弱孤兽渐渐如孩子似的嚎啕撕心裂肺:“夕夕……夕夕……!!”

    四十五 扭曲的爱慕 大高潮

    上午的自习课陈凯搬了板凳坐在陆夕夕旁边还带着她的笔记本和自己的英语试卷一副刻苦求知的模样苦巴巴的对陆夕夕说:“陆夕夕我看了你的笔记还是有几点不会你教教我?”

    陆夕夕看了一眼他的试卷点点头落落大方的说:“行呀。”

    陈凯于是笑的格外灿烂憨厚的露出一口白牙陆夕夕拿过他的卷子铺开开始细细讲起题目和知识点陈凯也听得很认真用自动铅笔勾勾画画两个脑袋挨在一起陈凯看到一个疑点抬起头准备说出来结果鼻尖忽的蹭过她的脸颊顿时就傻了。

    那温软的触觉依稀还在专属女孩的馨香窜进鼻息里犹如电流滑过心头在心湖抛开一圈圈涟漪砰然一动他呼吸有些急促心慌意乱的避开耳朵尖染着淡淡的红晕目光闪烁。

    陆夕夕也是怔住气氛顿时陷入尴尬她将铅笔放在试卷上呐呐的低声说:“刚才的知识点都讲了你自己先做那几道题。”

    陈凯利落的说了声:“好。”提起铅笔就开始写可无论多么认真的看题他始终有些心猿意马悄悄地抬眼瞄了一下陆夕夕她秀气温暖的侧颜狠狠撞着胸腔心跳霎时如擂鼓快的像是要蹦了出来。

    陈凯用力吸了几口气平复着这血液沸热的冲动眼睛里泛过一丝光芒好似打定了什么主意。

    放学的时候陈凯跟在她身后叫她:“陆夕夕!”

    她背着书包惊奇的转过身来一脸疑惑:“怎么了?”

    陈凯便腼腆的笑着说:“我去一趟书店和你家是一个方向所以我们一起走吧。”

    陆夕夕没有想多只道:“好。”

    天色有些阴翳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两个人走在寂清的街道上说说笑笑陈凯因为高陆夕夕半个头每次都能看见她微垂的睫翼清晰的凝着透明光泽像是黑色蝴蝶翩翩展翅他笑了一声问:“夕夕你有喜欢的人吗?”

    陆夕夕想了一想:“有啊。”

    陈凯的表情顿时凝固住眼中濡出一缕苦涩沉黯撇开目光忽然耳边又响起她清脆如黄莺的嗓音:“我喜欢的人有好多爸爸爷爷还有邵辰哥哥。”她浅笑盈盈眉眼弯的好似月盏沁出细碎的晶莹。

    陈凯松了一口气:“这样啊。”

    这一片街道并没有多少人陆夕夕抬头再看向陈凯时有一抹黑影飞快的朝他背后撞过来她瞳孔骤然一缩来不及说出一个字眼睁睁看着陈凯脸上的神情变为震惊和迷惘目光往下移动凝在他胸前的血迹上。

    血滴答滴答往下坠落。

    陆夕夕惊骇的望着他身后的穆绍辰漂亮的凤眸里只有死气犹如一具尸体缓慢沸涌着令她毛骨悚然的戾寒宛如从幽冥地狱涌窜而生的绝望窒息般封缠住她的五脏六腑她的脚像是被钉子狠狠贯穿在地挪不开半分。

    又是几下骨肉分裂的响声陈凯在她面前应声倒下去露出穆绍辰染血的五指他戴着白色手套袖口和下摆都沾着触目惊心的飞溅血迹。他面容淡静幽黑的睫翼在眼睑处落下淡淡阴翳浅色的薄唇微微扬起凤眸泛着涟涟华光好似绽放在阴暗之中的墨莲弥漫开血色的绮丽妖冶噬人心魄。

    将匕首和手套丢在地上他走到她面前薄凉的手心捧着她的脸她目光涣散脸色苍白如纸他凤眸里溢满了如痴如狂的沉迷连同入骨的偏执炽烈凶猛的好似岩浆从黑暗溃裂迸涌——那是一种要将她拆吃入腹的扭曲爱慕。

    穆绍辰抬起她娇小的下巴迷恋的看着她的细唇动情吻了上去这是他渴望太久太久的甘霖他掰着她的下颚疯狂的纠缠住她的唇舌她身子猛地一震开始剧烈反抗他箍住她的身体贪婪汲取着她的味道这一份蚀骨入髓的香甜令头皮传来满足的轻叹舒张的引起他一阵颤栗。

    他嗓音动情而低哑潺潺如极美的音色轻喃:“夕夕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他凤眸微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陆夕夕脸色煞白唇角哆嗦:“穆绍辰你要做什么!”

    穆绍辰只是低低笑着温柔诱哄:“不会痛夕夕要乖。”他这样说迅疾如电般用手帕捂住她的口鼻她惊慌至极的推着他却毫无用处在迷药的药效下只能硬生生的坠入在黑暗里。

    他抱着瘫软昏迷的陆夕夕失神的用脸颊贴蹭着她的脸身后传来无数轿车赶来的引擎声越来越近他漂亮的薄唇扬着宠溺温柔的弧度在她耳边自言自语:“你的心和身体是我一个人的……夕夕……”

    四十六 伊甸园

    穆怀远匆忙下了车一眼看到面前的男孩躺在血泊中殷红的沁湿了她白蓝的校服眉目里凛然如泰山般的煞气愈发的阴沉冷厉。

    救护车就在他身后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跑到陈凯身边几人蹲下来检查着他的鼻息以及颈间的脉搏其中一人命令其他三个将他抬上去然后站起来看着穆怀远说:“没有死虽然被刺了三刀但都和重要器脏擦过去了。”

    穆怀远便冷声说道:“必须救活他。”

    那人点点头胸有成足:“是。”

    穆怀远穿着黑色呢绒大衣五官凌寒如刀他走到血泊旁边看了看那一把匕首眸子里幽光逝过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开页面最上边的短信一个无名空号信息的内容写着——穆绍辰杀了人。

    然后附上了这里的地址。

    不动声色的收好手机穆怀远对一旁的人命令眼色如鹰戾:“把地上的清理干净!”

    混乱与平静毁灭和安宁。

    微风涟涟吹拂着他额前乌黑细碎的发丝清亮的光晕缓慢淌落呼吸里逡巡着淡淡沁人的花香四周是碧绿的草和纷繁的花摇摇晃晃的藤椅秋千穆绍辰坐在上面怀抱里圈着昏睡的陆夕夕毫无生息犹如一具娃娃他脑袋倚在她的肩窝里唇角噙着一丝孩子似满足绚丽的笑微阖凤眸。

    秋千一下一下摇动渐渐的陆夕夕的眼皮突然动了一下缓慢睁开。

    她呆滞无神的望着眼前的景色精致宽阔的花园不远处是一栋二层楼别墅风声阒静花香弥漫。穆绍辰感受到她身体一瞬的僵硬抬起头捧过她的脸凑上去亲吻温柔的低低在她耳边说道:“醒了?”

    他薄凉的气息拂过来恍如梦境最深处魇影憧憧交叠没入进她的肌肤里眼前陡然烁过殷红刺目的血瞳孔霎时猛缩她剧烈的挣扎一动但却骇然发现自己的双手和脚被绳子牢牢束缚她惊骇的看向穆绍辰眼底是深深的恐惧泪水濒临溃堤。

    心脏剧烈的跳动震着耳膜血液凝固脑海里混乱的如一团缫丝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看着他细唇动了动才颤声沙哑的喊道好似小兽般露出临危前的讨好:“邵辰哥……”

    穆绍辰好似没有看到她煞白的脸色自言自语的将她强按在怀里笑着:“小时候你写了一篇作文说希望买个四周是花园的大房子这里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我花了六个月为了种出这些花草。”

    “远离市区空气好而且没有信号。”

    他笑起来震动着胸腔愉悦的说道:“这里是我们的伊甸园夕夕。”

    穆绍辰说着起身将她抱起一步一步往别墅里走她望着空旷苍白的正厅只有厨房里设施较齐备他脚步不急不缓却一晃眼就来到了二楼唯一的卧室空空荡荡一张铺着白色软被的大床一个铁椅子窗户紧闭深蓝色的窗帘重重垂落。

    清冷的光线灰尘盘旋脚边泛着阴寒的雾气从脚心里窜进去漫无边际的涌动着森寒密密麻麻犹如万只蚂蚁啃噬着她的四肢百骸细细撕扯着她的血肉一点一点却疼的钻心头皮一阵阵发麻身子已经冷的毫无知觉只在心底掀起惊涛骇浪般的颤惧。

    一阵昏天黑地陆夕夕来不及细想整个人就被轻抛在床上震弹了两下。

    他沉沉俯身下来令她身体突然陷下去几分紧迫的气压笼罩下来宛如有一只大手捂断她的呼吸艰难的喘不过气他好似夜豹矫健而迅速欺近修长的腿跪在她细腿两边他匍匐着低下头凤眸里濡出湿润的沉黯无声弥漫着海水般幽深空洞的落寞。

    穆绍辰浅亮的薄唇微张用舌尖一点点舔舐着她的眼睑轻声说:“我查了好多好多资料他们说如果深爱着一个人光是想念着她就会焦虑到魂不守舍她不开心你就不会开心她高兴你就会更加高兴——夕夕我爱你很爱很爱。”

    他精致的喉咙上下微动潺潺低迷的是令她陷入恍惚的幽魅嗓音温柔的不可思议:“所以我会让你高兴的。”

    四十七  他的温柔

    陆夕夕并不懂得他话语里的深意素美迷茫的睁着小鹿似水亮的眸子。

    穆绍辰从枕头旁拿起一个眼罩轻柔的给她戴上去眼前突然陷入黑暗犹如跌落进不可测的墨池里冰冷的池水晃动着柔柔涟漪不容抗拒的侵袭她的血液如冰蛇一般缓慢游离女孩的神经猛然绷紧失声痛哭:“穆绍辰”

    他的吻随机落下来轻轻含住她的唇瓣手掌捏住她的下颚深切缓慢的探入吸允搅弄着她的舌尖逼迫她陷入这温柔的追逐他另一只手往下蜿蜒小心翼翼解开她的衣服即使是夏天可一旦触碰到空气白哲如雪敷的肌肤也很快起了微微疙瘩。

    灼烫的指尖好似奏谱着最动情的乐章含着细密浓烈的情思从她纤瘦的锁骨来到那兔子似温软的表面轻柔慢捻着那粉红的果尖柔嫩的触感令他心口涌动的沸热愈发炽烈而激荡好似岩浆濒临溃涌的爱恋只要她轻轻触碰便能燃烧的她血肉成灰。

    猛地抬起头他如癫如狂的目光紧锁在女孩绯红的面容动人的如娇艳欲滴的桃花他脱下自己的衣服再一次欺压下去灼热的体温贴在她的身上好似飓风隐忍着心惊的狂暴力量。

    娇小纯白的身躯在他贴过来的同时剧烈一颤因为视觉陷入休眠触碰的感官则更为敏感陆夕夕的意识混沌不清亦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哭起来。

    宛如没有听到她唇齿间咬出的惊惧哭声他离开她红肿的唇狠狠埋入她的颈窝里含吻着她的耳垂手指带着丝丝幽柔的电流令女孩的角落慢慢溃散这陌生而酥麻的空寂隐隐渴望着充盈的炙热原本的哭声渐渐被隐忍的细碎低咛而取代。

    他的手指来回摩挲着她平坦的小腹唇齿往下蜿蜒当他挑开她的裙子埋入女孩最娇柔细致的秘境里啃咬舔舐时她的身体骤然弓起来尖声惊叫。

    理智如弦崩然铮短脑海中苍白一片房间里顿时充斥着陆夕夕的痛哭声忍耐着身体紧绷而焦灼的痛意野兽已经膨胀成骇人的体积他额上是细密的汗水俊美的面容沁出妖治至极的华美。

    女孩哭的令他心口一阵楸扯的剧痛他躺在她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安抚诱哄般轻柔拍着她的背低垂着幽长睫尖在清亮的光线里凝着湿润的碎芒:“不哭夕夕不哭......我不动了夕夕不要哭”

    穆绍辰拉上被子覆住两人紧紧相贴的身躯卧室里旖旎的气息逐渐散去只剩下少年动人的低哄以及女孩逐渐疲惫的哭声。

    穆家的别墅此时乱成了一锅粥。

    穆怀远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里对面坐着一位青年人只听穆怀远苍霜凌厉的嗓音沉抑得响在客厅天花板下:“每一个月的这几天都是绍辰心理治疗的时候他不在房间里待着却一个人跑出去了”

    他看向身边神情苍白的穆父和杨氏:“你们是怎么看得人?”

    两人都不说话战战兢兢眉眼间满是憔悴和焦灼。

    坐在单人沙发中的青年男子突然开口:“老爷子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穆少爷他得的是极端偏执型人格分裂一点点的刺激都能让他陷入暴怒以前是残虐动物这一次是重伤人命他泄气的办法原始而直接也代表这之前对他的治疗部都没有用处。”

    穆怀远一听像是受到极大冲击威严的神色渐渐变为一丝颓丧他苍白的出声问道:“那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治他?”

    骆医生便将自己的想法盘了出来:“让他离开A市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我听同事说过美国有一个世界心理研究院您可以去试一试。”

    穆怀远有些惊怔:“去......美国?”

    四十八  我不是你的

    夜色逐渐深了窗外阒静只有低低的虫鸣星辰细碎镶嵌在深蓝的鹅绒布间。

    穆绍辰端着一盘海鲜炒饭轻轻放在椅子上然后搬动到床边他摸了摸熟睡女孩的脸庞压低声音呼唤着她:“夕夕起来吃饭了。”

    又喊了两次陆夕夕才宛如猫儿低低嗯了一声惺忪的睁开眼睛便撞见穆绍辰眸子里细绵无声的炽热好似发烫的蚕丝一丝一丝密集纠缠住她天罗地网直到窒息死去。

    她心脏突的一跳整个人猛地往后缩他脸色顿时冷凝凤眸里弥漫着阴戾强硬的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女孩右脚的铁链呤叮作响长长的链子拴在房间墙角的铁钩之中。

    端起那碗海鲜饭穆绍辰用勺子舀了一勺吹了吹热气自己试了试才安心的放在陆夕夕的嘴边她抿这栀子花般的细唇幽黑的睫尖往下垂着隐隐沁出倔强的气息将头撇到一边。

    穆绍辰修长的眉尾微沉将饭放在自己嘴里左手圈紧她的肩膀右手探进她裙子的下摆薄凉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大腿侧笔直推入那柔软的秘境捏着蜜珠子轻揉拉扯她娇小的身子狠狠一颤唇齿间溢出一声如水的低呼软软绵绵他猛地将饭粒悉数转送到她的口腔低沉的嗓音幽魅惑人:“好好吃饭。”

    陆夕夕枕在他的颈窝里他浅薄荷般好闻的清香逡巡在呼吸中那是她六年里最为熟悉的他的气息心里划过如泪似的羞愤和委屈她红着眼睛尽管极度抗拒着这一种方式喂过来的米饭但她还是坚忍这咀嚼吞下。

    被绳子束缚在身后小手发着抖无法动弹。

    浅色漂亮的薄唇掀起一丝满意的弧度他抽出自己的指尖细细吸吮这她的香甜安静的低垂眸光原本如墨莲初出绽放的五官弥漫开惊艳世人的黑暗华彩此时的动作又为他添了一份令人脸红心跳的妖治。

    陆夕夕的脸骤然爆红突然被自己呛了一口难受的咳嗽起来。

    穆绍辰连忙低下头温柔抚着她的背拿出口袋里洗干净的手帕擦去她唇边被咳出来的米饭他的无微不至就好似情人之间那样自然。

    这是和她相处六年的人六年里虽然过得平淡但每一个日子都离不开他的身影在心中他已经被她划分在亲人的圈子里如果没有感情那一定是假的。

    陆夕夕吃完了第一口他又用勺子舀了米饭在她嘴边她抬起头看向穆绍辰宛如向猎人苦苦哀求的小兽啜泣的吸着鼻子:“绍辰哥你杀了我同学警察一定会抓你的你现在放了我然后去自首吧可以减轻处分。”

    他安静的凝视着她凤眸里渐渐濡出喜悦的光泽他突然孩子似笑起来低低潺潺微歪着头轻声问:“夕夕担心我?”

    陆夕夕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小鹿心虚的点头:“恩。”

    他更加开心眸子里的色彩奇异而明耀温柔而热烈的吻住她不留一丝呼吸的缝隙又抬起头轻轻悦耳的笑声从他唇齿溢出来:“放心没有人敢来抓我。”

    嘴边残余着他灼热的气息泛起酥酥痒意她急促呼吸着目光瞥向脚上戴着的细铁链在光线下流动着棱极的光芒刺的眼睛生痛隐忍的委屈突然溃堤羞愤的怒火腾腾燃烧漫无边际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

    不她不要这个样子她要回家!

    陆夕夕眼眶通红怒瞪着穆绍辰眼底清晰的刻着怪怨:“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还要上学!”

    少年的动作便是一顿凝视着她脸色缓缓阴沉下去薄唇微启一字一句皆是坚硬无比的咬出来:“不可能你是我的永永远远是我一个人的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你走。”

    这犹如噩梦的宣言令陆夕夕的心不可自抑漫开惊骇的冷意气血剧烈的涌窜伴随着对他的愤慨将她的思绪搅得混沌不已她急得失声哭泣泪水一颗一颗往下坠落:“我不是你的!我不是!绍辰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求你了放我回家求你了。”

    穆绍辰却是置若罔闻将勺子里冷掉的米饭自己吃了又去舀盘子底下温热的米饭再一次喂在她的嘴边。

    女孩狠狠抿嘴再一次抗拒他的手指开始颤抖凤眸里风起云涌恍如破碎的墨玉迸射出漆黑幽沉的戾寒游离着令人心惊的血色煞怒女孩对他的戒备和抵抗令他眼中渐渐弥漫开一种扭曲的癫狂这是烙刻入骨的深弄爱慕亦是甘于沦落的沉溺和孤独如此脆弱又是如此毛骨悚然。

    他唇边渐渐掀起一丝狰狞的笑冰寒残忍仿佛巨大的阴翳倾塌下来沉沉的砸在她的心头他幽如鬼魅般低迷动人的嗓音含着猩红的笑意手臂力道一寸一寸收紧他迫近她漂亮的五官如墨莲无声无息弥漫开极致绮丽的危险。

    “夕夕你真不乖你知道吗有些话是不该说的.....”

    四十九 梦醒

    陆夕夕再一次被穆绍辰重重压在床上她惊惧的睁大眼睛而他却凤眸微弯痴迷的用指腹捋着她脸颊边的发丝浅色的薄唇微微动着他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改变我们之间的结局。”

    他捏住她的下巴在她唇角舔了一下感受到她细微的颤抖薄凉修长的手指探进她的裙子里轻柔抚摸宛如带着诱哄他呼吸愈发深沉压抑住即将溃裂的渴望那幽魅低沉的嗓音好似她挣不开的噩梦:“喜欢你的人想要接近你的人我都赶走了但今天这个不同他竟敢和你贴这么近他该死!他该死!!!”

    他怒极嘶吼手指猛地捏紧她胸前的温软激起女孩更加凄厉的哭喊:“啊!!——”

    两个人剧烈喘气失神的凝望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穆绍辰突然痴痴笑起来唇角抽动着轻震胸腔凤眸里的缱绻爱恋炽绵而偏执:“夕夕你是我的……”

    温柔吻着她眼睑的泪痕往下蜿蜒将脸深深埋在她的颈窝里磨蹭他大力呼吸直到肺里充盈着她温暖的淡香像是碰到解药的瘾君子这一刻四肢百骸传来满足的酥颤让他的胸腔极度扩张露出孩子般贪婪无厌的一面。

    陆夕夕脸色苍白狼狈的挂着泪痕她的身子止不住发抖像是置身在深冷的冰窖没有一丝热气只有疼痛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万蚁噬心般的苦恨可笑的悲哀的充满愧疚狠狠鞭笞凌迟着她。

    她一直战战兢兢太过害怕甚至自私的要去袒护他说服他因为他是她最喜欢的邵辰哥哥啊!可直到现在她才恍然大悟她怎么会这么蠢?怎么会这么迟钝?!

    她竟然忘了去问原因陈凯是因为她而死的!那鲜活的而充满阳光的生命前一天还出现在眼前这一瞬便因为她而死在了他的手里!

    穆绍辰听见女孩的哭声突然歇斯底里陷入崩溃他抬起头温柔抚摸着她的泪痕轻轻舔舐他入魔似虔诚的低喃仿佛在安慰她:“我爱你夕夕我爱你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所以不必感到害怕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陆夕夕笑了一声却因为嚎啕的哭泣更显得凄凉她掀开湿漉漉的眼睫眸光里满载着埋怨和冰冷恨意浓烈的像是猝毒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胸膛残忍翻绞她死死盯着他脸色苍白龇牙裂齿。

    “穆绍辰!我不需要你的爱我这辈子就是死了也不会爱上你!”

    修长的手指猛地掐住她的颈脖他眉眼间的戾气腾涌而凶狠像是陷入极度的癫狂原本俊美的五官此刻扭曲的犹如梦魇他牙齿咯咯响动好似困兽一般凤眸里迸射出幽冥地狱似沉沉而骇人的森寒死气因为眼底滔天的狂怒而变得更加噬人可怖。

    穆绍辰唇边的肌肉抽搐着似笑未笑眉棱骨细微颤抖魔怔似微歪着头他俯下身与她咫尺之近嗓音幽魅如血色里极美的修罗低沉而冰冷:“你说什么?”

    陆夕夕倔强的怒视着他脸上是斑驳的泪痕她细小苍白的唇动了动拼了力从唇齿间挤出几个字:“我……不会爱上……啊!!”凄厉的哭喊是他的力道猛然加重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

    陆夕夕剧烈挣扎脸色煞白她还是瞪视着他充满恨意那目光直直刺进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剐心剐肺般绞着入骨入髓的剧痛又像是无数野兽撕咬吞食着他的血肉每一下都牵扯住心口的痉挛连呼吸都痛不可抑。

    他眼中溃裂奔涌的阴郁戾气排山倒海如暗流淹没了一切的理智他突然埋下头手指一松狠狠咬住她的唇瓣女孩的胸口发出难受至极的刺耳腔鸣他狂怒的撕咬拉扯直到唇齿间溢满血腥他略微抬起头薄唇殷红恍如曼陀罗绽放出妖冶至极的危险。

    洁白修长的指尖轻轻抚摸她唇上的伤口身的血液因为指腹下的温软而开始沸热激荡着涌窜着撞击着他四肢百骸他的暴怒他的惊痛渐渐被如痴如狂的入骨沉迷所覆住凤眸泛着猩红的泪光他突然变得如孩子似流露出手足无措的脆弱毫无掩饰的露骨贪恋这一种扭曲狂热的爱慕是想要连同她的血肉拆吃入腹便能永远相合相依。

    他哭泣着泪水沿着脸庞往下滑落无声无息坠落进她的颈窝里烫的惊人他贴过去用沾满泪痕的脸颊温柔磨蹭嗓音沙哑含着稚气:“夕夕以后你只能看见我只能听见我说话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永远……”

    这让人心碎的叹息离自己渐渐远去轻的如风似再也听不清楚眼前的景色也变得模糊堕落进黑暗里。

    脸上传来轻柔擦拭的触感幽黑湿亮的眼睫动了动缓缓睁开却被窗外的日光刺得再一次阖上眼睛然后又睁开涣散的瞳色渐渐凝聚放在脸边的手也停了下来男子温儒的声音落在耳畔熟稔而又陌生:“夕夕你醒了?!”

    陆夕夕扭过头沿着他浅蓝色衬衫的袖口一直到他如异国人秀气俊雅的五官白皙的肤色宛如琥珀般清亮的眼眸她蹙着眉喉咙仿佛被泪水泡哑:“裴文泽?”

    五十 恢复记忆之后

    病房天花板角落的监控器最底端的小灯滴滴闪烁穆寒望着屏幕里陆夕夕已经辗转醒来他薄唇掀起一丝兴味的弧度整了整衬衫的衣襟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陆夕夕坐在床上苍白的面孔透出一丝憔悴她摸了摸眼睑湿漉漉的是自己的泪水和冷汗裴文泽看见这样的她眼中满是心疼他轻声说:“你哭了好久。”

    陆夕夕的手心发着颤她失神的盯了好一会又看向自己一身病号条纹服才抬头有些怔然无力的问他:“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医院?”

    裴文泽愣住才说:“不是医院带你来的是我认识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会这样做他说是为了恢复你的记忆……”他想起什么眼中露出困惑焦灼的光芒又问道:“夕夕为什么你会失忆?那一段记忆里有什么吗?”

    陆夕夕抿着栀子花般的细唇没有说话微低着头窗外万千琉璃似的霓虹灯在她身上镀着迷蒙的荧光乌黑柔软的头发垂落在腰间她静默的看向窗外漆黑的树影摇曳簌簌作响折射着变幻的光影。

    已经是夜晚了。

    门咯的一声被打开两人转过头去只见门口伫立着修长的身姿他有着略微苍白的肤色温儒清隽的面孔轮廓眼尾的弧度却含着妖冶微微眯起发丝灰白透过金丝眼镜的那双眼眸如英国伯爵红茶的水面在碧琉璃灯光下漾开点点深邃的红褐。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