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10 页
    (++)

    宛如上个世纪的欧洲绅士这是陆夕夕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穆寒一直看着陆夕夕眼中毫无陌生感反而是非常熟悉他沙哑的嗓音好似碾过了重重沙子弥漫着异样磁性在病房里徘徊:“陆小姐是我带你过来的请原谅我用这样粗鲁的方式对待你。”

    他道歉却不解释原因也不说出姓名。

    陆夕夕有些看不透这笑眯眯的男子便索性直接问他:“为什么要让我恢复记忆?”

    穆寒颇有深意的笑了笑。坦然自若的回答她:“因为我想知道即使你已经部都记起来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爱着穆绍辰。”

    她皱眉因为他眼中饶有兴味的打趣让她觉得很是反感就好像她是他眼皮下的小白鼠那一种洞穿人心的犀锐目光含着丝丝笑意让她不由得沉下脸色淡冷疏离的说:“这不关你的事。”

    陆夕夕又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现在我要回家不然我就报警。”

    穆寒依然是笑着不以为然扬了扬眉:“你的衣服很脏我都扔了只有你身上的这件。”

    陆夕夕脸色更沉默不作声的穿起原来的凉鞋拿过床头的小皮包她刚一下床裴文泽起身拦住她说:“我送你回去。”

    陆夕夕默了一会看着自己的病号服无奈的点点头声音疏离而客气:“谢谢你。”

    他眉眼间划过一缕苦涩黯然牵强的扯出微笑:“不必。”

    陆夕夕与穆寒擦身而过她抬头看了一眼他他就像笑面狐狸即使是笑着也根本没法让人明白他的思绪温儒绅士却隔着万丈之尺如笼着细雨霏霏的迷雾在雾里有着欧洲高雅的筹光交错清冷贵气。

    她撇开目光只想着以后千万不要再见到这个人。

    穆家的别墅正是鸡犬不宁。

    二楼一间卧室里砰咚巨响那是东西一次又一次摔在门上继而是暴躁的用脚踹用身体去撞凶猛的力道震着别墅天花板都发起颤一次比一次强烈。

    杨氏站在门外整个身体也不停发抖脸色苍白黯淡她眼角通红紧紧盯着门眼泪急促的往下流淌直至铺盖住整片脸颊她神色焦惶而担忧不知所措的看向穆父软下声音说道:“放他出来吧他这样下去身体会撞坏的!”

    穆父的神色也有一丝动容但随即变回冷硬沉着嘴角说:“不行这是为了他好等我们找来的人成功受孕了才能放他出来。”他停了一下又说:“那陆家的女孩应该会离开A市了我晚一点找人查一查实在不行就亲自找她谈。”

    “不!!!——!”

    又是一声巨响是穆绍辰发狠的撞击房门他好似陷入狂怒暴躁的困兽嘶吼声骇人至极穿透过房门迸射出让人胆颤心惊的铺天煞气浓烈的恨压抑的恍如阴翳沉沉倾塌在每个人的心头那是要将他们挫骨扬灰一般的浓烈誓不罢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杨氏终是崩溃了哭的不可自抑。

    五十一 去找她

    手上布满了沁血的紫淤伤痕门板上印着飞溅的血他双手发颤失魂落魄的往后踉跄了一步手不断攥紧咯咯作响。

    就在这时眼前的门猛地被打开他眼中烁过一道惊电的光立刻扑过去但从门外飞快涌进来四个体格健壮的保镖还有一个白衣医生如铜墙铁壁将他拦回房间里。

    四个人抓住他的手脚将他死死按在床上医生则打开自己带来的药箱拿出一个针管和药瓶他抽出少许透明的药水弹了弹针尖一步一步朝穆绍辰走过去。

    穆绍辰剧烈挣扎凤眸猩红犹如走火入魔的疯子他明明比那些保镖瘦许多但他的爆发力让在场所有人都暗暗吃惊四个保镖更是险些让他挣脱不得不力再次按压穆绍辰极度狂怒连理智都被焚毁额边紧绷暴跳着青筋一突一突他嘶声力竭的咆哮:“放开我!!”

    医生抹了抹额上涔涔冷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疯子他一咬牙吩咐那几个保镖:“按的再紧一点抓住他的手腕。”那几人点点头力道不约而同的更加沉重穆绍辰的手已经动弹不得医生这才将针缓慢推进他血管里不出半会才又拔出来。

    医生收拾好药箱逃命似得往房门外跑走廊上穆父冷然的出声问他:“药打进去了?”

    医生点头:“都打进去了不出三分钟药效就发挥作用。”

    穆父这才满意的露出一抹笑带着少许轻松:“你可以走了。”对身边的佣人吩咐:“送杨医生回去。”

    穆绍辰还在挣扎那四个保镖并没有离去牢牢地箍住他的肩膀和脚他嗓音因为嘶吼而变得沙哑咆哮声却从未停短渐渐地他睁大猩红凤眸蹙着修长的眉惊异的陷入凝思之中呼吸变得急促紧绷的额角开始渗出一层层薄汗洁白的皮肤好似晚霞染上绚丽的绯红那是他无法控制的热流在血液里窜涌奔腾叫嚣野兽骤然苏醒灼热的胀痛凝聚在一点却疼的每个肌肉都抽动起来。

    脑中一片白光逝过连意识都变得混沌不清仿佛置身在火海里尽数被吞噬随着时间推移这撩人的折磨愈发的强烈他挣扎着坐起来呼吸发烫这才发现那四个保镖早已离去。

    门再一次被人推开面相温婉的女子走进来神情胆怯身后的门又咯的一声锁上当她看见坐在床上的穆绍辰时眼中的灰败暗淡霎时被惊艳覆住!

    俊美深邃的五官此时的穆绍辰每一寸肌肤都透出诱人的绯红修长的眉棱极其漂亮的薄唇微微张启那一双幽深的凤眸漾开涟涟迷蒙的水雾好似墨莲盛开到极致的妖治魅惑那噬人心魄的美弥漫着黑暗的绚丽让世间一切都黯然失色。

    他焦躁的扯开衬衫领扣露出深邃的锁骨一滴滴汗珠晶莹剔透沿着精致坚实的肌理往下蜿蜒眼前是一片迷蒙他吃力的走了几步眉头紧锁像是没有看到那女孩径直擦身而过伤痕累累的手扭动门柄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女孩咬唇脸上烁过决然的坚定她依然有些胆怯走到穆绍辰的身后她脱下自己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然后伸手去触碰他紧绷的胳膊只差一点的距离他像是感应到转身一脚将她狠狠踹开。

    女孩凄厉的痛呼引起门外穆父和杨氏的注意两人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甚至眉眼里多了一丝窃喜但接下来的声音却让他们的脸色更加白了几分就连笑意也都瓦解。

    “不我求求你啊!!--不要踢了!不要再踢我了!!救命!!”

    那含着血般的哭喊如玻璃刺耳的扎进每个人的耳膜穆父心神一凛连忙打开房门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冰冷的地上女孩衣不蔽体穆绍辰一脚死死踩着她的手背俊美的面容狰狞无比眼中奔腾着浓烈的戾怒森寒可怖。

    凤眸里迸射出狼瞳般幽绿骇人的光他如机械似得转过身来这一刻眼前的人不再像他们所认识的穆绍辰而是踩在彼岸花降世的修罗那绚丽而冰冷的杀意犹如万重地狱弥漫出沉沉死气在空气立流动。

    窒息的冷极的黏腻如冰蛇直至将他们拖入地狱受到永无结束的煎熬着紧迫的威压让两人不寒而栗头皮一阵发麻。

    穆父和杨氏都惊呆了脚心仿佛在地里生了跟内心是渗透入骨的惊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穆绍辰跑过来然后擦身而过他像是发疯的猎豹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五十二 质问

    陆夕夕回到自己原来住着的的小区她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一身衣服将病号服丢在垃圾桶里用袋子勒好这才躺在床上疲惫的闭上眼睛。

    十年前的一幕幕顿时又浮现在眼前。

    那曾经对她意味着屈辱的囚禁长达整整七天只是现在想起来心情已经完不一样了他的疯狂他的偏执他的痴情他的脆弱和哭泣历历在目部是为了得到她心脏陡然揪起传来绷紧的涩痛和酸楚让呼吸都难过不已。

    少年无措的哭泣着:“夕夕我爱你……”

    她辗转反侧突然抱住枕头将脸深陷进去眉头紧蹙隐隐沁出一缕烦躁这时门外响起了焦急的敲门声陆夕夕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晚上十一点她下了床敲门声并没有停止越来越急让她的心跟着一下又一下悬紧。

    蹑手蹑脚站在防盗门前陆夕夕扒着猫眼眸子霍然瞪大!

    穆绍辰还在奋力敲着走廊刺目的光从头顶倾泻额前凌乱的发丝便在眼睑处落下浓浓的阴翳凤眸通红涨着一条条血丝让眼白都变为粉色眉间更拢着一条深深褶皱如云似雾漫开焦灼隐忍的气息领扣敞开了几颗汗如雨下流淌过绯红的紧致肌理。

    她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疲惫的面容心里惊愕不已但迟迟没有打开他眉头紧蹙浅色的薄唇轻启沙哑不清嗓音里沁着细碎的哭泣:“夕夕你开门夕夕!”他喊得一声比一声软那话语里的企盼让陆夕夕原本生着的闷气渐渐化作铺天盖地的怜惜海水般涌向心里最柔软的深处。

    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叹出来她认命的将门打开吱呀一声还没完整看到穆绍辰的轮廓眼前便是一黑然后就陷入熟悉的怀抱中。

    门哐的一声重重关上。

    唇齿间猛地传来凶猛酥麻的痛意那是他的舌头在她嘴里激烈的纠缠翻涌他大力的吸允啃咬着她的舌尖呼吸灼烫急迫的犹如暴风雨他坚硬的手臂如铁一般紧紧禁锢住她整个身体她的唇有茉莉花般的柔软和清香他发疯的盼了太久太久哪怕只隔了七个小时没有看见她浸透四肢百骸的思念却早已泛涌成灾。

    陆夕夕被他发了疯似的掠夺吓了一跳她的嘴唇被牢牢堵住连呼吸都被一并夺去她如溺水的人奋力挣扎呜呜出声却逃不开他的桎梏。

    天昏地暗的一刹那穆绍辰将她横抱起来大步跑到她的卧室将她轻抛在床上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又一次狠狠压下去他想要她想占有她这一种癫狂渴望和深沉浓烈的爱恋已经如濒临溃涌的岩浆滚热的焚毁了他所有的神经。

    大手将她的睡裙一把撕开烫的惊人的吻烙印在她柔软芬芳的颈间陆夕夕有了说话的机会急促的喘着气脸蛋爆红怒气冲天的吼道:“穆绍辰!你给我停下来!”

    听出她话语中的怒意穆绍辰身体突的僵硬住这才缓缓拉开她原本漂亮的凤眸此时亮的惊人好似浸在月下水池里的墨玉粼粼游离着拨动人心的绯红薄雾宛如墨莲绽放极致的绮丽这一种恶魔似的蛊惑在黑暗里折射出动魄人心的妖冶邪魅连陆夕夕都觉得喉咙一紧心脏突突剧烈的蹦跳。

    她无声吞了吞口水不动声色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他幽黑纤长的眼睫颤了颤抿着漂亮的薄唇难耐的蹭了蹭她微凉的手心脸上不禁露出孩子似满足的笑意陆夕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皱眉咕哝道:“好烫!”

    穆绍辰沙哑的嗯了一声呼吸急促:“我被下-药了。”

    陆夕夕心里悚然一惊不可思议的低声问他:“是你爸妈做的?”

    穆绍辰也蹙眉凤眸里有转瞬即逝的恨意声音就低沉了许多:“恩。”似乎不想再提到他们整个人如一团无法满足的欲望再一次欺压过来他发热的手心抚摸着她皎洁柔和的脸庞那如猫儿般娇美可爱乌亮好似月盏的眸子湿漉漉的眨着引起他温柔的低笑凤眸里流转着缱绻入骨的痴迷深浓热烈清晰的只映着她一个人。

    那是她再也熟悉不过他对她近乎病态的爱慕和贪恋。

    穆绍辰俯下身修长的双膝跨阻在她两腿之间灼热的呼吸拂过她黑色的睫翼他执起她的右手用舌头温柔舔舐着含咬住她每一根手指妖冶而绯红的俊容修眉凤眼他洁白如玉的肌肤在夜色微光下泛着浅淡碎芒比起往日更加的魅惑人心。

    他认真而虔诚的神色却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动作陆夕夕像是受到极大冲击一颗心竟然在他的目光下柔软的如水一般泛出涟涟酸涩似泪的怜惜。

    他握住她的手心贴紧在自己的脸颊边眸色里濡着湿亮的哀求低哑幽魅的嗓音潺潺好似月华下的大提琴凝着露水般的无边落寞:“夕夕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穆绍辰对陆夕夕的爱已经卑微到了土里愿意抛弃掉一切的尊严。

    陆夕夕突然非常想哭他隐忍了这么大的痛苦即使是这样也绝不肯去碰别人而是固执倔强的一定要赶过来找到她仿佛又让她看到幼年时候的穆绍辰他总像是跟屁虫一直跟在她身后久久不肯离开。

    心里发热的涩痛一阵一阵撞击着胸腔她颤抖着哭音强硬的撇开目光难过极了低声诉说出心里最大的心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穆氏集团的董事长还有未婚妻的事情呢?”

    五十三 燕欢

    穆绍辰怔了怔捧着她的脸让她直视她他眸光炽烈犹如宣誓一般认真说到:“穆绍辰是属于陆夕夕的无论他是哪一个身份他的肉体心以及灵魂都是最纯粹的完整属于你。”他又说:“夕夕我没有未婚妻我拿我的生命发誓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

    “陆夕夕是穆绍辰部的生命和唯一的爱。”

    陆夕夕看着他这一刻心里竖起的盔墙分崩离析她重重吸了吸鼻子凶悍的像是幼兽直接吻了上去他听见她的话语一字一句猛烈地撞入心房掀起惊涛骇浪般的震惊和狂喜:“我也爱你所以我愿意。”

    月色浓浓一片阒静。

    柔软的粉色单人床娇柔白哲的女孩身体宛如新生的婴儿般被修长精实的身体紧密覆住她雪白的脚背紧紧绷住微微发颤。

    穆绍辰的吻热热的印在她的颈脖里亦如多年前狠狠的呼吸直到肺里充盈着她柔软香甜的气息干净而温暖融入进呼吸里幽魂噬骨一般让他着迷熨帖在胸口激荡着灼热涟漪使每一寸头发都传来满足的喟叹。

    手心握住她胸前兔子似的柔软指腹摩挲着那朱红的果粒另一只手缓缓抚摸着她平坦的腹部仔缓慢探入她幽深的秘境里去陆夕夕“啊”的低呼声紧张的夹紧双腿陌生的异物感让她有些害怕。

    他感受到她的不安薄唇啃咬着她的唇瓣温柔至极的纠缠手指快速拨弄着花瓣上端的珍珠轻轻拉扯慢捻。

    一道电流从小腹部猛地直涌上头皮陆夕夕身子一震娇媚的低吟抑制不住从唇齿溢了出来停留在她大腿内侧的火热野兽愈发肿大借着她濡出的湿润他难耐的来回摩擦着她娇嫩的肌肤突然发狠的埋下头举托起纤细的两腿直接凑过去舔舐那柔软秘境。

    “别不行......”陆夕夕难受的低语犹如置身在火海热得厉害额上渗出晶莹的汗水她不由自主收拢双腿却敌不过他强硬的力道他的舌尖在里面轻扫咬动深深地探入吸允另一只手仍然摩挲上端粉红的蜜珠着折磨太过刺激不出一会就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般的酸麻快感窒息似包裹着她。

    身体轻颤抽搐热流从秘境里源源淌出她眼角含着泪急促的喘着气他抬起头舔了舔唇上的湿亮凤眸微弯动情满足的含住她的耳垂沙哑惑人的喃喃自语:“夕夕夕夕你是我的......”

    他小心翼翼的挺身略显笨拙借着她温润的湿润昂扬骇人的野兽缓慢抵达女孩最深处的柔软陆夕夕疼的蹙紧眉头紧紧攀附着他的后背惊叫出声狠狠咬住他的肩头他动作停下来心疼的捧着她的脸:“很痛?”

    陆夕夕不肯认输瞪着水汪汪的眼睛:“谁叫你太慢了都怪你!”

    穆绍辰被她逗得眉尾一跳握紧纤细她的腰肢再一次深深与她的唇齿交缠动作比之前更加迅猛却温柔至极身下的动作一次比一次重她淌出更多的湿润两人交合之间一片泥泞他剧烈的律动着骇人的形状在她的腹部清晰可见隐隐蹦跳着青筋水声潺潺。

    陆夕夕感受到他的火热已经抵达宫口抬起满是快意而绯红的脸庞眸子里渐渐露出一丝惊骇可来不及细想唇齿间娇柔的低吟越来越强烈他急促的喘着被她的紧窒和绞缠折磨的大汗淋漓这蚀骨一般的入髓快意焚毁着他的肉体和意识他只想完完侵占住她的温暖每一次退出她的身体都猛烈地一贯而入。

    最后一刻陆夕夕一阵猛颤白光在眼前炸开她昏睡过去身上是汗水。

    他紧紧抱住她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不知道过了多久脊椎骨突然剧烈一颤喷薄出温热的液体满满胀胀的充盈着她的深处她才闷哼一声眼睛却没有睁开。

    穆绍辰趴在她身上下巴搁在她颈窝里他低低笑起来渐渐变为癫狂的大笑胸腔剧烈的震动着响起一阵阵腔鸣他还在她的体内厮磨凤眸里溢出一颗颗热泪发颤的手细细感触着她脸庞的轮廓失神的凝望着她洁白的下巴眼中是如痴如狂的炽热深爱:“夕夕你是我的了。”

    他越笑越开心渐渐变成了孩子似得畅快淋漓心口充盈着甜蜜温软让他久久无法从激荡的狂喜中平静下来。

    穆绍辰眯着凤眸魔怔般低低反复的自语:“夕夕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五十四 晨起的运动

    第二天一早晨曦的暖光铺照在粉红的墙壁上楼下已经有了窸窣笑语来来回回是人的脚步声还有收购家电的哟喝鸟雀扑棱棱的飞过落进树中的阴翳里让墙壁的明亮光影变幻多端。

    陆夕夕睡得总不踏实她身体前后摇动着隐隐感到晕眩她不适的闷闷恩了一声女孩早晨惺忪的慵懒嗓音软软可爱的好似猫儿酥酥麻麻从心头滑过激起穆绍辰更加澎湃的怜爱他凤眸里漾着璀璨如星的宠溺笑意幽蓝的飞溅而出俯下身温柔的吻住她樱色柔软的细唇身下热流而凶猛的抽动。

    潺潺的水声清脆不绝火热的昂扬直直撞击着她紧窒的宫口偶尔恶作剧般停在那里缓慢蠕动感受着包裹他的温暖久久不舍得挪出心口充盈着甜蜜的满足那是侵入每一寸血液的幸福沸腾着激荡着。

    她紧蹙着眉头不断溢出不满而难耐的娇吟如同小猫咪咪的叫洁白的双腿更是自觉地缠绕在他精实的腰间主动摩擦穆绍辰仅存的理智轰然爆炸每一寸紧绷的肌理都叫嚣渴望着她的绞缠野兽在她体内越发胀大突突跳动着。

    穆绍辰温柔愉悦的笑了一声汗水濡湿了他乌黑的发脸颊绯红唇角高高扬起奖励般在她耳垂上舔了一下幽魅低迷的嗓音美好的如大提琴最动人的音色:“夕夕坏。”他抬起头抓住她圆润的臀将她身体略微抬起深吸一口气然后狠狠的冲撞进去!

    陆夕夕“啊”的一声惊叫出声秘境里肉径猛地收缩紧紧扼住他的硕大两人交叠的喘息重重融在一起他动人的呻吟着幽长的睫尖在晨曦里凝着晶莹的光泽动作一次比一次更加生猛。

    她惊愕的睁大眼睛仅剩的迷蒙睡意早已烟消云散望着眼前俊美男子的轮廓墨莲般弥散出夺人心魄的邪魅绚丽她的话语细碎而柔媚软的不像话:“绍辰你你一大早做什么呀唔!”

    他突然又抬高她的腰肿胀的野兽密紧嵌入她宫口后的温床白哲的腹部印出骇人的痕迹那是他在她体内发疯的冲撞酥麻微痛的快感如飓风扫荡而来使她原来清明的意识渐渐被他的热情焚烧殆尽只能无措的随着他的韵律而剧烈摇动。

    浅红漂亮的薄唇轻吐着热气他如孩子似露出绚烂明耀的笑快乐满足的不得了唇边扬起的弧度那是最为纯粹的幸福他像是撒着娇一遍遍诉说心中的感叹:“好舒服夕夕的体内好舒服好温暖我要和夕夕一直做一直一直!”

    他不知疲倦的律动着陆夕夕心里却被吓得不轻但她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娇小白哲的身体宛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上上下下的晃动久久没有停下来。

    陆夕夕再一次苏醒窗外的日光更烈了。

    眼前是放大数倍的俊容她吓得一怔才回过神来穆绍辰正睡得恬静而安宁唇角轻轻扬着一抹饱食后满足的笑意他的手臂搂在她腰间圈抱着脸颊紧紧贴着她的脸温热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均匀的拂面而来她的世界突然寂静无声。

    屏息凝望着他的睡颜她没有一点点的后悔耳边响起穆寒饶有兴味的话语他深邃的眉眼微微弯起一字一句问她:“因为我想知道即使你已经部都记起来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爱着穆绍辰。”

    爱她爱十年后的他所以就能包容十年期的他尽管他犯过错。她也许是真的疯了又或许是太渴望被人深爱她没有能力和青春再去赌自己的爱情那索性就和他在一起因为她了解他了解他对她的偏执永远不会有背叛。

    她默默想着又等了许久穆绍辰丝毫没有醒来的痕迹深深熟睡陆夕夕看了一眼闹钟已经是正午她身体酸痛的不行动了一动大腿间的白浊还未干涸混着她斑驳的血液缓缓淌下来那温热的湿意让她脸颊噌的就红了水汪汪的眸子瞪了他一眼。

    小心地抬起她的手臂她悄悄地溜开他的怀抱他立刻感应到双手不安的动了动眉头皱起来咕哝着低声喊她的名字:“夕夕夕夕.....”

    陆夕夕心里蓦然一甜宛如沁着蜜糖般但她还是保持清醒迅速拿起自己的枕头塞过去他睡得糊涂只知道上面有她的香气猛地抱紧依赖的蹭了蹭安然的舒展眉间。

    五十五 谈话她的心事

    陆夕夕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时还依稀听见卧室里的呼吸声她侥幸的松了一口气身上是换好的短袖和牛仔裤她蹑手蹑脚走进去拎起门旁边的皮包和球帽然后迅速撤离。

    下面传来的酸胀让陆夕夕走路都觉得别扭她埋着脸飞快的来到离小区最近的一家药店顶着工作人员的目光即使别人觉得正常她依然羞赧得不行经过询问药店的医师拿出一盒七十二小时避孕药给她她看着这盒药眼神有些黯淡虽然接受了穆绍辰但在结婚之前她绝对不能有孩子。

    暗暗想着眼中便烁过一抹决然走到收银台前付了账匆匆将药塞进皮包里。

    才走出药店门口突然迎过来一个女士妆容精致举手投足都是高雅不凡陆夕夕的心却咯噔一声沉沉的落了下去。

    杨氏眉眼间浮动着一丝疲惫脸上的神色是难以言喻的复杂有埋怨有无奈还有焦虑她直直走到面前陆夕夕心慌意乱的准备绕过她离开她突然出声。

    “陆夕夕我想和你谈一谈。”

    穆绍辰辗转醒来下意识抱紧臂弯柔柔的唤道:“夕夕。”他一用力怀里的东西太过轻软很快就缩成一团这触感让他猛地一惊连忙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一直抱着枕头。

    摸了摸身边的床单凉凉的他立即拎起地上的裤子找出手机修长洁白的指尖飞快的动着最终停留在屏幕前画面显示出一个彩色地图一颗红色的光点在匀速移动。

    他松了一口气穿上长裤子光脚踩在地面上因为天气较为炎热紧密精实的腰肌纹理中淌落下晶莹的汗珠乌黑的头发也濡着汗水他走到窗户前拉开帘子俊美如铸的面部轮廓呈露在日光下修眉凤眸薄唇透出浅亮魅惑的色泽恍如月光下清冷的墨莲妖治而绮丽寂静却又张狂。

    变幻的光影逶迤在地他伸了一个懒腰修长的腿往室外迈出去打开厨房里的冰箱只有一些蔬菜水果他拿出来放在灶台上高扬的唇角始终傻乎乎的笑。

    一顿忙碌他端出拌好的沙拉和凉拌面又跑到卫生间里洗了一个澡等他出来时客厅的防盗门刚好被打开陆夕夕站在玄关处锁好门又换了鞋子将一袋子水果放在脚边身后熨帖过来紧实温暖的胸膛他双手交缠在她腰间力道收紧用脸亲昵的凑过去和她脸颊磨蹭咕哝着还早班依恋又埋怨的低喃:“夕夕夕夕你去哪里了?”

    穆绍辰的头发是湿的脸上也带着微凉的水痕陆夕夕原本被晒得发热的脸庞被他磨蹭的却格外舒服她不由得咯咯清脆的笑了几声:“我去买水果了。”一边伸出手心摸了摸他的脸他更加开心蹭了蹭将她的肩膀掰过来面对自己然后双手抱住她的腰猛地一用力。

    陆夕夕惊叫了一声:“穆绍辰!”粉红的拖鞋顿时从如雪的脚趾脱落啪的一声掉落在地板上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埋在他颈窝里小脸发白。

    他愉悦低沉的笑着震动胸腔嗓音幽魅温柔如世上最动人的音色:“夕夕你看着我。”

    她怔了怔低下头看他那一双凤眸如初生的日光耀眼夺目那是入骨而炽烈的缱绻爱意在她的目光中化作万丈柔情璀璨的眸色粼粼涌动着浓浓的痴恋和贪恋好似海水般幽深的要将她活活溺毙。

    “夕夕我想听你说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

    望着他眼中莫大的企盼璀璨如飞溅的星光陆夕夕的心猛地一阵阵剧烈抽痛胸腔里像是牵扯住痉挛绞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脸颊被晒的有些红此时看不出异样只打了一个愣神她依然含着笑声音里有着微不可查的颤意:“我是穆绍辰的永远都是穆绍辰一个人的。”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微凉的薄唇凶猛的贴过来深切温柔的缠绵他的舌尖扫过她的贝齿有深深探入卷起她丁香柔软的小舍吸允轻咬他就高高的抱着她两人的气息愈发絮乱而发烫像是幽若的烈火焚烧着干柴。

    天旋地转陆夕夕被压在沙发里他急切的扯开她的牛仔长裤指尖触摸到她光滑的细腿她一阵阵酥麻颤栗连忙抓住他的手他抬起头凤眸里染着淡淡绯红的薄雾眸色幽深而炙烫满是不解。

    他眼中是足以焚烧她灵魂的高热熔浆陆夕夕被他饿狼般骇人眼神吓了一跳不禁缩了缩脖子目光闪烁心虚的扯出一抹笑:“绍辰我饿了我们吃饭好不好?”

    穆绍辰修长的眉尾挑起来咬住她的耳垂那是她最为薄弱的触点温热的舌头在上面舔舐翻吮她打了一个激灵雪敷似的肌肤立即起了细细的疙瘩贝齿间溢出如水绵软的轻吟抵在她腿侧内的火热更加肿大他沙哑的嗓音邪肆而魅惑好似恶魔最动情的诱哄:“我也饿了。”

    她眼中瞬间露出喜意的亮光他唇边的笑则更为宠溺和狡黠:“但唯一能喂饱我的只有夕夕。”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