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11 页
    (++)

    五十六 发现

    陆夕夕躺在床上再没了一点力气。

    她已经不记得又折腾多少回了只是从沙发一直做到卧室穆绍辰神清气爽只是可怜她浑身跟散了架似的。

    气鼓鼓的闭着眼睛乌黑如海藻似的长发铺陈在枕边露出洁白似玉的颈脖布满旖旎的嫣红痕迹她听到穆邵辰走进来的脚步声倏地将薄被拉起来埋住自己的脑袋。

    穆邵辰端着蔬菜凉拌面走进卧室望见床上鼓鼓的一小团忍俊不禁一笑凤眸深处是四溢的宠溺他坐在床边轻而易举将她和被子一同抱在怀里神色温柔潺潺的嗓音美妙而低迷:“夕夕吃一点东西我做了凉拌面很开胃的。”

    陆夕夕一听立刻从被子中探出一颗脑袋泪眼汪汪的像是被欺凌的小兽声音有一丝沙哑:“你喂我。”

    穆邵辰笑起来墨玉似得眸光瑰丽而纯净动人心魄:“好。”他环抱着她穿过她的肩膀端起那一碗面动作细致温柔用木筷子卷起面条慢慢缠绕然后放在她唇边。

    陆夕夕满意的眯起眼睛张口吃下清爽微酸的味道在舌尖化开让皮肤原本散发出的燥热渐渐褪去她惊奇的睁大眼睛眸子里漾着绚丽耀眼的彩光抬头对他笑出一口糯糯的白牙嗓音如黄莺一般清脆动人:“好吃!”

    她的笑甜的如化不开的糖霜温暖而明媚穆邵辰看得如痴如醉他的心充盈着脉脉温流无声漫涌却激起了骨子里更加激狂的渴望对她的渴望突破了崩溃的边际浸满了四肢百骸每一寸血液每一片皮肉再也让他无法自拔。

    面条吃了大半陆夕夕依偎在他怀里昏昏欲睡揉了揉眼睛嘟哝着:“邵辰我想睡觉了。”

    穆邵辰吻了吻她的眉心眼中映着深沉绵长的缱绻悄无声息丝丝缕缕紧密缠绕着她烫的如蚕丝一般他轻声说:“夕夕睡我去洗碗。”

    陆夕夕点点头他就抱着她小心放在床上等她躺好了又给她掖了被子这才收拾碗筷走到厨房里去。

    陆夕夕安心的睡过去这一觉就睡到傍晚。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安然的睡颜俊美似玉腰间上的力道沉重而灼热他总喜欢紧紧抱着她他对她的依赖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强烈。

    陆夕夕湿润的大眼睛里弥漫着黯然他长得这般好看清隽俊美修眉凤眸好似清冷月华下粼粼的墨玉深敛着动魄人心的瑰丽下颚的弧度干净而温和可眼角逶迤着绮丽妖冶就宛如黑莲弥散着噬人心神的幽邃华光。

    陆夕夕眼角濡着湿亮她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钻出他的怀抱他立刻就感应到修长的眉紧紧皱在一起薄唇撅着稚气般的柔柔唤着她的名字:“夕夕你去哪……”

    鼻子蓦然一酸她咬住唇将眼眶的热意生生眨了回去声音发着细微的颤抖低低柔柔的说:“我去上厕所马上来。”

    穆邵辰长长嗯了一声迷蒙的说:“好你快点回来。”

    陆夕夕拿起椅子上叠放的衣服和裤子还有门旁的皮包小心翼翼退出房间先换好衣服再来到厨房里。她打开皮包拿出自己买的避孕药又倒了一杯白开水等她转过身子时却在刹那间如五雷红顶般骇惊在那里!

    陆夕夕手里还捏着那铝质的药片盒子那一瞬间天旋地转脑海里嗡的一声恍若遇鬼一般的惊心动魄血液沸腾起来突突在太阳穴中鼓着她腿脚发着虚一颗心剧烈震颤着耳膜嘴边生硬的笑起来:“邵辰……”

    穆邵辰眸色漆沉如深井看了看她身上换好的衣服右肩搭着皮包目光又落在她手中的药片快步走过来她闪躲不及手腕猛地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意他捏住她的手腕骨将药片夺了下来额边的青筋一下一下急促跳动。

    如匕首似浅色的薄唇轻轻启开:“避孕药。”他妖冶的凤眸抬起来似狼瞳般烁着幽绿戾光宛如地狱里涌动的血色障雾吃人血肉烙刻在她的脸上触目惊心的狰狞肌肉抽动着脸色冰寒眼底的暗流愈发显得扭曲:“夕夕你已经吃下去了?”

    五十七 她要跑

    陆夕夕没有说话心虚的挪开眼光。

    穆绍辰突然发了疯似的如一只困兽般不断迸涌出癫狂骇人的煞气龇牙咧嘴眼中溃发着阴郁至极的凶猛狂怒铺天盖地地淹没所有的理智。他扑过去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死死抵在洗碗池边右手扒开她的下颚左手伸进去抠动她的扁桃体。

    “吐出来!给我吐出来!!”

    陆夕夕难受的扭动着身体胸口被台子撞得生疼胃部泛起一阵阵痉挛她拼命要去推开他的手哭泣着摇头晃脑他发了狠的钳住她咬牙切齿左手越发深入的去刺激。

    他皮肉抽动着好似獠牙的猩红怒兽目光失神渐渐地唇边扬起一抹狰狞可怖的笑嗓音似水潺潺低迷如大提琴极沉的音色:“吐出来夕夕乖......”

    穆绍辰紧紧贴住她的耳朵就好似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他眼中是入魔似得癫狂和痴怔对女孩剧烈的挣扎置若罔闻他死死的抱住她动作戾狠凶猛可神色温柔宠溺他不断低低哄着愈发毛骨悚然:“吐出来就好了夕夕要听话。”

    又是一阵剧烈抽搐只听见翻江倒海的一声陆夕夕趴在池边不可抑制的吐起来穆绍辰从她身后紧抱她脸颊在她颈边磨蹭。

    陆夕夕神智恍惚只觉得难受眼泪不受控制的铺满脸颊她身体一软边落在身后坚实的怀抱里。

    穆绍辰吻着她的眼泪舌尖舔舐着温柔至极她闭上眼睛心里却一阵阵发着凄苦的凉意耳边传来他的呼唤声如露水般从脑海中缓缓淡去:“夕夕......”

    穆氏的私立医院。

    单人病房中四周一片雪白头顶的白炽灯晃眼的难受陆夕夕微阖着眼睛躺在病床上秀眉无意识的皱起来女医师给她检查完心跳便对床边的穆绍辰说:“等麻醉的效果过了就可以带她回家。”

    穆绍辰问她:“那一片药?”

    女医师点点头神色里带着一丝严肃:“都清理出来了并没有残留药渣穆先生以后催吐还是交给我们医生你这样会伤害她的胃的。”

    穆绍辰凝视着陆夕夕眼中的光芒陨落黯淡低沉冰冷的说了一句:“知道了。”

    女医师不再说话转身利落的离开病房的门也被咯的一声关好刺目的灯光下笼罩着窒息般的沉默。

    陆夕夕总觉得不踏实那骇人而狂热的凤眸烁着狼瞳般的偏执犹如刺针笔直的扎在她身上她艰难的睁开眼睛如小鹿般湿漉漉的眸子里漾着迷惘的轻雾撞入他幽邃的目光之中他的黑瞳好似深井流动着炙热噬人的光影一动

    不动的盯着她。

    就好似梦里憧憧挥不开的梦魇心脏突突直跳巨大的阴翳从她头顶倾塌掀起一阵惊涛骇浪的恐惧犹如十年之前那样鲜明深刻再次游离在她每一寸血液里。

    脑海里满是他陷入癫狂的脸凤眸猩红好似困兽。

    陆夕夕腾地坐起来往后挪了几步神色里只有惊惶穆绍辰怔了怔凤眸里的戾怒风起云涌沉沉弥漫开森寒入骨的夜雾他突然伸出手要抓住她她像是触电一般飞快而凶猛的将他一把推开然后往门外跑。

    她赤着脚踩在地砖上还没跑到病房外修长有棱的手掌猛地捂住她的口鼻他宛如一缕幽魂突然出现在她身后黑瞳里涌动着深郁戾气比夜色更为深沉漆浓黑的没有一丝光芒好似灵魂坠落的地狱毫无半点生气。

    陆夕夕的心刹那间几乎蹦出胸腔她呜呜了几声踢蹬着腿又狠狠咬住他的手他的力道却越来越大轻而易举将她扯了回来将病房的门重重关上。

    穆绍辰双手抄在她身下一把抱起又转身抛在床上他如猎豹似矫健的压住她膝盖撑开她的两腿双手像是要箍碎她的骨头灼热的如铁烙一般锁住她的肩膀陆夕夕忍着铺天盖地的生痛惊叫哭泣发了疯的喊:“你放开我!放开我!”

    “这都是你逼我的!!是你!!!”

    他愤怒而哀伤的咆哮声如雷在平地里猛然炸开狠狠震散了她的心神她失魂落魄抬起苍白的脸眼睑布满湿润的泪痕目光斥满不可置信他难受的喘着气执拗的笔直盯着她眼睛通红濡着湿亮。

    宛如一个受伤的孩子脸上满是脆弱和无措凤眸里溃涌着触目惊心的炽热爱恋已经崩溃了般灼热的好似从黑暗里迸发的熔浆着足以能焚毁她灵魂的高热哪怕是她轻轻触碰便能立即化为灰烬散去。

    喉咙仿佛被泪水泡哑他哭的伤心欲绝嚎啕而无助话语里含着稚气:“夕夕为什么要偷偷离开我!为什么要吃药!!”

    她张了张嘴喉咙里一阵干涩他还在无声的哭泣着大颗的泪水从眼角逶迤落下不断坠在她颈窝里滚热的温度牵扯住心口痉挛似的涩痛。

    穆绍辰的嗓音低哑而细碎充满了卑微到土里的哀求:“夕夕阿姐曾经对我说一个女人只有很爱很爱一个男人才愿意给他生孩子夕夕你给我生个孩子给我生个孩子夕夕我求你。”

    陆夕夕不说话抿着栀子花似的柔软细唇脸色苍白她不是不心痛只是一想到厨房里他犹如困兽的模样潜藏在心底深处的惊惧便再一次铺天盖地的涌来。

    这十年他一直都没变。

    穆绍辰眼中的企盼渐渐冷凝沉黯的没有一丝微芒深浓的瞳色里如风暴涌翻着激狂他突然俯下身又狠又准的咬住她的唇用力撕扯开她的衣服陆夕夕痛的叫了一声身体往后缩他直接扣住她的双手。

    他的舌头在她口腔里激烈纠缠她已经光溜溜的像是小鱼人躺在他身下洁白似雪的肌肤泛着淡淡荧光他大力摩挲着她的温软舔舐着她的颈脖又重重啃咬唇齿间弥漫着清晰恨意又是入髓的深刻痴迷这忽重忽轻的力道交相折磨她难受的哭起来身体在他凶猛的攻势下却变得越来越热。

    手指蓦地伸进她的柔软芳径里模仿着抽动姿势由一根手指变为三根不断撞击着她敏感脆弱的地方他咬住她朱红的果粒另一只手抚摸着她平坦的腹部。

    陆夕夕的皮肤变得绯红诱人在炫目的灯光下盈盈好似透明他舌尖挑吮着殷红发硬的果粒手下的动作加快韵律陆夕夕的指甲深钳进他的皮肉里身体发着阵阵轻颤焦灼难耐的扭动着脸上布满汗水和泪水她哭泣着求饶:“不行穆绍辰不能在这里.....”

    五十八 解释

    指尖触摸到一片泥泞他抽出手指又埋下头含住秘境上端的粉色的珍珠这是陆夕夕最为敏感的地方他轻轻拉扯又用力舔舐吸吮陆夕夕身绷紧的如弓一般似是痛哭又是快意的失声娇吟他愈发卖力直到大腿侧一阵温流急促涌出。

    穆绍辰满意的舔了舔晶莹的唇角褪去身上所有的束缚简单的脱衣动作却如画报似惊艳夺目精致坚实的肌理纹路身材修长他将裤子脱下甩到一旁的沙发里那骇人的野兽彻底暴露在空气中顶端还在突突的跳动。

    陆夕夕连忙捂住眼睛脸颊涨红的像是番茄发出羞赧别扭的唔声。

    心里的阴郁散去一些她可爱的样子逗得他喉咙一紧凤眸里的熔浆愈发凶猛而炙烫那是超过世上一切的渴望唯一的渴望只有她他依恋的凝视着她痴痴低吟了一声:“夕夕......”

    穆绍辰握住她的手一点点移开她湿漉漉的眸子对视上他的眼睛因为动情而更显蛊惑的容颜纯净却又瑰丽宛如墨莲绽放出动魄人心的绮彩在黑暗极深的地方流动着幽邃华光噬人心魄。

    强烈的欲火灼烧着空气也烧红了他漂亮的凤眸。

    穆绍辰撑高她的腿巨大的火热一寸寸混满嵌进蜜径里被撑开的微痛让陆夕夕屏住呼吸身体不由自主的抬高他感受着细窒包裹他的温暖犹如四分五裂的心脏终于找回了一丝柔软的充盈。

    他眼角含着碎掉的泪眼中是让她心惊的贪恋和沉溺深沉如大海足以将她活活的溺毙他俯下身舔舐着她的脸庞好似恶魔带有顽劣的蛊惑:“夕夕我要让你离不开我。”他身下一猛地一用力一鼓作气冲进那过于紧迫的绞缠中。

    内壁随着他进入也是一阵剧烈收缩难以掩饰的欢饮交叠在一起他双手突然捏住她的臂一下下迎向他的撞击内壁受到摩擦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涩情的声响她咬紧牙齿只是害怕门外的人听见但偶尔无法抑制的几声娇吟让他的律动更加猛烈。

    席梦思的床垫吱吱作响他的火热一次又一次直抵她体内的最深处巨大的冲击燃烧着陆夕夕的神经如潮水般的快感从小腹袭来撞碎了她的理智身下溢出更多的泥泞身的力气早已消耗殆尽。

    穆绍辰突然停下来抱住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体内的火热更加肿大也更加深入陆夕夕惊愕的瞪大水眸那灼硬的硕大密实可见甚至能感受到它表皮下的每一次颤动。

    她害怕的抓紧他的肩膀哆嗦着唇角:“绍辰?”

    素美的眼眸里氤氲着迷蒙陆夕夕看向他眼底深处如痴如狂的情思只深刻倒映着她一个人还有奔腾涌动的期盼似孩子般露出泪水的湿芒。

    他问她:“为什么要逃跑?为什么要吃药?!”

    陆夕夕又不说话了穆绍辰脸上阴沉扣紧她纤细的腰肢坐着冲撞起来!

    下体传来的钝痛让陆夕夕失声尖叫一波又一波的强烈韵律带着从未有过的撕裂般的火热痛意她彻底崩溃了痛的又一次哭起来断断续续的说:“绍......辰绍辰!我都说出来我都告诉你!”

    穆绍辰便停了下来安静的凝视着她。

    陆夕夕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不是想要逃跑是因为你妈妈早上找过我她说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就会被别人送回到美国一辈子都不回来......哪怕是能远远看见你也好过一辈子看不见你我是这样想的所以才......”

    “至于避孕药的事情我就是想等我们结婚后再有孩子不然他就是私生子了。”

    听到她说的这些话穆绍辰顿时怔住他眸光焕然出日光似的明耀驱散了所有阴翳和寒冰亮晶晶的瞅着她紧张的问:“真的是这样?”

    陆夕夕红着眼睛点点头:“我发誓我没有说谎而且我刚刚想跑是因为在厨房里被你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

    穆绍辰猛地扑倒她枕在她颈窝里哭着一抽一抽宛如树懒熊紧紧攀在她身上不断撒娇似欣喜若狂的喊着她的名字:“夕夕夕夕!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的我!”他蹭着她温软的肌肤稚气般笑着说:“明天我们就去登记夕夕我再也不吓你了只要你不离开我一直一直爱着我!”

    五十九 她的逃避

    湿凉的眼泪仿佛脱了线的透明珠子不断从眼角滑落到枕头里她无声哭着胸口一阵阵抽筋般的疼痛陆夕夕躺在病床上他骇人的炙热依然深埋在她的体内。

    自从他得到了她他便再也不去掩饰自己了。

    将喉咙里涌上的湿黏酸涩压下去陆夕夕微白的唇嗫嚅了几下然后扯开一抹牵强的笑小心翼翼的轻柔说道:“邵辰之前我们都太冲动了领证的事情缓一缓吧。”

    他的身体猛地一震没有说话苍白的病房里笼罩着窒息般冰冷的沉默宛如海啸前汹涌的平静酝酿着能摧毁一切的力量。

    穆绍辰的头动了动从她颈窝里抬起来那一双凤眸漆深幽暗直直盯着她的眼睛仿佛是沉年的深井被遗忘在孤寂荒凉的角落不断往外涌出地狱似戾寒的煞气一丝丝又一缕缕却是天罗地网根本无处可逃。

    看着他的眼睛陆夕夕头皮一阵冰冷的麻意心脏猛地缩紧在喉咙身僵硬住。

    他的每一寸气息都在汹涌着飓风似的狂暴濒临溃发他单手撑床转过身俯瞰着她的脸俊美深邃的轮廓清晰地好似墨莲他的面容寂静而绮丽修长的眉往上轻挑黑瞳里弥漫着沉冷死气却又露出孩子般的困惑。

    穆绍辰幽魅的嗓音低柔传来阴冷至极:“夕夕你不想和我结婚了?”

    薄凉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陆夕夕睁大眼睛瞳孔突然剧烈猛缩她疯了似的胡乱摇头那苍白惨淡的脸色已经是惊吓到极点:“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邵辰我只是觉得我们发展的太快了我——啊!!!”

    穆绍辰狠狠咬住她的脖子眼底的漆沉已经溃裂迸涌出猩红而扭曲的癫狂犹如龇牙裂齿的困兽齿缝间溢出狠戾又贪婪的嘶吼入髓般对她凶猛的渴望烧红了他的凤眸也焚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她的心在疏离他她不想和他在一起不想和他结婚了……

    不她是他的永远都是!!!

    这生生撕扯的疼痛让陆夕夕几乎陷入晕厥下一刻他双手突然捏住她的盆骨灼烫似铁箍的力道也是要捏碎她似的紧窒的肉壁里已经渐趋干涩他猛烈的律动起来化身为利刃每一次都狠狠冲刺进她的最深处贯穿宫口。

    好似凌迟一样的剧痛让她原本混沌的意识重又痛醒娇小似人鱼的身体不断在他身下挣扎可无论她怎么动都不曾动弹半分女孩惨厉的哭喊尖锐刺耳充满求饶:“邵辰邵辰!……邵辰!!”

    穆绍辰置若罔闻凤眸里氤氲着湿亮的水雾他哭泣着又倔强的死死瞪着她黑瞳里溢满炽烈而痛苦的痴爱即使她挣扎着可包裹他的这份温暖如此真切心底深涌的渴望再一次澎湃在四肢百骸里剧烈冲撞。

    穆绍辰低下头去贴在她脸颊旁听她一遍又一遍沙哑喊着他的名字凤眸里泛出扭曲而贪恋的柔光浅色漂亮的薄唇勾勒着微弯的弧度他眼角濡着泪光可他又低低笑着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他的癫狂简直让人心惊胆寒。

    “夕夕你永远都跑不掉的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之间的结局不会改变你是属于我的心和身体都是我的。”

    他失神的低喃笑声震动胸腔也震颤着空气幽黑纤长的睫翼垂下来他突然露出孩童似的晶亮笑意:“也是属于我的夕夕……”

    穆绍辰的话语渐渐远去陆夕夕根本听不清楚身体被撕裂的疼痛早已夺走她的意识她能看见的只有逐渐来临而又熟悉的黑暗。

    就这样昏过去吧她想至少不会再痛了。

    六十 她是我的药 修改

    等之前的女医师再次来到病房身边多了一歌苏远一晚上被叫了两次虽然穆邵辰不让任何男人接近陆夕夕但他决定还是过去看一看。

    推开病房的门一股浓烈腥涩的味道扑面而来苏远作为男人最为熟悉那种味道刹那间犹如被雷狠狠击中定在门口震惊的说不出话。

    苏远惊骇的看向床边站着的穆邵辰见他穿着笔挺的黑色衬衫一丝不染领扣系的格外整齐俊美深邃的面容宛如墨莲寂静而妖冶却弥漫出黑暗中最乖戾而诡谲的张狂危险却绝美更加噬人心魄。

    此时他好似桃花的浅色薄唇紧紧抿着露出一条匕首般的直线目光凝在陆夕夕的身上仿佛一眼要守到万年那是孩子般执拗的倔强。

    如果不是空气里浮动的那旖旎温热的气息苏远真以为自己嗅觉出现问题。

    女医师比苏远更谨小慎微只一心去查看陆夕夕的情况当看到女孩脖子上血红的咬痕后她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对穆邵辰冷淡说道:“她只是太累了上次苏医生给穆总的药膏恐怕不够我再去拿一支过来。”

    苏远知道这位同事面冷心热但从没见到她这么冷的脸色等她走远了按耐不住好奇的心理上前几步。

    穆邵辰看他走过来俊美的五官顷刻间露出戾寒的雾气冰冷警惕的盯着他他装作没有看见离床边只有几步时苏远停下步子陆夕夕的那处伤口齿痕清晰在白炽灯下泛着殷艳的血红色雪白的肌肤也布满青紫直直冲击着眼膜。

    怒火噌的就冒上来在胸腔里翻天倒海一般苏远瞪向穆邵辰气的连说话都带有颤音:“穆邵辰!你就是个无药可救的疯子!!”

    穆邵辰不说话垂下眸光又去看陆夕夕目光黯然良久才低沉说道:“她就是我的药苏远是她想要离开我。”

    苏远顿时失声额角又开始突突跳动泛起一阵阵的钝痛。

    气氛窒息一般僵持着穆邵辰不为所动深邃的眉眼间只有超乎常人的固执死死盯着陆夕夕他内心世界的部生命意义的部都只有这一个女孩。

    苏远看着他眼底的暗流触目惊心好似熔浆涌动着炙烈的偏执这样危险的高热仿佛隔着空气便能烫伤人的皮肤。

    苏远的肩膀突然垮塌下来苍白的无力遍布了四肢百骸他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胸口激荡着难以言喻的复杂和颓丧不禁晦涩而可笑的说:“是我愧对老爷子当年的一番寄托你是我医术生涯里唯一一个无法医治的精神病患。”

    穆邵辰没有再出声仿佛一尊玉石雕像毫无声息这时女医师走进来拿了一支药膏沉默的递给他他将药膏收在裤子口袋里弯腰用被子卷起陆夕夕只露出她皎洁安静的脸然后抱着她径直离开病房。

    医院楼下停候着一辆黑色轿车身穿黑色唐装的司机看见穆邵辰走过来立刻打开后座车门穆邵辰便抱着陆夕夕坐进去车子这才嗡嗡启动起来飞驶而去。

    斑斓的霓虹灯宛如夜色里的星海倒映在车窗玻璃上一幕一幕从眼前逝去雨水如针滑落下来凝着泪一般模糊了视线封闭的车厢将城市里鼓动的喧嚣彻底隔离脚边游离着淡淡清冷的薄雾。

    手臂的力道好似铁箍他犹如怕冷的人紧紧抱着这世上唯一的温暖凤眸里满溢而出的是炽浓的贪恋他将脸深埋在她颈窝里幽黑的睫尖凝着湿漉漉的晶亮肩膀轻轻瑟动起来隐隐啜泣女孩毫无知觉熟睡着倚靠在他的怀中就好似一个洋娃娃。

    车子停在别墅门前保姆正守在门口等穆邵辰抱着陆夕夕去了二楼的卧室她才走出去将门带上。

    卫生间里热气腾腾浴池的热水已经被保姆放好池边放着一些干净的衣物。

    穆邵辰将陆夕夕抱在洗手池上脱去她的衣服甩开被子又托着她小心放在温水里自己才褪去所有的束缚坐在她身后拿起浴池边搭着的毛巾沉默细致的给她擦拭。

    回到房间时床头柜上的时钟指向十点四十五分。

    穆邵辰抱着陆夕夕坐在大床边爱怜的吻了吻她光洁的肩头唇角不由自主扬着明耀稚气的笑拿起身边月白睡裙给她穿好又捋出来她湿漉漉的长发。

    床头柜上还摆着干毛巾和梳子以及插好电座的吹风机他先是轻柔擦拭她的头发又用吹风机细细吹着他只穿了一件睡裤上身露出精致细密的肌理正淌落着晶莹水珠墨莲似俊美的面容寂静而深邃修眉凤眸浅色漂亮的薄唇泛着缱绻惑人的柔光。

    这时桌上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屏幕闪烁他皱了皱眉关掉吹风机右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语气冷淡的问:“什么事?”

    那一边传来陌生的声音:“少主人已经抓来了。”

    六十一 穆寒的计划 再修改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