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12 页
    (++)

    唇边无声露出一丝冷戾的笑左手掌心却是细细抚摸着怀里的温软乌黑发丝在眼睑处落下淡淡阴翳他不说话手机里也是短暂的沉默显然那人十分了解自己的主子不一会就听见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声。

    穆邵辰静默的说了句:“妈。”

    杨氏听到他的声音一瞬间更加激动哭嚎起来:“邵辰!!为什么墨堂的人把我抓到这?!他们说是听了你的吩咐这一定都是误会你快跟他们说清楚!你快……”

    穆邵辰眉棱一动隐隐沁出一缕不耐骤然打断了她的话:“是我让他们做的。”

    指腹从女孩的肌肤缓慢往上游离触摸到她樱色柔软的细唇温柔的摩挲着墨玉般的眼眸中却幽邃阴冷流动着淬毒似冰冷的戾寒望着远处他一字一句平静的说道:“妈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一个道理吗?”

    “和我抢夕夕的人只有死但劝说夕夕离开我的人会生不如死。”

    不再理会那撕心裂肺的崩溃尖叫决然的挂断了电话穆邵辰又拿起吹风机凤眸中漾着灼亮愉悦的光彩凑过去亲吻她的脸颊凝望她皎洁的侧颜他目光里漾动着如痴如狂的深刻爱恋低低笑起来震颤着空气好似夜色的大提琴凝着幽柔的音调:“夕夕再没有人会威胁你离开我了。”

    唇角高高的扬起他心情极好枕在她颈窝里双手抱着她轻轻晃动愉悦笑声从他唇边漏出来越来越狂胸腔震动。

    同一片夜空之下。

    穆寒站在窗前俯瞰着脚底流动的光河斑斓绚丽宛如刀刻的薄唇掀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弧度他的指尖捏着一盏高脚杯在灯光里泛着剔透的彩芒淡蓝酒水轻轻晃动他放至唇边抿了一口。

    浅笑着转过身望向单人沙发椅中发丝苍白的中年男子那人穿着肃穆的西装唇角下沉是一个刻薄古板的面相他正低下头眼底的思绪不清在他身边摆着许多照片每一张都有穆邵辰和陆夕夕。

    男子终究忍不住这沉闷的寂静抬起头看着穆寒:“你派人抓我过来不是品酒这么简单吧你究竟想做什么?”

    穆寒挑起眉尾笑的闲适淡然说道:“王老先生虽然现在墨堂是穆邵辰的但是老爷子底下还有称之为翎军的组织只忠实老爷子一人。”

    王海明皱眉目不转睛盯着他眼底划过一道惊电。

    穆寒不急不缓从容又说:“你和祁先生是老爷子最看重的部下也是翎军手足轻重的人物老爷子临走前的那一封遗嘱清楚地写到一旦穆邵辰接近陆夕夕并造成伤害您和其他两位律师就要写下联名书交给翎军其他的人有了你们三个人的手印他们才能押送穆邵辰回到美国终身监禁而你们负责回收他在穆氏集团所有的股份转交给董事会。”

    王海明一听眼中猛然炸开惊异的颜色看向穆寒的神色多了一丝防备和探究脱口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穆寒仍然是笑讳莫如深:“我还知道穆邵辰给你下了毒以你的性命来压制住你王老先生只要你写下联名书我手下的医疗团队绝对可以医治好你。”

    他说的信誓旦旦王海明的脸上显然有了一丝动容他不由自主看向那一堆照片一张一张拿起来翻看着女孩皮肤上的青紫赫然映入眼帘以及脖子那一处红色的咬痕画面有一点模糊看起来就像是监控的镜头。

    他蹙眉又看向穆寒冷冷问道:“你凭什么让我信你?”

    “就凭你刚刚喝的酒里也有毒。”

    穆寒用眼睛指了指他手肘旁的高脚杯只剩下浅浅的酒水他笑得宛如一只狐狸高深难测又似是好心的提醒道:“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我这个毒比穆邵辰的更烈。”

    王海明的脸色顿时就变的煞白他从沙发里腾地站起猝不及防腿脚一软又重重跌坐下去头昏目眩心口一阵阵传来悸痛肌肉仿佛绞在一起痉挛一般抽动着他急急喘着气满脸都是错愕。

    这药效宛如突然涌来的海啸没有一丝防备无形之间就已经遍布身凶猛险恶的几乎一口吞噬掉他的生命。

    穆寒不去看他转身又望向窗外。

    良久身后才传来王海明苍凉而愤然的话语:“可只有我一个人签字是不够的。”

    穆寒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玻璃窗上倒映着他温儒俊雅的面孔发丝灰白体型修长偏向瘦削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那一尾弧度含着妖冶和自己的装扮格格不入眼中蓦然晃过一缕森寒恨意他敛下漆黑的眼睫。

    “不用担心其他两个律师我都会联系好的。”

    六十二 认命

    滴答。

    一丝沁着露水般的凉意从眼睑细细传来抛在心湖里落下柔软的涟漪陆夕夕缓缓睁开眼睛雪白的槐花在眼前盛放落英缤纷咕噜噜的结成一串一串晶莹剔骨宛如细雨里叮叮摇曳的风铃。

    她拂去脸上的花瓣坐了起来。

    花香逡巡满怀四周是连绵的花丛在微光中粲然似一朵朵宝玉又好像是巨大的蝴蝶翅膀在风里掀起一层层海浪似得波澜。

    耳边又传来一阵窸窣声陆夕夕怔怔的转过头望向逐渐走来的少年他踩在泥泞的花瓣上脚步声低低软软乌黑的发丝晕染着清冷辉光俊美似玉的脸庞修眉凤眸肤色如雪瓷薄唇仿佛桃花泛着妖冶的浅色。

    穆邵辰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领扣系得格外整齐漂亮的好似含苞待放的墨莲那双凤眸里黑暗之下涌动着乖戾和诡谲的暗流。他走到陆夕夕面前漂亮浅红的薄唇弯起来露出纯然稚气的笑凤眸里溃涌着的是她所熟悉的狂热扭曲又触目惊心。

    他定定的看着她突然笑着说:“夕夕如果你不爱我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陆夕夕惊骇的睁大眼睛一丝丝冷气从脚心钻到身体里僵硬的无法动弹他没有再走上前稚气俊美的眉眼间游离着落寞的清冷雾气仿佛星光缓慢陨落凤眸漆沉凝着夜色似的如泪哀伤失神的自言自语:“可我舍不得杀夕夕。”

    他话音落下右手突然多出一把匕首狠狠刺进自己心脏的位置。

    殷红的血顿时从他唇角和胸口溢出来和他白皙的肤色相比刺眼至极仿佛是积雪中盛开的朱梅大片大片的绽放他低低笑起来笑声幽魅低迷恍如潺潺动人的琴音震动着胸腔咳出更多的血。

    “夕夕你是我部的生命也是唯一的爱但是你不爱我我又舍不得杀你只要我死了我才不会感到心痛了。”

    他的声音憧憧像挥抹不去的噩梦陆夕夕看着少年逐渐苍白的脸凤眸里弥漫开沉沉绝望的死气她意识一片混沌脑海里嗡嗡作响心脏更像是活生生被人撕裂开五脏六腑都绞刺着尖锐入骨的窒息疼痛!

    “穆邵辰!!穆邵辰!!!”

    陆夕夕尖叫着瞪开眼睛浑身如惊吓的幼兽瑟瑟发抖嚎啕哭泣等她哭久了手心触摸到坚实的温暖她才怔怔抬起头晨曦的暖光已经爬上半面墙壁透过窗帘的花纹淡淡的印下剪影她眼睛通红脸颊布满了狼狈泪痕乌黑素美的眼中还残余着失去他的惊惧。

    穆邵辰紧紧抱着她凤眸里濡了灼灼的欢喜潋滟着窗外那一抹明耀晨曦摄出动魄人心的绮丽华彩一点点燃亮了她的世界。

    他肌肤传来的熟悉温热熨帖在陆夕夕的心口渐渐抚平那惶惶不安的悸跳穆邵辰凑过去舔舐着她的眼泪眉梢沾染着璀璨的笑意低眉温柔的说:“夕夕在梦里一直叫我不要走夕夕果然还是爱我的。”

    陆夕夕哭着鼻子望着穆邵辰凤眸里缱绻的深爱宛如一缕又一缕发烫的蚕丝透出孩子般执拗的倔强眼底那炫亮的星光又脆弱的仿佛是一层琉璃只要她轻轻的一句话便会分崩离析彻底死去。

    想到他满身是血充满绝望的样子那一阵阵尖锐的疼立即痛牵扯住痉挛身都在痛着她仿佛崩溃了似得突然又大哭起来扑进他怀里捶打他:“穆邵辰!你就是一个疯子!”

    穆邵辰却惬意的闭上眼睛任她捶打温柔的亲吻她的眉心:“恩我就是疯子。”

    陆夕夕打了一会突然停下来转而去摩挲他清晰的下颚棱角她抬起雪白的脸用指尖一点一点勾勒着他的五官抿着粉红柔软的细唇大眼睛红红的宛如兔子静默了一会才嗡嗡的说:“穆邵辰你以后不要欺负我好不好?”

    穆邵辰看着她可怜兮兮的表情胸口蓦然一紧她湿漉漉的眸子里漾着企盼让他内心最深的那一处就仿佛吸饱水分的海绵柔软的不可思议他问她:“夕夕你爱我吗?”

    陆夕夕点点头对梦里的画面犹有心悸:“恩我爱你。”

    浅红的唇角满足的扬起穆邵辰又问:“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陆夕夕却突然怔住秀眉皱起来他一下子看出她的心思便说:“我父母那里我已经解决好了他们不会再找你了。”

    陆夕夕恍然大悟才放下心嗓音糯糯的宛如糖糕:“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陆夕夕不说话凤眸里此刻烁着动魄人心的绚丽光彩比日光更加耀眼夺目墨玉般的瞳色濡着湿亮的狂喜满满漾漾温热如泪似得渐渐化作潺潺入骨的深刻爱恋细腻无声灼烫而深绵。

    他的感情是如此纯粹而剧烈犹如飞溅而出的璀璨星辰绝美的动人心魄。

    唇边弯起高高的弧度稚气而晶亮穆邵辰突然翻身将她压住温柔吻住她的唇他的吻含着淡淡的清香和他浅薄荷味的洗须水交融逡巡扑入呼吸中去犹如甘霖坠在她的心湖抛开一层层柔软静谧的涟漪。

    交缠的灼热呼吸渐渐急促她听见他低低柔柔的话语细细传来:“夕夕我是太害怕了失去你的痛苦是我永远也无法承受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只会杀了我自己因为我舍不得杀你。”

    陆夕夕的身体陡然一颤一瞬间弥漫开森寒穆邵辰又吻了下来她眼中露出一抹认命的泪光望着天花板渐渐闭上眼睛让自己彻底沉溺在他细致的温柔里。

    六十三 给你换衣服

    大床上又是一片凌乱时钟滴滴响着已经是上午十一点。

    窗外的枝桠微微摇曳日光铺满了整个墙壁蔓延到雪白的天花板烙刻下的炫亮的光影宛如海面似细碎粼粼的浮动着。

    卫生间里陆夕夕刷着牙齿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她身后宛如树濑熊的穆邵辰毛茸茸的脑袋耷拉在她颈窝中指尖蘸着白色药膏轻轻涂抹在他昨夜留下的青紫咬痕上凤眸眯起浅色漂亮的薄唇掀起莞尔弧度满满洋溢着入骨的欢喜。

    他使劲用脸颊蹭了蹭喉咙中溢出一声声撒娇般的低吟就像是孩子一样绵软稚气的呼唤声化作一道道电流狠狠击中了陆夕夕的四肢百骸。

    心里顿时冒出蜂蜜般甜甜的泡沫咕噜噜的往上飘脸颊也迅速洇上一朵红云发热的厉害她没好气的放下牙刷吐了口里的泡沫对他说:“穆邵辰药涂好了就快去穿衣服!”

    穆邵辰才抬起头望着镜子里两个人相依的身影又看向女孩脸红气促的模样他低低笑起来潺潺宛如大提琴最优美低迷的嗓音轻震着胸腔也透过肌肤震着她的身体让她心神恍惚他修长的眉尾都蘸着明耀的欢喜低下头含着她的耳垂耳鬓厮磨:“我听夕夕的。”

    陆夕夕被他温热的舔舐引得浑身颤栗她抖了抖脸蛋更红下身的酸胀愈加明显她索推他出去急道:“快去穿衣服!”

    穆邵辰被她推了出去呆呆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眼睁睁看着门被她关上他出神的伫立着胸口充盈着是他一直贪恋的温暖甜甜的沁入每一寸血液再也无法从生命中剥开。

    他捂住自己的心口眼睑抽动着唇边的弧度不自觉变得癫狂卫生间的门镶嵌了两块花纹玻璃他看向她模糊不清的影子娇小纤细近在咫尺缓慢绽放。

    十六年的痴迷和爱恋随着年月更加疯狂最深处溃涌的黑暗无时不刻想要将这份甜美拆吃入腹这样便能永永远远血肉相合不离不弃。

    幸好她已经爱上了他而且会越来越爱直到像他爱着她那样那样的深。

    陆夕夕从卫生间里出来时穆邵辰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只有黑白两色的衬衫每次都是自己熨烫的整整齐齐他现在穿着雪白衬衫配了一件米色休闲裤玉身长立颀美的宛如笔挺高大的水杉翩翩如趾。阳光透过衬衫勾勒出他的腰形比起画报上欧美的模特他更加魅惑而精致仿佛是最深冷的黑暗中绽放的墨莲寂静之下是骨子里涌动的张狂和乖戾。

    穆邵辰站在窗前戴着蓝牙耳机正给自己整理着白玉袖扣:“恩我等会就过来会议时间不变好。”话音落下他摘下耳机放在桌上。

    陆夕夕好奇的出声:“要去哪?”

    穆邵辰转过身来看见她的刹那凤眸里的琉泽比起日光更加明耀璀璨眼尾微弯宛如墨莲似潋滟着动魄人心的蛊惑幽长的睫尖晶莹剔透黑瞳好像浸在浅池里的墨玉泛着粼粼柔软的光辉他薄唇轻轻动着:“要去公司我带你一起去。”

    陆夕夕还在失神。

    他眉尾一挑转眼就来到她面前一把抱起她自己坐在床边把她放在大腿上又拿起一旁熨烫好的新衣服瞥着她涣散的大眼睛薄唇不禁扬起狡黠的一丝弧度薄凉的指尖小心探入她的裙子里温柔抚摸那一丝露水般的凉意却猛地激醒了怀里的小人她惊叫了一声气恼的鼓着腮帮按住他不安分的手:“穆邵辰!你做什么呢?!”

    穆邵辰凤眸里漾着无辜的颜色:“给夕夕换衣服。”

    陆夕夕瞪着他张了张嘴正要抗议他却倏地吻下来唇片微凉紧密卷绵住她的小舌她的唇有着茉莉花似的柔软和清香他盼的太久也永远要不够将这一份蚀骨的温柔从她的唇透入她的血液她的脉络一丝丝缠绕住她的心他痴痴的纠缠一边轻而易举的将她裙子褪到她脚边。

    等穆邵辰终于放开她陆夕夕仿佛是脱了水的鱼脸颊红扑扑的透出莹润的色泽她软软的靠在他怀里呼吸身上也换了一件他提前准备好的干净短袖。

    穆邵辰愉悦的笑着就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唇边露出的欢喜纯然而璀璨他意犹未尽的又去亲她的眉心纵使野兽早已昂扬抬头他神色里却满含虔诚和怜惜:“夕夕我们先去登记。”

    女孩的身体突然一怔穆邵辰同样也是力道不由自主变得更紧而他的气息已经开始不稳眼底则渐渐升起暗沉的狂乱陆夕夕抬头看着他他浅色漂亮的薄唇紧紧抿着眉间阴郁的轻微蹙起凤眸里是超乎常人的入骨执拗以及小心翼翼。

    陆夕夕默然的伸手去抚平他眉头的褶皱笑起来就好像化不开的糖霜清甜的不可思议声音里充满着低柔的感情:“好。”

    穆邵辰没有看漏她眼里至始至终的心疼她只是惊了一瞬连迟疑都没有血液剧烈的沸腾着身体每一处都溢出难以言喻的狂喜部都涌向心脏疯狂炙烈的激荡震颤着他的胸腔也震碎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一声不吭突然将她又抱起来步子迅疾的往楼下跑陆夕夕惊得连忙搂住他脖子气急败坏的喊:“穆邵辰!我没穿裤子!!还有你还没洗脸呢!”

    六十四 登记了

    穆邵辰怔住又把陆夕夕抱回到卧室拿出一件长裤递给她出门的时候他从不会让她露腿夏天炎热她努力激烈抗争得到的结果就只能露出手臂和脚踝。

    陆夕夕拿着裤子看着他又冲进卫生间里洗漱不禁清脆的笑出声就仿佛所有阴翳刹那间云开雾散她看向窗外阳光在枝桠间流动着耀眼光影好似倾洒在她的心头氤氲着脉脉温流。

    垂下眸光她微微笑着陆夕夕你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那就一直和他在一起和这个世上唯一深爱着你的人也是爱的卑微到了土里的这个男人。

    正午地上腾起丝丝热气一栋略旧的居民楼里。

    陆夕夕和穆邵辰来到防盗门前他洁白的指尖捏着一柄钥匙轻松开了门陆夕夕也不换鞋子径直走到卧室里去。

    穆邵辰看着她进了房间蹲在地上从床底抽出一个粉红的行李箱露出的那雪白莹润的侧颜在午后的暖光里婉约如画温暖的动魄人心幽黑的睫翼仿佛是扇子遮掩住眸底湿润的柔软碎泽海藻似微弯的乌黑长发蜿蜒在身后露出的一抹晶莹耳尖雪白的好似雪捏造而成。

    墨玉似的凤眸微弯浅红似桃花的薄唇高高扬起他吃吃笑起来凤眸里漆浓的暗流逐渐扭曲隐隐迸裂露出深层的炙烫熔浆汹涌而澎湃。

    等陆夕夕关好行李箱穆邵辰突然走进来直接提起箱子朝她笑道:“我们走。”

    陆夕夕也舒了一口气更多的是如梦似的恍惚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虽然是租的房子但也住了好几年这一去便再也不回来了心底里不由升起一丝惆怅她静默的看向穆邵辰而他眼神灼热眉眼间是飞扬的兴高采烈纯然而明耀洋溢着满满的企盼。

    她眼中划过一道决然璀璨的光芒灿烂的笑起来以后的路不再是她一个人了。

    锁好了门两个人就下楼穆邵辰将她的行李放在车尾箱里看见陆夕夕自己系了安带便直接启动了车子。

    穆邵辰紧紧抓着方向盘蓝色的玛莎拉蒂犹如一道迅疾雷电飞快的在街道穿梭穆邵辰的凤眸里凝着幽邃灼烫的暗芒聚精会神的看着前面陆夕夕只觉得心惊肉跳仿佛迷失在这凶猛的惯力中身体往后绷得死紧头晕目眩。

    她失声叫起来:“穆邵辰!民政局还没有下班!”

    穆邵辰置若罔闻唇角勾勒着入狂的癫笑微微抽动他每一寸的血液都在沸热着身体不断发颤胸口翻涌着炙烈渴望已经趋于爆裂最终狠狠停刹在民政局的门口解下她的安带他下车又去打开她车门牵住她的手十指交缠没有一丝停顿便拉着她来到婚姻注册的队伍。

    明明是休息的时间但工作人员却坐的非常端正仿佛是等候了许久见到穆邵辰走过来连忙站起身毕恭毕敬的笑道:“穆先生。”

    “我们要登记。”

    穆邵辰竭力平静的说着但他的手一直在颤抖紧紧牵着陆夕夕那涌动的狂热情绪透过他的手一丝一丝渗入进她的心里腻着薄薄的一层汗水她惊奇的抬头看着他那一双绮丽的凤眸里濡着泪光似的光芒比任何时候都要亮的惊人宛如初生的太阳明耀夺目炫惑人心。

    看着他微红的眼睛所有的忐忑一瞬间都褪去只留下不断弥漫的怜惜他等这一刻究竟等了多久呢?陆夕夕心里一阵阵的酸涩捏了捏他的手笑的如一块桂花糖糕:“先坐下来邵辰。”

    穆邵辰点头两人这才坐下去工作人员立刻介绍流程因为这一边队伍没有人他们很快就到了要签下名字的时候。

    陆夕夕突然恍惚起来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一旦自己签了字后面就再没有退路。

    穆邵辰一笔一划严谨认真的写下自己的名字转头看向陆夕夕见她目光失神面前签字框里还是空白他凤眸漆沉猛地抓住她的手那小小的一只手温暖而柔软就像洁白清香的玉兰花枝她是他永生永世都无法放开的眷恋和深爱她的温暖熨帖在他心口翻山倒海一般激荡着深缠入骨。

    陆夕夕被他抓的有些疼怔愣的看着他。

    穆邵辰死死盯着她一字一句重如雷霆万钧:“不管有没有登记夕夕永远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走夕夕。”

    陆夕夕又看向自己的签字框深吸了一口气同样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我也不会离开。”然后动了动手不禁有些无奈的对他说:“邵辰我要签字。”

    穆邵辰这才松手。

    陆夕夕便一笔一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就如同签下了恶魔的契言无论是灵魂肉体还是她的心脏永生永世都将不再属于自己因为她无法离开他也不能离开他他就是一个疯子最危险的疯子可世界上唯一能左右他的只有她了。

    六十五 夕夕老婆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封闭的车厢只有他们两个人就如同穆邵辰的世界。

    他盯着手里的红色本子翻到他们合照的那一页陆夕夕手里也拿着一个她学着他翻开看红底的照片中两个人依偎的紧紧的对着镜头都笑得孩子气心里蓦然淌动着不可思议的温流。

    只是一张照片一行字一个红印章便彻彻底底将她和穆邵辰永远系住了。

    他的指腹轻柔摩挲着照片上她的笑脸宛如三月的桃花清甜而温暖亦如最初凤眸里流转着动魄人心的光华炽烈发烫的刻骨激狂因为那文字里“夫妻”二字顿时凶猛的从黑暗里溃裂涌出让眼眶泛动着滚热泪水。

    陆夕夕只听见沙哑低柔的一声轻唤如大提琴最惊艳又低沉的音色凝着万般缱绻紧紧缠绵在心间:“夕夕老婆。”

    她像是受到了极大震撼失神的刹那便陷入他炙热的怀抱里。

    四周游离着他沁人心脾的清香浅浅的薄荷气息一丝一丝浸入进她的呼吸里更像是密不透风的大网网住了她的心她的脉络充盈着她的血液。他的衬衫柔软而单薄贴来的体温烫的好似熔浆而他修长的双臂紧紧圈抱住她的身体脸庞贴在她脸边好似孩子似贪恋的磨蹭。

    “夕夕老婆夕夕老婆……”

    撒娇一般从喉咙里腻出欣喜甜蜜的呼唤一声又一声含着轻轻颤意。

    陆夕夕失笑鼻子却是一酸摸了摸他的脸声音低柔:“又是夕夕又是老婆这都是什么叫法呀。”

    穆邵辰便抬起脸凤眸湿润幽长的睫尖凝着琉璃似剔透的微光他俊美的宛如在黑暗盛放的墨莲弥散出如雾一般的妖冶蛊惑恍如绮丽的梦境漂亮的让人迷失心魄他认真的凝视着她咕哝着说道:“夕夕好听老婆也好听。”

    他又笑起来浅红似桃花的薄唇扬起一丝晶亮低低而幽魅的说:“夕夕叫我老公。”

    陆夕夕睁大麋鹿般明媚的眸子脸蛋一下子就红了怔愣的盯着他他眼睛里宛如一潭墨池潋滟着波光粼粼的幽蓝炫光仿佛飞溅着细碎星海也掩盖住了最深处澎湃而入骨的乖戾和张狂。

    跟他在一起久了哪怕只是他一个灼亮的眼神都仿佛是恶魔的蛊惑陆夕夕的呼吸和思想就能完被他吸噬控制。

    眼见穆邵辰愈来愈近陆夕夕连忙心慌意乱的唤道:“老公!”

    穆邵辰这才停下来直接伏在她颈窝里愉悦的笑出声温热的呼吸弥漫在她脸庞边含着洗须水的沁人香气干干净净他低低笑着笑声潺潺如蜿蜒而下的清泉每一声都有着奇异的魔力拨动着她的心弦一阵恍惚。

    她听见他又一次轻唤温柔而炽热痴痴魔怔一般:“老婆老婆……夕夕老婆!”

    陆夕夕的脸实在是热的厉害她推了推穆邵辰又忍不住心里冒出的甜蜜欢喜忍俊不禁笑着说:“你今天还要去公司呢不是要开会么?”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