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13 页
    (++)

    穆邵辰幽幽嗯了一声抬起脸将她安带系好又亲吻她的脸颊把红本子先放进她皮包里然后启动引擎。

    一路行驶的飞快他们径直来到穆氏集团的地下私人车库陆夕夕下了车等穆邵辰停好车子他便牵住她的手十指相缠进入一旁专用电梯按亮第六十五楼的按键。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徐徐退开映入眼帘的便是澄亮日光陆夕夕眯了眯眼然后再次睁开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他的办公室面向南边的墙壁是巨大的落地窗随着角度推移折射出绚丽柔暖的光束。

    脚底下踩着鹅绒地毯细软无声她四处打量着窗前是黑色的流动曲线沙发一张玻璃茶几墙边还立着酒柜再就是他的黑色办公桌和沙发椅其余就什么也没有不免有些沉寂冷清。

    穆绍辰从酒柜拿出酸奶撕开盖子又放入一根吸管这才搁在茶几上陆夕夕正兴致盎然的跪在沙发里小脑袋从椅背下一点点露出来明明有些恐高却又是惊奇不已。

    他眉眼间满溢着宠溺不禁缱绻的笑起来对她说:“老婆喝酸奶。”

    陆夕夕乖巧的点头捧着酸奶喝穆邵辰便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蓝色锦盒再一次朝她走过来然后坐在她身边。

    陆夕夕好奇的盯着那个盒子。

    穆邵辰静默的将它打开露出一条银亮的纤细手镯刹那间仿佛是星海升起在她眼中耀动着斑斓炫亮的光彩镂空的藤兰花纹小小的五角花形里面都镶有一颗粉钻晶莹剔透好似琉璃她看见他将手镯拿出来温柔细致的握住她的皓腕再缓慢的给她戴上。

    咯哒一声陆夕夕这才猛地回过神收回手腕发现镯子已经被死死锁住又看向穆邵辰他正从锦盒里拿出另一个钥匙形状的手链亲自给自己戴上见她露出困惑的神色便温柔的笑起来凤眸弯起纯然带着一丝明耀的稚气:“这是我让人在悉尼定制的我是夕夕的钥匙我永远都把夕夕锁住了。”

    陆夕夕看着他的笑依然俊美清隽的宛如墨莲绽放凤眸里漾着灼灼妖冶的璀璨笑意从他逶迤的细密纹路中弥散开来那来自黑暗的绮丽气质宛如暗流涌动寂静又乖戾他安静的坐在面前雪白的衬衫笔挺干净领扣一丝不落身形修长风姿绰约流转着月色的光华漂亮的好似艺术品不可思议。

    可身体里她未察觉的深处渐渐窜动着湿冷的寒意犹如一条条冰蛇嘶嘶作响。

    六十六 突如其来的黑暗

    开会的时候穆绍辰将陆夕夕带进会议室一路上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看那充斥着玩味和审视的目光犹如刀子似得让陆夕夕觉得很不舒服不由得皱眉。

    穆邵辰将她牵到会议室一边的沙发前对她说:“老婆你在这坐着一会就好。”

    他的声音低沉却格外清晰仿佛是一枚猝不及防鱼弹直接炸开满室喧哗会议室里所有人就跟雷劈一样震惊的张着嘴下巴好似都要脱臼古怪而惊诧的面面相觑十分的不敢置信。

    穆邵辰置若罔闻安置好陆夕夕直接就在主座上坐好一边的舒逸连忙咳了咳厉声淡然的说:“开会吧。”

    舒逸的话一说员工们便立刻禁了声安安静静的端正坐好摊开面前的资料。

    穆氏集团能久久屹立不倒甚至让同行闻风丧胆不仅仅是穆家多年的经营积累同样也有着穆邵辰的编程天赋还有着多年以来铁一般严厉制度。

    会议室里不仅仅有穆氏集团的员工还有前来合作的英国欧华公司陆夕夕听着他们其中一个代表正在阐述欧华近年来的营业额度以及营销效率百无聊赖。

    不知道过了多久肚子突然咕噜噜响起来声音很轻陆夕夕脸色一变看着屏幕上白花花的文字又瞥向正在盯着PPT的穆邵辰心里流露出一丝侥幸的安然她站起身蹑手蹑脚的低下身子迅速从敞开的后门溜走。

    穆绍辰听到细微的响声眉棱突的一动抬起头正捕捉到她背对着他跑走的一幕。

    外面的走廊很是宽阔脚下踩着大理石地砖她穿着白色凉鞋每跑一步都像是小鹿似响起清脆的声音。她四处跑着急的找不到路耳边突然传来骨碌的噪动穿着深蓝色保洁员工服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玉身长立手里推着装有清洁工具的小车。

    男子戴着员工帽看不见一双眼睛只能看见那薄红似刀刃的唇朝她扬起一丝淡淡的笑。

    惊疑的冷意从心底一瞬而起密密麻麻爬上了四肢百骸陆夕夕不由得怔住这时肚子又咕咕响起来一丝疼痛牵扯回她的思绪她对他尴尬的笑了笑只得抛开疑问硬着头皮问他:“请问你知道厕所在哪里吗?”

    男子点点头指了一个地方陆夕夕便对他露出感激的笑:“谢谢。”说完便朝他指的方向跑过去。

    哗啦啦厕所里响起抽水的声音。

    推开里间的门陆夕夕松了一口气将剩下的纸巾装进皮包拧开洗手池的龙头彻底洁净后才走出卫生间。

    外面也是一条宽阔的走廊旁边是巨大的落地窗没有一个人她才走出来身后突然响起沙哑的冰寒嗓音犹如碾过沙子般含着异样的磁性低低沉沉的说:“陆夕夕你的心可真大。”

    步子猛然刹住惊骇的恐慌霎时在体内翻涌挤走了所有热气只是转眼间她僵硬的不能动弹缓慢的转过身去手脚冰凉。

    看着她的表情穆寒愉悦的笑起来温儒俊雅的五官眼角的弧度妖冶而狭长瞳色宛如伯爵红茶般漾着粼粼朱褐他从容不迫的从衣服里拿出金丝眼镜戴上对她露出温和淡然的笑眼尾的纹路细密清晰好似笑面狐狸似的一步步走到她身边。

    “夕夕!!”

    这时走廊另一端传来急促的跑步声随着惊慌至极的呼唤陆夕夕扭头去看一抹雪白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远处他朝她飞奔过来乌黑的发丝凌乱的摇曳那一双凤眸里涌出尖锐的戾寒和惊疑幽深如井浓烈的煞气化为剑刃笔直剐在穆寒的脸上眉头紧蹙。

    幽若的冰寒火花在他们之间滋滋作响带着一种奇异的默契穆寒注视着穆邵辰如刀刃的削直唇线勾勒起一丝嘲讽的冷笑沙哑刺耳的低低说:“好久不见哥哥。”

    “没想到翎军也这么没用让他们拦一下人都不会。”

    穆寒说着不急不缓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指腹轻柔摩挲冰冷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异常清楚他自言自语:“我们争斗了二十年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他抬起头对穆邵辰露出微笑。

    穆邵辰跑的越来越近煞气森寒犹如困兽一般迸发出凌厉的惊怒以及凤眸中爆裂的慌乱他死死盯着陆夕夕脸色苍白穆寒依然继续说着含着讳莫如深的笑意:“同样也是哥哥的新婚实在是太仓促了做弟弟的只能送你这一份礼物。”

    话音一落苍白的指尖猛地按下遥控上的一个按钮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仿佛是从天花板里传来的接着突突突的一声宛如沦陷的地狱般刹那间所有都归于漆黑!

    陆夕夕瞳孔猛缩失声尖叫!

    六十七  爆裂

    穆邵辰嘶声力竭的咆哮:“夕夕!!夕夕!!!”

    玻璃破碎的巨响继而是直升机掀起的一阵阵狂风长长纤细的揽绳在半空晃动穆寒抱着昏厥的陆夕夕攀在上面他得意的冷笑着逐渐远去不再看他。

    晚霞犹如熊熊的火海灼烧天际艳丽而刺目铺照进走廊的大理石地上好似来自地狱的火焰焚烧着那一抹雪白颀长如杉的身影。

    穆邵辰站在破缺的残渣里久久没有声息手腕上垂下的钥匙呤叮作响。

    直到身后涌现出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迫近不远处传来鬼哭狼嚎般惊吓的哭喊慌乱的脚步都涌向一楼只是短短几分钟一切就都变了。

    穆邵辰修长有棱的手指动了动攥的死紧泛出苍白的骨节咯咯响着他机械似转过身子就好似一具尸体薄唇苍白目光涣散凤眸里只沸涌着浓煞的扭曲戾气那是要噬人血肉般的癫狂和暴怒触目惊心就好似狼瞳烁动着眈眈的幽绿暗芒直到血肉食尽。

    如世上最危险的困兽。

    宽阔的走廊站着十位穿着白衫的人每人腰间都佩戴着一把枪但并未拿出来领头的男子神色肃冷对穆邵辰颇为恭敬一字一句对他说道:“少爷您违背了老爷子的遗嘱现在请和我们走一趟。”

    穆邵辰就好似没有听见逆着火红的光线他露出墨莲般俊美惊人的面容修眉凤眸唇角轻扬更像踏着血色曼陀花而来的修罗绮丽而冰冷融着孩子一般纯然的气质又弥散开黑暗绝美的噬血华光玉身长立。

    所有人不由得屏息竟然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他们他渐渐笑起来如孩童露出最稚气纯粹的笑微微歪着脑袋但凤眸里漆沉幽邃仿佛是幽冥地狱迸裂翻涌着白骨似的可怖阴冷利爪一般黑的没有一丝光芒他低低笑出声嗓音幽魅阴冷潺潺动人恍如这世上最美妙的镇魂乐。

    舒逸站在会议室门外看着所有同事都往楼下跑穿着白衫拿枪的男子们正有秩序的护送他们他怔愣的转过头对站在一旁的王海明问道:“老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海明蹙起眉头哼哼道:“我们本来想做得安静一点谁知道会变成这样。”他横了一眼舒逸:“小子你也赶紧回家去吧。”语气里很是不耐。

    舒逸似有所思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听话离开他走到一处安静的走廊里按下电梯的按键神色从容等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舒逸走进去再也看不见一个人时他才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轻声说道:“阿叔邵辰哥出事了……”

    晚霞更加的红这一抹红里浸着幽冷的深紫仿佛是即将降世的噩梦。

    空气凝滞着穆邵辰静静的站在破裂的窗前他不动那些人也不动僵持的时候他突然往前一窜犹如雪亮的惊电在白衫人群里狂戾的穿梭着每一招每一式皆是往人最薄弱的关节打去他们被打的猝不及防但也学过一招半式就这样火拼起来。

    惨叫声不绝于耳等终于停息下来四周一片狼藉。

    澄亮的大理石地蜿蜒着艳丽似红玉的血泊明晃晃的又像是镜子他白色的漆皮鞋一步步走动染着飞溅的血花脚步声沉沉而冰冷就好像要在人的心头踩下一道道深坑。

    喘气声更加急促刺耳方才领头的那位男人此刻手脚蠕动着不断往后挣扎他的脸上是已经扭曲的惊恐双目圆睁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穆邵辰低下身子修长有棱的手指也被血水浸润溺染成艳丽的瑰红他轻而易举抓住男人的颈脖缓慢的往那破碎的窗口踱去男人的双脚拖在地上剧烈抽搐从喉咙里溢出疼痛般惨厉的嘶鸣。

    穆邵辰只有浅笑如墨莲般的容颜俊美似玉殷红的唇角扬起一丝稚气顽劣的莞尔幽黑似蝴蝶的睫尖轻轻颤抖凝着琉璃般晶莹碎泽他身前的衬衫亦是蘸染了一大片瑰红他低低笑着手指一用力就将人提起来然后伸向窗外。

    男人脚尖悬挂他犹如撞鬼一般胆颤心惊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身体扭动着眼睛一寸寸往下挪这里是第五十二楼脚底的人和汽车比起蚂蚁更加渺小。

    惊惧的叫声凝了血般模糊不清。

    穆邵辰睁大凤眸目不转睛盯着他满是血水的脸还有剧烈挣扎的样子不禁稚气的笑起来纯然而璀璨凤眸弯弯:“叔叔告诉我夕夕在哪里?”

    男人不说话闭上眼睛只是一味剧烈的挣扎。

    穆邵辰的脸色便渐渐冷下来渗出骇人的狠戾阴郁浓浓如淬毒的雨雾无声在空气里游离他仿佛手足无措的孩子面部抽动着魔怔似的喃喃自语:“怎么办他不告诉我呢。”

    他轻轻说着唇色苍白宛如卡机般重新缓慢的抬起头凤眸里暗流爆裂从黑暗迸涌出飓风似癫狂躁怒扭曲着集聚着凶猛的宛如地狱里奔腾的幽冥狂戾又仿佛是从地狱而生的亡者恐怖之极。

    唇角抽动的更快他似笑未笑幽长的睫翼在眼睑落下森寒阴翳他眼中只有死物般的空洞唇齿间斥满噬血的狠绝:“不怕他很快就会说的。”

    他又长长嗯了一声带着古怪的稚气浅笑起来:“那我们再用力一点……”

    修长的手指随着他的话语一寸寸开始刺入男人颈间的皮肉筋血分裂的嘶响男人惨厉绝望的哀嚎霎时斥满半空!

    死死抓住穆邵辰的手他痛苦的张了张嘴更多的血往外溢出浑身抽搐喉咙里也仿佛凝了血他彻底绝望了艰难一个字一个字拼尽力。

    “我……知道他……叫……穆寒……!”

    六十八 遗嘱疑云

    天空变成了深紫色透出一点点昏暖的彩光犹如泼染的颜料最深的一层云尾蘸染着漆沉幽蓝的夜色偶尔露出几颗璀璨星辰零零闪烁。

    穆寒从未有过的好心情他戴着保护听觉的黑色耳机朱褐的眼眸笑得眯起眼尾碾着一丝柔软妖冶略苍白的肤色在夕阳中有了淡淡的暖意他望着窗外逐渐下沉的日光又看向身边的女孩。

    她此刻阖着眼眸乌黑如海藻似微弯的长发披散着流动着一缕缕柔滑的莹光皎洁的面容安宁恬静幽黑的睫毛颤抖着好似翩然起舞的蝴蝶秀眉紧拢她素美而纯白就像江南烟雨里盛开的栀子花透出柔软的清香。

    你知道么我曾经见过你很多次。

    敛下眼底深邃的眸光他刀刃似削薄的唇动了动无声的说着。

    直升机逐渐降落在海面的一艘豪华游艇上此时夜色已经幽深两边是如同星海的五彩霓虹灯那象征着城市的浮华宛如黄粱枕上凝着岁月的一滴微凉泪水不过都是转眼云烟一般纵使看起来热闹也不过是空有虚壳人一直都在变而无论是哪一种人心都一样让他作呕。

    穆寒淡然的收回视线摘下耳机抱着陆夕夕踏到地面上。

    才走了一步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外国医师推着轮椅过来穆寒怔了怔沉默的将陆夕夕放在轮椅里几个人往船舱里走两位医师抬起轮椅小心翼翼的往楼下挪一路走到了地下室眼前只有一间房置满了各种医疗器械。

    船身突然剧烈动荡起来陆夕夕身体一震手肘的关节撞到轮椅扶手酥麻的痛意逐渐清晰她闷呼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穆寒抓着墙目光扫到她的脸上骤然一惊沉声道:“快把她抬进去!”

    海浪渐趋于平稳两位医师立刻将她搬到房里一刻也不耽搁又抬起她放到器械中间的皮椅中给她的双手双脚缠上皮带。

    肌肤被突然勒住的冰冷疼痛一瞬间彻底激醒了陆夕夕她惊愕的看向面前的穆寒又看了看房间里堆满的医疗器械冰冷的骇意刹那间潮汐般涌了上来头皮一麻她瞳孔缩如针尖剧烈踢蹬着可却是刀俎鱼肉毫无力量不禁冲穆寒怒吼:“你要做什么!!”

    穆寒只是温和的淡淡一笑眉眼里有着她看不清的思绪:“封冻记忆。”

    犹如五雷轰顶脑海里只余下嗡的一声一片苍白血液部涌向心口那种恐惧沉沉的压抑住她每一次心跳突突在太阳穴鼓动着泛起刺耳的噪音陆夕夕脸色苍白怔然失神的嗫嚅着唇瓣有些迷惘:“……你说什么?”

    穆寒不再回答她只淡然的说了一句话:“以后我会陪你。”

    陆夕夕终于意识过来了也刹那间崩溃嘶声尖叫:“你混蛋!!!”她使出力去挣扎皮椅响起混乱的吱呀叫声她雪白的皮肤很快被勒的红肿看着她发红的痕迹像是觉得十分刺眼他眯了眯眼睛不吭一声。

    眼前部是陌生的人陌生的器械陌生的房间陆夕夕的心一阵阵沉闷的缩着似乎下一秒就承受不住这样惊惶尖锐的痛眼眶更像是着了火灼烫的眼泪断了线似从脸庞落下。

    她不甘心的咬唇又是剧烈的挣扎这时候一道银亮的光芒突然晃进眼中她突然短路似得静静的盯着自己的手镯。

    纤细的镯子在白炽灯下流动着银光镂空的藤兰花纹中间的粉钻不断耀动好似辰星般折射出斑斓的炫亮碎芒明明毫无温度在她眼中却带着奇异的温暖脉脉流淌进自己的心房。

    “邵辰……”

    痴痴的看着她眼中转瞬间飞过一抹玉碎般的决然!

    穆寒也看见那个手镯脸色瞬间阴沉对身边的人吩咐了几句又对一个金发的医师微微颔首那医师心领神会开始为她戴上相关的器械。

    陆夕夕愤恨的瞪着穆寒宛如狂怒的小兽龇牙裂齿就差扑上去狠狠撕咬他那好似麋鹿般清澈澄亮的眸子漾着湿漉漉的水雾瞳色里迸发出的怒焰在他眼中却多了一丝楚楚可怜。

    陆夕夕一味地瞪着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视线逐渐模糊。

    见她闭上眼睛便有人拎着小工具箱走进来径直来到陆夕夕的手旁穆寒静默的看着他们在他身边站着年老的管家也是默不作声。

    穆寒垂下眸光突然淡冷说道:“黔叔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

    黔顺默了半晌才沧桑的说道:“少爷不一定要抹去她的记忆。”

    穆寒却是笑起来一字一句很是漫不经心:“穆老爷子的遗嘱我动过手脚其实还有最后一条——如果陆夕夕主动和他结合并自愿生下穆家的孩子穆邵辰就永远得到自由并且穆氏集团董事会将让出三分之一的股份送给陆夕夕。”

    黔顺猛地怔住眉眼里顿时斥满惊疑不可置信。

    穆寒便抬起头对他露出高深莫测的淡笑嗓音沙哑冰寒:“当年穆怀远已经奄奄一息为了接近他我成了王海明身边的助理是我替他打出的那一份遗嘱但是我相信他这种老狐狸绝对会留下手稿。”

    六十九  穆邵辰的极端

    黔顺没有说话了光线流转在脸上每一条细密的纹路里透出沉默深敛的气质穆寒也不再说下去倒是提着工具箱的男子这时候突然抬头说道:“少爷取不下来。”

    穆寒皱了皱眉走到男子身边去看果然陆夕夕手腕上佩戴的镯子完好如初一点毁坏的迹象也没有他眼里透露出一丝锋利的冰冷扫向男人他连忙用钳子再试了一次可无论他怎样用力那镯子丝毫不动额上不禁淌下涔涔的冷汗。

    穆寒突然说:“停。”

    男人便停了下来抹了抹脸上的汗抬头看向穆寒就听见他深不可测的笑了一声直起身子盯着昏睡过去的陆夕夕满含讥讽的说道:“我倒忘了穆邵辰那种疯子能锁住你的一定不是寻常的东西。”

    略微苍白似刀刃的薄唇动了一下掀起淡然的弧度眼眸里游离着复杂的深邃暗芒在白炽灯下变得不甚清晰。

    “你真可怜陆夕夕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漆沉的夜色隐隐氤氲着雷光空气里弥漫着潮冷的气味一辆黑色汽车飞快的在空旷马路上疾驰犹如黑色的迅风最终稳稳停在一栋别墅前。欧式的黑色铁栅栏徐徐往两边推开疏冷的梧桐落下斑驳叶子微光从树隙间诡异似的流转。

    车门砰地一声打开露出一张女人惨白的脸她无力的晃动一下又被身边穿着黑色唐装的人推了下去踉跄几步没有摔倒。她披头散发着脸颊瘦削的露出棱角眼眸涣散推她的男子也跟了出来抓住她胳膊往洋楼里拽。

    正厅里开着一盏白炽灯血腥味愈加浓烈女人闻到这味道浑身不禁颤抖起来惨淡的灯光映照地上的血泊明亮刺眼她看向纵横在地板上的那些尸体有的是残肢有的则是头颅扭曲更多的人脖子上深陷进五个黑色窟窿凝着干涸的血迹像是利爪掐入皮肉似得。

    他们或穿着佣人的衣服或穿着翎军的白衫却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

    就仿佛回到十年前当她掀开浴帘的刹那那一些触目惊心的动物尸体闪闪烁烁出现在眼前杨氏瞳孔猛缩:“啊——!!”

    不远处镶着深浓夜色的窗格子前染血的颀长身影顿了一顿。

    穆邵辰宛如一尊石雕僵硬而缓慢地转过来看向她。

    那一双凤眸透出狼瞳般幽邃的戾寒空洞又扭曲毫无生息他周身迸慑出来自地狱一样漆黑煞气犹如探出的森森白骨叫嚣着绝望和暴怒无边涌动。

    白色的衬衫被血水浸湿太多仿佛曼陀花大片绽放他好似在至深的黑暗里沉寂的墨莲弥散开妖冶的华光惊艳世人幽黑的睫翼轻轻垂落在眼睑处落下淡淡阴翳他是踏着碧落而来的血红修罗修眉凤目苍白漂亮的薄唇轻扬白皙肤色泛着淡淡莹光几近透明。

    殷红的血从他晶莹指尖往下坠落滴答滴答。

    穆邵辰侧身露出他身后跪在地上的王海明胸口深陷进五个窟窿源源冒着汩动着血液他脸色已经发青白发凌乱的搭在额前眼睛瞪得几乎突脱喉咙里溢出凝黏压抑的惨叫奄奄一息。

    杨氏紧紧缩着双肩仿佛崩溃了似得魂不附体失神涣散的盯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穆邵辰他眉梢染着稚气纯然的笑意捻了捻指间的血幽魅阴冷的嗓音好似夜间的琴曲:“穆寒是谁?”

    杨氏眼里炸开一道震惊倏地抬头看向他唇瓣哆嗦着却说不出一个字。

    穆邵辰轻挑起眉尾又看向跪在墙边的人杨氏感应到什么顺着他目光也看过去就见穆父被人按压跪在墙边面容煞白。

    太阳穴嗡的一声眼前晕眩她剧烈喘息着胸腔抽动起泣血一般绝望惨厉的嘶鸣哭得绝望又嚎啕:“穆邵辰!他是你爸!!!”

    穆邵辰置若罔闻重复的问道:“穆寒是谁?”

    杨氏死死瞪着他穆邵辰则静默的站着眉尖逐渐收拢他看了她一眼唇角掀起一丝顽劣阴郁的笑:“妈妈真是倔强。”他扬起眉棱再一次抬眼手指咯咯的颤动起来凤眸里翻涌起困兽似的骇人狂戾自言自语的低喃。

    “对啊……那就不能怪我们了。”

    话音落下穆邵辰飞快的走到穆父面前眼睑不断抽搐唇角阴沉他伸出修长瑰红的手指快要触碰到穆父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绝望凄厉的叫喊:“不!!我说……我说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杨氏狼狈的不似自己继续说道:“二十五年前你爸爸在外面有了一个女人并且生下了那个孩子直到你被确诊患病的时候他才想要接她回来一起生活……是我是我把她们赶出去的我制造了一场车祸但只有那个女人死了孩子还活着。”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