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辰光夕瞬 > 第 15 页
    (++)

    房门紧闭着过了片刻穆邵辰才将门又打开他换了一件新的衬衫修长手指也已经干净洁白他抱着陆夕夕径直离开留下墨堂的人走了进去弯腰捡起地上染血的衬衫和手套抬头看向穆寒的尸体尤其是那血肉绽开的颈脖从胸前蜿蜒下宛如瀑布的血水渐凝深紫。

    端着盘子的青年人显然入行不久看了一眼顿时吓得跌坐在地上惨叫出声。

    这时候阿叔领着两个人走进来看向穆寒的尸身他眸底里涌上胆颤的惊骇过了良久才静默的招了招手神色复杂那两人也跟着回过神连忙去解开穆寒的绳子将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往门外搬动。

    脚步声渐渐远去阿叔看着灯罩下的板凳那一滩明晃晃的血泊生冷的刺进眼中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少主……将他所有的亲人都送上了绝路夫人老爷也不会再原谅他……只有那个女孩子。”

    “他是将自己部交给了她。”

    清泉汩汩的流动蜿蜒在石子道里雨渐渐的大了山间被朦朦的雨雾笼罩起来地上腾起细白的雾气耳畔边只有风声雨声穆邵辰抱紧怀里的陆夕夕一旁有人给他撑起黑色的大伞。

    下沉式的花园雨水将槐花的绿叶刷洗的油亮那宛如风铃似晶莹的花朵一串串的在雨中绽放逡巡着满怀清香他驻足抬头清隽的仿佛是墨莲眉棱修长凤眸里潋滟着温柔明耀的星芒衬着逶迤似桃花的幽邃眼线好似墨玉般顾盼生辉他肤色如雪瓷发丝乌黑唇瓣染着薄红一身白色的衬衫漆黑的睫尖濡着夜露细碎的微光。

    雨水清脆的跃在伞面上噼啪作响。

    穆邵辰低下头去黑眸里溢满了温柔仿若生烫的蚕丝无声弥漫陆夕夕紧紧靠在他肩窝里长长的眼睫毛覆着下巴的弧度柔和雪白那细软的唇好似猫儿翘起勾勒着温暖恬静的浅笑沁着栀子花似的馨甜。

    他虔诚的亲吻住她的眉心呼吸灼热漂亮浅色的薄唇洋溢着缱绻入骨的宠溺幽魅潺潺的嗓音恍如大提琴最动人的音色他低低呢喃:“夕夕我爱你……”

    雨还在下着。

    穆氏私立医院雪白的病房里日光已经爬满墙壁窗台上的栀子花无声的盛放陆夕夕仍旧穿着宽松的病号服眨着乌溜溜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对面的液晶电视屏幕上正播报着一则新闻年轻的女主播流利的背着词句。

    “旗非洛集团被炸毁之后穆氏集团便从此少了一个竞争强敌不仅如此西欧亚集团最近也被穆氏集团权收购而和穆氏合作的菱士则迅速占领了欧洲的电子市场……”

    陆夕夕用衣袖捂着嘴咳了两声银亮的手镯便沿着皓腕往下滑了几寸。

    穆邵辰坐在她身边手里端着药碗他舀起一勺浅褐色的中药汤细细吹着热气然后凑到她唇边温柔的哄着:“老婆喝药。”

    她瞥了一眼眼前的药汤鼻端下都是那苦涩的味道仿佛是生吞了一颗黄连她立刻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瞅着穆邵辰眨了眨大眼睛:“老公我吃西药就可以了那个好得快。”

    穆邵辰修长的眉尾轻挑神色宠溺的说道:“老婆你之前打了针现在就是要用中药养而且西药副作用大。”

    陆夕夕鼓着腮帮索性耍起赖骨碌碌钻到被子里将自己闷得严严实实被子里闷热的紧但她铁了心不去喝中药哼唧着铿锵有力的说:“不喝!”她紧紧的缩成一团屏住呼吸可外面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她心脏突突的跳着才不过几秒钟胸口越来越闷正挣扎着要不要出去身下突然探进来微凉的手心。

    被子哗啦一声被掀开!

    陆夕夕惊慌的瞪着身上的穆邵辰他浅红的唇瓣含着狡黠的笑意修长的双臂撑在她枕头两边俊美似玉的眉眼在日光里潋滟着动魄人心的暖意俯下身贴近她的唇犹如恶魔动情的诱哄潺潺的低笑着震颤着她的胸腔一阵恍惚。

    “老婆不乖那下午婚纱照预约的时间只能推迟两个小时了。”

    陆夕夕倏地睁大眼睛脱口道:“为什么?!”

    他无声的笑起来眸子里飞溅着璀璨的星芒突然含住她的唇瓣舌尖吸允辗转温柔的风暴不断汲取她的气息发烫的掌心伸进她单薄的衣服里沿着平坦的小腹往上游离他用指尖挑逗着她柔嫩的樱粒灼烫的吻沿着下巴印在她颈间。

    她浑身宛如触电轻轻发抖他的抚摸带着贪恋的深沉在她体内不断燃起火热犹如沉溺在无垠的火海中渐渐吞噬包容着她陆夕夕难忍的溢出呻吟他的肿胀不断摩擦着那柔软的秘境空气仿佛也被燃烧起来弥漫开旖旎的雾气。

    陆夕夕咬住牙齿忍住身体里涌上的一阵又一阵的颤栗柔弱可怜的说:“我错了我喝药还不行么?”

    他当做没有听见再次覆住她的唇瓣愉悦满足的笑起来:“老婆我觉得要多加一个小时了。”

    七十五  久别的云雨

    陆夕夕的心狠狠一颤宛如小鹿似湿润的大眼睛里清晰写着一丝慌乱樱桃粉嫩的细唇轻轻启开濡着水丝般的晶亮在他缠绵热烈的吻里咕哝不清:“三个小时……”

    穆邵辰咬了一下她唇瓣很轻很轻他的呼吸拂过她的脸庞犹如火一般酝酿着心惊的滚烫飓风掌心摩挲着她胸前浑圆的温软嗓音沙哑透出琴音般的磁性蛊惑凤眸略微抬起满满溃涌着熔浆似如痴如狂的沉溺他呼吸急促精致的肌肤氤氲着诱人的绯红:“夕夕我半个月都没碰你了。”

    他的语气里含着孩子似任性又浓烈的渴望已经趋于溃发的边缘陆夕夕连忙抓住他的手脸颊洇了一朵可爱的红云耳尖也是粉粉的沁出羞赧的色泽:“先把窗帘拉上。”

    穆邵辰一怔墨玉似的眸里刹那间绽烁出明耀无比的欣喜火花飞溅而出他极快的跳下床将窗帘唰啦一声拉上才迫不及待的又扑了上来他目光炽烈漆浓烁动着火花似幽若的微芒宛如饥肠辘辘的野狼像是要活活将她拆吃入腹一般。

    陆夕夕被他看得胆颤心惊。

    她觉得自己等一会肯定是坐轮椅照的婚纱照。

    穆邵辰被她紧张的神情逗得欢畅不已眼底是四溢的宠溺他灵活的解开她的衣服将她宽松的裤子也剥了下来又褪去自己的束缚覆身下去昂扬的炙热紧紧贴着着她湿润的幽径他每一寸肌肤都如木炭似散发着热度。

    没有任何的阻隔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体温穆邵辰温柔的含住她小巧的耳朵舔舐轻啜他的神色沁出一缕焦灼的隐忍左手搓揉着她立在空气中发颤的果粒将莹润的浑圆牢牢握在掌心变幻着形状右手缓慢蜿蜒探入进她已经湿润的神秘幽径轻揉慢捻着上端粉珠又顽劣似的柔柔拉扯。

    陆夕夕的身体顿时绷紧着悬空唇齿间溢出不知是难受还是舒服的娇吟软软的好似撒娇猫儿一般叫唤细白纤瘦的双腿也下意识夹紧他的手指。

    她无助的低唤让穆邵辰血液不断膨胀几乎撑爆了他的身体熊熊的欲火更是要将他烧的体无完肤他强拉回最后一丝理智制住她不安分的细腿直接深入进她的蜜径里缓慢抽动他将头埋入进她温软之间舌头往下刷弄沿着她的肚脐轻轻转圈。

    陆夕夕颤动着快慰的潮汐向她凶猛的扑涌而来引起下腹一阵剧烈的扩张她害怕的咬住唇瓣他突然抽出手指用舌尖紧紧压揉着她的肉壁大力吸吮手指又去捻着她的粉核娇小的女孩受不住这冲碎一切神经的灭顶刺激突然弓起身子抽搐起来在惊叫似的呻吟里泄出如瀑的温热湿泞。

    余韵还未褪去穆邵辰抬起被烈火熏红的凤眸氤氲着迷离绯红的水汽他扶着已经胀大成骇人尺度的野兽一寸寸没入进她湿润的蜜径里却因为太过柔滑直接撞击在女孩柔软的宫口陆夕夕浑身一哆嗦缠紧住他精致漂亮的腰线秀美的脸庞宛如浸在酒水的粉红桃花散发着让他心旌神摇的娇媚。

    最后一根神经也啪的断裂了。

    穆邵辰握紧陆夕夕纤瘦雪白的腿开始疯狂而温柔的抽动肉体紧密交合没有一丝的缝隙旖旎沸热的空气里游离着腥浓的味道每一次冲撞都引出飞溅的透明粘液她平坦的腹部印着他驰骋骇人的痕迹笔直的不断穿梭。

    他将脸紧紧贴住她的颈窝里不断磨蹭逶迤的眼角濡着泪水的湿亮俊美似玉的面容沁出孩子般入骨任性的贪恋他一下又一下用脸颊磨着她柔滑的肌肤满足沉醉的撒娇声从喉咙里绵软溢出唇角抽搐着噬毒一般癫狂的笑:“夕夕我的夕夕……夕夕……”

    身下每一次抽插都达到从未有过的深度那酥麻的销魂快感让她深溺在其中再也无可自拔她迷离的娇吟低喘只能无助攀紧他的肩膀承受着他愈来愈迅猛的占有。

    穆邵辰扣住她柔软的腰肢不知疲倦的深深抽动抽出那紧窒的肉壁猛烈收缩不断吸舔着他的炙热灭顶的恐怖快感充盈着他的血液他发了疯似的冲撞深沉沙哑的嗓音犹如恶魔的诱言:“夕夕你说出来你是我的说出来!”

    她睁开湿漉漉的眼眸意识早已被快慰抹去的一干二净她失神的看着他眸里触目惊心的深刻爱恋炽浓滚热的好似岩浆一般那心惊的温度是要将她血肉焚烧成灰烬亦是甘于沉沦的疯狂唇瓣上下动着溢出细碎的话语。

    “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

    他脸颊贴着她的脸颊席梦思的床垫吱呀作响他精致深邃的肌理渗出不少的汗水肉体交合的碰撞声有力的回荡在耳边不止是身体的宽慰心底深处也充盈着让他眷恋不已的温暖他渴望了太久盼了太久入髓蚀骨一般让他沉迷。

    俊美似墨莲的面容在动情的雾气里绽开最艳丽的华彩幽长的睫翼微微垂落在眼睑落下淡淡阴翳他低沉的笑着目光涣散走火入魔似的痴怔呢喃:“我也是你的只属于夕夕一个人……”睫尖轻轻颤抖明耀的眸光恍如新生的太阳修长的眉尾濡着稚气又纯然的笑意:“我也是我们都是你的……”

    永远都只属于你我的夕夕。

    七十六 他的出现 再修改

    午后的阳光剔透的好似璀璨琉璃将婚纱摄影店的橱窗玻璃照的闪闪发亮犹如让人向往的甜蜜国度几件美丽的婚纱穿戴在塑料模特身上镂空轻薄的蕾丝优雅的钻石每一丝细节的设计都完美的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房间里浓烈的蔷薇花香无声弥漫。

    地毯上立着两扇巨大三折拉开的藤纹镜子中间朱红色鹅绒帷幔缓缓拉开镜子里折射出炫亮的星芒照耀在女孩娇小的身上变化成虚幻的眩影。

    一边的女服务员不由得惊叹:“真漂亮!”

    陆夕夕身穿白色复古的婚纱腰间镶着蕾丝和茉莉的花纹流水一般逶迤在地又点缀着满天星似的粉钻薄纱遮掩住她皎洁圆滑的肩头似海藻的长发蜿蜒在身后她抬起柔和的下巴在日光里泛出温暖的光晕粉红的细唇翘起猫儿的弧度水眸里氤氲着秋湖似湿亮的明媚仿佛是童话里走出的人鱼。

    穆邵辰深深凝视着她凤眸里涌动着炽烈幽邃的暗芒熔浆在黑暗里激荡他干净的下颚透出屏息的紧绷。

    窗纱的花纹在他身上印下淡淡影子他穿着白色笔挺的西装俊美似玉绮丽深邃的眉眼跃着金色阳光好似海面粼粼浮动的温柔涟漪他站在台阶下凤眸微弯妖冶的眼尾弥漫着雨雾似的泪。

    这一瞬间陆夕夕心口骤然变得疼痛柔软和怜惜将她淹没她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

    宛如月华中寂静盛开的墨莲在黑暗之处潋滟出动魄人心的华光可最深的暗流里却缓慢涌动着乖戾和张狂至纯而稚气的他至黑而阴郁的他都漂亮的不可思议矛盾的也更加吸噬人心。

    穆邵辰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印下温柔的吻他的唇瓣含着夜露似的微凉贴在她肌肤上却缓缓沸热着她的血液那幽长的睫尖凝着剔透碎泽神态虔诚而安宁。

    被他久久的亲吻陆夕夕的脸颊渐渐发热好似朝霞染上一层绚丽的红晕屋子里其他人也都屏住呼吸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是艳羡。

    陆夕夕只能红着脸害羞的开口说:“邵辰……”

    穆邵辰应声抬头眼底是湿亮幽烈的光芒犹如蚕丝一丝又一丝紧密纠缠住她炙热的让她心惊在那样的目光里她的脸颊热的更加厉害心慌气促的低着脑袋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突然就来试婚纱吓了我一跳。”

    穆邵辰将她抱在怀里轻声说:“样式在很久前我就设计好了趁你睡着的时候我还偷偷量了尺寸然后请巴黎的几位设计师一起缝制今天才空运过来夕夕喜欢么?”

    陆夕夕从镜子里望着自己的婚纱复古的款式柔和娇俏的线条镂空的蕾丝花纹眸子里烁着晶莹的彩光明亮而雀跃啄米似点了点头:“喜欢!”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又鼓起腮帮瞪着穆邵辰:“你还瞒着我什么了?”

    穆邵辰笑了一声眉尾轻挑说道:“夕夕只用安心的等到宣誓的那一天其他事情我来做这是我给夕夕的惊喜。”他紧紧抱住她语气里的宠溺仿佛是春天的湖面温柔缱绻的在她心间撩起一圈又一圈绵绵涟漪。

    陆夕夕抿着樱色的细唇脸颊红扑扑的她抵住他的胸口笑得宛如化不开的甜霜浸满蜂蜜似幸福柔软的气息。

    “恩。”

    夏末的和风里带着一丝凉意一栋老旧的居民楼阳台的爬山虎沁出墨深的绿色随着微风轻轻晃动恍如小小的碧湖。

    正厅的墙壁铺满澄黄夕光电视柜上放置着一张木质相框随着角度推移折射出明晃的炫彩照片里是甜美的女孩和妇人站在一起背景是游乐园。

    寂静流动的空气厨房中烧开的水壶正嗡嗡作响陆母将煤气炉关上小心翼翼提起开水壶往陶瓷杯里倒了半杯水这才放在餐盘里走出去。她笑着来到沙发前放下陶瓷杯和之前准备好的水果坐在一旁的位置亲切的笑道:“家里没茶叶了只有开水。”

    男子戴着黑色球帽帽檐被压得很低足足遮住他的一双眼睛只露出粉红的唇瓣他勾起一丝温和的弧度淡然说:“不要紧阿姨。”

    陆母便笑着说:“我好多年都没看见你了我还记得是在你们高三的时候你总是送夕夕回家有一次被我逮的正着。”她脸上烁着陷入回忆里的兴奋:“你还是没变啊听夕夕说你毕业后去了意大利我到现在都惋惜呢如果你们两个没有分手指不定我现在都能抱到孙子了对了你现在工作怎么样了每个月工资多少?”

    男子的唇角渐渐沉了下去他的声音里含着微不可察的森怒有些僵硬的回答说:“阿姨我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他抬起头澄黄的光线清晰勾画出那秀气俊雅的面孔肤色白皙眼瞳深邃清亮的好似琥珀仿佛是来自异国的混血王子由骨子里散发出年轻气盛的傲气只是那眸子里比起之前更多了淡淡的阴霾。

    “有关于夕夕和她现在的丈夫穆邵辰。”

    耳边寂静无声裴文泽微微一笑:“当年陆叔叔猝死陆爷爷则突发脑梗病逝这一切都发生在夕夕高二的时候您因此才得到了她的抚养权但是有些事情您一直都不知道。”

    七十七 她是我的

    第一套婚纱照拍完有女服务员捧着蓝色礼服走过来对陆夕夕说:“陆小姐请换第二件衣服。”

    陆夕夕点点头拿着礼服走到试衣间里穆邵辰就站在外面身后是移动拍摄工具的喧嚣他一动不动站着直到穿着黑色唐装的司机递上手机双手戴着雪白的手套毕恭毕敬的说:“少主您的手机响了。”

    穆邵辰便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还没开口说话那人首先恭敬的说:“少主裴文泽出现了。”

    穆邵辰修长的眉棱几不可微一动凤眸里开始汹涌起血色的戾寒沉声问:“他在哪?”

    “在陆小姐母亲的家里少主英明您叫我们一直监视着她这一次裴文泽果然上门了。”

    穆邵辰看了一眼试衣间浅灰的绒布不动声色走到较远的位置手指攥紧手机突出苍白的骨节他俊美的面孔上凝着一层薄霜游离着匕首似锋寒的阴沉煞气幽魅冰寒的嗓音里弥漫着决然的狠厉:“抓住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少主放心。”

    挂掉电话穆邵辰刚一抬头陆夕夕正好换了件裙子走过来她困惑的盯着他眉间一道微褶隐隐弥散着阴冷的沉郁走到他面前睁着明亮的大眼睛问:“怎么了?”

    穆邵辰默不作声揽住她的腰将她牢牢按在自己的怀里下巴搁在她柔软的颈窝他的力道很紧很紧像是要将她活活嵌进自己的体内他的呼吸拂在她耳侧灼热而沉稳弥漫着洗须水的清香沁人心脾的好闻陆夕夕乖巧的被他抱着直到他紧绷的肌理逐渐松弛下来用微凉的唇瓣亲吻着她圆滑的肩头。

    她抱住他的后背脸颊绯红语气里含着担忧:“邵辰你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在她双手触碰他的那一刻突然低低笑了起来充满愉悦震动着空气隔着衣料也震颤着她的胸腔幽魅低迷恍如凝着夜露的琴声那么轻易地就能迷惑住她的心神他轻声说:“是公事上的问题夕夕我很好。”

    陆夕夕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也放松下来这时候女摄影师已经摆好了棚架对他们说道:“可以开始拍了。”

    穆邵辰于是抬起头凝视着陆夕夕微弯的凤眸仿佛焕然一新流转着幽蓝星辉璀璨的飞溅而出方才的阴翳早已如露水般褪去毫无踪迹眉梢洋溢着晶亮的稚气欢喜他修长洁白的手指紧紧和她十指相缠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对她笑道:“走夕夕。”

    陆夕夕嗯了一声柔软的唇角高高扬起两人便牵着手往摄影棚里走去。

    等婚纱照都拍完已经是晚上七点陆夕夕一坐进车里就睡着了闭着眼睛眉间氤氲着困意穆邵辰安静的圈抱住她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轿车一路驰骋街边是五彩炫亮的霓虹灯光怪陆离倒映在漆黑的车窗上飞逝而过。

    来到别墅前穆邵辰抱起陆夕夕下了车她迷蒙的睁开眼睛到底还是醒了迷糊的看了一眼别墅亮着的灯靠在他颈窝里嘟哝着问:“不回医院了?”

    穆邵辰宠溺的低声说:“恩不回了。”

    陆夕夕便不再说话他抱着她走到餐桌前桌上已经摆满热气腾腾的饭菜天花板打着昏暖的光陆夕夕饿坏了动了动脚眼里烁出饿狼般的雪亮说:“放我下来。”

    穆邵辰听话的放她下来她立刻蹦蹦跳跳跑到桌前坐下举起米饭就开吃陆夕夕的确是饿坏了在医院里因为高烧只能吃些流食很少能吃到带肉的菜如今在桌上便能看见油亮亮的红烧排骨用大碗盛的金灿灿的鸡汤飘香四溢引得肠子都叫嚣起来。

    穆邵辰见她饿成馋猫的样子狼吞虎咽眉眼里漾满缱绻的暖芒他在她身边坐下提起碗筷陪着她吃着饭等她吃的满足才想起来问他:“这都是谁做的?”

    他说:“是保姆阿姨一般我有事的话才会打电话让她过来。”

    陆夕夕这才露出一口白牙笑起来时仿佛是洁白的桂花糖糕温暖明媚嗓音婉转的好似薄雪里的黄莺说道:“菜做得很好吃不过离邵辰做得还差一点距离。”

    穆邵辰不说话只深深凝着她皎洁的侧颜近在咫尺在昏暖的光线下能看清细小的茸毛空气里浮动着她干净清甜的馨香像是牛奶的味道魂牵梦绕般缭绕在他心间充盈着让他眷恋不已的温暖和安宁。

    他看得出神胸口炙烫浅色的唇边恍惚露出温柔的浅笑。

    夜色极深了漆沉如浓墨书房中清冷的月华在墙壁上描绘出疏疏树影宛如幽亮的湖泊静谧的微微晃动着涟漪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台灯。

    穆邵辰坐在桌前修长的眉尖紧紧蹙在一起薄唇沉森俊美英挺的五官里游离着浓重煞气好似幽冥而来的修罗周身迸射出冻彻入骨的阴寒宛如曜石的黑眸更浮出血光般噬人的幽邃。

    蓝牙耳机的灯亮着深蓝的灯他寂静的瞪着直到听见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后才扯出一丝狂戾的冷笑冰冷沉寂的说道:“裴文泽。”

    另一边漆黑狭小的房间头顶上铁壳灯摇摇欲坠裴文泽穿着休闲服双手和脚都被牢牢束缚住五官在极深的阴翳中模糊不清唯有脸上的血迹在一丝灯光里刺亮不已身边站着一位穿有黑色唐装的男子而他正拿着手机贴在裴文泽的耳边。

    裴文泽微微抬起头没有说话。

    电话里再次传来那阴戾幽魅的嗓音冰冷至极憧憧的像是挥抹不去的梦魇磨着让他愤恨入骨的讥讽之意:“收购西欧亚的那天我就想杀了你但我没想到穆寒竟然留了招死前还让他的人去帮助你他一定是给你发了短信把所有一切都说出来了。”

    裴文泽唇角颤了颤身都在喘息着咬牙切齿:“五年前你就想过要杀我是你爷爷把我送到了意大利去读书还让我签下那一份协议但是你直到现在仍然要一步一步把我逼到绝境走投无路!!”

    “因为夕夕是我的!!!”

    目疵欲裂的狂怒嘶吼从手机里笔直从他耳膜穿刺而过滚动着让他触目惊心的扭曲戾气穆邵辰站在黑暗里放在身边的指骨暴突着苍白咯咯颤动他幽邃黑瞳里涌出走火入魔似得的激狂好似困兽般磨着牙齿:“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接近夕夕的人而且她喜欢过你……裴文泽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七十八  没人会抢走她

    耳边一片死寂。

    穆邵辰停下来急急喘着渐渐地眉眼间滚动起古怪狰狞的稚气衬着凤眸里风起云涌的狂暴血光愈发毛骨悚然。

    他低沉的笑起来:“凭着一时的出气就想把十年前的事情告诉夕夕的妈妈你觉得还有人能阻止的了我?夕夕当年怎么失忆的我同样可以让阿姨忘得干干净净。”

    话音落下裴文泽厉声嘶喊胸腔震着泣血一般的绝望和后悔:“穆邵辰!!!——”

    利落的挂掉电话穆邵辰坐回到皮椅里目光涣散的望向窗外缓缓地唇角抽搐起狂喜的笑手掌捂住自己的脸只露出骇人的猩红凤眸溃涌着幽冥地狱似的死气胸口剧烈震动他捂着脸痴痴癫狂的笑起来脸上的皮肉一下一下的跳动他轻轻前后摇晃自言自语的低喃:“都死了……夕夕他们都死了没有人会抢走你了……”

    “对谁都不会抢走夕夕。”

    掌心慢慢滑落修长的眉尾濡着孩子似的纯然眼底绽放出惊心动魄的璀璨。

    望着幽深的夜色穆邵辰的呼吸渐渐趋于平静他怔了怔突然急急朝卧室里走去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蚕丝大床上。

    苍白的月华静谧无声流淌在薄被的花纹间。

    陆夕夕察觉到身上灼热的触感她嘤咛了一声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睛月光皎洁晕亮了他一半的侧颜墨般乌黑的发丝眉尾轻扬俊美如铸那双眸子里粼粼恍若浅潭泛着缱绻万丈的刻骨爱恋满满的好似星辰要飞溅而出熠熠璀璨。

    陆夕夕的目光渐渐清晰起来却还未彻底睡醒酥酥的低声呢喃着:“邵辰?”

    这一句话仿佛是羽毛轻轻滑过他的心尖掀起一阵阵柔软的涟漪他神色一怔落在她脸颊旁的指腹愈加发烫。

    她的乌发宛如海藻铺陈在枕边一丝丝从他指缝间滑落沁着淡淡的香气他的一颗心砰砰剧烈的颤着耳膜那香味幽魂噬骨般融进他呼吸里去浸进四肢百骸他眼中燃着幽然灼灼的火花目光静谧纠缠着她迷蒙甜美的睡颜。

    陆夕夕眨了眨湿漉漉的大眼睛就听见他愉悦的低低笑声沙哑不清的说:“夕夕我真高兴……”

    她心中不解思绪也是朦胧不清只是困得想要睡觉他却骤然俯下身子薄凉的唇急不可耐的吻住她温软的樱唇她倏地瞪大眼睛一时惊住他立即撬开她的贝齿霸道的攫取她所有的气息。

    他的吻炽热而逐渐激狂紧紧的锢住她纤细的手腕他像是入了魔一般不管不顾的与她纠缠铺天盖地的吻犹如火种子在她的身子里渐渐燃起滚烫的火。

    他一遍遍用沙哑幽迷的嗓音轻唤着她的名:“夕夕……夕夕……”

    喜欢辰光夕瞬请大家收藏:(.)辰光夕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