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逆行万年 > 第七十三章 错过
    任何时代,监狱都不是好的地方,尤其是古代的监狱。

    脚下是潮湿污浊的地面,隔间是犯人痛苦的呻吟,几名不怀好意的同囚在不远处狞笑着看着周欢,并不时谈论着他们如何炮制那些可怜的人。

    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两个时辰,普通的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早就崩溃,但周欢依旧是端坐在哪里,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想要从一个人身上得到想要的东西,往往会先打掉他的尊严,让他恐惧和害怕……”

    周欢脑子里浮现的则是第一个世界里,一位刑讯教官给他讲的故事,在那些落后的国家,不少薄有资产的商人进了监牢,以为自己是无辜的,能够凭着钱脱身,却不知道他们早就是狱卒眼中的肥羊,如果碰上内外勾结想要钱又想要命的人,那么受的罪更大。

    “他们会让一个最凶狠的人来恐吓甚至毒打那个人,第一时间让他明白内外的不同,如果这个人还不屈服,然后再有假装的好人出面……

    但是我何尝要受这种罪?那些人不过要钱要股份而已,外面的布置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看了一眼周围那些狰狞的囚犯,周欢敲了敲栏杆。

    “有活人没有?让你们的长官来和我谈。”

    另一旁,京华时报报社。

    林大年和清蒙两个人满头大汗的在报社里忙着,却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

    林大年是周欢找来的一个书生,被周欢称为有大才的高级主编,这个人在清蒙的眼中有些持才傲物,但周欢一次次夸奖让清蒙认为林大年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才。

    “我只是有一点点新的想法,但是具体实行起来却还要依仗林大年他们,可以说再过上一段时间,将他们单独放出去,也能独当一面的。”

    周欢这样的给清蒙等人介绍,林大年甚至自以为早就能够独当一面,但当周欢突然不在,当他们开始干事情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千头万绪,什么叫做魔鬼在细节中!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比以前复杂十倍,以前没有人关注京华时报的时候,周欢完可以自由的发稿等,但现在事情闹得这样大,各方势力纷纷插手,无论是广告还是版面,或者说一些文章。

    而最重要的是,大家都不满意!

    这种情况用周欢所在世界的一种情况就可以来解释,一部电影如果没有了一个好的导演,然后编剧诸人各行其是,外界干涉去掉那些让上面不舒服的镜头,独立的特色下面人不敢冒险,最好的剧本都会变成一堆垃圾。

    就像是同样的材料,好的厨师能烹饪出美食,而有些人能将其烧成黑炭,而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这堆垃圾就是京华时报!

    清虚道长、刘公公还有礼部的一位官员看着面前的初版,三个人都在冷笑。这是什么玩意?京华时报现在读起来就像是一堆臭狗屎!

    “各位这份京华时报并不差,虽然还有些地方需要改进,但……”

    林大年摆在众人面前的东西,他自觉还算不错,但和往期的京华时报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你先退下吧。”

    刘公公皱了皱眉头,让林大年退下。

    “现在可不是只有一份京华时报,京城里面已经出来了七八种不同类型的报纸,各位你们可要想清楚,砸牌子很容易的。”

    这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已经有人在模仿京华时报,而且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京华时报按照现在的水平,那么一切休矣。

    怎么办,该怎么办?

    “要做好一件事,最重要的就是让这件事能够良性的发展,比如灾年赈济,熬的粥不能太稀,但也不能太稠,办报也是一样,我了解各位想要推广本门秘籍和精神的迫切性,但首先要让一件事情更好的发展下去,千万不要急着用行政手段,商业手段有时候很不错。”

    “去找王欢,武当派这次已经很配合了,相信也有不少人想要办报。”

    监牢里,周欢已经换了一间整洁的囚室,这里没有别的囚犯,周欢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每日里大鱼大肉不断,不时还有外客前来拜访,就像是今天来拜访的为一僧一儒一吏一妇,这四个人都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高手。

    僧是八指头陀并不是指的这个和尚只有八只指头,而是他懂得少林寺八种指法绝技。其中每一种江湖人只要学会贯通就能扬名立万,做出一番事业,而他却精通八种!

    儒是白鹿书院的讲师,他在江湖中没有什么名声,一生也只练一种武功,春秋正气剑,如今已到无剑胜有剑的地步。

    吏是刑部的名捕追风,三十五岁的他年龄最小却在三个人里面有着最响亮的名声,因为他手下不知道擒获多少江湖中的英雄好汉。

    至于说女子,则是华山派的白子玉,一位美貌如花的成熟女子。

    有人为周欢整了一桌美味佳肴,八指头陀不忌酒肉吃的也很高兴,而周欢一边吃,一边给这几位讲述着他办报的心得。

    “做一件事,尤其是大事,首先要做到收支平衡,不然根本办不下去,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自然吃得是满嘴流油,现在后来者想要跟上,就有点困难,所以不能完学我。”

    周欢进了牢房,对于那些口供笔录什么都是直接画押,谁想要周欢的股份也可以,这样知趣的人那里去找?想要侵占京华时报的权贵可不仅仅只想当股东分红,他们更想的是独吞利润,所以这些人一边向着京华时报下手,一边请人在外面办新的报纸。

    但报纸这东西大家都没有接触过,京华时报新出了两版效果极差,让大家一下子认清了现在真正能搞懂这种事情的,还真的只有周欢一人。

    “当初刊登广告的效果那么好,是因为大家还没有见到过如此的广告方式,甚至直接将广告当真,所以不久后就能卖出大价钱,不过你们……”

    周欢的话没有隐瞒,让周围的人听的如痴如醉,也就是在他的分析下,很多人才明白当初周欢做的那些事情为什么那样做。

    大道易求,术法难得,大道理大家都知道,但是该怎么做却很难。

    “王先生不怕武当派记恨吗?”

    华山掌教的夫人斟了一杯酒端给周欢。

    “怕,当然怕,但是我这个人是牛脾气,不喜欢被人出卖,我自问没有对不起武当派,他们过河拆桥我自然和他们一拍两散。反正没有了张屠夫也不是吃不上猪肉,说不定京华时报没有了我会办得更好。”

    “那么王先生你的那篇笑傲江湖不连载了吗?”

    八指头陀在一旁问道。

    “当然连载,你们想不想知道故事后面的发展,很有意思的。”

    周欢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子玉,华山派的美.妇人丰腴多姿,宛如盛开的牡丹。

    “话说君子剑得到了葵花秘籍,狠下心肠……”

    “宁夫人被鲍长老抓住,按在了潭水边……半个时辰之后,宁夫人脸色绯红的躺在池塘边……”

    周欢讲述着魔改后的笑傲江湖,看着白子玉的脸色越来越红,看着她气的牙根发痒却又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她气鼓鼓却又鼓囊囊的胸口,还有八指头陀和名捕追风的阻挡,微笑着再给故事里加了一点料。

    “对了,其实我前几天做京华时报的时候,想过一件事,准备在报纸上刊登武当长拳和太极十三式,可惜现在没有机会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