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迈步诸天 > 第六十三章 房盖儿不保
    牧师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带着射箭男子离开了这里。

    “呦,面子挺足啊。圣殿十二位大天使之一的圣光天使牧师撒欧竟然被你喝退了。”蓝擎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惊讶的说道。

    “他们是谁?”魏超然推开蓝擎,男男授受不亲。

    “国外的异者,实力很强。这次的任务有意思了。你小心些,别成为众矢之的。”蓝擎别有深意的拍了拍他的胸口。

    魏超然瞳孔一缩,感觉蓝擎应该知道他有七彩钥匙。因为钥匙就挂在他的胸口。

    飞机降落的地方是不丘山的安康村,魏超然的家在不远处的金源村,他准备回家看看,因为他在安康村的村口见到了几个血色的坟包。

    他害怕家里出事,跟蓝擎说了一声,快步向家里的方向跑去。

    村子里很安静,跟平日相比安静的可怕,走了一会儿他发现村里没人。他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回到家中,发现老爹在家炒了两个小菜,跟人喝上酒了。

    “魅姬?你怎么在这里?”魏超然被吓了一跳,万万也没想到魅姬会出现在他的家中。

    “来啦老弟!快坐下喝两口。”魅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像家里主人一样招呼起他来。

    魏超然瞥了一眼老爹,发现老爹面带苦笑,端起酒杯的手都发抖。见到儿子回来了,他才有了底气。

    棺木十二使徒之一的魅姬突然到他家中,要说是偶然,打死他都不信。

    “儿子,你还得感谢这位姑娘出手相救,要不然你今天回来就见不到爹娘了。”老爹说的咬牙切齿,哪是什么感谢的话。

    魏超然又气又想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把老爹吓成这样。

    “哎,叔叔客气了。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手下的几个人不懂事儿。我不是已经把他们杀了嘛。你就别跟魏超然告状了。”魅姬举杯赔罪,将酒一饮而尽。

    此话一出,魏超然大概猜出来发生什么了。棺木的人杀人不眨眼,喜怒无常。杀自己人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你来此地不是为了陪我爸喝酒的吧?”

    魅姬腰身一扭,舔了舔嘴唇,回答道:“当然不是了。目前找到几条路线,已经派人挖山了。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魏超然点头,两人走出屋子,向村后走去。

    “你就不怕我对你出手?跟我们走的太近,小心被别人落下口舌。”魅姬饶有兴致的问道。

    “要杀我的话,你之前就动手了。”

    魏浩然和魅姬闲聊几句,很快来到一处施工地点。几辆挖掘机同时作业挖山。

    村民们都在看热闹,有的手里还拿着几块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青砖。

    真的有宝贝?他在这生活了二十年都不知道地底下还埋着东西。

    试着用透视能力查看,发现那片地方被一层奇异的力量挡住了,根本看不到里面。

    如此一来,此地可能真的是道门宝库的位置。

    “像这样的地方,共发现了九处。哪处是通往道门宝库的,目前还不得而知。”魅姬平淡的说道。

    魏超然点头,发现周围有很多奇装异服的外国人。这些人聚集在此,而且身上的气息很危险。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是你们把消息放出去的?”

    魅姬冷笑一声道:“当然不止我们,赤冥和玄门也费了不少力气呢。这些外国人是不错的探路石。他们想要得到宝贝的欲望比我们还强烈。”

    此地很不太平,看似祥和一片,实则暗流涌动。他们刚来,便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老妈!你赶快带大家回去,别看了,此地太危险。”魏超然喊了一嗓子。

    他老妈拿着一块青砖正跟乡亲们炫耀呢,唾沫星子横飞,根本没注意他儿子来了。

    “呦,我的大儿子,快看,你妈捡到宝贝了。”老妈跑过来,向他展示雕刻精致的青砖。

    魏超然瞳孔一缩,将青砖抢了过来扔在地上,后背巨剑拔出,一剑将青砖击碎。

    一只黑色的虫子被斩成了两节,挣扎几下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呼!

    轻轻吹了一口气,将黑烟吹散,此物有剧毒,地面都被腐蚀出一个黑坑。

    老妈被吓的够呛,面色发白。魏超然叮嘱她别再捡那些东西了。

    村民们见状也不敢在这儿逗留,纷纷回家躲着去了。

    “看来道门宝库也不是那么容易闯的。名门正派,却布置了这么多阴险毒辣的陷阱。”

    无面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声音带着几分讥讽。手中拎了一个青铜瓮,一只黑色的毒虫被他扔到了翁中。

    魏超然惊骇,看着满满的一瓮黑虫,头皮发麻。同时暗惊无面竟敢徒手抓黑色的毒虫。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无面突然转身,面对着他,抬起手中的青铜瓮。吓得他猛退一步,强横的气息爆发而出,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些黑虫你要不?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老人小孩都爱吃,隔壁小孩都馋哭了。”无面一本正经的说道。

    魏超然一脸懵逼,整个人都石化了,有点反应不过来。

    无面突然跟他开起玩笑,让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冷的好像掉进了冰窟,尴尬的要死。

    “哎,又是一个无趣的人。”无面摇了摇头,失望的说道。

    果然棺木的人都跟精神病一样,魏超然翻了个白眼,偷偷离开,回到家中。

    “超然啊,你家在哪呢?我们到金源村了。今晚就在你家落脚。”蓝擎发来语音消息,着实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硬着头皮把流觞小队的几位接到家中,好在他家够大,农村地多,房子没少建。

    “叔叔喝着呢?我这有好酒,来来来,我看那屋还有麻将,一会儿搓几圈?”蓝擎把魏超然他爹哄的喜笑颜开。

    老爹又开启了别人家儿子的模式,嫌弃起他来。

    “呦,喝着呢?村儿里来新人了?刚才没喝完,魏超然来继续啊。”魅姬突然又回来了,而且还带着无面。

    魏超然暗道不好,这二人和流觞小队的人碰面,他家房盖儿怕是要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