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60.修为的停滞与进步
    黑暗中的神祇转过身来坐下,同陈洛阳面对面。

    陈洛阳静静感受其中力量意境。

    神武魔拳当中,“后土”一式,亦有根基之效。

    修成这一式拳法,对武者本身修为根基底蕴,有莫大好处。

    其他诸拳法同样如此,但“后土”的功效尤为明显。

    世间一法通,万法通,大道同归,在很多时候倒是都体现出异曲同工之妙。

    例如夏朝的十龙皇拳,或者说之前九龙皇拳,最根基的招式,都是一式黄龙拳。

    黄龙者,中央之龙,力起大地。

    黄龙拳便有力大无穷的特性,乃诸式龙拳的根本,练法与打法合一。

    在神武魔拳中,“后土”的重要性,严格来说,没有黄龙拳之于十龙皇拳那般要紧,但从特性上来说则相似。

    陈洛阳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对这个世界的武道了解渐深。

    他感觉其中一些道理,有对立冲突的地方。

    倒不一定是自相矛盾,而是好像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

    前世在蓝星,看各路也看了不少。

    很多情况下,一个人的总体实力提升,基础在于修行境界的提升,一步一个台阶。

    大部分绝学或者法术,则用于实战。

    内功和外法,比较分明。

    但陈洛阳感觉,自己当前所处的这个世界,某些方面倒更像前世古早时代的武侠那样。

    一门强大的武学,很多时候并不仅仅带来同境界下强大的战斗力,或者帮助修行者越级战胜强敌。

    有些时候,更会直接作用影响一个人修行境界的提升。

    就像那些武侠里,一门顶尖内功,让年轻的主角短时间内迅速完成数十年、上百年的内功修为积累,从而一跃成为当世顶尖的强者。

    其实后来自己看网文玄幻仙侠,主角们也是短短时间走完别人千万年难以走过的道路,有相似之处,但总体来说,一步一个台阶向上,快归快,层次还是蛮分明的。

    不像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一样。

    古神教历代教主,是最典型的例子。

    夏帝李元龙能突破至第十四境,源于他吸收总结了缥缈云宫的武学精华,参悟出第十式龙拳。

    叛教的前任古神教右使王飞,在自身特殊体质的帮助下,兼修大日天王诀和太阴真经于一身,成功突破至第十三境。

    李元龙作为秘密武器培养的那个班鸿庆,发前人之未有,成功修成鼎天神诀,也因此跨越绊住无数人的天堑,达到第十三境。

    刀皇宇文峰,陈洛阳不确定他是先领悟出炎黄第十一劫和第十二劫,实力才进步到之前逼近第十五境的程度,亦或者反过来。

    但对方在原有武学的领悟上再次有了突破,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以及眼下还少有人知,但陈洛阳通过黑壶提供的信息已经了解到,剑皇陶忘机的四弟子,绝剑解星芒,前不久刚刚晋升第十一境。

    老实说,这让陈洛阳有些诧异。

    断了一臂,此前遭遇重大挫折的解星芒,在身体其他方面的伤势渐渐康复后,居然直接就突破了原先瓶颈,修为提升。

    简直堪称因祸得福。

    ……虽然他本人肯定不这么想。

    这变化的根源,陈洛阳猜测,或许就在于对方剑道的蜕变,在于那一式绝剑。

    从这方面来说,女帝燕明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应该也跟她自修领悟幽冥剑意相关。

    如果没有这一遭,以燕明空的天资才情,或许也可能突破至第十四境,但路途未必这么顺遂。

    只是天才就是可以这般为所欲为,打破常理。

    古神教内部,除了天魔血以外,六大盖世绝学,三十六秘传,以及秘传之下诸般武学,形成明显的梯次。

    修为实力达到一定地步,并立下大功的人,有可能得到更高层次传承的绝学。

    然后,实力便相较之前猛涨一截。

    张天恒、王独豹、聂广源等人无不如此。

    陈初华、王飞、萧云天等人就更不用说了。

    当初少壮派之所以能这么快崛起大量武王高手跟元老派分庭抗礼,除了荒古八字经让魔教嫡传本就速成外,教主运用私权,给亲信们开小灶,起到过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给了陈洛阳一种感觉。

    一个人如果能修炼成一种神妙至极的绝学,那他的实力就可能突飞猛进。

    至少,突破原先的桎梏。

    这个武道世界,武学圣地越来越寡头,权利和力量都越来越向金字塔顶集中,与此恐怕不无关系。

    当然,以上一切都有一个前提。

    给你一门神功绝学,你要能练成才行,练不成都是空谈。

    而这就牵扯到陈洛阳先前感觉平衡为妙的一个地方了。

    越是顶尖的绝学,修炼难度也越高。

    很多时候,不是光你自己先天天资悟性高就一定能学会的。

    自家的神魔血和神武魔拳,可以说是最好的范例了。

    神武魔拳每练成一招都需要莫大辛苦甚至是机缘就先不谈了。

    神魔血,以及衍生的神魔不灭身,如果不是先前有天魔血打下的基础,也没那么容易练成。

    而反过来,会天魔血可不意味着就一定能练成神魔血。

    对此神州古神教开山教主“九臂天魔”费尘会深表同意。

    而如来魔掌的修炼,同样难度颇大。

    否则此前燕赵不可能凭一招残篇步步地狱笑傲神州武王境界。

    因为除了他以外,整个古神教上下也没几人成功学会这一招。

    看圆嗔、不空和空屠,再看他们带过来的一些魔佛苦海传人就知道,正版嫡传的如来魔掌,同样不是谁都能练成的。

    而在外练的诸般绝学影响提升修为境界的同时,修为境界本身终究也还是会限制修炼这些绝学的进度。

    这感觉有些像是装入瓶中的水,能强行把瓶撑大。

    但是如果装水速度快过容器变大的速度,那么水还是可能满出来,瓶的容量有极限。

    这其中的平衡,处在一个很有意思的点上,人人似乎都不同。

    陈洛阳散去自己一身拳意。

    幽暗褪去,神祇消失,沉凝厚重的感觉也随之消散。

    他站起身来,随意的在室内走动,心中思索。

    有黑壶的缘故,自己修行神武魔拳上手很快。

    只要能满足入门前那些困难的硬性条件,等踏入这门槛后,他很快就能登堂入室。

    但他感觉,自己这个“瓶”的扩张速度,好像比较慢。

    或者说,瓶太结实,没那么容易被水撑得膨胀。

    按照其他人来的话,修成神魔血,再练成不止一招神武魔拳,早该突破到第十五境了。

    先前陈洛阳以为是自己伤势未愈的缘故。

    但现在已经康复了再回头看,似乎又不像是那么回事。

    是因为我这个神魂,跟这具肉身没有真正合一的缘故吗?

    又或者,正是因为黑壶给我修炼神魔血带来巨大帮助,所以眼下的修行,不能算是我自己的?

    好像也不对…………

    这段日子以来,他能明确感受到,那些武学至理渐渐结合于自身,融会贯通。

    虽然是占了这具身体的便宜,借助良好的基础,但双方已经逐渐合而为一。

    若非如此,光是进出心脏处那面镜子,就可以卡得他要死要活。

    陈洛阳若有所思。

    眼下,练成“后土”,第十五境基本上已经近在自己眼前。

    倒是这临门一脚,现在还先不急着去踢。

    外部局势不稳当,自己还需要多做一些准备。

    黑壶里那枚玉玦模样的神秘符诏,或许可以给他一些帮助,自己更进一步掌握其中奥妙后,应该就差不多了,不过眼下还需要一点水磨工夫,着急不得。

    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敌人,给不给他这个时间。

    陈洛阳推开静室的门,自己走出去。

    门外守候的近侍们连忙跟上来。

    陈洛阳通过黑壶,更新了一下红尘界那个屠山夷的生平经历信息。

    对方和谢冲已经一起回到红尘界。

    屠山夷将他在神州浩土的经历如实禀报了红尘古神教当前主持局面的众人。

    不出所料,乱成一片。

    与会者各执己见,一时间争论不下,没个结果。

    虽然陈洛阳不了解具体细节,不知道谁对自己抱有善意,谁对自己抱有恶意,但照现在这么看来,总教很难成为自身臂助,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他哪怕撕下脸皮敞开胸怀,去找总教找一条粗腿来抱,那条大腿的反对派也会针对自己。

    如果一定要说指望,那就要看总教中,完全只忠于教主的中立派,有多大的话语权了。

    但这还要他们愿意开口才行。

    希望先前的铺垫,没有白费。

    不过,打铁终归还是要靠自身硬啊。

    “苏夜呢?”陈洛阳向左右问道,立马有人恭声答道:“禀教主,右使在闭关,已经有段时间没出来了。”

    陈洛阳问道:“那个班鸿庆呢?”

    “禀教主,右使闭关的时候,把他也带上了。”手下人答道。

    陈洛阳点点头:“很好。”

    说罢,他朝苏夜闭关的地方行去,手下人自然立马为他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