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左右互搏(第2/3页)
镇定如恒,看着自己同另外三团星光一起来到熟悉的黑暗世界里。

    在陈洛阳将燕明空带来这里的时候,韩莓跟那个青牛观嫡传的年轻道士赵日眠,也都一并被带来。

    当然,他也没忘了自己的小号“玄四”

    韩莓看见燕明空,便即笑道:“我听说了呦,你正被追杀,是不是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你真该感谢这里的前辈,依我看,你下个任务的奖励,就拿这救命之恩抵消了吧?”

    名唤赵日眠的年轻道士闻言,心中微微一动:“这两个女子,看来认识,其中一个是那个韩莓,另一个正被追杀的话,会是谁?”

    燕明空听见韩莓的话,完没有回应的意思。

    虚空中则响起那低沉而又威严的神秘声音:“从玄一开始。”

    他这次没有别的话,直接开始发布命令。

    燕明空、赵日眠被红光笼罩,只剩下韩莓还留在面前。

    韩莓眼睛转了转:“前辈,我上次经受您布置任务的考验,还没有完成,南楚的人,仍然在追查我,您看这…………”

    陈洛阳言道:“无妨,就也算作第二重考验的一部分好了。”

    韩莓顿时泄了气,无奈点头:“好吧。”

    “属于你的第二重考验,去青锋山,将山顶一株青果树连根拔起。”陈洛阳吩咐道。

    韩莓闻言,直接愣住:“拔树?”

    陈洛阳言道:“不错,限时七天完成。”

    韩莓回过神来,脸上露出牙疼的表情。

    青锋山,她之前有所耳闻。

    那是一个魔道门派,在红尘界里算中等规模,跟圣地无法相比,也比一般的名门大派要弱,不过堪称一方豪强,门中也有不少高手。

    这其实无所谓,比青锋山还强的势力,韩姑娘也是闯过的。

    进出青锋山,拔一棵树,对她而言没有难度。

    唯一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于,这个青锋山素来依附血河一脉,是血河非常听话的小弟之一,血河一脉平日里也时不时会照拂一二。

    此次任务的难点,看来就在这里了。

    韩莓倒是不惧,但就是觉得太阳穴疼。

    因为事情未免太无聊了。

    拿啥不好,就拿一棵树?

    “敢问前辈,哪里一共几株青果树,您要的又是哪一株?”韩莓无奈的问道。

    她这一问,其实还真把陈洛阳给问住了。

    陈大教主当然不是真的无聊到为了一株普通的树就大动干戈。

    要这株青果树的原因在于,之前血孤村就是这里,无意中得到那枚竹简模样的神秘符诏。

    陈洛阳通过这第二枚符诏,化生出创命神树。

    但他很快发现,这株神树隐隐有点问题,似乎缺了些什么。

    虽然招呼李故城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但不利于自己以后继续谋划更多。

    出于解决问题的考虑,陈洛阳花费了黑壶里部分血红琼浆,查询血孤村的信息资料。

    对方生平经历最后一句话,自然是显示他被陈洛阳干掉了。

    陈洛阳关心的是对方得到这枚神秘符诏的过程。

    然后便发现,血孤村是在此前偶然路过青锋山留宿做客的时候,无意间在山上一株青果树下,发现这枚符诏。

    青锋山是血河一脉的附庸,血孤村作为血河嫡传,上级视察下级,住一晚上,倒没啥奇怪的。

    看样子,青锋山此前应该没有发现符诏所在,结果白白便宜了血孤村。

    而血孤村虽然那一驾驭此宝,但知道宝物不凡,于是悄悄收好,秘而不宣。

    最后到头来,则是便宜了陈洛阳。

    不过这符诏常年埋藏在青果树下,似乎也有了变化。

    解铃还须系铃人,陈洛阳怀疑,问题可能还是要到那株青果树下去寻找。

    他自己眼下无暇去红尘界青锋山,唯有给其他人布置任务。

    “树屋”那边本身同神树有关,为求保密,还是不要动那边的人手为妙,于是陈洛阳便将任务吩咐给星空这边的韩莓。

    不过韩莓的问题问得好,陈大教主也不知道是哪一株青果树啊。

    看血孤村的生平信息,只能看出他在树下捡了符诏,却根本没提一共几株树,到底哪一株树下。

    不过,陈洛阳在召唤韩莓等人来这里之前,便仔细思考过。

    有符诏在,这株青果树肯定不一般。

    之前符诏没有力量气息外流,所以果树应该没有特异之处,否则青锋山上的人应该早就发现问题,不会轮到血孤村捡便宜。

    但现在符诏不在了,原先的均衡被打破,则那株青果树很可能出现变化,甚至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