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305.遗物
    别东来身形被笼罩在光辉下,仿佛重新变作一枚“果实”。

    身处走火入魔的边缘,他也桀骜依旧,注视着面前陈洛阳所扮演的尊先生。

    不过他关注的重点,却是另外一方面。

    “你刚才出手的模样……”别东来紧盯陈洛阳:“你果真不是那死老鬼?”

    陈洛阳平静坐着,并不答话,只是微微摇头,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完不值得回答。

    别东来见状,反而渐渐平静下来。

    他直接闭上眼睛,也在桌边坐下,然后自己默默调息养神,镇压那一页“死”字天书。

    陈洛阳对此视若无睹,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转头看另一边的姬重:“这位小友,平日里,也请把我留意一下那为红尘设下藩篱之人的动向,相关消息,不论大小,都可以。”

    姬重这时已经重新平静下来,神色安宁的看向陈洛阳:“晚辈会尽量帮先生留意,但晚辈年轻识浅,平时极少外出,恐怕无法提供有价值的消息给先生。”

    陈洛阳闻言,暗自皱眉。

    敢情,这是个宅男?

    他淡然道:“小友尽心便是,如有发现,我自有厚报。”

    姬重答道:“晚辈尽力。”

    话虽这么说,但陈洛阳从对方语气里听不出半点热衷和干劲儿。

    这与李故城当初,甚至与另一边的别东来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这个先天宫年轻弟子的实力同别东来相比,眼下无异于云泥之别。

    但此刻却给陈洛阳一种老虎咬龟,无处下嘴的感觉。

    这小子,故意的?

    陈洛阳从尊先生和“梧桐”两个视角看去,打量观察姬重。

    姬重的情绪则确实很平静。

    他先前回答“梧桐”的话,跟方才回答尊先生的话,并无虚言。

    他确实对这里的一切没什么兴趣。

    倒不是他什么都不缺,准确说来,应该是他没什么想要的。

    尊先生属实神通广大,让姬重感觉,对方比魔道巨头别东来更加深不可测。

    相信尊先生可以满足很多人的心愿,手头有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奇珍异宝、神功绝学。

    但对他姬重来说,则确实没啥向往的心思。

    自家先天宫里一亩三分地上的东西,他学一学就挺开心。

    至于说无法给尊先生提供消息,可能会引起对方不快,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尊先生这么厉害,自己面对他只能随遇而安。

    真要是因此遭了劫难,那也是自己命里该有此劫。

    “疯皇”别东来尚且躲不过,自己就更不用提。

    本就对生死看得比较淡的姬重,现在心情完淡定。

    陈洛阳隐隐能感觉到对方这种淡定的情绪。

    这让他一阵无语。

    有句老话说得好,无欲则刚啊……

    真要是有不怕死或者无所求的人,自己眼下在创命神树这里,还真拿对方没招儿。

    跟黑镜“左眼”那边一样,“树屋”也只能把人带来,控制在这里,无法真的伤及对方。

    这里是介乎真实和虚幻之间的存在。

    以幽冥转化生机为死气,也是让别东来自己走火入魔,是因为别东来自身有问题,而不是陈洛阳本人真能杀伤对方。

    幸好,李故城和别东来,都心有所念,心有所求。

    而眼前这个先天宫出身的年轻人,却让陈洛阳有无从下手的感觉。

    嗯,至少看上去,无从下手。

    陈洛阳不动声色,向黑壶套取面前这个年轻人的信息。

    然而……

    血红琼浆不足。

    陈洛阳面不改色,静静看着对方。

    他心中甚至有点感动。

    这倒灶的黑壶,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终于男女平等一回。

    此前查男性的信息查不出来,都是像别东来这样,因为修为境界太高的缘故。

    而女性那边,却接连出现应青青、陈初华这种看似修为不高,可是却套不出消息的情况。

    现在男性这边也出现了相似的姬重,总算是平衡了……

    好吧,以上都只是陈洛阳自己苦中作乐的解嘲。

    不过,没有得到答案,反而让陈洛阳更高看对方一眼。

    自己这次在“树屋”这边,可真是中了头彩,随手拖两个人过来,结果居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别东来就不提了,这个先天宫的年轻弟子,似乎也颇为不凡。

    就是不知道对他陈洛阳来说,利多,还是弊多?

    “小友帮忙留心就好。”陈洛阳扮做的尊先生,看着对面的姬重说道:“我很乐于帮助朋友,也希望能得到朋友的帮助。”

    “前辈言重了。”姬重说罢,心中忽的微微一动。

    他耳边仿佛常有人在低语,会否能在尊先生这里,得到解答释疑?

    唔,还是算了吧。

    多半是幻觉…………

    陈洛阳便又重新看向别东来:“阁下休息的如何了?”

    “果实”中,传出别东来的声音:“尊先生是吧?好身手。”

    陈洛阳淡然言道:“客气了。”

    别东来说道:“我找到至尊下落的更确切消息,你便给我嫣嫣更准确的下落,是这样吗?”

    “不错。”陈洛阳答道。

    别东来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是疯子一言…………陈洛阳心中吐槽,面上则若无其事说道:“那就有劳二位新朋友了。”

    说罢,他站起身来。

    别东来问道:“如何找你?”

    陈洛阳所扮演的尊先生语气轻描淡写:“不急,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邀请大家来做客。”

    别东来眉毛轻轻扬了扬,面上表情似笑非笑,却没多说什么。

    尊先生的身形笼罩在光辉下,于大殿中消失。

    “梧桐”则在一旁说道:“一般情况下,每隔一个月,尊先生会招呼我们大家一起聚一次,不过平时也可能临时召集某个或者某几个人来此。”

    别东来站起身:“很好,那就这么着吧,你们如果谁有嫣嫣的消息,可以跟我交易。”

    说话同时,这高大男子转身走出殿门之外,随着他跨出门口,人便也消失不见。

    姬重同样站起身,礼貌的冲“梧桐”点点头,然后就学着别东来的模样,向外走去。

    一出殿门,眼前便景象变幻,一片朦胧。

    等视线恢复正常,他发现已经重新回到自己房中。

    转头看香炉,香已经燃尽。

    两边时间的流逝速度,基本相同……姬重心中估算。

    他摇摇头,起身出门,到了外面,于先天宫中行走。

    遇见了人,他便礼貌的问好。

    不过沿途所见之人碰上他,即便回礼,态度也都比较冷淡排斥。

    有些人远远望见他,更是会提前避开。

    姬重对此似乎已经习惯,并不介意,只自己慢慢行走。

    没有任何人发现,我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

    尊先生出手,果然谁都没有惊动。

    就是不知道如果他带我走的时候,我面前就有其他人站着,会看见怎样的景象?

    姬重心中思索。

    半晌后,他轻轻摇头。

    怎么样,其实关系不大,随遇而安吧。

    不多想了,有这时间,去看看药圃那株云溟日月葵的长势如何了…………

    前方传来人声,姬重望去,就见有先天宫中人,正招呼客人向另一边走去。

    南楚皇族……姬重认出那些人的服饰,没有多说什么,脚步不停,走自己的路。

    对面身着蟒袍的男子,似乎感觉到姬重的目光,也转头看过来,目送姬重的身影离开。

    他身旁陪同的先天宫长老见状问道:“二殿下,可是有事?”

    南楚二皇子收回目光,微微摇头:“没事。”

    一行人继续前行。

    这位南楚二皇子边走边说道:“宫主借予三皇弟的乾坤令遗失,本王深表歉意,希望能当面向宫主致歉。”

    先天宫长老言道:“二殿下言重了,三殿下遇难的事情,本宫上下也都深感惋惜,还请二殿下和楚皇陛下节哀。”

    一行人走向先天宫深处。

    傍晚,南楚众人没有留宿,离开先天宫。

    二皇子程凤元面容沉静,在车架上端坐,闭目养神,心中思索。

    他们并没有返回南楚皇都,而是一路向古神教还有南楚的势力交界处行去。

    双方大战,现在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

    古神教教主出关,迎战楚皇。

    各自麾下高手,也都激战不已。

    程凤元同样要赶去参战。

    这场大战的激烈程度,近年罕见。

    以程凤元的地位和修为参战,同样危险,但对他来说,也是机遇,到头来具体结果如何,靠自己拼搏了。

    就在路上,突然有手下心腹给他送来急件。

    “殿下,这是您吩咐的,凡有发现三殿下和四殿下可能相关的东西,都要第一时间送来给您过目。”手下人说着,呈上一只锦盒交给南楚二皇子程凤元。

    “这是一处疑似四殿下外宅里发现的东西,收藏隐蔽,但上面有封印,难以判断其中究竟是什么东西,还请殿下小心。”

    程凤元点点头,接过锦盒。

    封印虽强,但对于身为武圣的他来说,并不为难。

    程凤元破去封印,谨慎开启锦盒后,就见里面似乎是一块破布,像是从某件衣服上撕下来的。

    他仔细揣摩其中究竟,半晌后,双目精光闪动。

    红尘下那方名为神州浩土的天地里,有一页天书?

    老四,这才是你下红尘的真正理由吗?

    这么说来,这页天书此刻的下落,多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