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387.意外收获
    水底龙宫整体崩裂坍塌。

    沉重如汞银般的井水,这一刻也激荡澎湃起来,不停震荡,甚至形成极为恐怖的旋涡。

    外间政阳城一角,剧烈震动下,仿佛要塌方一样。

    两仪虚实界都仿佛要被崩裂的水底龙宫带着一起破碎。

    城中其他人,这时也都感觉到那不同寻常的动静。

    大家都惊疑不定,一时间难以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前执掌政阳城守城大阵的西秦皇长子李远邦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调动守城大阵的力量,试图稳定两仪虚实界,避免两仪虚实界被突然发生的动乱摧毁。

    大家心中似乎都隐隐被触动,直觉感到事情重要不可等闲视之。

    之前还在相互缠斗的双方阵营,当即都各有高手,赶往那口枯井所在的地方。

    刚刚赶到进口,正要查探之际,看似平凡无奇的井口,突然裂开,大量井水从井口中向上喷涌而出,一时间仿佛倒悬的瀑布,水流经久不息。

    陈洛阳整个人,都被井水从地底喷了出来。

    狂暴的水流让他一时间也只能自保,难以稳定身形。

    海量流水,几乎只在眨眼间,就漫布全城。

    并且水位不停升高,很快又将整个政阳城淹没的趋势。

    激荡的流水从城中冒出,越过城墙,向城外泄去。

    堂堂西秦皇朝的帝都,周遭世界眼看要化作千里泽国的模样。

    全靠两仪虚实界隔绝,否则无需武者战斗波及,仅仅这场洪水就能让政阳城里的人全部葬身鱼腹。

    陈洛阳也心头暗骂。

    西秦大帝李策,简直像是搬了一片大海埋藏于地下。

    真要是一片海也就罢了。

    陈洛阳如今的修为实力,搬山移海也不在话下。

    但水中此刻饱含秦帝最后炸裂的黑龙刀意,陈洛阳也唯有先做抵挡。

    不过,他没忘了自己的聚宝索,还有被宝物网住的那一页天书。

    身形即便被洪水抛飞,也仍然第一时间将“魂”字天书和聚宝索收回。

    聚宝索上金色的符文同蓝色的光华交替闪耀。

    而在陈洛阳视线中,漫漫金光火海席卷而来,挡住洪水。

    金光烈焰里,有一具车架出现。

    车上仿佛有一个人的视线,隔着火海和洪水,向这边望来。

    对方的视线,从聚宝索变化而成的乌黑大网上划过,最终着落在陈洛阳本人身上。

    陈洛阳收回聚宝索与“魂”字天书,同火海里那对眼睛对视。

    那对眼睛的主人,自然便是南楚皇朝的主人,程应天。

    双方的目光接触一瞬间之后,便即分开,谁都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皆是若无其事的模样,像是初次打交道。

    陈洛阳可以肯定,自己方才净化聚宝索上的印记时,便已经惊动程应天这个宝物前主人。

    那时对方就有所触动,因此向井水这边寻来,所以大家迎面碰上。

    不过其他人倒也不比程应天慢多少,都飞速赶来。

    陈洛阳收起那张黑色的巨网,稳住身形。

    “西秦,真是好手段。”

    他淡然赞道。

    赶来的众人,都没有接话,而是一起望向被陈洛阳收起的乌黑巨网。

    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令人心惊肉跳,但一时间又看不清楚,因此格外引发众人的好奇心。

    可惜不待他们有更多动作,陈洛阳已经将聚宝索变化的乌黑巨网团起收好。

    “什么东西?”有人禁不住问道。

    “好东西。”陈洛阳漫不经心的说道。

    血河里有人“嘿”了一声:“既是好东西,不妨分享一下。”

    陈洛阳漠然道:“你算老几,跟你分享?”

    对方怪笑一声,滔滔血河降临,气势比林岩、乐航、成鹤等第十六境的武圣还要恐怖。

    但练步一等古神教武者,这时已经来到陈洛阳身边。

    双方对峙之下,一触即发。

    但很快,所有人气息都为之收敛,大家一起抬头向上看去。

    在那里,天穹之上,几个极为强大的存在,自域外重返红尘。

    天河老剑仙、楚皇、古神教总教教主江懿、小西天普慧方丈,这时都重新现身,只是不见黑水绝宫宫主凌苍的踪迹。

    在场其他人仔细向上看去,都能感觉到那条天河还有那具金身菩萨,气息暗弱,便是想掩藏都藏不住。

    显然,方才一场大战里,老剑仙云几重同小西天普慧方丈,都遭受重创,且伤势不轻。

    江懿和楚皇的情况,倒似乎还好。

    四位巨头一起返回红尘界,重新来到政阳城上空。

    在李远邦等西秦强者努力下,城中大水很快得到控制。

    于是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地上那口已经破裂的枯井上。

    “这里是什么情况?”老剑仙一边咳嗽,一边问道。

    天河里现出一个白衣青年,恭声说道:“禀师尊,政阳城里有一处隐藏的禁制突然爆发,古神教那位陈副教主,应该是当事人。”

    几位巨头的视线,便一起向陈洛阳看过来。

    陈洛阳神色如常,朝江懿拱拱手:“同一名西秦将领交手,无意间来到那口古井附近,古井忽然爆发,我也不明所以,但观其中气息流露彰显的意境,像是西秦大帝本人的手笔。”

    几位巨头闻言,目光都微微一闪。

    有南楚的人,则在悄声向楚皇禀告,陈洛阳手里似乎有来历不明的至宝。

    楚皇闻言,只点了点头,开口却并不提陈洛阳,而是说道:“看来李策隐藏,比我等预期中更深,他或许还另藏有秘密,该仔细追查才是。”

    老剑仙徐徐说道:“今日与天魔一战,秦帝弃暗投明,居功至伟,他如今杀身成仁,我等当不再打扰他死后安宁。”

    西秦皇长子李远邦面露哀痛之色,朝老剑仙一礼:“感谢前辈,为我大秦主持公道。”

    与此同时,其他西秦皇朝高层强者,则都簇拥在李远邦身旁,以众志成城之势,沉默无声同上方的楚皇对峙。

    楚皇淡然道:“说不定他是诈死,由明转暗呢?此人惯于隐藏,这次以前,又有谁知道他曾和叶天魔勾结?这一次,若我们疏忽大意,下次他和叶天魔继续勾结,怕是为祸更烈。”

    陈洛阳听到这里,心中微动。

    看这模样,叶天魔没有死。

    这老魔头当真不负盛名,面对多位巨头重重围攻,秦帝反戈暗算的情况下,打死西秦大帝李策,重创天河老剑仙和小西天方丈,然后还能从容离去。

    就是不知道那口黑棺现在什么情况,到了哪里。

    那位黑水绝宫宫主,眼下不见踪影,不知是也死在叶天魔手底,还是另有去处。

    秦帝虽然另有后手准备,但也可以说是被叶天魔打死在当场。

    没有“魂”字天书和黑棺,那就是实实在在死过一次了。

    否则水底龙宫中,也不至于那般脆弱。

    说起来,水底龙宫塌方了,那个姓冷的西秦将领,不知情况如何了。

    当时水流四散爆发,陈洛阳被向上冲出。

    他最后一刻视野里的冷寂,倒像是被水流冲击反而向更深的地底落去,消失不见。

    白玉瓶里的暗金琼浆,在当时确实增长了一截。

    不过增长幅度有些诡异,比陈洛阳预期中来得要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帝夺舍重生过于虚弱的缘故。

    但至少这个份量,肯定不是第十三境初入武帝境界的冷寂可以提供。

    陈洛阳比较满意的是,那一页“魂”字天书,实打实落入自己手中。

    在刚刚接触的那一刻,陈洛阳有一种感觉,这页天书对自己来说,似乎格外重要。

    或许跟这个“魂”字蕴含的一些意境道理有关。

    这却是来西秦之前,不曾料到的意外收获了。

    西秦大帝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此前无人知晓他居然也暗中得到一页天书。

    陈洛阳将宝物入袋为安,然后稳坐钓鱼台。

    江懿这时则看向老剑仙微笑说道:“程兄所言不差,西秦毕竟有前科,君子可欺之以方,云老不可不察。”

    秦帝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他到底和叶天魔之间还有没有更深层次的串谋?

    先前反戈一击到底是真是假?

    这些事,不管江懿还是楚皇程辉,都不确定。

    但这不影响他们现在补几口黑锅到秦帝身上去。

    “此事,我们后续可慢慢查明真相。”老剑仙不为所动:“眼下政阳城遭逢大劫,已经不堪重负,诸位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为妙。”

    小西天的普慧方丈这时也说道:“阿弥陀佛,还望程施主、江施主慈悲为怀。”

    楚皇言道:“养虎为患,遗祸无穷。”

    政阳城上空的硝烟,仍未消散。

    几位巨头人物之间,重新展开对峙。

    不过,攻秦一方,此刻明显占据上风。

    天河老剑仙同小西天普慧方丈眼下肉眼可见,重伤在身。

    而古神教总教教主江懿和楚皇,情况却要好得多。

    陈洛阳见状,心中有数。

    方才同叶天魔一战中,谁是主力谁划水,一目了然。

    江懿和楚皇,早在准备眼下这一刻。

    没击退叶天魔也就罢了,既然击退叶天魔,那现在就是机会。

    某个角度来看,此刻才是真正开始较量的时候。

    不过,正当双方对峙的时候,天穹之上,突然又现出一副巨大的八卦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