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72.三式冥剑
    浩荡紫气,一瞬间将半边天空都染成紫色。

    在茫茫紫气中,现出两幅太极图。

    当中一个身材极为魁梧,高度超过两米的高大青年道士,正是红尘界道门年轻一代第一人,青牛观嫡传叶蚕眠。

    另外一个中年道士,则是青牛观宿老,同前观主青牛真人同辈的道门有数强者“藏神手”李青原。

    一个是第十八境的道门顶尖高手,一个是第十七境,但实力堪比第十八境的道门青年翘楚。

    这两人投身战场,瞬间就把准备突围的郑池、天峰义重新堵住。

    他们无需跟郑池二人硬碰硬,只需稍微拖延一下,舍心魔僧、彭峰、练步一等人立马就重新赶上。

    三大圣地,足足八位武圣顶尖强者联手,不仅将郑池重新围在中央,还将蛮荒的天峰义也一起装了进去。

    郑池二人,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不仅苦海,居然连青牛观,居然也有顶尖高手来助陈洛阳一方。

    这可不是摇旗呐喊,意思意思就算了。

    而是叶蚕眠、李青原两大道门顶尖高手,实打实出手。

    跟舍心、圆癫等苦海强者一样,叶蚕眠等人出手也没玩花活儿,没有留力气等着捡便宜的意思,而是跟彭峰等人一起,力出手。

    说他们为了古神教拼上自己性命舍生忘死,可能夸张了,但出手之间,着实无保留,绝招尽出。

    青牛观不是在西秦跟小西天、苦海较劲?

    居然也分出这般可观的力量来助古神教?

    他们不担心自己在西秦疆域的处境?

    他们不担心自家老巢被东周皇朝难为?

    青牛观主到底在想什么?

    天峰义等人满脑门问号。

    苦海同陈洛阳,往日还有些冤仇,相助陈洛阳已是离奇。

    青牛观同古神教之间虽然冲突较少,但也是正邪不两立,此刻居然也相助陈洛阳?

    杜期明杜长老同样意外。

    彭峰彭长老和练步一,先前得陈洛阳打过招呼,知道眼前青牛观叶蚕眠、李青原二人跟苦海的舍心、圆癫他们一样是友非敌,可以信任。

    但其中具体缘由,同样一头雾水。

    郑池心中想的更多。

    他想到传闻中陈洛阳同至尊有关。

    如此一来,苦海卖面子,倒可以理解。

    但青牛观为何如此?

    作为红尘道门代表,他们跟清微界有千丝万缕关系,背后站着道君。

    即便要讨好红尘至尊,也是讨好至尊本人,何至于如此放低身段,相助陈洛阳?

    至尊传人,和至尊本身,毕竟是完不同的两回事。

    郑池这一刻,真的看不懂了。

    懂不懂其实不重要。

    重要的是,叶蚕眠、李青原出手,局势顿时急转直下。

    远方,雨山鸣看着这一幕,也感到意外。

    他估摸着陈洛阳另有准备,但同样没有料到,居然是道门中人出手。

    “十强武圣中的两位,红尘十杰里的四位同聚一堂,也算难得了。”陈洛阳轻描淡写的说道。

    雨山鸣面色恢复如常,微笑点头,赞叹着说道:“确实难得,多亏陈教主的一番大手笔。”

    他说话同时,伸手凌空虚虚一握。

    凛冽慑人,令众生惊惧的寒意,在其手掌中凝聚,却不显化具体形象,恍若握着一把透明无形之剑。

    其中慑人杀意戾气,让人心胆俱寒,身体同神魂仿佛一起被冻僵,动弹不得。

    随着剑意涌动,通往九幽黄泉的冥府之门,似乎在红尘生灵世界里洞开。

    陈洛阳微微颔首,神色泰然。

    雨山鸣五指握着那无形之剑,在半空里轻轻一划。

    他没有发力,只是将剑意尽数展现给陈洛阳。

    陈洛阳眼前的虚空,浮现一道冰蓝色的痕迹。

    只是冰蓝的痕迹中,另有玄机。

    同他当初在神州浩土远远望见燕明空出剑时的景象,有相似之处,但却不同。

    果然是另一式冥剑。

    ……准确说来,其实是第三式!

    先前为了不让血河老祖抓到燕明空,陈洛阳借“魔尊”之力,将之半道劫走,暗中收藏于黑暗洞天内。

    燕明空守得住寂寞,随遇而安,一个人静心修炼。

    陈洛阳暗中观察她那两式冥剑,同眼前雨山鸣这一剑截然不同。

    如此一来,三式冥剑,齐了……

    陈洛阳不动声色,静静看着眼前留存于空中经久不散的剑痕。

    雨山鸣拱了拱手:“另一件宝物,很快便会送到陈教主这里,陈教主满意就好。”

    “天峰义,你可以带走。”陈洛阳言道:“不过,我希望不久的将来,你能把他送回来。”

    雨山鸣点头:“陈教主请放心。”

    他心中暗自感慨。

    一位第十八境的巅峰武圣,蛮荒中有数的顶尖高手,是生是死,却因一个第十六境,初入红尘不久的年轻人一言而决。

    这在整个红尘界里,怕也可算作一桩奇谈。

    偏偏,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与之有仇的苦海,与之正魔对立的青牛观,居然都下死力气帮忙。

    这陈洛阳,是否还藏了更多手段在这里?

    如果自己方才的付出没有使之满意,会否结果,真的就是连自己也要被一起留下了?

    雨山鸣脑海中诸多念头一闪而过,不再多想,加入战团。

    得他相助,郑池二人也不可能反败为胜。

    但至少天峰义,有了突围的机会。

    舍心魔僧、彭峰、李青原、练步一等人的首要目标,始终是郑池。

    青牛观、苦海的高手虽然都下了真功夫,但自然不希望自己真的赔上性命给郑池垫棺材底。

    为求以尽量小的代价,确保围杀郑池,对于蛮荒的天峰义和雨山鸣,大家也就不那么着紧。

    最终,雨山鸣自己也挂了彩,成功救了同样负伤的天峰义杀出重围,远遁而去。

    三大圣地的人没有追杀,八大高手开始力围攻“落日王”郑池。

    陈洛阳此时,还在静静看着雨山鸣留下的剑痕。

    过了片刻后,他伸手凌空一抹,冰蓝色的剑痕消失。

    陈洛阳再转头看远方战场,不禁微微一笑。

    青牛观会帮忙,自然是因为不想自家观主被驱离红尘的消息过早传开。

    江懿死讯早早传开,古神教或许会有事。

    陈洛阳同魔尊的关系彻底公开,古神教让他直接接任教主之位,其他巨头强者大不了不动他这个教主便是,蚕食吞并古神教的疆域领土即可。

    这对陈洛阳本人,终究没什么损害,充其量是一些安排和布置无法继续。

    但青牛观上下没了观主青牛真人就不同了。

    想要在红尘立足,道统延续下去,光有道君在背后支持是不够的。

    说难听些,青牛观衰落了,还有其他道门传承可供道君挑选。

    这种情况下,谎称青牛真人再次闭关,尽量稳住局面,是青牛观当前重中之重。

    叶蚕眠,清楚陈洛阳魔尊传人的身份。

    陈洛阳的面子,青牛观眼下不得不买账。

    在有苦海牵制吸引小西天注意力后,青牛观高手接到陈洛阳的传信,二话没说,便即赶来古神教地面上帮忙。

    当然,青牛观还不至于事事都受陈洛阳威胁,沦为俯首听命的喽啰。

    道门自有尊严在,敬畏的是至尊,而非至尊传人。

    真要被逼急了,就放弃万载基业,前往清微界。

    只不过青牛观门人都出身红尘,关系千丝万缕,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此下策。

    这其中分寸,就要陈洛阳自己来把握了。

    但至少眼下,叶蚕眠二人,派上了用场。

    看得出来,不仅郑池、天峰义被这闷棍打得吐血,雨山鸣同样回不过神来。

    在陈洛阳点破对方通晓一式幽冥剑术的那一瞬间,他猜测对方有翻脸动手的念头。

    虽然在这个蛮荒年轻一辈第一高手身上,陈洛阳感觉不到任何杀气,但对方显然极不自在。

    想来对雨山鸣而言,完难以理解陈洛阳如何知道这般隐秘。

    这种威胁,给他的感觉,甚至比直接一把剑架在他脖子上还让他毛骨悚然。

    那瞬间,雨山鸣真切怀疑自己跟陈洛阳合作,是与虎谋皮。

    那是局面脱离自己掌控的预感。

    陈洛阳对此洞若观火,不过并不担心。

    雨山鸣的实力,再加上一式冥剑,暴起发难,确实凶残。

    第十八境的巅峰武圣料不到他那一式冥剑,措手不及下,都可能遭殃。

    但陈洛阳有穹天石护身,还有多种宝物在,足以挡下对方第一轮攻势。

    稍微拖一拖,便有其他人料理雨山鸣。

    对方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完摁灭了相关的念头,应下陈洛阳的狮子大张嘴。

    现在他危急中救下天峰义,回到蛮荒不仅有了交待,甚至还能洗清先前别人对他的疑虑。

    至于郑池,那就实在没办法了。

    也不会有人苛责他和天峰义。

    不是他们二人不尽力,奈何对方的阵容太凶残了。

    雨山鸣、天峰义遁逃,剩下郑池独面八大高手围攻,结局便已注定。

    至于他麾下其他古神教高手,眼下也遭到围剿,渐渐无以为继。

    陈洛阳抹消雨山鸣留下的剑痕后,不疾不徐,向战场走去。

    郑池一系人马四散各自突围,指望逃得一个是一个。

    其中一人,正拼命奔逃,眼前忽然一花。

    陈洛阳的面容,出现在对方面前。

    同时还有一个拳头,在对方视野里飞快变大,充斥眼帘。

    那人仓促招架。

    陈洛阳一拳捣在对方手臂上,骇人力量推着对方手臂,压在其脑门上。

    悄无声息间,对手的胳膊化作血肉模糊一片,其头颅同样承受重击,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出。

    但他身形刚刚飞起,便即止住,被陈洛阳拎在半空中。

    人未死,但头晕目眩。

    下意识反抗,试图挣脱陈洛阳的手掌。

    但他马上骇然发现,自身力量,如山洪决堤般大量流逝。

    “……偷天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