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第773章 第二主线!(2合1)
    “白总管就直接说吧。”震雷谷主匡威道。

    白晓文笑了笑“好。先说两个字谜,‘湖光水影月当空’,‘湖’隐去水、月之后,乃是一个‘古’字;而‘两人吹竽幽篁下’,两人是两个‘口’,嵌在‘于’中,再参照吹字之后,便是一个‘歌’字。”

    众人默默记下了“古”、“歌”两字。

    应剑凡忽然道“两人吹竽幽篁下,双口嵌于,应当是‘哥’这个字,未必便是你说的‘歌’了。”

    白晓文笑道“确实有可能,不过我是参照后面一句的典故,才确定是‘歌’而非‘哥’。”

    顿了顿,白晓文续道“冯谖弹铗,是战国时代孟尝君与门客的典故。这一典故出自《战国策·齐策四》。齐人冯谖家贫,托食孟尝君。孟尝君手下以为主君看不上冯谖,每顿只给粗茶淡饭。一段时间后,冯谖弹剑唱歌‘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孟尝君知道后,就满足了冯谖的要求,给他吃鱼。后来冯谖还弹铗两次,一次抱怨出行无车,一次抱怨老母无人奉养,而孟尝君都满足了冯谖的要求。当然后来冯谖也解救了孟尝君的危难,就不多提了。”

    “这里的冯谖弹铗四个字,指的就是弹剑放歌的故事。以我推测,这四字指的就是‘剑’,而且与上面一句对应,所以‘两人吹竽幽篁下’应该就是‘歌’无误了。”

    “那后一句‘逆血过劳宫’又何解?”汲鸣问道。

    白晓文笑着说“这句谜语需要会意才能解。劳宫是手部要穴,若是逆血运转,手必然酸麻。‘麻’字加一‘手’,便是一个‘摩’字了。”

    “古,歌,剑,摩……”

    顾玉怜缓缓说道“白总管果然聪慧过人。现在本座已经知晓,师父留下的谜语,指的是哪里了……她现在就在摩古山,剑歌瀑布。”

    季明珏恍然说道“宫主英明。那剩余两句‘山魈织布,白练落江中’,说的不就是瀑布么?”

    白晓文暗暗吐槽,谜底大部分都是他解出来的好不好,这季明珏只说宫主英明,简直是一条舔狗。

    帮忙解出阴妃留下的谜语,看上去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所得的收益是隐性的。一方面能够推进剑歌位面剧情的进展,另一方面能够提高白晓文在众人心中的分量。

    汲鸣怪叫道“危宫主绑架了人家的老婆,去摩古山剑歌瀑布做什么?”

    顾玉怜淡淡说道“师父必然有她的道理。她既然留书,就有把握明王可以解开谜语,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那么,摩云山剑歌瀑布,我们与汤谷早晚会有一战。传令下去,三峰四谷抽调长老级以上的精锐高手,明日一早,秘密向摩古山进发!”

    这话一出,众人都露出了错愕之色。

    天机峰主盛之愚咳嗽了一声“宫主,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如今大战刚刚结束,神宫元气尚未恢复。更何况,地底秘道中,还困着正道泰山派,以及黑卫余孽等等一群老鼠,也需要大批高手镇守。此时抽调精锐,内部空虚,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顾玉怜眼神锐利如刀,盯了盛之愚一眼,又徐徐扫视众人。场中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我意已决。难道我这个宫主,只是摆设不成?”

    各大部主都低头不语,没有人敢和顾玉怜对视。血神宫的规矩就是这样,在顾玉怜没有正式登上宫主大位之前,人人都可以挑战,唯武独尊。但现在,顾玉怜已经正式登位,那么她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

    顾玉怜缓和了语气“你们也不用紧张,这次我不会带走部的高手,会留下至少一部,在血神峰监视秘道动静,找机会清扫那些余孽。愿意随我出征的站在我右手边,希望留守的站在左手边。”

    白晓文得到了灵界规则提示信息

    “你面临抉择留下,或出征。你的选择将决定你在剑歌位面的后续任务线,以及你在特定灵界人物心中的好感度。请谨慎决定。”

    白凰小队,队伍频道。

    白晓文道“这个抉择,应该指向两个不同的任务线走向。留守血神峰,应该是清剿秘道中的泰山派、黑卫余孽,估计至少是个a级难度的精英任务,如果泰山派的掌门也在的话,难度攀升到s级,甚至英雄支线也说不定。这条线,危险度应该不高,收益也较为稳定。你们怎么看?”

    乔蕊说道“我觉得留下比较好。我们在剑歌位面的停留时间,只剩下五天左右,再前往摩古山,时间上未必来得及挖掘新的支线任务。另外,我们还领取了ss+级精英支线,杀死无量剑宗掌门左云轩的任务,不宜分心旁顾。”

    白晓文微微点头“老韩呢?”

    韩旭的回答很简短“我相信队长的决定。”

    几人的目光都投向李淑仪,现在只有她没有发表意见了。

    李淑仪笑眯眯地说“我当然听你的啦。”

    白晓文摇头失笑“你们可真会偷懒,平时也得多动动脑筋才行,不然以后怎么独当一面。好吧,现在我说一下……出征这条线的利弊。”

    “选择出征摩古山,和完成威震天下的支线任务,是不冲突的。相反,留守血神峰的话,才会起冲突。因为按照我的推断,落败之后的正道七宗掌门、长老级高手们,应该不会错过摩古山的盛会,左云轩当然也会去。”

    “这里我说一下原因。汤谷大举进入中原,这消息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明王虽然中立,但侠名极盛,天然偏向于正道阵营。落败的正道高手,在了解了明王与阴妃之间的冲突之后,投奔明王前去助拳,可能性非常高。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找机会杀掉左云轩,完成任务了。”

    队友们听了纷纷点头。

    白晓文又说道“至于时间是否冲突,我觉得不用担心。只要我们答应出征,是很可能开启第二个主线任务的,到时候会有额外十天时间。”

    乔蕊在理智上有些怀疑,不过在潜意识中,却还是相信白晓文的判断,这是白晓文在一次次队伍抉择中的精准眼光带来的威信。

    韩旭和李淑仪当然是唯白晓文的马首是瞻。

    此时,厅中的七部之主,其他六人都已经作出了选择。

    除了天机峰主盛之愚站在了顾玉怜的左手边,选择留守之外,其他五个部主,都站在了顾玉怜右手边,选择跟随出征。

    一群人目视白晓文,顾玉怜轻声开口“白总管,你是要留守,还是跟我一道前往摩古山?无论你作出何种选择,本座都不会怪罪。”

    白晓文问道“不知道摩古山距离此地,有几日的路程?”

    汲鸣说道“有约莫七百里路程。若是乘快马奔驰,一天的时间也就到了。”

    武林高手虽然轻功不凡,但赶路的话,还是要骑马前进的,人的持久耐力,毕竟不如马匹,而且行走江湖处处要小心敌人暗算,力施展轻功奔跑,过于疲累的话,也会给人可乘之机。

    白晓文心中有数,便拱手对顾玉怜道“属下愿随宫主出征。”

    “好。那么血神峰就留下天机峰一脉镇守,其他六部,抽调精锐,收拾行囊,即日就出发!”

    顾玉怜眼中闪过满意之色,挥手下令,随后又说道“盛老坐镇神宫,同样身负重担。你须派遣各部的眼线探马,好好探查正道七宗残余高手的动向,一有消息,便通过信鸽暗语,报于我知道。”

    盛之愚见到顾玉怜没有怪责自己留下,这份气度着实令他心中有愧。他拱手说道“宫主放心,老夫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守住神宫基业。盯梢正道高手的事情,也包在老夫身上。”

    白晓文听了顾玉怜的最后一条命令,心中明白,顾玉怜应该也想到了正道高手和汤谷高手合流的可能性,这个女人着实不寻常啊。

    而在此时,灵界规则提示信息也到了。

    首先是顾玉怜和其他部主的好感度,都有幅度不同的增长,不过并没有好感度等级上的突破。

    另外,白晓文一直在等待的任务提示也出现了。

    “主线任务决战摩古山开启。”

    “任务目标参与摩古山之战,并杀死一位知名人物。”

    “任务难度s-”

    “任务期限10天。”

    “任务奖励未知。”

    “提示对目标知名人物的要求模板不得低于首领级;等级不得低于8级;剑歌位面知名度不得低于a级。”

    在开启了第二段主线任务后,白凰小队剩余的五天左右自由探索时间,就自动顺延。接下来,他们获得的收益就不再有保障,除非完成第二段主线任务。

    而第二个主线任务,和第一个主线任务围攻血神宫相比,类型完一样,但难度却从a级提升到了s-级!

    主要是击杀的目标人物知名度要求。上一个任务知名度只是b级以上,白晓文杀死一个长老就算过关。而这个任务要求的a级知名度,恐怕只有七宗掌门级数的高手才符合条件。

    所以,不能浪。

    接下来收拾停当之后,血神宫共计出动了十七名高手(白凰小队四人除外),骑乘快马,星夜兼程,向着摩古山进发。

    一路无事,只有信鸽来往,传递消息。

    消息之一汤谷明王出现在了昌西城,距离摩古山有三百里。

    消息之二正道高手同样去了昌西城,已经确认的目标有无量剑宗掌门左云轩、慧剑门的忘尘师太、九华宗掌门李道同三人。

    出征第二天的正午,顾玉怜率领血神宫顶尖高手,来到了摩古山。

    摩古山环境清幽,剑歌瀑布更是此山一绝。瀑布水流滚滚,经由大小江流水网,汇入黄河,最终奔流入海。

    要找剑歌瀑布很简单,沿着水流即可。一行人下马步行,很快就听到了雷鸣般的瀑布倾泻声音。

    “前面有人。”白晓文时刻保持着精神感应,在队伍频道中开口道。

    血神宫高手们耳聪目明,也是察觉到了前方山谷有人存在。

    顾玉怜道“你们暂且停下。季谷主,你随我一道进去,拜见师父。”

    众人依言停下。

    白晓文很是好奇。剑歌位面的四个顶级强者,唯一的女性高手阴妃,究竟是什么样子?不过此时显然不适合偷窥。

    不过,顾玉怜走进谷口之后,却是没有看到阴妃的存在。季明珏略带诧异的声音响起“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温和的女声响起,回答了季明珏的话“我叫汤慕瑶,被人掳掠至此。两位姑娘如果是误闯此地,还请速速离开得好。”

    顾玉怜的声音略带冷意“原来你就是汤谷主母。季谷主,让其他人都进来吧,师父好像不在。”

    季明珏传讯的啸音响起,白晓文等人依次入谷。

    白晓文一眼就看到了汤慕瑶,如果不是已经得到了确认,他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是阴妃的阶下囚。

    太镇定了。

    汤谷主母汤慕瑶的脸色平静,这么多高手的到来,也没能让她有丝毫动容。她有一头及腰的青丝,不施粉黛,也没有镶嵌珠玉,却自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

    岁月仿佛忘记了这个女人,在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老去的痕迹,只是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有种端庄大气的美感。

    “原来姑娘是来找你师父的。那你应该是阴妃的弟子了?”汤慕瑶温和一笑,“真是个标致的人儿。”

    季明珏嘀咕了一声“危宫主也太放心了吧,没有把这女人绑起来也就算了,最少也得关起来吧……”

    顾玉怜淡淡说道“此人武功平平,就算想跑,不出十里必然被师父擒回,绑与不绑,关或不关,都无关紧要。”

    汤慕瑶微微露出了一丝苦笑“姑娘说的是,而且你太低估尊师的手段了。阴妃给我下了逆血印,我就算能跑掉,也会血液倒流而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