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的神话公会 > 第二章 从额开始有皇帝
    这一刻,盛世大唐的官道上,骑着白马的李白,随着白马前后左右的晃,两眼间没有焦距,明显是在发呆。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脑海中浮现出的神话公会。

    这还真加进去了。

    神话公会是怎么回事。

    什么人能力如此可怕,不仅能够在我脑海中与我对话,并且创造出一个神话公会这种奇怪的世界侵入我的脑海。

    这个始皇帝说他刚刚一统六国,那不就是秦始皇。

    他真的是秦始皇吗?

    那是近乎一千年前的人物,一统六国的千古帝皇,怎么会在脑海中与我对话?

    李白虽然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可这一切发生太匪夷所思了,他修炼道术,剑术惊人,天地间的灵气愈来愈稀薄,他从一些典籍中看到过,这世界曾经灵气无比的充裕,有大能者存在,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脑海中浮现的东西,他从未遇到过,也从未听说过。

    或许上古传说中的大能者,能够超脱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也不一定。

    李白想要出言发问,可是这始皇帝所发的一些话,实在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这人若是始皇帝,那另外几人又是谁?

    李白的注意力放在了公会中另外几个成员的公会名称上面。

    玄微子。

    这三个字让李白脑海中有雷霆炸响,这个道号他听过无数次。

    真是那位鬼谷子先生吗?

    西楚霸王这是项羽的名号。

    武当山来客这位是谁?

    天下第一军师难道是诸葛亮?

    除了那武当山来客不明身份,另外几个都是如雷贯耳,青史留名的人物。

    这些人已经如此可怕,那这个公会的会长又是谁?

    李白注意力落在了公会的会长上。

    很简单的两个字会长。

    邀请他加入这神话公会的,就是这个会长。

    能够做出这样事情的,是多么可怕的大能者,实力超乎想象。

    传说中的仙人?

    想到这种可能性,李白拿着酒葫芦的手都在发抖。

    会长两个字,根本没有暴露任何信息,李白无从去判断这位会长的身份。

    不仅仅是自称大唐第一剑客的李白。

    秦朝末年,烽烟再起。

    巨鹿县南的漳水河畔,暮色中的项羽眺望远方。

    河水极宽,一眼望不到头。

    在对岸有章邯和王离有四十万秦军主力,夹击巨鹿。

    赵将陈余、张敖、燕将臧荼、齐相田都等诸侯军,都驻军在巨鹿外围,但畏惧秦军,不敢出战。

    楚怀王以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军,率5万楚军北上救赵。

    楚军抵安阳,已经46日,宋义一直驻军不动。

    项羽一再建议立即渡漳河救赵,内外夹击,以破秦。

    宋义不听,下令军中,不从命者皆斩,每天饮酒高会。

    项羽还不是西楚霸王,也不是上将军,他望向漳水发愣,似乎是想的出神,但他所想的事情并不在巨鹿的形势,也不在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宋义出兵,而在脑海中浮现出的公会聊天框中。

    神话公会为何物?

    始皇帝这人是嬴政吗?

    这位难道还活着?

    项羽心神震动,他震惊莫过于看到神话公会中始皇帝的话。

    他没有心思去关注公会的其他人。

    嬴政一统天下之时他十一岁,曾亲眼看到过秦始皇的坐镇咸阳威压四方,天下英雄皆臣服。

    一朝令下,血染九州。

    秦始皇的命令无人敢违逆,违逆者杀无赦。

    若是秦始皇没死,他项羽不惧,愿与之一较高下。

    但诸侯军,根本不用秦军主动出击,秦始皇还活着这几个字,就足以让他们土崩瓦解。

    另外三位这一刻也都跟李白、项羽一般无二,陷入沉思,在考虑着脑海中的神话公会,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只有楚晓楠看着聊天框中的文字,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公会中名叫始皇帝的家伙,病的不轻。

    真以为自己是秦始皇了。

    不过这不会都是机器人,编写好的程序吧?

    咸阳皇城中,夜幕落下,秦始皇等了半天,聊天框中一个回应都没有。

    这几人竟敢不接额的话?

    秦始皇面沉似水。

    很久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该怎么办?

    他发那一段话,在没有审核通过之前,就思量了好久。

    作为一统天下的帝王也是练气士,他对这个世界了解更多。

    这神话公会来的诡异,超乎他的想象,或是大能者所创。

    公会中的人,肯定也不简单。

    可是这个没人回应,若是就这么算了,也太掉面。

    还是得说点啥子。

    秦始皇在这几个名字上扫了扫。

    玄微子,鬼谷子先生?

    大唐第一剑客、武当山来客、天下第一军师看不出什么,还是先放放。

    这个会长,肯定是创建神话公会的人物,是大能者也有可能是神话中的天人。

    秦始皇定格在了西楚霸王这四个字。

    西楚……

    楚国的西面,主要包括淮水以北,泗水、沂水以西的楚地,这里由于有一部分是中原地区,一直都是楚国最发达的地区。

    西楚是整个楚国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兴,这人在公会名叫西楚霸王,说明有心想要代表的是继承整个楚国的中心。

    必然是曾经楚国那片土地上的人!

    秦始皇笑了。

    “@西楚霸王,你给额出来,说说咋回肆……不然额撒你楚地境鸡犬不留。”

    站在漳水河畔的项羽怒了。

    老子没招你惹你,为什么威胁我?

    你是秦始皇就了不起。

    我要取而代之,你信不信。

    若是秦始皇在眼前的话,项羽会立刻抓起手里的霸王枪杀过去。

    现在情况不明了,项羽没有立刻回应。

    隐忍下了心中怒火。

    看到那西楚霸王没有回应,秦始皇脸上布上一层冷意。

    始皇帝:“淮水北面,泗水、沂水西面就肆楚国以西类土地,整个楚国最繁华类地方,西楚肆楚国经济文化权力中心,你类公会名西楚霸王,社明你有心想要继承整个楚国类中心,你并不一定就肆出僧在西楚,也有可能是楚地东边,江东也肆有可能咧……额社类对木……”

    项羽脑门都快炸了。

    从西楚霸王这四个字上,就能够看出这么多东西。

    这始皇帝的胸怀天下,却又心思缜密可见一斑。

    其中的威胁之意,更加明显。

    早已经把你看透了,这是最后通牒。

    秦始皇是什么人,说一不二。

    这人若真的是秦始皇,自己不回应,他真的会血洗整个楚地。

    先不管是不是,忍,一定要忍住。

    西楚霸王:“@始皇帝,刚才有点走神,才看到,我生平最敬重的是一统九州的始皇陛下。我也是刚进来,什么都不清楚,就莫名其妙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会长的邀请,然后审核好长时间才进来,听您的意思,刚刚办祭天大典,登基称帝?”

    大唐第一剑客:“……”

    武当山来客:“……”

    天下第一军师:“……”

    李白他们几人发出了一系列的省略号。

    这西楚霸王把秦朝都给灭了,还信誓旦旦的说敬重秦始皇。

    骗鬼去吧。

    始皇帝:“肆啊,咋,这有啥问题,你不肆大秦类人么?”

    西楚霸王:“没问题。”

    始皇帝:“额发现你这爪娃脑子不好使,来咸阳找额,看你这傻样,也木可能自己成事,跟着额混,额封你西楚霸王。”

    轰隆……

    漳水河畔,项羽的霸王枪向水中一扫,奔腾的的河水仿若被无形力场阻断,迸溅数米高的水浪。

    真想直接在神话公会怒对这始皇帝。

    项羽现在也看明白了,公会中的始皇帝或许真的是秦始皇,但时间点和他完不同。

    公会中的秦始皇,刚刚祭天称帝,一统九州。

    那时候他项羽才十一岁,若是怒怼就被赶尽杀绝了。

    十一岁的自己死了,现在会是什么结果?

    凭空消失?

    这谁能顶得住。

    “深呼吸,深呼吸……”

    项羽努力的吸气,想要平息心中的愤懑和怒火,他抓着霸王枪的手指太过用力,指节发白。

    武当山来客:“敢问玄微子,可是鬼谷子前辈?”

    坐在武当山上的张三丰思量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发问,也间接给项羽解了围。

    几个人都凝神在脑海,想要知道这玄微子的真实身份。

    玄微子:语音信息。

    玄微子出现了,发出的是一条语言。

    楚晓楠点开。

    “是俺……”

    这玄微子说话也是一口方言,标准豫鲁那片的口音,而且很重。

    楚晓楠简直无力吐槽。

    始皇帝:“鬼谷子前辈,木想到这里见到你喽。窝在哪个山头耍,额去找你,上次社类事。”

    玄微子:语音信息(别诈唬,俺知道,去泰山办那个祭天。)

    始皇帝:“撒?”

    始皇帝:“不社话管不,你口音太重咧,额听不太懂。”

    玄微子:“……”

    武当山来客:“……”

    大唐第一剑客:“……”

    天下第一军师:“咳咳,鬼谷子前辈的意思是,去泰山办封禅大典你就明白了。”

    始皇帝:“额懂了,哎,对喽,你肆哪个啊?”

    这个人名字里带着个天下第一,不像是个简单人物。

    秦始皇想不出这位是谁,难道是姜太公?

    大唐第一剑客:“我知道这位,天下第一军师肯定就是未出茅庐知天下事的诸葛亮。”

    坐镇大明王朝最后一座龙脉之上的刘伯温脸一黑,这个大唐第一剑客裴旻,竟然把自己错认成诸葛亮。

    天下第一军师:“@大唐第一剑客,裴旻你懂个屁,一个剑客罢了,知道多少?诸葛亮连天下都没能一统,只是三分天下,还是最弱的一个蜀,就敢说他是天下第一军师。我刘伯温辅佐了一个草莽一统天下,有经天纬地之才,气吞山河之志,这才是天下第一军师。”

    大唐第一剑客:“刘伯温听都没听过,吹什么?还有姓刘的你给听好,我叫李白,我跟裴旻切磋剑术,早已在他之上,我大唐第一剑客实至名归。”

    天下第一军师,“《独异志》中有载,他‘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入,观者千百人,无不凉惊栗’。还有画家吴道子因见裴旻剑舞,[出没神怪既毕,乃'挥毫益进'],有文章记载为证,裴旻大唐第一剑客名号是公人的,要不要我给你发进来看看。你个李白编个不知故事就想骗人,对了,我记得你的剑术是裴旻教的吧,他是你师傅,这是要欺师灭祖?”

    看着两人吵了起来,嬴政笑了。

    真热闹。

    这两个家伙,搞了半天,都是名不副实的货色。

    一个天下第一,一个大唐第一,以为多厉害,名头怪响,都是自己给自己安的,别人都不认啊。

    始皇帝:“哈哈哈哈……你们两个瓜皮,额看还不如西楚霸王咧,写桑第一额还以为牛气,惹不起,看看额,读出来,始……皇……帝,从额开始有皇帝,跟开天辟地一样,则才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