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名媛公敌:抱走总裁不客气 > 第五百八十章 真相她是她
    苏笙皱眉盯着司永森,这时,他已经到了跟前。

    “笙笙,我知道我这个父亲很不合格,我也不敢再奢求你给我一次机会了。”他笑了笑,随后将印章塞到了苏笙的手中,“从现在起,司氏集团就是你的了。我老了,管不动公司了,是时候该歇歇了。”

    苏笙看着手里的印章,按照王小震说的,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将印章交到她手中了。对于这个说话没有含金量的父亲,她对他的话表示怀疑。

    “这印章,你还是自己收着吧,免得之后又找我收回去。”苏笙起身,快步走到司永森身旁,强行将印章塞到了他手中。司永森看着这枚印章,脑袋里面突然闪过一段记忆,好像是很久以前,他厚颜无耻的将这枚印章从苏笙手中拿回去的记忆。

    细细一想,司永森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使劲儿的敲了敲脑袋,他满是愧疚的看向苏笙,然而,对方什么话都没说,就下起了逐客令。

    拿着这枚印章,司永森心事重重的离开了苏笙的办公室。

    所有人都离开了,此刻,办公室内空荡荡的。苏笙感觉有些累,靠在软软的办公椅上,双目放空,心情略微复杂。

    没一会儿,王小震安排人收拾了办公室。苏笙没心情工作,在办公室里呆了一天。临近晚上七点,她才从公司出来,刚走到地下车库,一个人突然冲了过来。

    “苏笙姐!”对方当即跪在了她的脚边,拉着她的手哭了起来。

    小陈自从那天被她赶出公司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今天突然出现,难不成又有事相求?

    “小陈,我对你的宽容已经达到了极限。要不是看在你妈 的面子上,我现在已经打电话报警了。”苏笙面无表情的说着,眼睛里面多了几分冷意。

    “别、别千万别!”小陈赶忙摆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哭着说道,“苏笙姐,你误会我了,我今天来其实是感谢你的。”

    “既然要感谢,就起来吧,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跪着。”苏笙表情冷淡,此刻的她心情也很不爽。因为傅齐彦今天不仅没像往常一样来公司接她,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

    苏笙知道,那男人还因为昨天那顿“烛光晚餐”生气。但她也气,她跟那臭男人都老夫老妻了,他怎么能不相信她呢?

    越想,她越是火大!

    “苏笙姐,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孟毅尘不会那么轻易将我的家人放出来。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小陈激动地说着,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

    “我什么都没做啊。”苏笙有些懵,小陈却道,“怎么可能,傅先生说,是你特意交代的。如果不是你,他又怎么会插手这件事情呢 ?”听到小陈这话,苏笙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傅齐彦打电话跟她说,让她安心处理司氏集团的内部事务,其余都交给他的那些话。

    想到那些话,又想到小陈的事情被完美解决,苏笙的心情有些复杂。那个男人,明明在跟他置气,却将所有会困扰她的事情尽数处理完了。

    那个男人,怎么总是能轻易让她感动呢?

    “苏笙姐,总之,这次的事情谢谢你。”小陈感激涕零的望着苏笙,恨不能将他心中的谢意尽数表达给苏笙。

    苏笙摆了摆手,“好了,你的谢意我已经收到了。只是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再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了。”

    “是是是,我记住了。”小陈连连点头,有些不舍的道,“苏笙姐,我们一家马上就要出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小陈说着,突然就不说话了,神色复杂的看了苏笙一眼,最终道,“傅先生是个好人,我希望你们能够长长久久的。还有,小心孟毅尘。”

    小陈说完,这才离开。

    苏笙看了看小陈的背影,收回目光。她走到车里,掏出手机点开了傅齐彦的微信头像,最终发了四个字:我想你了。

    将手机放在一边,她驱车,迅速往傅宅而去。

    刚到家,便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儿。再看看那个坐在餐桌前等着他的男人,她眸光闪了闪,心中有些暖暖的。

    “太太,您终于回来了,你赶紧陪着先生吃饭吧,先生等你到现在呢。”家里的阿姨一脸感慨的说道,刚一说完,傅齐彦一个眼神扫了过来,阿姨连忙闭嘴。

    “吃饭!”傅齐彦扫了眼苏笙,板着脸拿起筷子就吃饭。

    苏笙洗了手,坐在傅齐彦的旁边,看着他那张臭脸,心情有些复杂,明明她回来前已经发消息给他示弱了,这男人怎么还不顺着台阶下来?这板着臭脸,分明是故意为难她!

    想到这儿,苏笙脾气也上来了。闷不作声的吃了饭,上楼看了看孩子,这才收拾洗漱。他刚换好睡衣,男人便进来了。

    不过这男人不像以前一样,走到她身后抱着她。而是径直走向了大床,期间,看都不看她一眼。

    苏笙更是来气,冷哼一声,坐在镜子面前擦着护肤品。赌气一般,手掌拍在脸上啪啪作响。

    而这时,傅齐彦拿起了手机。两秒钟之后,男人突然起身,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那气势十足的模样,愣是惊住了苏笙。

    苏笙盯着镜子里面那距离她越来越近的男人,望着他高大的身影,冷峻的面庞,她突然间心跳加速,一种莫名的激动在汹涌着!

    “奇怪,明明是这个男人无理无脑,她紧张个什么劲儿?”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看着那微红的脸蛋,苏笙暗骂自己没出息。最关键是,她觉得他家男人越发迷人了。

    正想着,男人突然靠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肩膀。她的脑袋,被迫搁在了他的胸膛上。感受着男人有力的心跳,苏笙的心跳也跟着乱了节拍,“你你你,你干什么?”

    虽然是老夫老妻,但被男人突然这样搂着,她表示有些抵抗不了。

    男人冷不丁的开口,苏笙却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不亲口跟我讲?”

    “啊?什么?”

    “你说你想我。”傅齐彦说完,突然间将脑袋埋在她的发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一说到这个,苏笙就有些来气。偏过头看向傅齐彦,一把将男人推开,“你还好意思说,我都已经给你台阶下了,你还给我甩脸色,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郁闷!”

    苏笙像个孩子一般的说着自己的委屈,男人凝望着怀中的人,只觉得她万分可爱。再一次将她搂住,一口吻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吻,铺天盖地而来,苏笙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一吻结束,苏笙气喘吁吁,某人却是面不改色,一脸淡定的盯着她。对上男人那带着笑意的眸子,苏笙气恼的道,“你真的是,岂有此理。都没经过我同意就吻我,我没有人权的吗?”

    苏笙气呼呼的说着,其实此刻,她心里的气已经消了大半。

    “我也想你,很想你!”傅齐彦搂着她,在她耳畔轻轻地说着,“你知道当我看到你跟别的男人共进晚餐,我心里的感受吗?”

    男人说着,突然间捧着她的脸,极其认真地道,“你是我的,哪怕别人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想法,我都会吃醋!”

    “但,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吃醋吧!你明明知道,我对那个男人没意思。”苏笙有些无奈的道,傅齐彦却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以后不准跟他吃饭!”

    语毕,抱着苏笙就将她放在了床上。她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却已经欺身而来。

    “阿彦,你干什么?”苏笙捂住胸口,盯着苏笙,一双眼睛宛如小鹿般纯洁无辜。

    望着女人那双无辜的眼,男人心头的柔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这才哑着嗓子,沉沉的道,“家规伺候。”

    “啊,家规?什么时候有的?”苏笙一脸迷茫。然而这时,男人突然俯身而下,在她颈窝深嗅了一口,一双眼睛痴迷的望着怀中的人,“就现在。”

    “你不要脸。”苏笙一阵无言,想要推开男人,他已经压了下来。

    “在你跟前,那玩意儿不重要。”话音刚落,她的睡衣已然被解开。

    “傅齐彦,你无赖!”

    苏笙话音刚落,男人早已经压了上来……

    第二天晚上,司永森接到了一条短信,是司媚儿发过来的。并且,表示想要跟他见最后一面。

    司永森想要弄清楚司媚儿背叛他的原因,想都没想就去了。只是,那地方是个废弃的工地。

    到了地儿,看着周围这荒凉的情景,他有些心慌,便拨通了苏笙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司媚儿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

    “爸,没想到你真敢孤身一人来赴约啊。”司媚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睛里面满满都是讽刺。

    “媚儿,爸爸不懂。你来司家之后,爸爸什么好的都给你,到最后,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还做出不利于公司的事情?”司永森紧盯着司媚儿,脸上带着生气和失望。

    “你真的想知道?”司媚儿咯咯的冷笑,司永森望着她那双带着笑的眼镜,突然间感觉有些熟悉。

    忽然,司永森意识到了什么。他指着司媚儿,猛的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