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二人组】(第1/2页)
    滴答。

    滴答。

    水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在阴暗的角落里,李老三默默地抽着一根烟,脑海里回忆起来当初在印尼的时候,自己被割脉的那一幕。

    除了他之外,房间里仅有陈冬,以及那两名国际刑警。

    他别有深意地望了一眼,正在陷入深思地陈冬。

    “我不知道。”

    他弹了弹烟灰,语气低沉地说道:“除了我要执行的任务之外,当初组织并没有交代其他的事情。

    李老三那小眼睛眯了起来,那眼底的皱纹在这一刻清晰明显。

    陈冬不动声色注视着对方。

    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到隐瞒,或者隐藏心理的动作痕迹。

    实际上他并非信不过李老三,而是当董二狗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

    这个世界充满着变数,永远都不能用老旧的惯性思维去看待每一个人。

    因为,极其可能在上一秒,他还替你挡子弹。

    下一秒,刀子就卡住了你的喉咙。

    虽然听起来很是荒唐,但归根结底,实际上大家也并没有真的那么深厚的友谊。

    无非是立场选择,大家都是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投向自己觉得正确的一方罢了。

    如果在某一天自己完落入了敌人的圈套。

    这个时候,发生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出奇。

    李老三继续解释道:“当时屋里只有我跟你,还有那个银发男子以及那个洛杉矶刑警。”

    “他完就可以不动声色地把你带走。”

    李老三永远都忘不了那天自己的经历,如今再回想起来自然也是疑点重重。

    既然那三名国际刑警一路追到了曼谷,并且趁着夜深潜入了他们所歇息的小镇,如果是要图谋不轨的话,为何当初不直接动手。

    那是最佳的下手时机,恐怕错过了再也难以遇上。

    陈冬却很是干脆地摇头道:“不,你不懂!”

    他深吸了一口气,捏了捏掌心,视线目光朝着远处的电线杆望了过去,他眼神越发的朦胧,猜测道:“时机很重要,但抓我的时机不重要,而是暴露身份的时机很重要。”

    “当时组织里的状态恐怕跟现在不一样,这个叛徒为了抓我而暴露了自己隐藏十多年前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必然图谋甚大,并且在等待一个机会,等时机成熟。”

    陈冬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像是能够直接凝视着夜里的遥远空间,看到那藏身于黑暗中的背影。

    他缓缓地道出了一句话:“而现在。”

    “那个机会来了!”

    李老三楞了一下,他思来想去唯一能够找到的方向,那就是正常曼谷越狱事件后,众人手上多了一张筹码。

    一个各国相争的人质,涉及到了前苏联留下的太空站的归属权。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自然是觉得遥而不可及。

    但这里面可能就藏着无数军情秘密,涉及到当初整个国家研究方向,或者有更重要大家都没想到的意外发现。

    李老三眼底一亮道:“利益冲突?你的意思是组织并非一言堂,因为有这个太空站的利益作为争论点,所以叛徒觉得可以在里面做文章。”

    这并不难猜测,毕竟跟当初在越南相比,时间相隔并没有太久。

    唯一的变数就是这个研究助手徐飞罢了。

    而且就连梁赋等人的这些通缉犯,上面都可以做出让步,足以证明这个人有多重要。

    ……

    与此同时。

    夜里一辆飞机缓缓地落在了曼谷机场。

    两道身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这是国际航班,然而他们跟其他的旅客不一样,没有携带太过笨重的行李。

    从国际到达区出来,便直接来到了机场的服务台,要了一辆前往酒店的接送车辆。

    这两个人,自然是远道而来凑热闹的卢胤泓和方文涛。

    此刻,方文涛穿着一件条纹西装,而且还戴着一顶圆圆的高帽子,像是八十年代的海上滩人的穿着打扮。

    当然在国际机场无论是如何打扮,都很容易吸引本地国人的注意。

    可曼谷毕竟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自然大家也都见怪不怪。

    方文涛很是美滋滋地摘下帽子,他输了一个如同赌神的大背头,亮黑柔顺,打趣地笑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几分大哥大的气质。”

    说罢,他还故意地用手指做出手枪的姿势,指着卢胤泓。

    道出了那一句经典的台词。

    “对捂住,我系警察!”

    卢胤泓板着脸故意侧过头朝着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