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洗手间】(第1/2页)
    咔擦咔擦。

    一大群记者围观拍照。

    开幕式显得比想象中的要隆重,电视台的记者也都纷纷赶了过来。

    很快便进入了采访的环节。

    “请问本次入选展览的作品中,哪一幅画是您最喜欢的呢?”

    “听说这一次的艺术画作,大部分都是国外名作,那么是不是说明国内仍然缺乏这种拿得出手的世界级作品?”

    “听说汤姆大师的剪纸画竞拍出了天价,被质疑是有资本运作的成分,而本次展出的作品中价值最高的作品《黑板》也是饱受争议,请问您是怎么赏析这幅名作的呢?”

    海上国际艺术中心的领导人,和美国驻海上总领事馆的外交官,自然是新闻媒体采访拍照的重点关注人物。

    此时此刻在监控室外。

    王陆盛站在走廊处默默地点起一根烟,看着偌大的会场,以及外头那热热闹闹的气氛。

    便不禁想起了自己也好些日子没回家。

    也不知道走神了多长时间。

    终于在底下吵闹的喧哗声中回过神来。

    会展中心已经开始排起了队检票进入会场,人虽然很多但并没有特别爆炸。

    毕竟今日只是周五,最多的人应该是明后两天的周末。

    那才是真正的需要警惕的两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下手选择的时机都应该是人最多最乱的时候。

    当他抽完烟回到了监控室内,发现众人都在轻松地先聊着天,甚至还通过监控画面“赏析”起艺术作品。

    “哎,你看这个碗,它又大又圆。”

    “卧草,确实有点牛逼的啊!”

    “我觉得这个风景画像是初升的太阳,又像是落日余晖!”苏庆笑着眼看着监控里右下角的那《麦田里的阳光》。

    徐富平在旁边敲了敲那两个手下的脑袋,然后打趣道“瞧瞧人家,再瞧瞧你们,除了卧草还有牛逼,你们还懂个啥!”

    “哈哈哈!”

    众人也是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几分钟后,进入会场观赏作品的游客也多了起来。

    众人的视线和注意力,回到了这些游客的身上,重点盯防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

    毕竟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这里随便一幅画都足够让他们失去理智去做傻事。

    当然,除了意图不轨的人之外,意外事故的发生也需要重点盯防,。譬如说有人纵火,或者说在场内打架斗殴,导致名画受损。

    ……

    时间悄然流逝。

    眼看将近正午时分,徐富平开始给大伙点餐。

    “鱼香肉丝!”

    “香菇!”

    “有没有炒饭啊,我想来个炒饭!”

    陈冬也点了一个西红柿盖浇饭,然后从楼梯口走了下去,准备去洗手间小解一番。

    就在他下楼转身的那么一瞬间,突然间眉梢微微一挑。

    看到了会场远处角落饮水机的位置,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正在背对自己倒水喝,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终于在对方侧着身子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侧脸。

    虽然戴了眼镜,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判断,那个家伙赫然便是董二狗酒庄里的手下,祁小狗。

    不得不说这一番乔装打扮,起到了极好的隐藏作用。

    若非对每天都对着他们的照片调查他们的案子,恐怕自己也不可能在那么一瞬间就认出来。

    陈冬嘴角微微上扬,便故作什么都没看到那般,朝着厕所的方向走了过去。

    然而与此同时。

    正在端着一次性杯子喝水的祁小狗,也是不动声色的转过身来,慢慢地朝着陈冬的背影望去。

    他刚才就已经注意到,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

    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很诡异,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就像是天生就很敏感。

    而这种第六感几乎每一次验证都准确。

    包括当初在临城飙车赛道上,梁赋站远处偷偷打量自己,也是一样的感觉。

    祁小狗脚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提起衣服领子出的纽扣压着声说道“我看到陈冬了,他进了厕所,我准备跟过去。”

    这话一出,在场外马路外头的奶茶店坐着的董二狗,心里微微一紧。

    耳机里传出了梁赋叮嘱的声音。

    “小心行事,尽可能让自己的站位靠近出口位置,以备在第一时间逃出会场。”

    祁小狗眼神越发的沉重,他应声道“明白!”

    他又咽了一口水。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得很慢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