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赎罪
    同一时间,四方狱内。

    问仙面色冷沉,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如同冰天雪地般给人沉重的压迫感。

    他垂下眼眸,目光阴鸷,低头去看一旁的晋子煜,缓缓问道,“她在哪?”

    明明是在淡漠不过的一句问话,但晋子煜却从这句话里听出了薄怒。

    他轻笑一声,“你真的很在意她呢。”

    然后顿了顿,忽然道,“我听说当初在摘星大会,是你出剑破了魔道的诡计,问仙,你到底是何人?”

    “你,恐怕不是简单的剑灵吧。”

    问仙闻言略微颔首,面色越发冰冷,“她在哪?”

    晋子煜怔愣一瞬,看着面色阴沉的问仙,不由笑出声,“真是执着,你当真只把她当做主人来看吗?”

    话落深呼吸一口气,面色微沉,喃喃道,“差不多也快出结果了。”

    “此话何意?”问仙敛起眉头。

    晋子煜唇角始终勾勒着一抹轻笑,“等她出来你便知道了,现在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结果。”

    “说起来,你就一点也不在意吗?我为什么会入魔这件事。”

    问仙淡淡扫他一眼,道,“我问了,你就会说吗?”

    晋子煜又是一怔,接着唇角的笑意越发深邃,“这倒也是。”

    ……

    秦漓抱紧怀中的问仙剑,面色有些严峻,“如果我答应了,晋大哥会怎么样?”

    徐子虚眼眸一暗,缓缓道,“如果你说晋子煜的话……他当初知道这些事请以后,是自愿入魔的。”

    “你说晋大哥也已经知道这只是一本书了?!”秦漓震惊的瞪大眼。

    “没错,如果他不知道真相的话,你现在便也看不到我了。”徐子虚顿了下,才继续道,“我将自己的所有修为都给了他,这才能在他身上勉强保持住一丝灵识,他得了我的传承,自然也就知道了我所知道的事。”

    “那他……晋大哥他是怎么想的?”秦漓犹豫着开口。

    “他同我一样,想要拯救这个世界,这才是他甘愿入魔的真正原因。”徐子虚沉默一瞬,缓缓道,“就像我在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以后,便不会在意自己能不能恢复清白,只想竭尽所能帮助那人挽回局面一样,晋子煜在知道这一切后,宁愿入魔被世人误解,也要将这些事继承下去。”

    “然后,静静的等待你的到来……”

    秦漓闻言更是惊的一时失去了言语,她缓了许久,才艰难道,“你的意思是,晋大哥是为了帮你争取时间等待着我的到来,才会自愿入魔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那岂不是……岂不是她害的晋子煜入魔?!

    徐子虚看出她的痛苦,解释道,“不,也不仅仅是为了等待你,同时也是为了继续研究魔族的通路。”

    “我在四方狱的最深处待了千年,就是为了能够找出打开通路的方法,晋子煜他自愿入魔也有想要进入四方狱最深处找寻办法的考虑,不光光是为了等待你而已。”

    “况且他会选择这条道路,其实也不光光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更是为了赎罪。”

    “赎罪?”秦漓怔愣一瞬,忽然想到了什么。

    是了,古河汐曾经盗取了徐子虚的剑法创立了万剑一宗,又是梵天剑的初代剑主。

    以晋子煜的性格,知道这些以后,一定会想要代替早已死去的古河汐向徐子虚赎罪的。

    秦漓面色沉重,如果她是晋子煜的话,也一定会做一样的事,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她才更是觉得心情复杂。

    这是注定阻止不了的局面啊……

    但是……

    秦漓面露疑惑,“梵天剑是正气浩然之剑,古河汐那种卑鄙小人又是如何能得到它的承认的?”

    徐子虚冷笑一声,“他当然得不到梵天剑的承认,那把梵天剑被锻造出来以后,父亲本想为它寻到合适的主人,中途却被古河汐得到了消息,然后他便使计从父亲手上将梵天剑骗了过去。”

    “但他骗的了人,却骗不了剑,直到他死,梵天剑都从未认他为主,古河汐说是梵天剑的初代剑主,其实也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纸老虎罢了,梵天剑在他手里,只是一个装饰品而已。”

    “原来如此。”听到这个消息,秦漓顿时松了口气。

    接着,她话音一转,问道,“但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如果我答应了你,晋大哥他会怎么样?”

    想到嵇晴雪当时的泪水,秦漓眼眸一暗,轻声道,“我此次前来四方狱,其实受人之托,答应了晋大哥的未婚妻,要将他带回去。”

    徐子虚显然不知道晋子煜是有道侣的,他脸上划过惊讶,接着面色一沉,无奈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那名女子要失望了。”

    “人族一旦入魔就再无回头的余地,是不可能从魔道在回到正道的,就算你能把他带回去又能如何?正道的人是万不会接受他的。”

    “更何况……从他选择接受这一切的时候,他就已经注定要……”

    徐子虚顿了顿,竟是有些不忍心继续说下去。

    秦漓心中一惊,顿觉不妙,急忙追问道,“注定要什么?晋大哥他到底会怎么样?”

    徐子虚见她面上关心不假,无奈的重重叹息一声,“你若是想要进入魔族的通路,除了要入魔以外,修为必须要到渡劫期才行。”

    “我观你现在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渡劫期的门槛,但是秦漓,这样还远远不够,你必须变得更为强大。”

    “为此,你需要得到晋子煜身上本属于我的全部修为,将它化为己用,助自己一臂之力,而且只有你拿走了我的力量,你才能通过我真正的传承知道更多的真相,关于打开魔族通路的方法也在传承中。”

    “也就是说……”秦漓怔愣着喃喃开口,眼眸一痛。

    徐子虚缓缓点头,垂下眼眸,语气变得有些复杂晦涩,“没错,你如果真的选择了这条道路,就需要将晋子煜身上的魔气和修为拿走,得到我的传承。”

    “而传承是在晋子煜的灵魂中,也就是说,一旦你拿走他的力量取走了传承,晋子煜他就会……魂飞魄散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