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 第四百三十二章 藏剑峰上藏剑阁
    秦漓将手中的玉佩举至面前,恰好一道日光落在上面,阳光穿透玉佩如同透明,隐约间,可以看到有星辰在其中流转。

    她有些不解。

    原本秦漓一直以为这个自称为摘星阁弟子的修士对他们是有所图谋的,可对方却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往藏剑峰,而是就这样留下一个信物轻易的就离去了,况且这信物,瞧着也是一件不菲的宝物。

    难道……之前的种种违和感,真的只是她的错觉吗?

    “摘星阁……”秦漓看着玉佩喃喃自语,“你说,它和亘古星路之间,会是什么关系呢?”

    这话显然是对问仙说的,不过问仙摇摇头,跟秦漓一样也想不通其中纠葛。

    好在秦漓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并没有期待得到答案,她摇了摇头,将玉佩收起来,说道,“走吧,先去把剑修好再说别的。”

    于是两人这才正式走入中洲之中。

    中洲各处都遍布层层法阵,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的倒是颇为壮观,不过若是修为低下的修士来到此处,恐怕早就要晕头转向迷失其中。

    秦漓来到城门口,护城的大门前并无守卫,只有一道半透明的屏障作为阻隔,屏障上面流光溢彩闪烁如繁星,围绕着浓郁的仙气,自带一股威严庄重。

    她和问仙对视一眼,接着两人便穿过了眼前的屏障。

    与预想中的不同,这道屏障在穿过时给人一种意外的柔和感,说是如沐春风也不为过。

    秦漓在这令人舒适的柔和中有一瞬的恍神,接着她只看到眼前白光一闪,整个人便短暂的失去了五感,就像是有什么人正从远方审视着她般。

    片刻后,她的耳边才缓缓响起了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

    “去何方?”

    秦漓并没有在对方的身上感到恶意,于是她回答说,“藏剑峰。”

    随后眼前的白光散去,场景瞬息变换,在回过神时,她便置身于苍山峰顶之上,面前耸立着一座庞大的锻剑池,池中熔岩翻滚,密密麻麻伫立着无数利剑,炽热的风浪扑面而来,带着群剑嗡鸣之声,气势庞然。

    她手中的问仙剑也似有所感,发出了一声清唳的铮鸣之声,与万剑呼应,带动那座巨大的锻剑池也轻微震动了一下。

    藏剑峰所在的山头由于终年被熔岩包围的缘故,并无任何绿植生长,到处荒凉一片,大地干裂,生机消散,若非有这一座锻剑池和池中的剑镇压在峰顶,恐怕藏剑峰早就被阴邪之气浸染,变为一座鬼山。

    忽然,一道清风吹过,带来无数铜铃摇晃发出的“叮当”声,清脆悦耳,在这片荒凉景象中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秦漓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在锻剑池的正上方,还漂浮着一座不起眼的楼阁。

    说是不起眼也不太准确,这座楼阁一共分为九层,每一层的雕刻都极为精致,各种异兽祥瑞之物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便可以活过来般。

    每一层翘起的房檐上都挂着一串铜铃,每串各为九个,每一个铜铃之上都雕刻着繁杂神秘的法阵,而每一个法阵,又各不相同,这更像是一种言灵之术,其中的每一个法阵,都代表着一个各不相同的字。

    这样一座一看便不是凡物的楼阁若是随便放在一处地界,地位想来都是极高的,只是现在它在那座庞大的锻剑池的映衬下,显得极为渺小,若非铜铃作响,还真是让人难以发现。

    若说锻剑池镇压着藏剑峰,那么楼阁漂浮于锻剑池上的姿态,和它遍布在铜铃上的法阵,以及楼阁房檐上雕刻着的各种祥瑞神兽,就像是在镇压着锻剑池一样。

    真是一种奇妙的关系。

    “藏剑峰沧浪一脉?”

    秦漓抬起头,以她的视力,可以清楚的看见楼阁第一层入口处挂着的一块木匾,以及上面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藏剑阁。

    “真是有趣。”

    她轻笑一声,喃喃自语,眼中久违的划过一抹兴味。

    ……

    秦漓被传送到藏剑峰的功夫,裴洺风也已经回到了摘星阁。

    守在门口的弟子原本正懒散的靠在门边打哈欠,一看见他,吓得立马直起身乖乖站好,然后恭敬的喊道,“阁主!”

    裴洺风对那名弟子点点头,也没有顾得上追究他的懒散失职一事,而是急匆匆的走入了摘星阁中。

    刚一走进去,就有一位穿着红衣的妙龄女子迎了上来,女子容颜精致,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慵懒而妩媚,眼角下的一颗泪痣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风华绝代,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万种风情。

    不过到了裴洺风面前,女子有意收敛自己,至少面上瞧着是端庄稳重不少。

    她恭敬的向裴洺风行了一个礼,然后朱唇轻启,问道,“父亲这次回来,为何如此匆忙失神?”

    裴洺风面容严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答道,“我来时观天上星辰紊乱,可无论怎么推演,都窥探不到其中缘由……”

    女子闻言眉头微蹙,沉吟半晌,说道,“那不如我……”

    裴洺风抬手阻止了她的话,他眸色暗沉一瞬,回道,“此次星辰紊乱与百年前的那场大战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为父尚且推演不出,更可况是你?”

    “上界必会再有大难,以你现在的修为若是贸然干预星轨,只怕会遭到反噬,这件事就权交由我来处理。”

    说着,裴洺风长叹一声,看起来万分疲惫,“距离上次大战才过百年而已,没想到上界竟然又要面临危机,而我身为摘星阁的阁主,却无法找到源头,我真是无颜面对历代阁主啊。”

    女子眉头不由蹙的更紧,她面露担忧之色,劝慰道,“天命本就不可测,我们摘星阁窥探星辰轨迹已经是触犯了天地规则,父亲又何必妄自菲薄?”

    “都说尽人事,听天命,父亲已经做到了最好的,剩下的,也强求不得。”

    裴洺风摇了摇头,又是长叹一声,“可是这次事关上界存亡,断不是一句‘已经努力了’就可以的。”

    话落,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两张面孔,裴洺风眼眸猛地一亮,喃喃自语,“或许……还有一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