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 第二十七章 一剑断白玉
    秦漓抱着问仙站在大殿之上,被上千双或嫉妒或羡慕的眼神死死包围着,她眼眸一暗,慢慢看向了站在大殿最高处的沈清道和秦绝。

    沈清道对秦漓微微点头示意,接着眼神凌厉的扫视了一周,警告似的看了眼三宗两阁一谷的掌门人,缓缓道,“既然阿漓已经来了,试剑大会,便正式开始!”

    他话音一落,四周便响起了窃窃私语声,众人看向问仙的眼神更是热切,秦漓微微皱起眉头,握紧问仙,眉目之间慢慢染上了一抹清冷淡漠。

    问仙第一次见这种大场面,很是紧张,“阿漓,我们现在要干嘛?”

    秦漓眼眸一眯,嘴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现在?当然是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剑。”

    她将问仙反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极为坚定稳重的迈上了大殿正中的台子,俯视着正道万千修士,看着他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秦漓将问仙横于胸前,问仙似有所感一般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龙吟,这龙吟带着上古龙族纯正血脉的威压,夹杂着秦漓天生万道体的灵气,排山倒海一般压向台下的修士,一时间,阵阵痛呼惨叫此起彼伏,整个大殿被问仙剑的威压笼罩,哪怕是秦绝和沈清道这等修为的人,也不免微微白了脸。

    倒是执着问仙的秦漓,面不改色,一脸淡漠的看着台下或是吐血或是脸色惨白的修士,眉头一挑,缓缓道,“我手中的,便是仙灵秘境的秘宝,这修真界唯一一把有剑灵的仙剑,问仙。”

    “而我,则是这问仙剑唯一的主人,问仙剑主,秦漓。”

    她顿了一下,脸色冷了下来,一双淡漠的眸子似这问仙剑的剑气一般凌厉迫人,“我知道你们有人不服我取得了仙剑,无妨,你们的想法与我秦漓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是怎么想的,管我何事?”

    “只是我不在乎,不代表天元宗不在乎,我既是这天元宗的弟子,又怎能让你们侮辱我的宗门,既然你们不服,那我便打到你们服为止。”

    话落,秦漓一把将问仙插进地下,只听“轰隆”一声震天巨响,天元宗那千年不损,由上古仙人遗留下来的白玉石做的白玉云台,瞬间四分五裂,向着四周裂出无数道狰狞的裂痕,带着开天辟地般的气势一路开裂到台下修士的脚下。

    那裂痕带着问仙剑霸道的剑气和龙族龙息之气,直逼得众修士连连退步,甚至修为低一些的直接站不稳,狼狈的摔倒在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秦漓淡漠的扫了他们一眼,看着他们惊恐不定的眼神,双手搭在问仙剑的剑柄上,握紧问仙,挺直背脊,双目直直看向前方同沈清道站在一起的众掌门,淡然道,“明日,凡是不服我取得仙剑的人,大可与我秦漓光明正大的在这擂台之上较量一番,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直到最后一个挑战者倒下为止。”

    沈清道和秦绝复杂又震惊的看着眼前那个白袍束冠少女,明明她的身形是那么弱小,但此时她给人的压力却比大乘期的修士还要恐怖,在万丈阳光的映衬下,他们甚至隐隐觉得她如山一般高大,如陨铁一般坚不可摧。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万剑一宗的宗主聂辰戈,他怒瞪着一双眼,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气的颤抖着直指向秦漓,高声训斥,“狂妄小儿!你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安能如此嚣张!”

    “孽障,还不速速给被你伤到的修士道歉!”

    沈清道眉头紧紧拧起,刚要开口维护秦漓,就被琉光宗的宗主宫云河笑着打断,“聂掌门此言似乎重了些吧?阿漓是年轻人,既然是年轻人,当然要狂妄些才好,你莫要忘了,当年你同燕翮剑圣相约比剑时,口气可是比阿漓还要大。”

    提起当年和秦绝比剑一事,聂辰戈脸色不免有些难看,他偷偷看了秦绝一眼,见他冷着一张脸,顾念着秦漓到底还是这位剑圣大人的亲闺女,强忍下一口气,重重的闷哼一声,厉声道,“这小儿如此狂妄,只怕她明日撑不到三炷香的时间就倒了下来,到时候丢脸的,可不就单单是她一个人了。”

    宫云河依旧笑呵呵的,明明一头白发,但容颜却与年轻人无异,端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不难看出年轻时的俊朗风采,在一众花白胡子的老年人中,格外耀眼。

    他摇着折扇,笑着看向秦漓,话却是对着聂辰戈说的,“那也是人家自己家的事,与你又有何干,沈掌门都不曾说阿漓一个不字,你倒好,替人家把话说了。”

    “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人家做客,主人都没发话,聂掌门还是稳重些好。”

    宫云河的语气明明很是和善,但说出的话却给人一种迫人之感,聂辰戈脸色一僵,闷哼一声,气的重重甩了下衣袖,终是没有再说一句话。

    沈清道感激的看了宫云河一眼,上前一步佯装怒斥道,“阿漓,我是让你给人看剑,不是让你用剑伤人,你还不速速下来!”

    他看着是在训斥秦漓,却又绝口不提让秦漓道歉的事,聂辰戈阴沉着脸不满的看了沈清道一眼,眼里划过一抹怒意。

    秦漓眉头一挑,淡淡道,“既然是看剑,总要试试这剑的威力才好,我也不是什么神人,今日不让他们见识一下我这剑的厉害,让他们心里有点数,明日要是像当日无尽之海一般上来一波又一波的修士没完没了,我也吃不消啊。”

    “我秦漓的擂台,也不是谁想上就上的,连我这问仙剑的一道剑气都承受不住的人,我才懒得和他打。”

    秦漓这话看似嚣张,却又句句说的都是大实话,更何况有些人也确实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要和秦漓打上一架。

    明日可是擂台战,万一自己运气好趁着她虚弱的时候赢了她,那问仙剑岂不就可以落入自己手中?

    毕竟身为问仙剑主,要是连个擂台都守不住,未免太过辱没仙剑之名,自然是没资格继续占有仙剑的,问仙剑乃是修真界至宝,谁不想占为己有?这种时候,大家谁管你年纪修为,手段可不可耻的,谁能打败秦漓证明自己更有资格拥有仙剑,谁就是赢家。

    但秦漓刚刚那一番话,却又让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

    当日秦漓在无尽之海,以车轮战大战夺剑的修士五天五夜,最后将三千修士斩于无尽之海,并不是什么虚妄的谣言!

    无尽之海一战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到,所以在来天元宗之前,大家多是抱着不可信的心态看待这件事,觉得这大概是天元宗为了彰显自己宗门取得仙剑而编造出来的瞎话,毕竟秦漓是谁?一个成天游手好闲,修炼百年仍未辟谷的筑基期修二代,大家虽是嘴上不说,但心里大多都是看不上她的。

    因此,无尽之海一战,便也没有多少人信。

    但是现在,看着白玉云台上的那人,一剑劈开云台逼退众修士,在问仙强大的威压剑气之下仍面不改色,云淡风轻的说出如此嚣张的话,所有人心里,此时此刻都是一个念头。

    她说的,都是真的!

    不是什么嚣张,不是什么狂妄,而是一种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