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人魔战阴尸(第1/2页)
    黄包子看了独臂的二德子一眼,眼神里颇有同命相怜之感,说道:“赌博真是害死人啊,我出去以后要是再赌钱,不用别人,我先把自己一条手,不,一条胳膊给剁了。”

    说完,又看了二德子一眼,不过,二德子没理他。

    “放心吧,只要能出去,你赌债的事情,我去和马三平那小子说,不过,在这里除了那怪物人魔,你有没有见到别的人出现?”

    “还真有一个人,当时我躲在厕所里,透过缝隙,看见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穿深色西服的中年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手上拎着一个鲜血淋漓的麻布袋,我差点就要出去求救了,万幸当时没有贸然走出去,否则可能也等不到你们来了。海洋,咱们这个厂里,怪事实在太多了。根本没有表面的那么安。”

    “我知道。不过,你说的这人是不是梳一分头,身材瘦长的外形?”卢海洋张口问道。

    “当时情绪太慌张了,细节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他确实是很瘦。”

    卢海洋对我说道:“这就是跟踪我的人,同一个人。”

    我点点头,没说话,内心的疑虑却越来越重。正在这时,忽然楼梯口又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响。我们赶紧部钻进了蹲坑里,轻轻关上门。

    透过门缝,果然看见身材壮硕高大的人魔,手持双刃斧行动蹒跚的通过厕所门口朝里面走去。

    一会儿,只听一声怒吼声传来,接着是一阵大响,估计阴尸大概被人魔大卸八块了,由此可见人魔那种恐怖的力道。毕竟,阴尸那坚硬的身体犹如铁铸,绝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一般巫师所能够撼动的。

    这阴尸,恐怕交给上官金虹,他也没什么好处理的办法。看来,那传说中的巫师世界另一族群——永安土工,可真有两把刷子啊。

    之后,拖着半截阴尸身体的人魔从厕所门口缓缓通过,下楼而去,只听幻首清晰的说道:“我觉得你的打算很有道理,应该试一试。”

    “这么说,你支持我了?”

    “我一直是支持你的,如果想要弄清楚客车厂的怪现,这个人是必须要询问的对象。”幻首这句话让我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出了厕所,楼体内的情况在我眼中并没有丝毫变化,所以很轻易我就带着他们走出了小楼。到这时,黄包子才真正喘出了这口长气。

    我说道:“海洋,咱们得把这情况告诉你爸爸,万一这里真要出了事情,第一个倒霉的可就是他了,所以,必须要让他知道在自己身边所发生的这些事情。”

    “是,我也是这么觉得,那咱们什么时候去他那儿?”卢海洋道。

    “都已经来了,我看就今天吧。”等了会儿见没人反对,既然意见达成共识那就得按照商议的过程去做了。

    此时,我内心却忽然忐忑起来,因为不知道事态最终会朝何种方向发展,换而言之,最后事态是否在我可控制范围内,我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何况,对卢海洋父亲的情况,我们可是一无所知啊。

    没过多久,王老头起床了,因为我们在办公楼里,所以他并没有看见我们,直等到值早班人来打扫卫生,他打开会客室的门,让我们进去等待。不到八点半钟,厂长终于慢悠悠的走进来了。

    其实,严格按照上班时间的话,厂长已经迟到了半个钟点儿。不过,今天厂里没什么事情,所以,他这个点儿来,也不算太晚了。

    我和卢厂长没有任何交往,只知道客车厂正是在他的努力下走向了辉煌,所以单论工作能力,他应该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领导。不过,他有很大的嫌疑杀死了人事科长,因为那晚我清楚看见两人发生争执,而在地洞里,人事科长的尸体被秃子处理掉,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的事情。

    “海洋,你知道自己这些天旷工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工作纪律,已被除名了?”卢厂长表情严峻的对他儿子说道。

    卢海洋根本不敢和他父亲对视,低着头一声不吭,厂长则打量了我们一番,最后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下来道:“你就是方工的儿子?你知道自己被除名后,方工为你的事前后跑了多少趟吗?面对自己白发苍苍的老父亲,你于心何忍?”

    我没工夫听他的谆谆教诲,直接说道:“厂长啊,有些事情您可能还不太了解,今天来,我想咱们需要开诚布公的谈一次。”

    “哦,关于这个客车厂,还有你知道而我却不知道的情况存在?”他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可能还真是如此,如果您觉得有必要,我就把自己发现的情况告诉您。如果没必要,就当我们几个没来。”

    “没问题,我洗耳恭听。”厂长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于是,我将厂里存在的怪现凶事基本上都如实说了一遍,但是虫王一节,我并没有贸然说出口,因为厂长的嫌疑最大,或者说,我认为厂长,有可能就是虫王。

    要么,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