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老爸躲在恐怖电影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母亲就是上帝
    走出锅炉房,克鲁格修女又出现了,她站在原地,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眼神空洞、面色苍白。

    没有哪个母亲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活活烧死,即便他是罪有应得。

    唐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朝克鲁格修女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你都看到了吗?”,克鲁格修女先说话了

    “看到了”,唐婉走到了克鲁格修女身边,“我都记住了”

    “这就是弗莱迪惧怕火焰的原因”,克鲁格修女淡淡的说道,“火焰可以让他的能力锐减”

    “我记住了”

    克鲁格修女握住了唐婉的手,“闭上眼睛,接下来我们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又是一阵失重的感觉,唐婉再次睁开双眼,眼前是一座类似教堂一样的建筑。

    唐婉观察了一下四周,建筑风格基本类似,庄严而肃穆,这里应该是一座修道院。

    克鲁格修女又一次消失了,这一次她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出现,什么事情比自己的孩子被活活烧死更让她不告诉面对呢?

    唐婉有一种预感,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远处走来了一位修女,黑白相间的衣服,提着一个大大的篮子,步伐优雅、体态轻盈,看起来应该年纪不大。

    待修女走近,唐婉看清楚了她的样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晶莹剔透,这张脸是那样的熟悉,克鲁格修女年轻时确实是一位大美女,唐婉的心里突然一阵刺痛,她的预感是对的。

    年轻的克鲁格修女从唐婉身前走过,径直走进了那座类似教堂的建筑,虽然极不情愿,但是唐婉还是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建筑的里面和外面简直是天壤之别,一间面积很大的大厅,四周被隔成了一个个小隔间,隔间的外墙是上着锁的铁栏杆。

    空气潮湿,一股发臭发臭的气味扑鼻而来,如果不是大厅正中央竖立着一座耶稣受难的雕像,你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修道院里的一座房子。

    这是一座监狱,唐婉确信无疑,而且她还知道这里面关着一百个变态狂!

    “开饭了!”,克鲁格修女在大厅里高声喊道。

    没有人回应她,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克鲁格修女叹了口气,然后沿着大厅的四周,将篮子里的面包一个又一个的放在隔间的铁栏杆外面,程她没有往隔间里看一眼,也许是害怕,也许是不想让罪恶污染她的双眼。

    做完这一切之后,克鲁格修女走到了耶稣的雕像前,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的祷告起来。

    危机就在这时出现了,大厅角落的阴影里闪出来一个人,他垫着脚尖慢慢的朝大门走去。

    “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住了,大厅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克鲁格修女猛得睁开眼睛,惊慌失措的看向了四周,黑暗之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影,他们都在朝克鲁格修女逼近。

    “你们……”,克鲁格修女这才意识到危机的来临,“救命啊!救……呜……”

    求救声很快就消失了,克鲁格修女的嘴被人死死的捂住了,无数个黑影从四面八方涌向了克鲁格修女,把她牢牢的围在了中间。

    “呜……呜呜……呜……”,克鲁格修女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慢慢的被一群男人的辱骂声、调戏声、淫荡的笑声所掩盖。

    摧残、折磨,耶稣雕像下面发生的事情是对圣洁最大的嘲讽……

    站在人群之外的唐婉身都在发抖,愤怒、恐惧、痛心,种种情绪交结在她心间,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捂着耳朵逃出了这犹如人间炼狱一般的房子。

    克鲁格修女这一次站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唐婉流着眼泪跑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痛哭流涕,这时候泪水是唯一可以表达她内心情感的工具。

    “你都看到了”,克鲁格修女轻轻的拍了拍唐婉的后背,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在这间房子里关了三天,整整三天!”

    “你不要说了!”,唐婉止住了哭泣,“我都记住了!”

    “好!”,克鲁格修女深吸了一口气,“弗莱迪没有看过这些,他甚至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也从不知晓自己的父亲是谁”

    “我懂了”,唐婉用力的点了点头

    克鲁格修女惨然一笑,拉起唐婉的手,“闭上眼睛,我们该去最后一个地方了”

    ……

    同样的感觉第三次经历,唐婉睁开眼,这一次她来到了一间卧室,朴素、简陋,但是却温暖、舒服。

    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她正捧着一本故事书绘声绘色的讲着故事。

    她的听众就在她的怀里,那是一个年幼的男孩,他静静的听着故事,双眼紧紧的盯着搂着他的女人,眼神中充满了快乐和幸福。

    这一次克鲁格修女没有消失,她静静的站在唐婉身边和她一起默默地注视着曾经的自己,她的眼神中同样透露着幸福。

    “妈妈”,小男孩说话了,“这故事是真的吗?”

    “你觉得呢?”,克鲁格修女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小男孩天真的摇了摇头,“但我希望它是真的”

    “弗莱迪,我亲爱的儿子”,克鲁格修女亲吻了一下弗莱迪的额头,“你长大之后会是一定会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还有吗?”,弗莱迪忽闪着大眼睛问道,“你还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没有了”,克鲁格修女笑着摇了摇头,“我只希望你成为一个善良的人,与世无争,快乐的活一辈子”

    “妈妈”,弗莱迪钻进了克鲁格修女的怀中,“我的爸爸在哪呢?”

    “他……”,克鲁格修女轻轻的抚摸着弗莱迪的后背,“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们说我的父亲是个变态狂,说我是一个野种”,弗莱迪开始在克鲁格修女的怀中哭泣,“他们还说你是……是一个下贱的女人”

    泪水在克鲁格修女的眼眶中打转,她强忍着悲痛,哽咽着说道,“不要相信他们的话,也不要和他们争辩,更不要和他们打架”

    “我恨他们!”,弗莱迪恶狠狠的说道

    “不要有恨!”,克鲁格修女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她抓着弗莱迪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厉声说道,“不要让仇恨控制你的内心,忘了他们说的话,做一个善良的人,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好……好的!”,弗莱迪胆怯的答应道,“我……我记住了”

    克鲁格修女紧紧的抱住了弗莱迪,泪水夺眶而出。

    “好了”,站在唐婉身边的克鲁格修女轻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唐婉咬着下嘴唇,双眼早已湿润了,“你没有做错!”

    “如果我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克鲁格修女一脸的黯然,“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他的错,不是你的!”

    “我想让你记住一句话”

    “什么话?”

    “在孩子的眼里,母亲就是上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