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三十六章笙凤萧龙,乘龙快婿
    顾韦林突兀的话语让少女一时间失措无疑,逃出顾韦林怀侧时所留下的羞红在其脸上泛滥如夕。绝美的容颜加上如落夕一般的妙人之色无不让人惊叹不已。

    少女先前的俏皮在此时藏匿到了心窝的罅隙里,大家闺秀温文尔雅的气质在少女低头不语间展现的淋漓。顾韦林眼见少女低头不语,心中莫名多了份期待,不到一息两息这份期待便幻化成为了焦急。

    不到三息顾韦林便再难按捺之住,“幸会我姓顾名韦林,是玄天宗,呸!是守山氏,呸!不对不对”顾韦林刚走近少女两步便频频口误,不知究竟是出于迫切还是紧张,或者说又是别的什么。

    “嗯?这混蛋小子,真没出息!和你一个样!见着女人连自己是谁都忘了!我简直白养了!哼!”顾仁天瞥向远处悠哉而望的顾铭又好气没好气的说道。

    “咦?什么叫和我一样?老头子我又怎么了,怎么了,你给我讲清楚!”顾铭话从嘴出,便竖眉瞪眼张牙舞爪走向顾仁天。

    “一边玩去,我这会没空和你闹闹,我等着抱重孙子呢!”不知顾仁天究竟出自何意,再说这句话时特意将嗓音提的老大,横不得让玄天以外的人都能听见。众人瞬间目瞪口呆纷纷石化,顾韦林更是被这句话吓得不清,此时的他面色尕红如清晨的旭日,恨不得将整个楼榭照的通亮。

    毫不夸张的讲,若此时地面之上有个可以容得下他的地洞,他定会毫不优秀的钻进去。一旁的顾铭更是捂脸一阵惨笑“爹啊!当年你要是对我有这么好,现在你重孙都能走路了!”

    放眼望去除了郝尘子圆目瞪天之外,在场众人皆是掩面笑语,侧耳听去除了笑声之外皆是赞许之意。

    顾母和那汤灿更是无可奈何之作摇头,“哎!灿儿啊!他们顾家男人一个个都是这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可把我们骗的好惨。”

    “娘韦林还小”汤灿小声道。

    “不小了不小了仁天也是这个年纪祸害的我,顾铭也是这个年纪迫害的你,顾家男人的传统啊!”顾母似笑非笑语意柔绵耐人寻味。

    “娘”汤灿十着无语,一时间尽弄不清这顾母究竟是何意。

    随着喧哗声逐渐愈大,少女更是情急之下快将衣角摩挲而破。

    “各位!各位各位长辈们,可别我倒是无所谓了,可是总不能让人家刚受惊吓的阮儿,再受刺激吧而且这种事会让阮儿姑娘情何以堪啊!”顾韦林本想怯退逃避,可是这少女的样子让他实在难以忍心。

    怜香惜玉?莫不是情由心起吧!

    “呦呵!悄悄!悄悄!果然是好男人,这还没结为连理就开始无微不至的关乎人家起来了。嗯!不错不错!我看这两人倒是有笙凤萧龙乘龙快婿的美意啊!”

    “那可不是!等熬过这一劫,这碗喜酒我喝定了!”

    顾韦林一番话本想解眼下燃眉之急,哪只偏偏弄巧成拙火上添了一番油,众人起哄更加犀利。

    “到此为止!儿女情长生来后事,生死未定何来后生!”久久未言的汤焱突然站起。嗓音之大,语意之利,瞬间将众人拉回出于生死之间的尖峰局面。

    “哎!姑娘!怎么称呼阮儿吗?”汤焱走至少女面前细语问道。

    不等少女回话,“汤掌门我这独女名为阮,姓和名都为一个字阮,掌门若是不弃叫她阮儿便是,汤掌门!再下还有一不情之请,眼下我已经和弓瑶撕破了脸,小女若是现在回去,定会有所不测,我想”

    “让她留在这里吧!既然哪里都不安,这里就稍微号上一点!”

    汤焱随略有疑问,毕竟姓与命同为一字这种事还是颇为罕见,但是眼下局势他已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

    郝尘子的一番话深深地镌刻在了顾韦林的心中,“阮!阮!阮!阮儿!”顾韦林在心中反复叨念。

    “韦林带阮儿姑娘下去休息吧!”话出汤焱见顾韦林神情怪异,毫无反应。

    “韦林?”

    “韦林!”

    “啊!外公!怎么了!怎么了?”顾韦林幡然醒悟。

    “带阮儿姑娘找一处地方休息吧,之后就速速回来,我有事找你,还有顾兄你们夫妻也来吧!顾铭、灿儿你们也来。”

    “嗯!郝尘子也来吧!”

    “是!外公!我这就去。”随即顾韦林便转身对少女微低首轻开口“阮儿吗?走吧,正好带你去见见我的两个好伙伴!”

    少女懵懵懂懂之下便随顾韦林一同走去。

    深夜之中。雾雨里,寒风袭来。大地的一切,犹如婆娑的绣女,娇羞地凝望着这个冰冷的世界。万千生灵在这世界里渴望那林地里姣姣的白月,渴望那朵云层里暖暖的阳光,渴望万里斜阳里永恒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