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六章白衣少年凡书
    夜色渐深,北省夜空唯有一人胆敢此时与云并肩流行般飞窜。

    顾韦林内心的喜悦此时就好比干裂许久的稻田得到浇灌瞬间生机盎然。

    他似乎是对外公的意见胸有成竹,他认定外公一定会答应他、从小到大他从未有主动提出过什么要求,唯有几次形势所迫他会去寻求外公的帮助。外公总是会坦然相助。所以眼下他要做的便是将这大好消息告诉他那臭味相投同流合污的玩伴。“得快点告诉凡书,他知道能出去了不得开心死。”顾韦林心中暗想,心花怒放,陡然间便加快了速度。在夜空中形成了一束极其夸张耀眼的光弧。点亮半个夜空。

    地面之上。两名身着长袍道服的中年男子抬头仰望。

    “李兄你说玄天宗这小子如此彪炳目无法纪,玄天宗能和联盟能如此置之不理?嗯!要说玄天宗到是情有可原毕竟是人家嫡系外甥。那联盟为何不予以惩戒教训?”

    “这我哪知道,指不定那群老怪物打着什么坏算盘,玄天宗这些年势力那么大,都快倾我北省联盟了,联盟的那些高层要是拿这孩子做文章遏制玄天宗也不足为奇吧!话又说回来,来借一步说话。”

    “你可别玩味的看着小子,我感觉他将来会比他爹还要骇人,我觉得啊北省日后要么因他而陷,要么为他而欢。”

    “得了得了,这些不是你我能妄自菲薄随意揣测的小心掉脑袋。今晚就当没看见他吧。”

    顾韦林没有看见地面上的执法者,他一心想着他那好友凡书。不经意间回想起和凡书相识的时候。

    那日正当晌午,日光之下空气燥热蝉鸣不断。

    顾韦林对一虎兽穷追不舍,忘记了饥渴和炎热。身体似乎是随着惯性在跟着虎兽移动追逐,虎兽也累了,情急之下便跑到了另一村落近处。顾韦林很庆幸虎兽也累了,便以为要得手之时。忽然传来一道声喝“哪里来的虎兽!收你为兽奴”少年抽出一直长萧,并没有立刻吹奏。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虎兽身后极速赶来狼狈不堪的顾韦林。

    “你又是何人?区区虎兽就让你如此狼狈?速速离开,我要施法再不走小心误伤了你。”少年语气调侃满是轻蔑不屑。

    虎兽见此时无处可逃也不再做什么动作,彻底绝望低声吼了几下便趴下看着二人。

    顾韦林追那虎兽许久本就恼火,听到那少年的话语整个人勃然变色暴跳如雷开口道“好好好!拜把你能耐的,我追了这么久先不说你突然坐收渔翁之利。就你这瞧不起人的语气我今天就得治治你”

    “聒燥!要动手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少年将话说完便挥出灵气将玉萧悬空立于面前,正要施法不料顾韦林开口道。

    “你这家伙不仅无理还卑鄙,我追了如此之远现在体力不支,莫不是你要乘人之危?”顾韦林声音急促上气不接下气,倒是真的害怕这少年突然动手,虽说这话说的是义正言辞但是他打心底知道这种情况说这种话无异于痞子。

    “那你想要如何?总之你收服不了这虎兽,现在被我降服就是我的了。”少年眉头紧皱缓缓开口道,但是面前的玉萧却是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相反融入其中的灵力变得更多,这份谨慎让顾韦林不得不对他认真审视起来。

    “我要休息一刻钟,一刻钟之后一决高下,赢着收虎兽,输者要认赢者为兄长!”顾韦林说完此话也不管那少年答应与否,便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开始调理体力灵气。

    少年见此倒也不在说话,独自走向了放弃挣扎的虎兽,这虎兽说来也是悲催。独来独往林间觅食,从不招惹这些修道之人。结果莫名其妙的给人追了半天,结果又遇堵截。山穷水尽本打算放弃。眼看面前二人发生纷争无人关乎它的存在。准备借机逃跑,无奈又给这个看起来比先前追他之人还要强大许些的人盯上。

    虎兽怒视这眼前缓缓走来的少年,身躯在这少年威严压迫之下不由得向后退去。似乎是拿出了一个妖兽该有的戾气猛然间用足了力气歇斯底里的长啸了一声。

    这一生长啸之后虎兽本打算就此授首就擒,可他这虎头虎脑是真的虎,北省之内的妖兽天生就畏惧了修道者,对它们而言把狂暴藏进心窝,服从就是物竞天择。但是从始至终他并不知道这两人真正的实力,在天生畏惧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逃跑。

    然而这一声鼓足了气量的长啸把他心底的狂暴唤醒了,同时也把顾韦林和这少年震醒了。

    这长啸之声伴随着虎兽的妖力的波动将这迎面走来的少年冲出数米,悬空的玉萧也飞落在了远处的林地。少年隔得太近加上本就不经意。体内灵气被其冲散,血肉之躯没了灵气的保护显得不堪一击。长啸之后少年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抬头满脸骇然眼中遍布惊恐。少年周围尘土飞扬,不远处的密林中的鸟儿也是被吓得四处逃亡。

    一旁的顾韦林在这一声长啸之中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损伤,虽说没有远处少年那般严重内脏受创,但也是跌退数米嘴角溢血。

    同样的惊恐不过是挂在不同的面容。

    长啸声余音绕梁不停回荡,虎兽幡然醒悟意识到了自身的强大。实力使得他忘记了天生的畏惧,眼中满是血色戾气,本能行为使他露出利齿獠牙。

    这种状态只有在他认定猎物存在之时才会显露。乌鸦吃柿子尽选软的捏,虎兽压制住了恐惧但多少有些忌惮,眼前这少年生命垂危正是要其命的好机会。猛然间虎兽边跳起扑向少年,眼看少年就要命丧于此顾韦林哪里还在乎之前少年的轻狂冒昧。

    猛拍地面身体飞起,抽出腰中短剑几乎是用了身上下所有的灵力冲向少年与那虎兽。所用力量之大使他前所未有。

    “小心!”

    “嘭!”

    “噗嗤”

    一声提醒,一连串巨响之后。一切都安静林下来,直到村落中的大人们赶了出来。许久才从震惊出回过神来。两个身是血的少年,一只丧命已久的虎兽,一把精致却已然断裂的短剑。

    顾韦林想到此处,清秀的面容之上露出了难得的欣慰笑容。他倒是很欣慰自己勇敢的救了他凡书一命。

    “哼!事后那家伙居然还打算不承认我救了他!岂有此理,这次非让他承认不可,不然我就不带他出去。嘻嘻。”顾韦林暗自嘀咕道。这样一想让他更加心切,灵力再次波动速度之快堪比心陨。

    暗夜之下,密林之外,湖畔岸边。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白衣少年盘膝而坐。少年一袭白衣,手抚玉箫,长袍过膝搭落在身旁两侧,歪斜的斗笠遮住了半张看似冷漠无情的容色。夜风徐过,少年拨弄了几下斗笠,看了看夜下湖畔月色。忽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异样,半边嘴角上扬,瞳孔泛光。诡异不善的笑容出现在这张脸庞之上,除非是亲人看到不然定不会有人相信。白衣少年收起了这笑容,起身看了看远处隐约闪烁这白光的夜空。白衣少年沉思片刻随即便对周围左右打量了起来。

    蓦然少年眼茫璀璨,一个跃身跳起衣服也不脱就这么跳进了湖泊之中。水花阵阵溅起,白衣少年屏住呼吸潜入湖底。片刻之后湖水恢复静寂,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过。只是这白衣少年依旧安静的藏在水底。他在等待,等待。

    狂风呼啸,湖面随风生出片片水纹,随着顾韦林极速踏空而来,水纹顿时波光粼粼,在顾韦林陡然减速带来的逆风之下水纹和这逆风如同剑影开龙鳞。

    “咦?奇怪了刚刚还在这里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怎么不在这里,走了?没这么快吧!”顾韦林正在湖畔踱步思着。就在此时那白衣少年突然发难,忽然从湖底一冲而起带着数条水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顾韦林呼啸而来,本就不大的湖面刹那间被白衣少年腾起所带出的雾气笼罩,湖畔之边顾韦林和那少年的身影若隐若现。

    “林哥!送你两条龙玩玩!看你接不接得住,哈哈哈别客气啊!溯灵化龙听吾号令斩杀于前!”白衣少年的调侃声之后,随着灵法道术口诀的呼出,这些由湖水灵气凝聚成的庞然水龙似乎受到点睛一般,灵力暴增气势汹汹的杀向顾韦林。

    “???”

    “凡书你又动手,你每次见到我都暗算我!太过分了。综灵之术赦灵出!”顾韦林极速后退同时手中结出一道符印。

    “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下你,让你知道我综灵术的厉害!综灵之上百灵聚首!封”顾韦林语速之快却远远不及手速之快,十几年的没日没夜的历练反复,如今不负当初。眨眼间顾韦林手中符印越来越多光芒四射,几乎将这整个夜空都照亮,空中飞下的水龙在这光芒的照耀下显得无比撩人夺目。

    “综灵术!你还发挥不出!溯龙出!血赦”话语间白衣少年将手指咬破,一滴鲜血从白衣少年之后直奔水龙而去。

    “画龙点睛!”只见白衣少年大吼一声,随即而来水龙带着一身血色直奔苍穹,气焰滔天电闪雷鸣。血色水龙在云层中攀升过后身身躯之上雷电环绕再次冲向顾韦林。气势之汹让顾韦林眼前一愣。

    慌张之中顾韦林索性使劲将手中所有结成的符印丢向水龙,符印迎向水龙,如履薄冰。纷纷碎裂,眼看就要挡不住这破天荒的水龙顾韦林扭头就跑。

    “凡哥!快收!快收!百灵聚首我道厉不够,快收!”顾韦林声音几乎是哭出来的。先前还颇有风范此时狼狈不堪。

    “我去!不早说,我收不回来啊,我”白衣少年话未说完,一阵由液态水撞向固态物的声音便在他耳边回荡开来,其中还能隐约听到一丝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白衣少年脸色顿时煞白“完了,玩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