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八章凡老
    一山巅断崖之处,竹楼独立。竹楼之下,草木葱郁。

    竹楼之中两个少年并肩而立,一素衣,一白袍。在少年面前坐着一名暮年老者,这两名少年如假包换正是顾韦林和凡书。顾韦林的伤势此时已被眼前这老者医治的痊愈。只是他二人并未将伤势的缘由来头告诉眼前这老者,气氛在这个点异常尴尬。

    老者从坏兜里摸出一只皱巴巴的香烟,北省禁烟而这却是他自制的。香烟被点燃,烟味在竹屋内开始升空弥漫。老则也不再管顾他二人,只是自顾自的吞云吐雾,这可能是老人家暮年唯一的乐趣和享受。

    “爷爷北省不能抽烟”凡书怯懦的提醒道。

    这暮年老者正是凡书的爷爷,老者唑了唑嘴吐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烟圈,开口道“哟呵!允许你们这些晚辈目无法纪整天乱搞还飞来飞去,就不允许我这糟老头子享受一下自己的乐趣?”

    凡书正要狡辩。只见顾韦林轻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嘻笑的说道”爷爷!这是哪里话!您就算老了也是烈士暮年志在千里啊!回头我给你整些外省凡人烟圈,那玩意我见我外公抽过,看他挺享受的。”

    凡老顿时眼前一亮“还是韦林会说话,不像我们家凡书蠢头蠢脑的,不过你还能弄到那玩意?”

    顾韦林一听凡老这是在夸她,沾沾自喜道“那是当然,我和凡哥这几天就出”顾韦林只感觉到角尖一阵剧痛,语顿扭头看去只见凡书一脸紧张收回了教对凡老说道“爷爷!我和林哥这两天就去玄天宗他外公那里,回头给你捎点回来啊。”

    顾韦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了话,也不知道凡老有没有听到他的话。

    凡老闻言,便抱以异样的眼光对这紧张的二人上下打量。

    顾韦林还好并没有觉得凡老有多明智有多可怕,而这凡书从小在这他爷爷看管下长大,对他爷爷颇为了解。在这眼光打量之下,他心想这下完了,不由得背冒虚汗。空气安静,“哼!”凡老突如其来的冷哼让凡书内心咯噔一下。心想“这下真的完了,爷爷知道了肯定不会让我出去的。哎!林哥啊!林哥!成也萧何败萧何啊!”

    “额”顾韦林有些摸不着头脑,正要向凡书询问一番,一眼看去凡书的模样如临大敌,这让顾韦林也深感不妙,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也跟着紧张害怕了起来。此时的他俩就像是犯了错撒了谎等待被揭穿的肚兜孩子。

    “你们最好别去偷!不然被我知道了我打断你们的小腿!“凡老这突然的斥责声极大,这本该让二人忌惮的话却让二人心底同时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二人绝处逢生一般心境如一。

    “凡爷爷你就放心吧!我和凡哥怎么可能做那种偷鸡摸狗有损我修道之人风范的事呢!也不看看是谁从小悉心教导我们的,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呸呸呸!瞧我这嘴!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我们可是从小受凡爷爷您的教导啊,那可是”顾韦林不成功的马屁拍到一半就被凡老打断。

    “得了,得了!我的小祖宗您可别奉承我了,再说都把我说到天上去了,我还不想驾鹤西去呢。”

    顾韦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面色羞红,本来是想锦上添花哄哄这老头,结果却反倒画蛇添足了,实在是惭愧。

    凡书这时看着这一老一小一句一嘴的有些耐不住了,冲着顾韦林挤眉弄眼,无奈顾韦林低着头不曾看到。弄巧成拙恰好被凡老看见。

    “你这小兔崽子,玩什么花样,变鬼脸呢?”

    凡书一楞慌忙之中接道“没有没有!爷爷我是想和顾韦林早点去玄天宗嘛!我都好久没去了,每次去那里都能学到好多东西。”

    “你还想骗我?你以为我老了就真的脑子不好使了?你怕不是惦记着玄天宗那些女弟子吧!”

    闻此言,顾韦林猛地抬头一扫之前的惭愧羞色,捧腹笑道“哈哈哈!还是凡爷爷厉害,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说凡哥为什么如此着急,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哈哈哈。”

    “行了,行了,你可别捣乱了,唯恐天下不乱!哼!”凡书实在无法再做辩解索性做到附近的长椅之上自顾自的自饮自酌,嘴中不忘念叨“人非人,祸非祸,还是清茶明人心,耐口舌。”

    顾韦林压根没打算再去理会凡书,任由他感慨万千。耸了耸肩膀压低了身子轻声道“爷爷!其实我们昨天就要去玄天宗的,我和我奶奶说好了后天就回去的,我怕时间不够了。”

    补料凡老完不买账,出于长者的仁爱关心说道“时间多得是,回头我和你奶奶说一声就好了,他还是能听见我的话的。再说今天这么晚了外面也不安,你才受伤我都还没搞明白呢,晚上了就留下吧,还有你们长时间不来就算了,一来就让我耗灵力为你们擦屁股的,我这老头子现在蓄点灵力容易嘛我?也不知道陪陪我?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吃过早饭你们再走!今天陪我这老头子喝上几倍!”凡老声音越说越大,越说越不满!说来也是他这个年纪不求名利不求妄欲,求得不知过暮年才能所感的挚亲之情。

    话已至此顾韦林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想想也是的确是要好好陪陪这老人家。若是等到那一天他老了他也会希望身边常常有晚辈亲人陪着他,哪怕是说说话,毕竟人之常情,有心之人自动容。

    “那凡爷爷我和凡哥去打捉两条鱼,晚上咱尝尝鲜?”顾韦林在这屋子几乎是坐了一天难免有些呆不住了。

    “去吧!去吧!还是韦林想得周到,也不像某些人哦!”凡老在说这话时特意的将语气拉长加重,凡书自然能听懂,气鼓鼓要反驳“我?我怎么了?”不等话出便被顾韦林强行拉出。“走走走!钓鱼去!”

    黄昏夕阳,照的浪花鲜亮宛如初开便嫣红了的海棠。

    一少年悠然躺在河旁,浪花激起的水不时洒到他那清秀的面容之上。一少年紧握钓杆,眸子里满是专注以及那水面于波反射的落日黄。这一幕若是被外界那些少女看见定会为之发狂。

    若久顾韦林先开口。

    “凡哥!”

    “嗯?怎么了?”

    “明天我们出去了你第一件事想干什么?”

    “嗯!我还不知道呢,感觉什么事情我都很期待,你突然问我我还真没有什么方向,你呢?”

    “我啊!我的话,其实是想去东郡那边据说那边有一个专修魂魄鬼法的道派,我小时说听我爹说他和那里还有些渊源,我想去看看。”

    “就你啊?还别说!你天资领悟的确好,那,北省那么多的灵法道术你都能明悟,等以后你道历灵气足够了我就更你混!咱俩俯视苍穹!一念化仙,一念化凡!哈哈哈”

    “你可真敢想啊!”

    “对了!给我讲讲你爹的故事呗!我要最的,我爷爷他们说的一点也不带劲是说你爹爹怎么怎么样,枭雄!我觉得啊,你爹简直是我的偶像啊!快给我讲讲!”

    “这”

    “咱俩认识这么久,我没好意思问过,你也没给我讲过!今天说什么也要给我讲讲!”

    “好吧”

    我记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