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九章后来呢?后来呢?
    顾韦林之父顾铭在其正值年轻不过双十年华的时候,便独自一人从家出走。为的不过是和他的父亲,也就是顾顾铭执着的疯狂,顾仁天倔强的发狂,两者不互相让。

    顾仁天始终重复着那句话“修灵道之人绝不与阴冥邪物同谋一路。”这句话对于他自己来说并无什么过错,而对于顾铭还说却宛如嗜人心窝的火蛇。顾铭虽说身在北省这片修练道法灵术之地,但自小就对这类看似璀璨耀眼的东西毫不感兴趣。儿时的他便在同龄人中扮演着不学无术的寞落角色。正因如此他自小就饱受顾仁天的怒气,但是毕竟虎毒不食子,久了久了顾仁天便也不再对他进行严厉教育。这一切都被顾铭的母亲看在眼里,天下父母心,自始至终顾母也没有像顾仁天那般逼迫顾铭去学那些他不愿意学的东西。在她眼里孩子做个普通人也好。直到有一天顾铭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鬼术阴气的修炼术册,偷学免不了被发现,被发现则免不了争执甚至罚过。

    也正是“修灵道之人绝不与阴冥邪物同谋一路。”这句话使得顾铭下了决心彻底出走。

    往后的一岁月时间,顾铭凭借着内心的对那鬼术的执着,以及内心满腔的不屈服,彻底的将阴冥的鬼术领悟的身心通透。更是下了鬼界阴冥,在北省时他是不学无术的寞落者,而在阴冥他却活的十分洒脱。鬼术在他手中如同玩物,以活人之体魄驾驭亡灵之魂魄。敢问世间几人敢如此洒脱。不断地修炼让他的修为令各界鬼司不得不忌惮,每每见着他都是笑言畅欢。久而久之他便把阴冥当做了自己的容身之所,但是家还是在他心中遗落。他也想过回去,哪怕做个过客,看一眼即可。但是他知道北省之内亡灵鬼术,阴冥鬼修绝对入不得。这是北省千年来传承之下的规则。

    在这千年传承规则之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退缩,呆在阴冥便又是一载春秋而过。直到有一日,从这一日开始,他不仅以身怀鬼术回了北省,甚至在还北省以一人之力掀起了千夫万夫的无可奈何。

    那一日他和往常一样,从满是死气的阴冥中回到了生灵郁葱的人世无常。站在北省边缘,远远眺望。他很想,很想他的故乡,匹夫无罪怀璧有罪,更何况他怀的还不是壁。他的身影无时无刻透露着孤独凄凉。

    正当他要离开之时,他隐约听到了打斗之声。愈来愈近,让他不得不驻足观忘。两名黑衣男子从弥漫的雾霾之中冲了出来。这两名男子一老一少,背负长刀。目光扫过之处正是顾铭所在之处,面露不善,却又无时无刻彰显出一副伪善的恶颜。顾铭见此眼中然冷漠,他看得出这两人并非北省之人,他也猜得出这两人定是外界的潜入北省而来的歹徒,但是他并不打算做个善意的助人为乐者。他没有动,两名黑衣男子便也不再理会与他继续向前飞驰而去。眼看就要脱离北省的区域,这时雾气再次被猛地冲散开来,一名素衣长发女子,一手执一软件,一手御一符咒向着顾铭所在方向直奔而来。也难怪会如此,两名黑衣男子此时和顾铭几乎是在同一位置,恰当好处的是顾铭身在北省除非是身外之人不然定然不会对这两人置之不理。女子心中定论这顾铭也是外界来的歹人,此刻定是来接应这二人。女人的想法总是让人吃的一惊,尤其是冷艳的女人。这女子很是惊艳,但是不同于风尘俗丽,是天生丽质雅气。倾国容颜绝对坚毅的双眼使人一看便知,此女来头不简单。顾铭对此无动于衷,他并不打算卷入这场对他无意义的生死之争,况且眼下他也意识到这女子颇为强悍,压根不需要他做什么协助的打算。

    正当他要转身离开之时,一股尤为庞大的灵气顿生而来,灵气之中蕴藏着千万到泯灭生机的杀气,刹那间这灵力形成千只气剑,呼啸直达顾铭眼前。灵气背后是那女子提剑刺来。

    顾铭甚至来不及习惯性的皱眉头,便手结鬼术召唤出数道鬼魅为其抵御这突如其来的危机。鬼魅一出戾气漫天,两名黑衣男子已在这女子剑气之下被杀的魂飞魄散,他们所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漫天的鬼魅戾气和那女子剑气阴面相撞。鬼魅和剑气缠斗在一起,呼啸声嘶吼声,千军万马的气势怕也不过如此。气场之外,顾铭和着女子相视对望。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突然偷袭于我?”

    “你这歹人!你们一行三人,我孤身一人,何来偷袭之说?”

    “哦?孤身一人吗?我本就不是歹人?只不过恰好路过!你先前偷袭现在又污蔑于我,歹人?那我就做一次歹人罢了。”

    顾铭言语之中面容之上皆是刻意为之的淫荡之色,他不过是想吓吓这冒昧无礼的女子。

    女子面露厌恶,猛然间纤弱的身体破空而出杀气冲天,空气被突然来的冲击挤压的破碎,她和顾铭间仅隔数米,数米范围一念间变化为焦土,焦土之中被空气生硬的切出一条沟壑,女子宛如一道闪电直冲顾铭而去。顾铭的衣物发丝被这波动的空气掀起,面容之上没有表情,只是在他眸子里映射着片片白光,白光便是那女子的光。

    “有点意思!”

    一点剑光锋芒,一丝芬芳馥郁,一眼余光迷茫。

    “鱼!鱼!鱼上钩了!”正当说到此时顾韦林突然站起指着河面叫到。

    “鱼?上钩了?”凡书一脸疑惑缓缓向着河面看去,随即才从故事中被拉回现实。

    “不是别管鱼了,后来了?后来顾叔叔和灿阿姨怎么样了?快告诉我啊!”话语间便焦急站起被故事入了迷索性将鱼竿丢入河中。

    “我去!我的鱼啊,我的晚餐啊,你赔我鱼!”顾韦林也不管此时迫不及待想听故事续集的凡书,一把将其推入水中,不料凡书似乎有先见之明在这一刹那顺手将顾韦林也拖入河中。

    “不就是一条破鱼嘛!你给我讲下去,我给你一箩筐的鱼!”凡书从水中冒出吐了口水大口道。

    “那你快给我啊!”顾韦林也是急了眼,不依不饶似乎没打算继续讲下去,眼中只有晚餐佳肴的鱼。

    “好好好!鱼是吧!我给你!吃死你!”猛然间凡书运以灵力排向水面,水花爆溅,只见数条白鱼纷纷飞起,眨眼间凡书捞起钓竿,以钓竿为剑隔空刺去。

    钓竿之上,白花花的一片大大小小参差不齐是鱼。

    “满意了吧!快给我继续讲下去!”凡书将满载白鱼的钓竿举过头顶高呼道。

    “这个我还不知道好不好吃呢,看我心情吧!”顾韦林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拖着水向岸边跑去。

    在其身后凡书带着一脸气急败坏穷追不舍。

    月出山头,两少年一前一后,一拔腿狂奔不停挑衅,一背负长杆满载白鱼谩骂追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