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十四章玄天宗寂灭
    顾韦林落地之时只感觉身剧痛宛如针扎刀绞一般,内脏更是不停涌动猛然间顾韦林再次狠狠喷出一口鲜血。他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目光之处凡书与青鸢面色苍白,衣身血迹斑斑。他心中惊恐万分,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身体如何。顾不上擦拭嘴角的血渍来不及关乎自己的伤势,跑到凡书和青鸢身边仔细检查一番,双手颤抖的试探脉络,探查灵力魂魄。一番检查之后他悬着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抚。好在凡书青鸢二人伤势无大碍性命无忧,危急时刻他们薄弱的防护还是或多或少起到了许些作用保住了他们二人的性命。

    一番不到数秒的思考之后,顾韦林强忍着剧痛为昏迷中的凡书青鸢设下了防护的灵域。

    灵域之中的二人无意中躲过了一场北省泯灭的浩劫。

    完事之后顾韦林一跃而起直奔玄天宗,他脑海之中那些外门弟子血肉横飞无辜惨死的画面不断重复,狂烈的逆风也吹不干此时顾韦林额头的青汗。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那些弟子之中还有人活着,或许他可以去挽救一下他们年轻的生命。他更希望他的外公他熟悉的人还有更多的人不要出什么事。隐隐约约之中他很甚至开始莫名其妙的期待这一切只是一场意外。

    玄天宗门侧山头,场面依旧,支离破碎,血肉模糊。外门弟子无一存活。顾韦林心头仿佛被电所触,这种疼痛比他的伤势来的还要入骨入髓。虽说在这北省他早已熟知生死无常,也看多了生死两茫茫。但此时同门一道身边人的死却让他目红泪下。

    玄天宗宗山之内静寂如常,仿佛这一切根本不曾发生,仿佛里面本就空无一人。顾韦林仰面抬头,他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意外,山中出了事,很大的事。他心中有了一个令他瞬间毛骨悚然的想法,冲击力外围的弟子都如此,山内

    刹那间,宛如白驹过隙间,顾韦林目光呆滞两眼无神。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知道外公亲人安危何常。

    “不会的!外公他们道法强大!不会有事的。”

    心中所想,口中反复念念。

    想到此时,顾韦林双拳紧握,拳心之中残余的空气被不断挤压和顾韦林的指骨一起发出咯咯吱吱的脆响声。硬生生的将空气捏破这一幕若是被人看着又是一场匪夷揣测。

    一声“外公!”顾韦林便冲天而起,直奔宗内而去,宗内之中,整个玄天宗内宗核心处,千年沧桑不曾消磨的古老建筑,万年流转不曾淡然的渺雾,在这爆炸之后然化为硝烟废墟,众多玄天子弟或是大能者纷纷为此夭折送命,或是重伤后残喘苟活。地面之上一狼藉废墟伤者逝者随处可见,鲜血宛如溪流小河从倒塌的建筑缝隙中涓流涌出。不时传出及其弱小的呼救声,分不清老少,分不清男女,分不清尊微。这是生命的最根本的,这是生灵发自魂魄的奢求。

    如今这一幕幕的景象,一串串声音。和昔日那片圣洁素雅的北省头号宗门相比,除非亲眼目睹否则没有人敢去相信,也没有人敢去想象。

    这一切让顾韦林泣血捶膺,身心俱损。

    他面色惨白宛如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等死者,嘴唇发紫犹如身中剧毒濒临丧命的可怜者,身颤抖目无颜色恰如面对天煞之劫必死无疑的卑微者。

    他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向着求救的声音之处向着地面飘落,就像是失去了大树滋润呵护的枯败黄叶一般随风萧瑟。

    呼救声逐渐销匿,顾韦林也落了地,落地之时只见他双腿一软便跌跪在了这分分钟之前化为焦土的地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