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十六章玄天宗寂灭,北省浩劫
    众人闻声纷纷聚目望去,只见一少年脸庞伴泪衣着附泥踉跄而来。这少年正是闻声极速赶来的顾韦林,此刻的他犹如历经艰难,欣喜回乡的流浪拾荒者。而在场之人皆是他再熟悉不过之人。他的挚亲之人长者之辈,同龄友人以及那历尽艰难不易才能得以相见甚欢的父母。他满心的疑问惶恐不安伤痛使得他根本没有意识到眼瞎事情的严峻,以及致命危险的酝酿而来。此时的他不过是个受到极大惊吓从而想要迫切回家的孩子。

    “小畜生!来的正好!正愁不知道去哪找你!”顾韦林才出现还未落地,那联盟长老身后一男子便一跃而起,这男子坦胸漏乳,光膀之上纹印着杂乱的妖兽图腾,图腾之上戾气肆虐,男子跃起之时一杆漆黑的蛇头长枪在其手中凭空而现。长枪之上污血淋漓,不知曾经有多少生灵因此长枪沦为亡魂。长枪一出顿时四周戾气逼人寒意迫魂,纵然是盛夏之际此时此地的温度也陡然骤降宛如寒冬之下深渊万丈之地让人不寒而栗。

    这男子执长枪冲杀之处正是顾韦林迎面而来之处,这时的顾韦林早就被先前一幕一幕的悲痛之景倾覆了心智思维,见到亲人更是喜极万分。哪里还会意识到这突入其来的致命杀意。换而言之哪怕是意识到了凭借他现在的道历也挡不住这联盟之下弑妖族第一人,号称灵妖屠夫的屠妖子。

    “韦林小心!”说是急那是快,顾铭几乎是与那屠妖子同时而起,一柄青剑,剑气凌人,少了些杀伐戾气多了些大道扶人的正气。与此同时玄天宗和守山氏众人也蜂拥而至,各类灵剑法器纷纷祭出,一时间灵力倾泻如同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顾韦林本就不安的心见此场景更是错愕万分,顺着顾铭剑锋所指之处望去,只见一杆黑色长枪刺杀而来。枪尖满载滔天杀气,此时离他以不足三米之远。就在顾侧目之时顾铭携青剑便已奔至枪前。在其身后众人也纷纷救来。

    “叮!”一声金属碰撞声炸裂开来!在场道历不够混厚着皆为此声耳鸣头晕不断,撞击声后眨眼间两股力量相撞产生的杂乱气流宛如一刀刀利刃削铁如泥一般向着四周席卷而去,众人纷纷以兵器灵力抵挡,双方不少人为此受伤。顾铭面容严峻单手将顾韦林卷起便迅速向众人身后退去,此时一股暖流淌过顾韦林的脖颈之处,那是顾铭在被枪气所伤后臂膀涓流出的鲜血。顾韦林心中大骇正想开口,不料顾铭冲其使了个眼色,顾韦林想说的话便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面色无比堪忧。除了顾韦林便再无人看见这一幕。眼下那屠妖子倒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招之后手中长枪在受到冲击力后活生生的将他的户口撕裂,跌回地面口中喷出数口黑血。

    “找死!我要这北省之内玄天守山之辈!”那联盟长老见一招被破还险些折损一门将,不由得勃然大怒一怒之下便直冲玄天宗守山氏众人杀去,在其身后众多一行之人也是纷纷提剑而出。一场大战迫在眉睫,这是一场攸关两大古老传承门派的生死之战,这是一场让这北省内外无数生灵闻风丧胆的一战,这也是一场让顾韦林从此陷入如同万劫不复一般生死难料之战。

    远处白岚巅之下玄天宗门侧之处,顾韦林所设防护之中凡书手指微动。

    数百年后,一所道舍,舍中一老一少,师徒二人对面而坐。

    “师傅!徒儿有问题想要请教您!”

    “哦?想问什么问吧”

    “为什么我们北省无论什么修道者的佩剑法器上面都刻了一个故字啊?”

    “徒儿!哈哈哈!这个说来话长啊!故同顾,故意为怀念,而顾则是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懵懂少年,也是一个天之骄子。是他救了北省,也是他打破了北省诸多古老无味的束缚,我们才有今天,也是他爷爷我才能破开生死迷活到现在。那个时候爷爷还年轻无知被舆论所惑参与了一场浩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