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二十三章翻山倒海,云下九州
    “你来干什么?给我滚!”一声怒吼咆哮,倾尽了挚亲血脉的浓情。然而这一声斥责怒吼并没有使顾韦林驻足半步,相反斥责之后顾韦林瞳孔之中的执着更为浓稠。

    “踪灵术!百灵聚首!赦!”一声高呼,顾韦林顾韦林抬拳向着九琊五剑的第四剑汹涌而去,两者相遇,宛如长虹贯日,艳阳伴雨。

    这百灵聚首早些年日他便已经熟透领悟,只是道历不足一直难以真正发挥而出,与此相同在他心中还有很多道法灵术,被其领悟彻透,若不是道历不足,若不是担心施展出招惹到大能恶人前来探取相夺,他又难以敌过,那么他早就叱咤这北省,坐拥万人仰慕。

    “踪灵术!借天灵,俘万物!赦”一招之后,顾韦林第二招相继而出,这一式是在他年幼之时无意中偷入玄天宗道灵书阁翻阅而得,这是他的秘密,同时这一式也不过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若不是他今日使出,恐怕再无人知晓,小小年纪便将道灵书阁盛藏于心,滚瓜烂熟!

    二招打出,白岚巅万物皆为抖擞,地面之上白石飞舞,乌云之中雷电彳亍,只见顾韦林手指猛然指出,无论是飞石,无论是雷电,尽数向着那九琊五剑的第四剑阻击而去。一时间爆炸连连,火光四起。

    “翻山倒海!云下九州!给我出!”第三招,顾韦林大汗淋漓,几尽虚脱,崩至汤焱身前,双手之中灵气环绕形成层层薄雾,雾中有山,有水,有海有灵。

    汤焱此时仍旧半跪在地,在他眼前这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这不过区区几年道历半眼便知深浅,这衣衫褴褛瘦弱的少年毅然挡在他的身前。不畏生死,不念危难。

    蓦然剑气道法相撞。

    道法相撞发出之玻璃般碎裂的声响。这声音传入顾韦林的耳中缺如刀割心肺一样。

    汤焱只感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热浪所带来的灼热犹如地下岩浆滚烫于身。但是在他的面容之上任然没有一丝的痛苦表情,他的目光始终没有波动,没有挪动,他看见顾韦林凌乱末梢的发丝在热浪化为灰烬,他看见顾韦林少年白嫩的肤色在热浪之中逐渐失去色泽甚至开始慢慢龟裂,他看见这少年颤抖却又悍然坚挺的身躯。

    “孩子你快走吧,你挡不住的!”汤焱的音调让人听不出任何喜怒哀乐之色,但也绝非毫无意味,他的灵魂在颤抖,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屈身下求过任何人,任何事,无论是多少次生生死死,无论是多少次路尽人绝。而这时他这让人听不出任何意味的声调却是发自悲绝的哀求。

    他宁可独自枉死,也不喜欢眼前这孩子,顾韦林在受半点损失,这一切都不是他这个年纪该经历的。在汤焱心中这孩子终有一天会继承他的位置,甚至越过北省的限制,眼前这孩子却要因他而死,不值!真的不值!

    “外公!我不走!我能顶住!不过是还有一击罢了!我还有很多你们都不知道我会的道法灵术!”

    “外公!嘿嘿!我突然想起来你以前总对我说的,仙界应该挺无聊的,到处是神仙仙羽抖落的绒毛,所以禁止吸烟,不过有时候神仙们会偷偷的吸烟,把烟蒂藏在袖子里,神仙能者巡视的时候,他们就会悄悄把烟头弹掉,这就是我们所看见的流星。”

    “精灵应该也挺无聊的,看着神仙抽烟,看着邪祟争斗,看着人类如兽,看着仙帝逍遥悠悠,然而精灵是善良的,他们聚集人间所有身带金光的同伴,拍拍屁股抖抖身子,向着凡间撒去金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多灾多难却又总能雨过天晴一切向阳。”

    “但是你却没有说凡尘世间,那个时候你给我说凡尘世间并无无聊,因为我的出现,一切都会斗转!外公第五剑来了!玄天剑!以我之灵!唤剑论仙!”

    顾韦林掐断缓慢的语速赫然喊出!只见远处顾铭跌倒急速赶来之处,那柄先前大展光彩的青剑顿然从其手中挣脱而出,仿佛是受到了莫大的指引与命令向着顾韦林疾驰而来~!青剑光芒耀眼,剑气逼人,所到之处寒意昂然,水滴结为冰屑片片,断石也覆霜然然。在场众人无不为这一景象张大了嘴吧惊叹骇然!

    “这!玄天剑封印要破?可是韦林”顾铭失足顿措于原地,迟迟没有从惊讶骇然之中走出,在他心中顾韦林不过是个天资不错的少年孩童罢了,哪怕是曾经有所成就也不过是机缘巧合,以及身处大能宗室为掌上娇子罢了,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玄天剑的剑意却能被他掌控使用,但是玄天剑岂能是大善之物,稍有差错,剑气反噬最终定会魂魄离舍。

    九琊五剑第五剑距离顾韦林近在咫尺,在众人看来,即便是现在玄天剑出也将无可奈何,毕竟生死太近了,唯有顾韦林面不改色。这不是沉着,这不过是为了守护挚亲之人的以命相博。

    第五剑亦然撞上顾韦林之前所结下的山水薄雾道法屏障上,紧要时刻玄天剑总算赶到,一瞬间震耳欲聋,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忽然传出,发白的灵光四射而出,让众人难以睁开眼来,整个北省的天空都被这一计光亮照的通透!

    “儿子爹”

    “韦林!汤老头!”

    “掌门!韦林!”

    光亮之中不见万物,唯有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声传出

    番外

    时间数年以后,地点澜湾星云某一星宿之中,一酒楼厢房。

    艳阳高照,二人傻笑。

    “凡书干嘛呢?”顾韦林突然问道。

    “写词!”

    “念给我听听。”

    “窗外满地的紫色花滕

    花语迷人沾染一身

    我想送给你当做保护你的象征

    你离我这么远我怎么越来越消沉

    我这一路跌跌撞撞的找寻

    那些曾经驻足过我心里的人都慢慢淡忘

    灵魂的收敛水人间的枯木味

    是你能够岁月经年仍拉住我不放

    不许我堕落也不许我遗忘

    请我喝酒我送你一捧花

    你能拥有香气我也能送你回家”

    “我说青鸢最近怎么花枝招展的!话说咱两酒喝的倒是不少,你送给我的花呢?”顾韦林气道。

    “心花怒放不可扬!你可真我早已将你深藏?”

    “哦!”顾韦林转过身去,不再顾望,任由凡书念念回肠,说什么此情难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