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二十五章你就是继我之后的唯一造物主!
    顾韦林在灵雾之中的时间不过区区一炷香的功夫,而这一炷香的时间却让他毕生难忘,纵然日后俯瞰众生,一指一念即可论仙凡,他也仍旧无法将这一点时光淡化遗忘。也是这一炷香的时间所发生的事情让汤焱耗尽毕生心思去猜想也不得其果。

    灵雾之中顾韦林感受到了死一样的压抑,让他整个人无法呼吸。他感觉自己将要死去,九琊第五剑所带来的冲击威力如同吞服而下的岩浆毒素滚烫致命,从他的血液里流淌至身。好在他的内心无所余悸,玄天剑虽然来晚了,但是配偶和他的翻山倒海云下九州之术多多少少将第九琊第五剑的剑气抵挡过半,但是即使是抵挡过半,剩下的冲击和威力还是足以要了他的命。不过顾韦林本身就没有堪忧过自己的生死,他为了的不过是守候在他身后那个任然半跪的暮年之人罢了,他的身体再一次将九琊第五剑的剩余冲击部抵挡之住。

    顾韦林在享受这生命最后一点的余光,他在回忆他的短暂的一生所发生的没一件事宜,那么开心,那么美丽。纵然他无法舍弃,但是却已然没有余力来救赎自己。突然在他脑海之中他回忆起了在他儿时曾今让他颇为恐怖的一幕。

    一片黑色的冥冥空域,空域之中一段身影历经千年万年突然爆炸开来,随即化为万千星域,万千生灵,星域之中唯有一句话悠悠回荡“冥冥压迫依然尚在愿我育出万界生灵有继我意念达我心愿者让生灵遍布冥冥”最初的空域之主的生灵在消散之时他那微乎其微的一丝意念落到了某一片星云中的一点。在数不尽的岁月里撞入一名孩童体内并深深埋在他的脑海内。

    岁月不止生命不息,各界生灵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延续,只是没有人还知道那句话。而今日这孩童已然长大,成为了意气风发俊朗的少年。

    “生灵!你叫什么?”突然正当顾韦林享受回忆之时一段声音木然在他脑海之中响起,他不由得睁开眼,这一睁眼便是万年难忘的一眼,同时也是解救万千星域,亿万生灵的第一眼。

    在顾韦林眼前梦境重现,一片黑色的冥冥空域,四周然无光,唯有他面前有一光芒,顾韦林仿佛是收到了某种牵引,浑浑噩噩之中向着那点光源走去,“生灵你叫什么?”一路上这段声音在他耳边反反复复的回荡。重于一切的变的清晰,在他眼前是一个由光芒组成的人形光芒生灵,这个人四肢卖力的撑着周围,而只有那人所在的地方才被其照亮,顾韦林看不见他的面庞,浑然不知所措,正当他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他光芒组成的人影暮然抬起头,在他的脸庞之上有着一双空洞的眼睛,没有瞳孔只有一丝微弱的莹莹绿光。

    周围变的静谧,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脉搏声,回头望去汤焱穆勒在原地,顾韦林突然欣喜“我没死?我居然没死?我还活着!外公也没事!太好了我还活着!一定是这位前辈救了我!”随即顾韦林猛然跪在那光芒人影的身前,

    “晚辈玄天守山小辈顾韦林拜谢前辈救命之恩!前辈我见您被困于此,晚辈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祝您解困,即使今日不能,万日!万万日!晚辈在所不惜!”

    那光芒生灵任就面无表情,只是面容之上微微颤抖了一下,“生灵原来你叫顾韦林,我没有救你,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我不过是一丝残魂,反反复复循环上演在我主魂消散之前的所行所做,我不过是一直活在你的执念之中,我也不过是一丝执念。也是最后的一念,我时间不多了!我这最后一丝执念存于你的道魂脑海之中,我这样撑不了多久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但是不要相信冥冥,我且问你你可愿意随我离去?”这光芒生灵的话让顾韦林摸不着头脑,顾韦林正欲开口回问,只见那光芒生灵抢先说道“我还不是很适应如今你我的存在!你已经是我了,或者说你就是你,只不过这一切都属于你了,这不是什么好事,但也绝非什么坏事,如今你还没有明白,明白这一切的来源,我们的世界,起初并没有世界,只有冥冥的压迫,我不知道这压迫从哪里来,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这世界的出现是我的主魂自行消散而来,你脑海之中的梦便是亿万年以前的世界,而你与其说继承了我,倒不如说是取代了我,这世界的主人从今以后便是你了。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你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冥冥之中的压迫依然存在,自从我消散之时便再也没有人,这世界再也没有主人,没有,没有。更没有人去抵抗这冥冥之中的压迫,哪怕是有,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在远处很远的边界,无时无刻都有数万的生灵逝去,我不想看见我消散换来的万千星云,亿万生灵被这冥冥付之一炬。如今的你!取代了我,这一切就拜托你了。你可以对这一切不管不问,终有一天这压迫也会到达你的眼前来!但是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毕竟你有和我一样的执念,当然你现在还是太弱了,纵然成为了这一切世界的主人,但是这世界亿万年无主,生灵早就将起源忘去,你对这世界的掌握也还不够熟悉,没多少时间了,但愿下一次相见,你会去你应该去的地域,你会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我再帮你一次吧!你太弱了需要力量!”随即只见这生灵抬起纤细的手臂一指点去,星云之中万千光斑瞬间聚拢向着顾韦林飞去,顾韦林沉浸在这光芒生灵一番话语之中迟迟没有反应,待他反应之时,万千星云光斑瞬间进入他的身体。他只感觉身一股燥热,似乎一不小心没有控制好就会自爆而死。顾韦林难以忍受猛然一声怒吼,顿时冥冥宇宙之中万千星云尽数震动。

    “不用谢我,这本就是你的力量。希望你能记住我那句话让生灵遍布冥冥,将冥冥轰之远去。”话毕那光芒生灵开始暗淡,顾韦林眼前的茫茫宇宙万千星云也开始消散。

    “你到底是谁?你在说什么?”顾韦林急忙追去开口问道。

    “我是谁?姑且算是一个不负责的造物主,而你从今以后便是既我之后唯一的第二个造物主,我希望你能拯救万千生灵,也希望你能有比我更好的方式让生灵遍布冥冥早点去找我曾经的痕迹在那里你可以看见所谓的冥冥我走了我会去再次抵抗一次冥冥,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新的造物主,莫要辜负这世界这万千生灵”光芒生灵说完最后的话语便消失匿迹。空留顾韦林一人站在漆黑的冥冥。

    顾韦林一头雾水,却又若有所思。“这什么和什么!造物主?冥冥?冥冥不是神明吗?这等等!不对!”顾韦林仔细回想那造物主说得每一句话,回忆着脑海中那个梦的一幕一幕,他没有理由去怀疑这一切的真假,就想那所谓造物主的生灵没有理由去救他,去告诉他这一切,同时给他这一份让他真真切切感受到十分可观强大的力量,之时很难掌控。他不断回忆,不断去想。“这世界是那造物主自爆而来,以自身生灵之力孕育了万千生灵,但是冥冥之中存在一股莫名的压迫无时无刻不在侵蚀这世界这一切!他说我是新的造物主?他去为我争取时间了?”顾韦林越想越懵索性猛地摇头,忽然一幕出现在他的眼前,遥远的空域,一片黑色的寂域,一团光芒猛然冲向无边无际慢慢袭来的黑色,光团爆炸,黑色被击退远去,在那光团爆炸的一瞬间,顾韦林心头猛然一缩,一股说不出来的疼痛贯彻身,他只感觉自己的身心灵魂中少了一丝什么,一丝莫名其妙的执念,同时一直存在他回忆之中那份对冥冥的恐惧也烟消云散。而他的身体之中却多了一种无形的掌控力量,仿佛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让大半个星云消失殆尽!只是这种力量如今的他还并不能然掌握。伴随脑海中先前那造物主所说的一幕一幕再次浮现。

    “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我要怎么做?我需要做什么?那前辈好像陨落了,我”顾韦林不知所措,自言自语。许久许久。顾韦林睁开双眼,青涩的面容之上多了一丝令人发狂的执着。在他的双目之中瞳孔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片淡蓝色的星云。

    他望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的一切在他的视野中逐渐消失。一切恢复如初,他仍旧站在汤焱身前,灵雾仍旧将他二人笼罩没有消散。顾韦林轻叹道“没办法了!这事日后再说吧!实在不行干就完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心想此时顾韦林突然想起他的外公回头看去。

    在汤焱眼中,起初顾韦林只是在自言自语,而突然仿佛有万千的光芒汇至一起进入顾韦林的身体,顾韦林猛然怒吼!只是这看似怒吼的之势在他二字并没有出现什么声音,汤焱本以为顾韦林受伤刺激,正想去救治一番,忽然只感觉一共难以束缚难以抗拒的威严压力从顾韦林身上散发而出,汤焱半跪在地,无言的恐惧充斥着他整个身体,他身颤抖,虚汗淋漓,慢慢将头低下不敢直视。终于这股威严散去,汤焱抬头看去只见顾韦林瞳孔之中一片星云。

    汤焱何等聪慧之人,一眼便知这一切都是他的外甥顾韦林遇到了莫大的机会。化险为夷。

    汤焱正欲开口忽然远处一道声音传入“都别想走!他说的对!你们没机会了!”

    汤焱暮然想起当下玄天宗北省局势,正欲起身又一道声音传入“哦?是么?”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这是顾韦林的声音,而这声音之中少了一份他还有的青涩却多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无法抗拒的威严之力。

    小说发布有一个月了感谢各位读者,感谢各位投资人

    作者心语

    —送给活在当下的我们,送给被困于当下困于生活的读者

    借那句话“如今的我谈不上幸福,也谈不上不幸”总之多数时间里我,我们选择活在了当下。

    “我们究竟是活于当下还是被困于当下?”这值得我去好好想一想,甚至是深思。原来自始至终我们一直都是被困于当下。但愿我们会在某一天警醒顿悟,将失落在这遗境的自己救赎。

    夜幕挣扎着褪去,晨曦开始吞噬着大地,他总以这独到的方式提醒世间万物新的一天已经来临。寂静被打破,在这里充斥着欢悦、喧闹、喘气、还有叹息。我们用不同的心境来表达着自己对这一天的见面礼仪。当然只有在这一刻我们对待时间是用了一天中最真诚的心境。我们怀有憧憬,却又颇有惋惜。甚至想要踱步而行小心翼翼,毕竟我们对昨天的逝去还心有余悸。告诉自己我想要努力。想要奋进。即便我现在很差劲但我想只要我努力没有人会嘲笑一个正在努力的人,起码在这里不会有。

    偏偏在这个时候带有慵懒的知足欲让我们的惰性和虚伪无处遁形。在心里告诉自己“如今的我谈不上幸福也谈不上不幸,工作一点一滴也在逐步进行,恩!就这样活在当下至少挺舒逸”于是我们在新的一天也选择了活在当下,与其说活于当下但不如说是被困于当下,没有目标没有动力,也不曾给自己勇气将自己激励。我们手中的工作的确在点滴进行,甚至是又会有序,但是没有灵魂的事业终究会是忙忙碌碌而碌碌无为。在当下活久了就再也走不出去,我们理不清生活的头绪,只会以滑稽的谎言和虚伪的期待来伪装自己。焦躁不安一筹莫展的自己拼命告诉明天再开始努力,明天再开始努力。明天一定可以行。到了所谓的明天,昨天的话早就了无音讯。事实上从我们开始选择暂时活于当下的舒那天起。惰性和知足欲这东西就开始循循善诱的接近。而当我们发现时它早已如同黑暗的潮水由远至近悄无声息的袭来,从伏到鞋底到浸湿脚踝直到漫过胸膛让人难以呼吸,随后侵入耳蜗仿佛千万只蜂虫在里面震翅而鸣让人不得安宁。被困于当下的我们连做困兽之斗歇斯底里呐吼的气力都无处可寻。渐渐地对生活由忧郁到恐惧,由恐惧到卑微。卑微,大可不必。试问如果我们卑微到了尘埃里,谁还会在意尘埃里的我们?我们不单单是为自己活着,需要我们的还有很多很多。“当下”这个困局纵然可以让人享受到舒逸知足当时仅仅是我们自己而已。毕竟一直以来我们都是被期待的,时间的交替亦如白驹过隙刹那间而已,而生命的传承却是悠久远长的。两者交集必然会是火树银花璀璨绚烂,别让活在当下错过了这些,别让困在当下而失去了这些!

    我们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样默默给予自己安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