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二十六章凡书心意,青鸢情意
    “哦?是么?你的意识是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你手上?”顾韦林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之中一股莫名的天道威严扩散开来。众人纷纷屏住呼吸倒退数步。

    九琊那领头之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是谁?”

    “我是谁?刚刚还想灭我域有生之人,还要至我外公于死地,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顾韦林缓慢从雾中走出,一路将汤焱搀扶。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

    “这!!怎么!”

    “韦林!你!你的眼睛!”

    “林哥!你你怎么了?”

    顾韦林的身影逐渐从灵雾之中现出,众人举目望去,这一眼便让在场所有人为之惊恐为之迷神,为之不安!

    只见顾韦林青涩俊俏的面容之上表情自然,一股莫名的执念若影若现,面容之上一双本该精光灵动的眼睛,却不曾让人看见,瞳孔之中有的却是看似微小却实则浩瀚的星云空间,淡蓝色一片,星云之中有着万千璀璨的星尘,不时还会有许些流星带着耀眼的光弧掠空划过。

    “这是什么!这是回头再和你们说!眼下先让这些不知死活的人消失殆尽!”顾韦林话语间表情之上流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者本不该是他的表情,他不过是个天真的少年,无奈大千世界实施瞬息万变,先前同门之人的惨死,父辈之人的奋死求活,同龄友人的伤重跌落,以及冥冥宇宙之中那光芒生灵一番所说,一番所做。而最为关键的是,他已经感受过一次生死之时的心身悲痛,道海无魂。亲人就在身后却要因为无能为力而一起死去。不不过是一时一息却让他潜移默化的刑警变化,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在他感悟冥冥宇宙继承造物主之魂之后的变化,俯瞰众生,何来仁慈,何来喜悦,他不过还没有意识到落寞和孤独。

    “好大的口气!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玄天后生,不过是无意中得了些机遇,就敢如此口出狂言!九琊五剑何在!”九琊领头之人闻此言气急败坏,怒气的怂恿使他想要迫切的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至于死无葬身之地,然后他不知道他的一举动,断送了他们众人最后的生机。

    “吾等皆在!尊听领主之令!”五人纷纷现身半跪于九琊领头之人身前。

    “三息之内我要这少年化为灰烬!”

    “是!”

    瞬间五人向着顾韦林所在之处疾驰而去,带起阵阵疾风,风中杀意肆虐。

    “此一时!彼一时!我会让你们永远记住这一时!”顾韦林正欲起身应击!忽然远处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林哥!我来助你!”只见凡书宛如一段剑气刺击而去,所去方向正是九琊五人杀来之地。

    “溯龙之术!龙呐天地!”一声急促有力的吼声之后,地上的雨水纷纷倒飞而起聚为一体,肉眼可见的速度幻化为一条巨龙。情景再现只见凡书急行之中迅速将指尖咬破,一滴鲜血悬空飞出。与那水龙融为一体。

    “化龙点睛!”暮然间水龙呼啸而出直上九霄玄天。空中电闪雷鸣,乌云时散时聚。

    “北省真是人才辈出啊!小小年纪就有这等修为!不过可惜了!北省之人今日都得化为化为灰烬”话毕九琊五人为首者提剑化作长虹陡然击去。

    “龙!”一声大喝凡书迎击而去,水龙从天而降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啸便向着九琊龙头之人吞食而去。

    “有点意思!断魂剑!剑生魂!魂灭魂!”九琊领头之人隔空将手中只见挥舞,一时间数到白光剑气带有横扫千军之势飞去。水龙不曾躲避!任由剑气从其体中切割而去,水花四溅!龙形扭曲。“借灵聚龙魂!”凡书看见水龙受损再次以自身灵气为其补魂续气。然而他自身却开始疲劳失力。

    水龙如获新生,仰天咆哮,声音震耳欲聋。

    “来了。”九琊五剑领头之人嘴角一丝冷笑,猛然间贯彻力向着龙头杀去。

    “砰!”一声闷响,空中水花四溢宛如又一场暴雨。不见九琊五剑龙头之人身影。

    “赢了?”凡书悬于空中抬手擦拭额头汗渍。防备之心稍有怠慢松懈。

    这一丝松懈却险些要了他的命。

    “小心!”远处迟迟不现的青鸢以及与那九琊五剑剩余四人周旋的顾韦林同时呼喊而出。

    凡书闻声侧面望去,略有反应急忙回头看去,只见水花之中一人形黑影疾驰而来,凡书只感觉小腹一阵剧痛,剧痛之中又来一丝切割之痛,痛之中小腹一股暖流挥洒而出。最后身体被一股冲击而去抛掷远去。

    躯体与鲜血在空中凌乱而下。凡书只感觉身体空虚无力,年轻的生命意识到自己将要死去,眼角傍泪。

    “青鸢我如若有生我定会告诉你我心寄于你,爹娘爷爷,对不起了是我没有能力。”

    凡书心中凄凉无比,人生最难受的事莫过于临死之时一番心意爱意被自己带入阴冥之地。老死无意自顾弃,终身难回人相遇。

    最后之时他想起曾经之时,黄昏日落,蜂蝶嬉戏。

    “凡哥!”

    “怎么了,青鸢姐姐?”

    “别叫我姐姐了,明明是妹妹!哼!”

    “哎呀都一样!反正都是一样的疼你!”

    “骗人!哼!”

    “哪里有!我番薯!呸凡书!怎么可能骗你,我可喜欢你了!”

    “哼!我才不喜欢你!”

    “啧啧啧!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你肯定也喜欢我!只是不好意思告诉我!”

    “哦?这么懂我?”

    “那是自然!”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

    “

    云鹤山,重重叠叠的云雾中有座小道观,道馆靠瀑布,溅起的水花在太阳的照耀下,为道观挂上一道彩虹,光彩夺目,深山中独处的抹艳丽。

    七岁的小愀蹲在花丛中,细心的照料着花,一个老道士站在他身后,仙风道骨,飘逸出尘,老道士伸手想去摘花,小愀赶忙护住,抬头看着老道士说:“你不能摘我的花!

    老道士挑了挑眉说道:“小愀!你在我的花园里愉花出来,种在你这里怎么就说是你的了?”

    小愀嘻嘻笑了两声说道:“在我的花园里就是我的。老道士说道“那我摘两朵你的紫苏拿去捣药可以吧。小愀摇着头说道“捣药的话,花儿会疼的。老道士说道“花儿没有生命感觉不到的。

    小愀说道:“谁说花儿没有生命的,你听“说着小愀把耳朵凑到花朵旁,“花儿说它不想被做成药,很疼的。”

    老道士”哦?”了一声,也学着小愀把耳朵朝着花说道:“紫苏说它想去捣药,去治病。”‘

    小愀哼了:声说道:“师父你的花园不是还有其他花吗?为什么非要我的紫苏。

    老道土无奈说道:“你说花有生命,我的花难道没有生命啊?”

    小愀又笑着说:“不是我的花我当然不心疼,可是师父你的花也只能摘一朵花瓣,这样它就不会很疼啦。

    老道士长长的眉毛都耷拉了下来你这油嘴滑舌的小鬼。”在小愀十三岁时,老道士给了小愀一柄木剑,拍了拍小楸肩膀说道:“小愀,你可以下山闯荡了。

    小愀把剑丢在地上说道“我不想下山。”

    老道士从地上把木剑捡起来说道:“为什么不想。小愀说道“就是不想。”

    老道士说道:“你就是舍不得你的那些花是不是。小愀点了点头

    老道士说道:“我帮你照料嘛而且你想想山下到处都是漂亮的花,那个时候你可能早就忘了你的花了。

    小愀转过头说道‘我不在乎。

    老道士表情严厉了起来说道:“山下那日子如此潇洒快活,且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四处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而不是在深山里和我这个老道士四相对,你看我我看你,陪着我养老。”

    小愀说道“我没钱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老道士道“那也可以悬壶济世,锄强扶弱,劫富济贫;除暴安良,受世人尊敬推崇。

    小愀哦了一声,老道士赶紧把木剑别在小愀的包裹里,送着他走出了道观,小愀慢慢的向着山下走去,他突然回过头对老道士说:“我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老道士想了想说道:“等花开的漫山遍野,或者你在外面活不下去了,你就可以回来了。

    小愀拱了拱手,师父保重,转身向着山下大步迈去。

    小啾刚刚走到山脚,旁边的石头后面突然窜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张牙舞爪的向着小愀扑来,小愀把木剑横在胸前,那人看着小愀手里的木剑,向后退了两步,头朝着天对小愀说道“那个臭道士呢?叫他出来!”

    小愀说道“没有臭道士,只有小道士。”

    那个人上下打量了小愀,随即大笑道:“你就是那个道士的徒弟?”

    小愀点了点头,那个人说道那请出招吧。”声音变得低沉,整个人也压低身子,像一张罢外的弓。

    小愀道:为什么要出招那个人道:“争天下第一啊。”小愀道“为什么要争。

    那个人道“因为你师父是天下第一,你是他的徒弟,就代劳师父了,并且我要当天下第

    小愀道:“那你当吧。”那个人道:““你不想当?

    小愀道:““天下第一有什么好,每天都有人找你挑战,睡也睡不好,胆战心惊的。

    那个人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道:“也对,我不当了,你走巴。”

    小愀拱了拱手:“告辞”那人挥了挥手。

    走在江南城的小愀还是不能掩饰内心的激动,这里有很多山上没见过的东西,有高大不断喘气的动物,有好看的衣服,有香气扑鼻的包子,有小贩的叫卖声,起玩耍的孩童,有肩并肩行走江湖的剑客,有在棚子下大声说话的酒鬼,有着与道观截然相反的热闹,小愀四处看着,一股花香入鼻,小愀驻足在一家庭院旁,闭着眼睛嗅着花香,他想去敲门要一两朵花种在山上,他还没敲门,大门却开了,门口探出一位女孩,她亮亮的眼睛望着小愀看了看,说道:你也闻到花香啦,你也喜欢花吗?我可以邀请你来家里坐坐吗?“小愀呆呆看着那位女孩,飞也似的逃走了因为间老道士对小愀说过,女人的眼睛你要是直望着会把你的灵掉,要是和她搭上话,立马把你吃掉。

    小愀在城的灌观往着,因为老道土也给他说过道观都会接纳小道士的,尤其是我的徒弟,说这话的时候,老道士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得意的笑着。道观里和山上一样,安静,没有人打扰,只是没有花,小愀很失望,每天清晨,道观里的道士都会出去传道,留小愀一个人,下午的时候,小愀都会出去在江南城瞎逛,漫步在西湖旁,享受着柳枝在脸庞上留下的那抹酥痒。

    这天小愀坐在西湖旁,把脚伸在湖里,凉凉的,很惬意;小女孩又出现了,悄悄的坐在小愀旁边;小愀感觉到旁边有人,睁开眼睛一看,吓得赶紧想起身逃跑,小女孩抓住小愀的衣袖说道“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声音带着哭腔,小愀转过头看到了女孩眼里流转的眼泪,立马把头转向一旁,摇了摇头,小女孩开心道那你可以去我家看看我种的花吗?“小愀很想拒

    绝,可是回想起小女孩夺眶而出的眼泪,还是点了点头,小女孩开心的站来起来拉着小愀就开始走,小愀半拉半就得跟上。

    依旧走到那家庭院,花香依旧扑鼻而来,走进门,一朵朵花团锦簇的花出现在眼前,小愀眼睛都被花填满,小愀开心的都快要跳了起来,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不同的花,他想挣脱开小女孩的手,却发现挣脱不开,小女孩太激动了,生怕她唯一的一个朋友失去,小女孩把小愀拉到一朵花面前,这朵花娇娇欲滴,上面还残留着早晨的露水,小愀想用手去触摸那朵花,忽听见房间传出一段断断续续的毒音:“是雯雯回来了吗?”

    小女孩对着房间喊到“娘来了,我还带了新朋

    那声音道:那快让小朋友进来坐吧,在外面站着怪热的。小女孩嗯了-声就拉着小愀进了房间,进了房间,映入眼帘的是两张床,一张桌子,-张梳妆台,三张板凳,里面有位女子,应该是女孩的母亲,她闭着眼,软弱无力的靠在桌子上,女孩把小愀领在板凳旁,让他坐下,随后转身摸着她母亲的手对她说道:“娘,我今天交到了新朋友,他也很喜欢花哦。”1

    她母亲一直拍着她的手说道好好好,雯雯你可要好好珍惜新朋友哦。

    “知道啦娘亲。“说完女孩对小愀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小愀看着这对母女,内心无限感慨,可还是闭口不说话,他怕被吃掉。

    黄昏,小女孩和小愀坐在台阶上看着庭院一朵朵花,小女孩对小愀说道“你怎么不说话啊?“小愀摇了摇头。

    小女孩啊了一声“原来你不能说话啊,和娘亲也是

    样。”随后叹了口气。小女孩看着花朵自顾自的说着“我父亲以前是一个镖局的镖头,可厉害啦,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不见了,娘亲每日悲痛欲绝不停的流着眼泪,哭到没有眼泪了,还在不停的哭突然有一天,眼睛就看不见了,于是我就在庭院里种花,一年四季花香入鼻,娘的脸色也好多了,也慢慢释怀了,父亲以前镖局里的朋友对娘亲说,父亲生前和很多恶贯满盈的人结仇,会报复我们,我倒是不怕,到那个时候,我就和娘亲跑,我只是可怜这些花,你答应我,如果那一天到了,你就把这里的花摘下两朵放在博他地方种好吗?”小愀看着女孩的眼睛,眼睛明亮里面倒影着小的的身影,小愀点了点头,女孩笑着眯起了眼。小愀心里想看原来师傅骗人,女孩子的眼睛怎么会每大魂饞。

    每天下午小愀都要跑到女孩的庭院里坐着,从下午坐到黄昏,然后再回道观,每天如此,小愀每天都听着女孩对他倾诉,小愀直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的点头摇头,眼睛-直看着庭院里的花儿,思绪飘到云端,小愀想着,这样,挺好。

    有一天,小愀发现女孩家门口,围了一群人,他疑惑,穿过人群,看到庭院里,女孩倒在血泊中,小愀疯了似的跑过去看着女孩,一双手变得颤抖,他整个人都开始发抖,小女孩睁开眼看着小愀,嘴角翘了翘微弱的说道:“终于来啦,别忘记那些花哟。“小愀眼睛变得血红,他跳起来,冲出庭院,四处跑着,寻找着那群人,终于在夜幕将至的时候,找到了那群人,那群恶贯满盈的人!小愀看着他们一个个边喝着酒边大笑着,丝毫没有因为刚刚杀了人而感到一丝的羞愧。

    小愀愤怒的冲了进去,抽出师父给的木剑,朝着一一个大汉头上砍去,啪的一声,木剑被弹开,大汉捂着头看着小愀,其他几位大汉也看着小愀,小愀指着他们说:““你们都该死啊!“说着说着都快哭了出来,大汉们都暴起,围着小愀拳打脚踢,小愀躺在地上,用手抱着头,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学过武功。啪,木剑应声而断,名震天下的木剑在-群山间野夫面前,根本就震撼不了,这把天下第的剑或许能吓吓天下第二三四五六,却吓不到根本不认识天下第一二三四五六的人,因为废物终究是废物,有令箭没有实力终究是废物。

    大汉们发泄完了之后,走了走留下小愀一个人抱着头在地上躺着,鲜血从小愀的头上流下浸红了小愀的眼眸,小愀来都没有学过武功。啪,木剑应声而断,名震天下的木剑在一群山间野夫面前,根本就震撼不了,这把夫下第的剑或许能吓吓天下第二三四五六,却吓不到根本不认识天下第一二三四五六的人,因为废物终究是废物,有令箭没有实力终究是废物。

    大汉们发泄完了之后,走了,徒留下小愀一个人抱着头在地上躺着,鲜血从小愀的头上流下,浸红了小愀的眼眸,小愀拖着断剑一瘸-拐的走到了西湖旁,用手捧出湖水洗了洗脸;确认脸是干净之后,到道观里,叫那些道士去把女孩母女埋葬了,之后他径直走到庭院里,摘了两朵花,朝着云鹤山走去。

    走了一天夜,小愀没吃饭,也身是伤,可悲伤占据了他的内心,他一直压制着,一直压制着,他的心很痛,他闻着怀里的花香,似乎快被花香扼杀了,他缓了缓呼吸,把花放在手上,离得越远,越闻不到香味,越闻不到香味,他的痛苦就减少一丝,他就那样一瘸一拐的走着,走到了山间,走到了瀑布旁,走到了道观旁,走到了师父旁,老道士脸诧异的盯着小愀,小愀看着师父的一瞬间,跪倒了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滴滴答答的低落,眼泪滴在了花朵上,花蕾被眼泪丝丝点缀,小愀没时间欣赏,眼泪止也止不住,一直不停的流出来,他鸣咽着,连师父的声音他也听不见,他现在好想死,好想哭死,好像也哭的眼睛瞎,这样他的心就不会那么痛苦,脑袋也不会疼的厉害,小愀晕倒了过去栽倒在一旁,老道士叹了口气,唉。

    过了几天,小愀才醒过来,他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飞奔过去跑到了他的花园旁,看着开的茂盛的紫苏和老道土帮他种上的那两朵花,他抚摸着花瓣说道“对不起,若来生我定会告诉你我爱你。””

    凡书想到此时微笑欣慰“原来她一直在暗示我,只不过我没有勇气,再见!青鸢,我”

    凡书再也没有气力,即便此时,即便是只有在他自己心里,他也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句我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