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二十七章你们都得死!糟粕之类
    “娘们唧唧!去死吧!”九琊领头之人邪笑一番便再次击杀而来,歹毒至极,凡书本就重伤若是无人及时救治必死无疑,这时这九琊之人若是补上一击,那么天仙下届也难还其命。

    “拖沓什么!速战速决!”这时九琊五人所剩四人之中一人大声说道。话语间便将长剑打出,与那领头之人左右夹攻这濒临死际的凡书。

    “凡书!”青鸢面庞之上梨花带雨飞截而去,宛如一点星陨划破天际。还不够快,她的速度远远没有她心颤抖的快,在凡书受伤那一刻起,青鸢的心便随他而落一起飞出,此时凡书生死危机青鸢更是现尽凄美,感情淋漓。“凡哥哥!等我,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顾韦林此时虽然有了许些大能者的能力,但却也不能只手遮天呼风唤雨。更别说时间倒退,起死回生。宛如瞬移顾韦林呼啸而来,速度之快风刀如雨,众人纷纷难以睁开眼睛。“玄天剑!再给你一次机会!再慢了!我就把你融了!”一声怒啸。只见尚未消散的灵雾之中玄天剑突飞而起,向着九琊之人击杀而去。这一次剑身异常平静,若不是众人得知他是玄天剑,定会以为不过是一把普通的飞剑灵器。

    “找死!让你多活一会还不得意了!”顾韦林和青鸢的截击九琊四人看在眼里颇为不满,目中杀气四溢。

    一时间便已三人之势,将顾韦林围困之住。

    长剑出,顾韦林眉头紧皱,他并不畏惧眼前这三人,换而言之如今的他只要想杀这三人,虽不说举手投足便可得取,但尽一番力便可以得逞。此时眉头紧皱另有原因,凡书的安危可别这三人重要的多了。

    “给我滚!”玄天剑远飞而去截击那欲击杀凡书之人,此时顾韦林身边并无任何兵器道皿。一声怒吼,顾韦林徒手抓去,手中灵力环绕着每一寸皮肤。悠悠蓝色配上九琊之人的刀光剑影颇为绚丽。

    一声脆响,一击闷拳。剑段人飞,生死不明。

    一侧,早在顾韦林出灵雾那一刻,墨血,赤冥之人便偷袭而去,无奈凡书生死一线。顾韦林难以分心去抵御。而此时正在交战的双方人马仰目望去,见顾韦林徒手碎灵剑一击便将九琊五剑一人击退重伤生死不明,纷纷错愕惊异。

    “好样的!我玄天守山少辈尚且如此彪炳犀利,长辈之人怎能懦弱惧敌!”汤焱一声之下,无论是玄天宗还是守山氏,无无论是溯水还是青氏等人纷纷士气大起,将先前黑色死气的恐惧弃之鄙夷。一时间厮杀局势开始反转,墨血赤冥等人尚未反应便死伤数十。

    然而顾韦林一心急于凡书,并不知道他这星级之下的劣举影响了整个厮杀局面形式。

    “三弟!”九琊余下两人见同行之人被伤生死不明纷纷大怒火气。

    “我要将你千刀万剐!”瞬间二人同时对顾韦林击去,一剑横扫,一剑刺击。正当顾韦林想要予以躲避反击。顾韦林只感觉心头一阵绞痛,仿佛断了什么情丝义绪。这不祥的征兆预感让顾韦林猛然抬头望去。抬头间一段轻柔的痛吟之声便传入他的耳间。

    眼所见,耳所闻。

    青鸢面容惨白,背部渗血。一道粗劣的剑伤仿佛是在她背上炸裂开来,留下惨不忍睹的印记。在她怀中凡书眼角暖泪,早已昏厥。青鸢就这样怀抱凡书从空中跌落而来,宛如失去了大树滋润的枯叶。在他身边有着数条断裂开来散发着金光的绳絮。那是凡书送给他的束灵索。青鸢力不从心难以御敌,为救凡书索断人险寰。

    顾韦林见此低头不语,没有人看见在他低头之时面容之上那可怕的杀气,那让你恐惧的沧桑执念,那瞳孔之中的淡蓝色星云为之变幻莫测不停转动。一场浩劫即将到来,一位屠夫杀神愕然耸立。这模样纵然是外界手刃万夫的通天大能者见到也要骇然万分。

    “你们都得死!这冥冥内的祥和之域容不下你们这些糟粕之类。”顾韦林低沉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冥冥的压抑再次从天倾泄,众人皆为这压力退跪于地。眼见九琊二人的剑就要刺及顾韦林胸膛之时,执剑的二人在此时纷纷口吐鲜血,原本锋利所向睥睨的剑也在这时无力下垂。距离顾韦林最近的二人在这低沉声中身死无疑,身体坠落而去,随身长剑早已下落至地。

    众人皆是恐惧,他们不知为何突然会有这种莫名的无法抗拒的压抑,这种远胜天威的恐怖之力。威严之力。

    “这!大能者?”顾仁天父子跪倒在地,拼命抗拒却难以夺得半点喘息之力。

    一段爆破之音,众人耳鸣,只见顾韦林瞬移般接住青鸢凡书二人,手指为灵,轻点二人额头灵穴,一时间二人面色有所回暖生命迹象得到稳定,只是任就昏厥不醒。

    远处同样跪倒在地目睹这一幕的联盟长老此时颤抖着身躯失声道”这起死回灵之术!大大能者真正的大能者,我北省,玄天守山居然会有这种人还是个晚辈。哈哈哈哈!寂天,天寂啊!终我一身难相遇,此生一见命足矣。”

    顾韦林面无表情,之时眉宇之中稍有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痛忍悲极。

    “大家都累了,带上伤者、死者灵躯退后歇息吧!爷爷,帮我照看好凡哥和青鸢妹妹。”顾韦林语意绵柔一时间冥冥之中的压迫荡然无存,只是除了顾韦林的血脉长辈几人之外再无人敢站起,毕竟这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顾韦林两次打破常规带来惊异,此时在众人心中以是举手抬走便可要他们命的大能者形象,他们又怎么怠慢不敬。

    “汤老头这?”顾仁天错愕中接下了昏厥的青鸢凡书二人,表情迷离,在他看顾韦林的一瞬间,他能明确的感受到,他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孙子,而是唯一神明。尤其是那双满载星云的眼睛。仿佛稍不定性就会迷失进去。眼下能够诠释此事的人只有与顾韦林一同在那灵雾之中的汤焱了。

    汤焱摇头示意,随后便将凡书青鸢二人轻放在地,盘坐输以灵气。顾仁天无奈,只好仿照如此,之时他的心中却万千迷惑。顾铭汤灿更是相视不语,坐在一侧为汤焱顾仁天二人护法聚灵。四人眼光同时游离,视于一侧御空飞去的顾韦林。

    突然玄天剑猛然爆炸开来,化作斑斓万千的剑气,融入顾韦林手心之中。

    众人再次惊恐骇然,这是什么,玄天道器啊!只要敢祭剑灵于此剑,此剑必然毁天灭地。然而一时间此剑却被一少年破灭稀释。

    “我说了!你还是慢了,无妨,与其做道器,不如做我的灵气。”

    顾韦林低头看去,手中玄天剑气颇为浓郁。

    “好了!外侵之人都去死吧!”

    一声暴喝,毫无征兆,无论是玄天还是九琊之人皆被吓破肝胆。瞬间顾韦林手中玄天剑气飞天而起,化作万千剑雨挥泄淋漓。

    “你们给的方式!我还给你们!”

    顾韦林声落,剑雨尽数飞出。

    一息。

    二息。

    三息。

    道法低级者血流成河,道法略高者垂死抵破。

    “啊!领主!和他拼了!拼了!”

    人声沸腾,人流如河,而顾韦林如逆水行舟。

    玄天守山等人见此景无不脑海空白,身心颤抖。

    “韦韦林?”汤灿一声轻呼,一个母亲的声音却如此雀雀诺诺。

    “都去死吧!玄天封天!”顾韦林满身鲜血,再次从九霄而下带数万剑雨直入人群。

    不远处,机械声轰鸣。

    ”总统先生,我们马上就到了玄天宗!请求力支援!”

    “批准!第一时间力支援,不惜一切代价保住玄天宗!是否明白?”

    凡人军队赶到,然而给他们所看到的却是触目惊心出人意料。

    “是否收到!陈秋给我说话!”

    对讲机中声音咆哮。而陈秋等人却是早已魂飞落魄。

    “总统!你你自己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