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二十八章 雨往下,血往上
    北省之外,凡人界中。复古典雅、端庄肃然的鼓楼之中,五人一人敢于喘息。纷纷摒气。这是一种静谧,因为惊悚而带来的静谧。

    众人的眼睛死一般凝视着堂厅之中的直播屏幕之上,屏幕之中,一男子,准确的说是一少年,这少年浑身鲜血淋漓,面容之上无比狰狞。少年穿梭于茫茫的人群之中,宛如水冲蝼蚁。所到之处,惨叫声连,血肉横飞。这少年杀了红了眼,然而他的瞳孔之中,却是一片赤红色的星云,似星云,又如黑洞。少年手起淡蓝色灵力便如无数箭矢、万千剑雨。少年手落身前之人无不身首分离。一夫怒,千夫亡。这是他一个人的屠杀,偶尔会有侥幸者在箭矢剑雨中逃过一劫,但回头之时却宛如雕像一般石化而立,他们不该看他的眼睛。少有能者能抗击这灵力的剑雨,躲过这灵气的箭矢,与那少年搏斗一番。甚至能将那少年逼退伤及,但到最后都化为血雾,成为尸体。顾韦林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会如此残忍的手沾万人血,夺尽万人命。就像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本来安详和谐的北省,广行道义的玄天宗在今日会遭此一劫,会因同省之人的奸诈诡计宗门化为废墟,会因这些外来之人的阴谋偷袭众弟子伤亡难计。

    这一切不需要理由,眼下这些人,这些冥冥之中得以生存却不知道求义求道的糟粕,更不值得生存。

    “雨!”顾韦林将玄天剑气抛入人群之中,猛然张开手臂目视苍穹一声狂啸。这苍穹仿佛也在畏惧,停顿许久的雨,散开良久的云,此时忽然陡聚。苍穹之中电闪雷鸣穿插交替。宛如千万条银龙在听从顾韦林的号召之灵。

    “滴答!”顾仁天双眼轻闭,一滴柔绵的细雨落在他的眉宇。顾仁天伸出颤抖的手摸去,心脏为之猛然收缩,瞳孔为之肃然凝聚。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真的雨!韦林唤来了雨!”顾仁天声音断断续续,甚至口齿不清晰。与此同时白岚颠之上本就本顾韦林杀戮带入噩梦之境的汤焱等人纷纷惊醒,这雨算不上凉爽,若是仔细去感受雨水之中似乎若有若无的夹杂着一丝彻骨的寒霜之凉。众人仰面望去,顾韦林任就悬停在那人群之中,玄天剑气在其身旁肆虐的杀戮,仿佛早已为杀而狂。

    一滴,两滴。忽然间万物被照得彻亮,一道雷声在众人的耳中炸响。顷刻间整个天地间下起磅礴暴雨。

    九琊领主此时正拼命抵御那玄天剑气,一时间顾韦林让这世间下起暴雨,让他措手不及。“呼风唤雨?不!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众人护法,我要十息!十息之后阴冥死气将再次聚拢到此地,到那时我们定能将北省溶为灰烬,为大家报仇!”

    众人听讯,却任就四处躲避遁逃。无一人有所反应,九琊五剑早些时间便部在顾韦林怒气之中消亡殆尽。一些稍有大能者也在数次与顾韦林抗衡之中化为血雾肉沫。

    九琊领头之人见此景气愤之极,咬牙切齿间便一掌打出。他这一掌然打在了慌乱遁逃的人群之中,在人群之中炸开,一片血肉模糊。

    “众人为我护法!我以九琊之主的身份,以我郝尘子的名义立血令!九琊众弟子速速为我护法献灵,十息之后阴冥死气再现之时,北省必灭!这玄天畜生必死!墨血、赤冥前来合战的弟子若是今日不想死个干净,就也为我护法献灵!”

    九琊领主郝尘子话毕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块血色之玉,忽然只见他猛地用力将玉捏碎。雨碎瞬间一股血腥之气从中发出四散开来,这血腥之气比顾韦林杀戮所造的血腥气息更为浓重窒息。这玉便是九琊域的领主祭术之一,在弟子入门之时起便将弟子一丝心血灵气采集融入玉中。玉在人在,玉碎若没有领主的再次聚灵凝玉,献心灵血气之人七日内必死无疑。

    这是一道死令,九琊之人见此纷纷眼生恶疾,充斥恨意。他们很多人从小便是在九琊长大,纵然作恶多端但是内部却尤为安详和睦,甚至带有亲情之意。在他们的心中九琊便是至高无上的圣地,领主更是众人无法比及的神明仙灵。他们无法怨恨九琊,无法怨恨郝尘子。在他们的心中这一切的祸根,这迫使领主用出死令的原因归根结底便是远处正在暴雨之中感天悟地的顾韦林,身边人的惨死还历历在目。

    “祭灵血!献泉灵!归一!”猛然间有人高喝一声随即执剑割腕,温热的鲜血夹杂着浓郁的体内灵气喷涌而出,在口诀的引领之下向着郝尘子手心游走而去。这一幕众人看在眼里,眉头皱及,仿佛做了很大的决定。

    “为了九琊!为了宏图大业!”噗嗤~又有一人破腕献灵。众人再也无法犹豫,对视一眼后便纷纷将手举起“祭灵血!献泉灵!归一!”声音浩荡,万千气势汇一聚,颇有一副将有令!士虽死也不得拒抗!的忠勇之气。

    雨往下,血往上。

    落下的明澈雨水千年万年终究明澈矢志不渝,升起的温热鲜血三五之息便会骤然冷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