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执念凡生 > 第四十二章阴司杀来
    “你们看好他!除我和韦林之外任何人不得将他带走,如果有异样第一时间汇报于我!”

    “是!掌门!”

    汤焱吩咐一番便也大步走出。众人紧随其后。

    “哈哈哈!夺我一臂!我父亲会让你们部为此丧命!入不得九天,下不了黄泉!哈哈哈哈!”

    众人冷漠唯有弓瑶的嘶吼声在这堂中余音回荡。

    久后。

    楼榭之中,茶香人聚,嘈杂声絮。顾韦林领陈秋走入。

    “陈秋见过汤掌门、顾先生、顾夫人”陈秋微弯腰杆,双手抱拳施以礼节说道。

    “见怪见怪!你我同为友人何来拜见之说!快请起!快请起!”汤焱见此连忙将陈秋扶起。面容之上满是友人相见如欢的欣喜。

    “汤掌门!这北省之事事态险峻影响极大,我就不唏嘘温暖客套了,来此有两个疑问!这件事闹得太大了总统先生、国议会、和各大媒体都有所动容,甚至开始恐慌!而且我来之时便看到了这千年传承的玄天宗成了这幅模样,能否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好对总统先生及外界有个交代!这是第一个疑问,这第二个疑问!昨日下午我和几位将军带军队准备过来驰援玄天宗,哪知已有神人先我们一步听你们解了围,总统先生特意让我询问一番,务必清楚一二”

    陈秋将话说完,重重呼出了一口长气,这两件事让他昨晚彻夜未眠,尤其是那替玄天宗解围眨眼间以灵气幻化为剑,以一己之力扼杀数百之人的神人,更是让他焦急万分,倘若让他知道他口中的神人就是此时站在他身边的顾韦林,也不知道他那以五谷之粮滋润的血肉心脏是否能承受得住这破天荒的真相。

    “此事晚点再说吧!近今夜恐怕不得安宁,总统先生若是有心相助玄天宗就号召一下北省之外的散修前来支援吧!我如今只能告诉你,阴冥败类要杀向人间了,玄天宗便是他们的第一站!”烫焱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这一开口边让陈秋心头抽搐。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陈秋面色惨白的问道。

    “我岂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你走吧!韦林送客!”烫焱猛地一挥衣袖便转身背对陈秋。

    “外公这”顾韦林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送他走吧,他留在这里会没命的“烫焱不再回头低声说道。

    ”是!外公!”随即顾韦林便一脸歉意将陈秋扶起。正欲开口。

    “韦林!你都长这么大了,没关系的我知道汤掌门是为我好,我知道该做怎么的,不用送我,你们的时间比我更稀少。”陈秋将顾韦林的双手从衣袖上挪开便独自漫步走出。

    众人沉默不语,少顷之后,楼榭之中在此满是人流。

    “大家都到了,我没什么好说得,不想要激励大家去送死,也不想感慨大家的前途遭遇,我只想说,玄天宗在哪里!我烫焱就在哪里!韦林安排大家布阵吧!”烫焱简叙几句便与顾仁天一同退至楼榭深处去。

    “掌门?这”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怎么办?”

    众人一片喧哗。

    “大家安静!有我在,只要我不死,玄天宗就不会亡!大家动起来!我们把最好的阵法都拿出来!阴冥败类出来一次不容易我们好好款待他们一下!”顾韦林话语刚落,众人纷纷大呼。

    “顾上人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对!我们去给他们好好准备准备!”

    “走!走!走!”

    眨眼间众人便纷纷飞入玄天山中开始忙碌。

    久后。

    汤焱正同顾仁天于楼榭之中品茶,距离弓枫林阴司杀来之时屈指可数。愈到这种紧迫之时二人仿佛更稳重了,这可能真的是生死看破准备殊死一搏了吧,汤焱不由得一阵长叹。玄天宗早就没有当年的气焰,有的只是凋零败落。

    自从联盟之人兴师问罪开始,汤焱就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危险即将临近,这种感觉尤为贴切。他不相信联盟之人的问罪刁难仅仅只是为了平灭一下玄天宗的权利,或许他们有着更多的目的。

    “老家伙,想什么呢。”顾仁天见汤焱失神问到。

    “没什么。可能是我多虑了。”汤焱随即缓缓看向天空。顾仁天一脸迷惑,却心中早已有数,既然他不说,那我便不问吧。

    众人的布阵防御准备工作早已开始,数百名弟子正在山内四处束灵埋伏。但仔细看就会发现,顾韦林正位于玄天宗白岚颠没有任何手法动作。

    “林哥!看来这次是真的凶多吉少啊!你看他们把看家的本来都搬出来了!”凡书苦笑道。

    “哎!何尝不是!”顾韦林惆怅的看着一切。

    凡书无奈,这个顾韦林如今道历堪称未知之谜,时而九霄时而谷底,这让他有些难猜难测不知所措。山中忙碌的人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玄天宗内门弟子到后来的北省众人再到九琊之人,而顾韦林却始终站在这白岚颠之上。时间悄无声息的流过,正当顾韦林凡书准备回去之时。突然有人喊道“不好,闪开。”随即一道墨绿光芒飞向人群之中,来不及躲闪的几人被重伤。众人纷纷一跃而起开始警惕。顾韦林凡书急速赶去,一侧汤焱等人也闻声而动。

    烟雾散去,大家豁然看清,山中的墨绿光芒逐渐消失,而一把黝黑的长杖插在岩石之中。郝尘子大惊“阴司!!!”

    “哈哈哈哈,玄天宗弟子居然只有这点水平?”一阵狂傲的笑声袭来。一道人影豁然从空中跃下从岩石之中拔出长杖。顾韦林刚想出口质问,却发现此人背后的天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众多黑衣人,而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的身上都有着浓郁的死气,这是阴冥之人的身份证明。

    “阴司现身玄天宗,不知所为何事。”顾韦林强忍着怒气,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何事?你等之人心知肚明!”阴司暴喝道。

    “当年三千阴司之主弓枫林立下誓言此生此世不再现于生灵世上,今日你们违反誓言来我玄天。可知后果?”正当此时汤焱赶来,怒气道。

    “哈哈哈哈,老东西你无须管这么多,只需要放出吾主千金便可。”这阴司诡笑道

    汤焱未听其多言,立刻飞身上前。

    “外公!让我来!”猛然间顾韦林便呼啸而出。

    “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