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我和我的三国 > 第十回开设义仓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大地震刚过,整个汉末天下又遇到了大旱。

    不仅北方遭遇了旱灾,就连整个江南地区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下过一场雨,旱情很严重。

    不过龙之团的九江还好,毕竟之前神威门马钧发明的翻车也就是旋转供水系统得到了较好的普及。

    再加上开垦良田,疏通河道,九江郡面对旱情还能勉强应付过去。

    而且新纳入龙之团的广陵郡虽然也面临了大旱,但毕竟有“农业专家”陈登坐镇,旱灾对广陵郡的影响也比较有限。

    但曹操、刘表和孙权的势力范围就惨了,连年战争导致积蓄的粮草已经所剩不多。

    其境内地震过后又遇到了旱灾,结果也是饿殍遍地,甚至有些郡县出现了易子相食的惨剧。

    这时,这些郡县的老百姓听说能在龙之团的领土上吃上饭,为了活命,又有大量灾民扶老携幼郑群结对的来到了龙之团的领土上…

    。◆◆◆◆◆◆

    熊晨飞招来了陈登,想要征求他对目前大量难民不断涌入的看法。“元龙,如今天下大旱,诸多郡县颗粒无收,我欲囤积粮草,不知可否?”

    熊晨飞见陈登没有回答,自己就先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自古物以稀为贵’,大旱必定导致粮食收成锐减,若能提早囤积,不管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还是以后拿来卖钱,都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听到这里,陈登眯起了眼睛说道“囤积粮草以备不时之需,可;若为赚钱,不可。”

    熊晨飞思量半晌,点头同意。

    二人后来商议,多囤积粮食总是没错,就开始四处收购粮食。

    江南的的粮食都是一年两熟,日子一天天过去,等到收割庄稼之后,刘表和孙权领地上的农户们个个欲哭无泪。

    地震加上旱灾使得粮食减产十分严重,有些农户甚至颗粒无收。

    汉代虽灾年可以减税、甚至免税,但是东汉末年,汉室朝廷名存实亡,国库空虚。

    各地军阀割据混战使得很多诸侯的藩库也是十分空虚,哪里还有多余的钱量来赈灾?

    再加上老百姓还要缴纳算赋、口赋、更赋等诸多赋税。

    一时间,很多家庭散尽家财、甚至卖掉田地才能够缴纳赋税。

    失去田地的百姓背井离乡,成为流民,大汉未的社会更加动荡不安。

    ◆◆◆◆◆◆

    这一日,寿春城内十分的热闹。熊晨飞和陈登身着便装在寿春城内搞调研,看看百姓对于现在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意,现在的政策法律还有什么不妥的。

    因为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知道实践出真知的重要性!

    熊晨飞也是这样要求麾下的文臣武将…

    龙之团颁布的的一些政策固然有些惊世骇俗,但在历史上可都是经过实践的优秀的政策。

    不过由于时代不同,还是要考虑一下具体实施会不会出现问题,需不需要根据情况进行改进。

    而且这些东西光是空想肯定想不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下来调查,看看百姓和士子们对于现在的政策有什么不满,或者还有什么需求。

    当然,本来这些事情肯定不能让熊晨飞这个统帅和陈登这个大佬亲自来干了,一般都是让麾下的小吏来处理。

    不过刚好最近熊晨飞比较清闲想要看看自己治下的百姓的真实生活状况。

    再加上有意观察一下陈登是否真的有能力,干于是他们二人便穿着便装来到寿春街头…

    走在大街上,眼见诸多从外地逃难而来的百姓衣衫褴褛,食不果腹,很多人瘦骨嶙峋,表情木然的缩在墙角。

    熊晨飞不由心中酸涩,独自叹道“天灾不断,朝政败坏,豪强、富户趁火打劫,平民百姓何其无辜?”

    “官府虽每日散粥,奈何人多粥少,如此多的难民如何能够吃饱?”

    这时,熊晨飞亲眼看到,一位风尘仆仆的老人因为身体虚弱,又领不到粥,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只能看了这个世界一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那一眼,包含了太多的留恋与悲楚。

    他还看到过一位母亲,上身干瘪,瘦骨嶙峋,只能割破手指,用鲜血喂养婴儿。

    他之前曾经听闻他流民的悲惨生活,熊晨飞还没有感觉,亲眼见过之后,才会被深深的震撼住。

    熊晨飞虽然记不清楚黄巾起义在哪一年爆发,他只知道,因为国大旱,庄稼颗粒无收而赋税不减,走投无路的农民才在张角的带领下,纷纷揭杆而起。

    历史上所描述的,与现在的情况居然如此相近。

    即使这些灾民不是自己治下的百姓,熊晨飞也不会不管他们的生死。

    于是他连忙招来寿春县令,让他每天施两顿粥,如果再饿死一个灾民,熊晨飞就要拿他是问。

    粮食不用管,他自会想办法凑错…

    ◆◆◆◆◆◆

    “老丈,您最近生活的怎么样啊?”

    来到寿春乡下一个一个民屯家里,随意找上了一个须发斑白的老人,熊晨飞就开始聊了起来。

    人老成精。在这个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多岁的战乱年代,能活到四五十岁都算长寿的了。

    要想调查龙之团麾下百姓的生活情况,找这些老人准没错。

    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年代,在偏僻的小乡村负责管理的都是些族老。所以说老人的话语权和见识才是百姓中最广的。

    “很好啊!老汉的大儿子在龙之团当兵吃粮拿饷,小儿子出去帮工赚钱了。”

    “我和大儿媳妇在家种地顺便教孙儿读书习字,这日子过的是越来越好了。”

    换了身普通百姓衣服的熊晨飞虽然身材魁梧,但看起来不过是个青年,因而老人也没有太过在意,像唠嗑似的随口说道。

    不过熊晨飞想听的可不是这些,这种话已经听了无数遍,一开始还觉得欣慰,但现在早就听腻了。

    他直截了当地问道“您最近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老人对于熊晨飞没什么戒心,张口就来道“现在吃穿是不愁了,但粮价太低了,今年的粮价足足比以前低了三成。”

    “种的粮食虽然够吃了,但卖不了多少钱。我大儿媳现在都打算和我小儿子一起在城里帮工了。”

    熊晨飞心中一凛,暗暗记下。这个问题反映的人不少,但由于耕牛的大量出现、先进的农具的普遍使用以及大量荒地的开垦,九江郡的粮食今年产出的有些太多了。

    家家户户有余粮不说,光是扬州府库多出来的粮食都够整个九江郡再吃一年多了。

    毕竟九江郡地广人稀,土地、耕牛、农具一到位,水利工程再加上肥料和一些耕种的小技巧。原本一人也就分得不到十亩地,而现在只要你想种,三十亩地都能租给你。

    这粮价降低三成已经是龙之团一直不断高价收购、控制粮价的结果了。

    要不然今年的粮价都能跌到两成不到。

    粮价疯狂下跌,受害的是九江郡百姓。龙之团尽力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不过好在还有曹操、刘表、孙权这些冤大头,龙之团手中多余的粮食还可以高价卖给他们。

    ◆◆◆◆◆◆

    要知道,古代耕种所得的粮食并非那么少,一人耕种供给三人之用还是能够做到的。

    但为什么粮食一直这么匮乏?除了天灾的原因外,更多的是因为人为,主要就是当地的不良士族和豪绅。

    他们可都是靠着剥削百姓获得的利益。

    别看汉朝二十税一,税率很低,但百姓耕种所得的粮食能有三四成到自己手上就不错了。

    这些不良豪绅为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宁愿把土地扔在一边也不愿意送给百姓耕种,借着天灾和病祸剥削百姓,迟滞着社会的发展。

    现在在龙之团的铁血手段和各种怀柔政策之下,这群蛀虫想要继续剥削百姓是不太可能了。

    熊晨飞一直在搞的高压政策使得他们再也无法成为原本的土皇帝,因而一群豪绅现在开始捣鼓经商了。

    他们意图通过操控粮价来继续维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

    今年龙之团本来以为能够维持住粮价不下跌,毕竟自己高价收购了如此多的粮食,都足以维持整个九江郡一年的消耗了。

    但没想到竟然还会涌现出如此多的粮食。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一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小世家和地方豪绅连同一些不良商人搞得。

    后来陈登一调查果然如此。

    今年粮食多了,压低粮价,会导致不少百姓转而从事其他行业。

    等到明年粮食少了,再抬高粮价。一拉一伸之下,百姓手中的财富就缩水了。

    这些心思不良之人想玩的就是这个手段。

    “老丈,今年九江郡生产的粮食如此之多,粮价下跌也是正常。不过是少了两成而已,应该还可以接受吧。”这个问题根本无法解决,熊晨飞只能安慰道。

    宏观调控也是有度的,总不能一直由龙之团来收购多余的粮食吧!以九江郡现在这个产粮量,龙之团继续下去粮食也花不了,只能坐等粮食发霉。

    而且,南方一直以来都不是缺粮食的地方,缺的是人口。

    原本龙之团没来之前,九江郡的百姓就过的还不错,起码都能够活下去。

    世家豪绅手中的粮食更是堆积如山,根本用不完,都发霉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古代这种事情层出不穷。

    并不是粮食少,而是粮食都在少部分人手中。真遇到一个手腕强硬、手段高明的皇帝,粮食根本不会缺的。

    ◆◆◆◆◆◆

    熊晨飞想到了隋朝的开国皇帝杨坚,他留下的粮食直到唐朝还没用完,就是唐朝还用了二十多年。

    要知道隋朝刚刚建立的时候那可真是饿殍遍野,就连杨坚都带头跑去洛阳找粮食吃。

    然而不过十多年,隋朝就富裕到这种地步,简直是个奇迹!

    杨坚是怎么做到的呢?他只用了一个小手段,义仓。

    丰收年节百姓将手中的粮食自愿捐进义仓内,等到灾年就将这些粮食免费发放给百姓。后来甚至直接强制百姓募捐。

    就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破计划,直接导致隋朝十多年的发展国力就追上了隋朝以前中国最富庶的时期,汉武帝时期。

    而汉朝达到这般富庶,用了七十年。

    而隋朝从开国到现在,才短短十来年,积累速度相当于汉朝的七倍。这是多么恐怖的速度!

    所以说导致饿殍遍野的原因不是粮食产量少,也不是天灾频繁,而是上层之人的贪婪和自私。

    现在的熊晨飞,虽然身形伟岸,但胡须长出来了一些,穿着打扮也跟以前不一样了。

    况且此地离寿春城较远,也没有人认识他,所以即使出现在大街上,也不怕有人认出他来。

    熊晨飞无意识的在街道上走着,走到一家粮食店面之前,突然听到店中有人急败坏的着什么,他有些好奇,不由细心聆听。

    “真是晦气,本来还以为遇到灾荒年,提前囤积粮食可以趁机卖个高价,却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粮食都卖不出去,现在粮价居然跌得比收购的价格还低。”

    话之人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灾年粮食反而跌价,这怎么可能?

    熊晨飞听到之后,觉得不可思议,他连续跑了几个粮店,发现很少有人前去买粮,粮食的价格果真很低。

    按照市场规律,灾年粮食绝对是供于求,根本不可能出现灾年粮价下跌之事。

    熊晨飞将所有情况联系起来思考,心中总算有了答案…

    就市场需求而言,粮食供于求并没有错,但是他却没站到贫穷百姓的位置思考问题。

    灾荒加上赋税,几乎压榨光了贫穷百姓家庭的所有积蓄,有些人支撑不住成为流民,又如何有钱财购粮?

    即使有些家庭艰难的支撑着,生活亦是节衣省食,寒冷不敢添衣,饥饿不敢吃粮,又怎会前去买粮?

    其余富贵人家,大多都花掉巨额钱财囤积了很多粮食,根本没有必要再去购粮,反而想着趁此良机多赚些钱。

    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富贵人家粮食堆积如山,都想拿出去卖掉,收拢资金;贫穷百姓却买不起粮食。

    整个市场就这样颠倒了过来,使得供远远大于求,所以粮食才会跌价。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有疑问,那些富户购买粮食花的钱到哪里去了?

    首先,掌控着大片土地的永远是那些富户,他们手中的粮食,原本就要远远多于贫穷百姓。

    就算贫穷百姓将粮食卖掉,拿到一些财物,也大都用来缴纳赋税,最终钱财都聚集到宦官、贪官手上。

    熊晨飞想到这里,心中已经做了一个决定,他下一步就要打击这些土豪劣绅,同时,向杨坚学习开设义仓!

    。